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大川
万维读者网 > 加国移民 > 帖子
在加拿大打工——“老子不干了!”愤然离去的结果
送交者: 紫关 2019年08月25日17:50:19 于 [加国移民] 发送悄悄话

在加拿大打工——“老子不干了!”愤然离去的结果

 

 

秦云峰把车拐进了公园停车场停下,推开车门,下了车,迫不及待掏出烟,取出一只夹在嘴上,手都有些颤抖地点燃了烟,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刚才在公司发生的事让他难以平静下来。他也说不清为什么突然忍受不住了,一下跟整天欺负他的华人主管毫不示弱大吵起来,压抑了很久的郁闷终于爆发。他愤怒地脱下工作手套摔在地上,指着主管的鼻子喊了声“老子不干了”,然后扬长而去。

他吸了口烟,还在愤愤不平。这要是在国内,他恐怕会一拳打在主管脸上。

一根烟三两下就抽完了,他扔掉烟头,又取出了一根点燃。回想起刚才倒是挺解气,但他知道,无疑已经丢掉了这份工作。事到如此,他有些不知所措,脑子有些乱。刚才和主管差点打起的情景不停地在眼前转,让他难以平静下来。心里呢,又增添了另外的郁闷。丢了这份工作,而且是自己丢掉的,当下就没有了收入,回去怎么跟还没找到工作的太太说?接下来他们这一家该怎么办?他深深吸了口烟,仰头望着移动的白云在想,来移民时,就有人跟他说过移民很艰难,但他没想到会是这种滋味的难。他深吸了口烟,对着身边的树踹了一脚。

回到家,太太小月有点纳闷地问,“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他低头换了鞋,没有回答。

“发生什么了?”太太很敏感。

他一五一十地把发生的事情说了。

小月显得却很平静,过来拥在他怀里,“前些天,听你说了那个主管那样对你,我就感到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小月抬头望着他,“没什么,这活你都干了一年多了,刚好歇一歇。”

“可没收入了,吃老本吗?”

“那就申请失业金,你还没拿过失业金呢。”

“我郁闷的就是可能拿不到。因为我不是被雇主辞退的,是我自己离开的。同事们都说,自己离开等于是自行放弃,就拿不到失业金。”

“可你这是被迫离开的呀。”小月说,“我这两天在网上发现,咱们这儿附近有个政府拨款办的,专门为移民服务的机构,里面有五花八门的帮助。说是可以帮助找工作,提供各种权益保护咨询。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跟他们说说你的情况。”

“我听说过这种机构,但都说用处不大。不过我会去看看,只是你不要抱太大希望。”

“嗯。”小月点点头。

第二天,秦云峰就去了那个小月说的机构。一个叫安娜的华裔工作人员,操着一口标准普通话接待了他。安娜先初步了解了一下秦云峰需要帮助的情况。静静听完他的讲述后,安娜一边安慰他,一边打开了加拿大政府有关失业的网站,并输入了秦云峰的个人资料、工卡号以及一些他们雇主公司的基本信息。

瞬间,电脑屏幕上出现一连串政府方面提出的问题。安娜边看边给秦云峰翻译:“它问,你为什么失业了?其中有一些选项你看哪个比较符合你的情况。被解雇了、自己主动离职、因生孩子、被开除、你生病了、雇主破产了……”安娜不慌不忙一下说了十三项。

秦云峰没犹豫,“是主动离职的。”

“好,”安娜立即点击了这一项,很快又出现了是什么原因的提问,共五个。前四个秦云峰觉得都不符合自己,在点击了最后一个“其他原因”,结果出现了十五项。第一项就是“感到压抑以及人事冲突”,然后是有压力、工作危险、照顾家人等等……

还没等安娜说完,秦云峰就肯定地说是第一项“感到压抑以及人事冲突”。

安妮接着选了“压抑”项点击进去,接着是工作环境的选择,如商场、工厂、办公室等等。秦云峰说是工厂。安娜点进“工厂”。提问又来了,安娜翻译道:“是一群人工作吗?”

秦云峰点点头,“是。”

“你跟他们一起工作吗?”

“是。”

“五个人以内吗?”

“是。”

“让你感到压抑人的名字?”

Ken Liou。(肯刘)

安娜输入进去,又问:“他的职位?”

“我们的部门经理。”

“在上班时是怎样接触的?”

“我们要一起搬运货物。”

“你要描述一下,一天里他是怎样指挥你工作的?”

秦云峰边说,安娜边输入,“他根据货单,组织我们把进来的货按照他计划的仓库位置摆放,然后一天需要运出的货物,摆放到不同的车辆出货口。”

“你感到压抑不是一次?”

秦云峰点点头。

“能不能说说一天能发生多少次?”

“发生多少次我说不上来,但随时随刻都会发生。”秦云峰说到这儿,那一幕幕的场景历历在目。肯在他背后监督他干活的那双挑剔的眼睛;随时突然出现抓他的毛病;不停地唠叨嫌这个干的不好,那个干的不对;不停地狗眼看人低地说他没脑子,笨;故意在老板面前大声训斥他……

安娜打断了秦云峰的思绪,“最后一次是什么原因让你离职的?什么时候发生的?”

秦云峰想起了昨天扔掉手套愤然离开的一幕。

“你跟他直接沟通了吗?”安娜看着电脑屏幕继续问。

秦云峰摇摇头。

“为什么?”

“我都气炸了。”

“在你离开之前,有没有和你的老板沟通?”

秦云峰摇摇头,“没。”

“为什么?”

“他出差了。”

“你有没有和最高领导去谈?”

“再没有最高领导了。”

“你是工会会员吗?”

“不是。”

“你与其他人谈过吗?”

秦云峰摇摇头。

“你离开这个工作后,要求调换另外一个没有?”

“没。”

“为什么?”

“没有可换的。”

“你离开之前找另外的工作没?”

“没。”

“为什么不找另外一个工作?”

“还没开始找。”

“有ROE(规范的离职表格)表吗?”安娜笑笑,自问自答,“一定没有啦。有其他雇主吗?当然也没有。好啦,所有问题已经完成。现在我就提交。”

说着秦云峰见鼠标箭头在屏幕的“提交”框中闪动了一下。接着是刚才他回答问题的全部预览。

安娜从头到尾又给他复述了一遍后问道:“是这样吗?”

秦云峰用力点点头,他咬着嘴唇,似乎已经快说不出话了。没想到,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讲述了让他难以忍受的经历。他盯着屏幕上的文字,那是他真实的,被压抑、心酸的自己的故事。他想弄明白,是什么样的人做的这套这么贴切的问答,就像是专门为他设计的一样,让他对政府讲述了自己的苦楚。他真的有些想感恩。

“好了,”安娜点击了一下发送,“你在两个星期内可得到政府部门的回复。”安娜舒了一口气说,“接下来就是你的职责了。”

“我还有什么职责?”秦云峰有些纳闷。

“你现在要向政府两个星期汇报一次你学习找工作的状况,比如怎样写简历,怎样搜索工作信息,怎样面试等等。然后在这期间,你必须找工作。另外你要参加一个培训,学习如何处理冲突。学会与当事人、管理者交谈、沟通。如果不行,如何找政府机关申诉。”

“好的。”秦云峰觉得挺有意思,也很好奇那个培训课程。

后来,他的同事告诉他,政府的人到他们公司调查了。果真,在第二个星期,秦云峰连政府大门开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却收到了政府寄来的从他申请日开始计算的失业金支票。

他拨了电话,第一时间告诉安娜,“政府的支票拿到了,谢谢你的帮助。”

安娜也挺高兴,“拿到就好,不用谢。”

“我也要感谢政府。”

“那就更不用谢了,你是纳税人,他们为你做这些事是必须的,理所应当的。”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情迷落基山(十)灵魂放飞的地方一Wate
2017: 流过刘嘉玲多伦多冒利自认包二奶包三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