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
万维读者网 > 美国移民 > 帖子
香港动乱(一)
送交者: 汤凯 2019年12月25日11:13:00 于 [美国移民] 发送悄悄话


香港动乱

 

汤凯

2019.12.25

 

政治是无所谓“恶”与“善”的,而本土主义乃至人性之自私更不能被扣以“恶”之罪名。不过,作为这次香港动乱的亲身经历者,我只想把此次发生在香港科技大学的事件讲述一下,细叙一下在十一月4-14号这十天里我所经历的一切。

(一)

自六月九号“反送中”运动大爆发以来,每一个周末,黑衣暴徒都是肆无忌惮地在本岛遍地开花:堵塞道路、锯倒四层楼高的电线杆柱子、砸烂交通信号灯、占领立法院、攻击警署、大肆打砸焚烧港铁站、破坏焚烧中资企业的门面、打砸破坏美心饭店(就因为美心集团的老板之女伍淑清女士批评了他们的暴力)、焚烧践踏中国国旗、玷污中国国徽、大肆纵火、捣毁反暴力区议员的办公室、惨无人道地“私了”不同政见的港人、凶残围殴大陆游客、毫无人性地殴打孕妇、令人发指般的偷割警察的脖颈、破坏铁轨、中学校长公开鼓吹杀死警察全家、再有的就是和香港警察进行的游击战 - 砖头,汽油弹,腐蚀液体,只要不是枪支和匕首,所有的攻击性武器都用上了。所有的这些暴行都是以实时真人秀的形式每天24小时在电视上直播,除了港警在疲于奔命,还有林郑港府的一句苍白无力的 “谴责” ,整个香港不见任何知名人士站出来谴责,没有任何主流社会团体或机构发声予以抗争,即使想发声也无处可发,因为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偏倒在了 “示威者” 一方。正如一位美国记者讲的,此次暴乱没有沉默的大多数,有的只是默许的大多数,和一群极度恐惧的少数。而这个 “少数” 指的就是反对暴乱的香港市民和在港人士,尤其是所谓的港漂,我们这些来自祖国大陆的说普通话的中国人,尽管我们大多持有香港特区护照,是堂堂正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区公民。港漂里甚至流传着某个香港废青在连登上的留言,指导他的 “手足” 如何区分大陆普通话和台湾普通话,说他们要打的是NDS (内地生),不是台湾人。

而就在这一片腥风血雨里,原本世外桃源般的香港科技大学迎来了必将永远被铭刻在它的校史簿上的一周,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四号星期一。

就在前一天的深夜,就在我的公寓下面(将军澳地铁站附近),又发生了我们已经看的麻木的警民大战。先是“示威者”聚众在一名警察的婚礼上砸场子,还在社交网站上美其名“悼念”。接着就是打砸将军澳地铁站,破坏交通信号灯,还在街头纵火。等到防暴警察来了,所有的人都开始叫喊,辱骂、砖头、汽油弹一齐飞向警察。而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有人在紧邻的停车库里发现了一位昏迷不醒的年轻人,后来证实是香港科大的一位周姓同学。

翌日凌晨,当我早起从电视里看到这则报道后,我就知道,科大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本周是科大一年一度的毕业典礼周,校方最初因怕出事,历史上首次宣布取消,可是后来因为许多家长的反对,又决定按时举行,近一周的准备后,讲台和近千把椅子都已在赛马会露天大堂里安置完毕,就等着周四和周五的典礼。我完全理解校方的担心,万一典礼时有人闹事,那可不仅仅会令校方出丑,更令人担心的是无法预料的安全隐患(如纵火之类)。可以想像,校方此刻一定是如坐针毡,祈祷着上帝,就让这一周平安地过去吧。谁知命中注定,偏偏就在这节骨眼上,发生了周姓同学这事。

几乎是瞬时间,在暴乱的“第二战场”社交媒体上,各种流言开始漫天飞舞,说周是为了躲避催泪弹而摔落的,又说警察有意阻止救护车去救周,更有甚言周是被大陆政府派来的便衣武警暗害的。一如这五个月以来,笼罩于亢奋、迷惑、和仇恨的黑霾之中,此埠的年轻人群情激昂,科大想必是在劫难逃。果然,中午就传来消息,傍晚六点钟在学校的红鸟旁举行校长与学生对话会。毕业典礼在即,校长究于息事宁人,答应科大学生会的要求是唯一的选择。

当天晚上我碰巧有堂MSc课。这课我已经教了十几年了,班上绝大多数的学生都来自大陆。像往常一样,今天依旧是几乎满员,我还特意留意了一下,仅有的几位本地生都在,而且都坐在前排。我向学生们问候一声 “Good evening” ,竭尽全力讲了整整三个小时的课。这近五个月以来,每天香港街头毫无休止的打砸烧暴行,让人几近窒息。尤其是对于这批内地新生,两个多月前他们是充满着幻想和希望来到科大报到,谁知却仿佛一下子置身到了一个敌对的国度,如今连在大街上说一句自己国家的国语都要小心翼翼,忍辱敌视的眼光以及恶言恶语,甚至暴徒人身攻击的威胁。我一介书生,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予以他们一丝微弱的安慰:只要不停课,至少在我这里,他们一定不会白付学费。

等到十点钟下课后赶到红鸟处,就见学生里三层外三层围着校长,不少还是蒙面黑衣(据说许多不是科大学生),而记者们至少几十个,香港01的新闻车就停在红鸟旁。最初我很担心校长的安危。(就在不久之前,理工大学发生了一件令世人无语的学生羞辱老师的事件:一位香港本地讲师,就因为发声谴责暴力,被他的学生围困在讲台上近半个小时之久,极尽百般语言羞辱,DNLM 粤语港骂满天飞,十几条激光束定格在老师的私处,再伴以毫无羞耻的狂笑。不是一两个人,而是全班几十个男女学生。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出现这种礼崩乐坏的事件,整个社会一定会义愤填膺,极力谴责。可是香港几十家媒体没有一家公开谴责,整个社会集体噤声。而在几年前,就因为一位大陆两岁的小孩在香港大街上由于找不到厕所而便溺之事香港的大小媒体却吵得沸沸扬扬,口诛笔伐。)不过,这次科大学生的举止比我想象的要好,除了语言粗暴之外,看情形并无意伤害校长。英语夹着粤语,他们要求校长立即公开谴责警方。校长坚持说一切都要基于事实,已经向警方去涵,索求CCTV录像。我个人认为他处理的很好。要知道,置身在几十架镁光灯之下,用词稍有不慎,翌日苹果日报就会头版头条大标“香港科大校长严词谴责警方暴力”。从六点开始,已经过了四个多小时,六十多岁的校长单人面对上百个二十岁的学生,真难为他了。我看不下去,十分钟后就离开了。

谁知我刚离开,后面就出事了。学生们群情激愤,场面开始有些失控。就在此时,两位来自内地的须教授和Z教授(都是我的朋友)志愿站在了校长的两侧,意在保护他。推推嚷嚷之间,突然听到几声尖叫“非礼”。原来一下子冒出三个女学生,指控须教授非礼她们。须教授立即回斥: Show me the video proof 。有这么多手持摄像机的记者在场,哪怕给他们捕捉到一个 “科大来自内地的教授非礼女学生” 的镜头,那可是天赐大礼。可惜没有。眼看 “非礼” 计谋不成,一个所谓学生会的干部开始对着须教授大喊 “返大陆,返大陆” 。这港味粤语的“返大陆”三个字 ,近十来年在香港可说是甚嚣尘上元朗区手里拎着两罐奶粉的湖南农村老太太,海港城里购买化妆品的武汉情侣,东涌大街上等待港珠澳大桥旅游大巴的杭州旅游团,中环IFC中庭中奋臂用普通话高呼“我们都是中国人”的年轻经融家,在湾仔搭乘的士的山东大妈,甚至在大陆本土开往香港西九龙高铁上的东北小伙子,都曾经遭受过“返大陆”的唾沫,领教了这唾沫之后所凸显的人类内心深处最原始的阴暗、丑陋、和胆怯。如今,对着一直在兢兢业业给他们上课的老师,这些大学生竟然也如此叫喊,而这一切都被香港01和无线电视实时地呈现在港人的面前。我不知道,如果这些学生的父母此刻也坐在电视机前的话,他们又会是哪般的感受?抑或这“返大陆”三字就是他们饭桌上的常语?

整整近六个小时,这群学生都在无间断地围剿着一直站立着的校长。而当校长终于被他们放行之后,竟然又有一群人开始肆扰一位内地教授的夫人,就因为她用手机拍了当时的几张照片。又是近半个小时,恶声浪语,一大堆人围攻着孤零零的女士。女士删除了那几张照片,有人大叫“不行,还有Bin,要从Bin里面删除”,嗨呀嗨呀,跟着一片附和声。女士几乎带着哭腔说她不知怎么删除。旁边一个肥胖的中年人(据说是科大保安处的头头,已被科大解雇)主动“相救”,硬是一张一张的检查,花了至少五分钟时间(当时电视前的我特意记了时间),最终才释放了女士。曾几何时,堂堂庄严的大学校园,变成了少数学生的私刑法庭。

怎料此波未平,风云又起。周二校方就发了公告,周三下午五点又将举行校长学生对话会,地点就在毕业典礼赛马会大会场。我们都知道,这些学生是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而校方唯一的对策就是绥靖,接受。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美国留学需要掌握的安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