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大川
万维读者网 > 加国移民 > 帖子
青春往事系列 生逢一九八九(四)
送交者: TonyHan1 2019年08月30日15:05:11 于 [加国移民] 发送悄悄话

  

Image result for 天安门广场 烛光 图片


   1989年五月的北京,笼罩着浮躁与不安。 

  天安门广场被学生市民占据,旗帜帐篷铺天盖地,十几辆大巴改成临时宿舍用来安置绝食学生,人民英雄纪念碑底座附近是领导机构“ 北京高校自治联合会” (简称高自联)。

       人满为患,加之天气炎热,身在其中,心情可想而知。

       我们被安置在广场东侧,住在海外民运人士捐赠的帐篷中,每天有市民过来送水送饭,虽吃不饱,但饿不着。

       最初几天的亢奋渐渐冷却,无所事事,便和老纪上街打发时间。

       老纪来自农村,童年的苦难造就他叛逆性格,对这次运动报以极大热情。几次毛遂自荐想进高自联,但因先天不足,缺乏官场素质,颇不得志。

       一边走,他一边倒苦水,无非是高自联内部派系纷争人际关系。我则百无聊赖看着身边随处可见的女学生。

       广场边一群新到大学生,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大呼小叫。看校旗,是北师大某系。

       忽然,一个熟悉身影出现在校旗下,细看之下,竟有点像阿霞。

       我一头雾水。

       抛开喋喋不休的老纪,满腹狐疑向那边走去。

       真的是阿霞,

       那个跟我说不清道不明的青岛女孩 !

     “水房事件”后,心里总有一种感觉。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感觉如影随形,与日俱增。

     听说她在北京,我想见她,可问了好多人,没人知道。

       本已不抱希望,却如同风中奇缘,不期而遇,她竟出现在天安门广场。

       难道一切冥冥中注定?

       也许,我们本该在此相遇……

   ……

       阿霞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我,眼中掠过一丝惊喜。

       一带队女生走来。

       “你们认识?”

       “一个学的,熟人。“

      “很熟吗?”

  我看看阿霞,“算朋友吧,对吗,阿霞?”

  阿霞看我一眼,轻轻点头。

  那女生看看我们, “阿霞是我高中同学,她来北京等朋友,住我宿舍。不过我在学生会很忙,没时间陪她。一会儿还有活动,能让她跟你走吗,去你们营地?“

  “没问题,我当然愿意。”

   阿霞想说什 么,那个精干的带队女生不由分说把她推我身边,

  “带她走吧,阿霞很单纯,你要好好照顾,直到她朋友来接……”

    ……   

  老纪去忙他的“革命”工作了,我带阿霞回营地。她说想找本系同学,我找借口不让去,她也没再坚持。

  天阴得厉害,一场大雨要来,我们钻进帐篷。

  这顶小帐篷是高自联给老纪的福利,虽然老纪“竞选”失利,但精神可嘉以资鼓励 。里面有电,有水,还有两张行军床,成为我和老纪临时住所。不过今天不巧,床被借走,我正准备出去找床,外面下起雨来。

  帐篷地面已湿了,我们只能坐在仅有的两个马扎上等雨停。

   外面传来喊声,“有学医的女同学吗?快来帮忙,有位绝食女生昏迷了,快啊!”

  阿霞扒开帐篷向外望去,

  “我去帮忙……”

  “人家找学医的,你帮不上……”

  “我爸妈都是医生,我从小在医院长大,我懂的……”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闪出帐篷。

   没想到这个弱女孩如此热心。

  我迅速打开背包。从里面翻出雨衣追出去给她披上。

   阿霞没说什么,只深深望我一眼,向远处跑去。

  回帐篷坐下,半天没动,脑子里竟全是阿霞那含义丰富的回眸一瞥。

     一种说不出感觉……

  她回来的时候,天已黑了。裤脚和鞋袜湿漉漉,冻得发抖。

  我把电炉点上,让她坐炉边取暖,又端盆热水让她洗脸,还为她煮了方便面。

  阿霞感激地看着我,她话不多,但大眼睛总能说明一切,让人从中读出很多东西。

  见她吃完,我端来一盆热水,让她坐下,抓起她脚踝就要脱她湿漉漉的鞋子。阿霞触电般抽回脚,抓住我手腕,睁大眼睛望着我。 “我……我自己来……”

  我还是再次抓住她脚踝,脱下她鞋子。

  阿霞有些不知所措。       

  扒下她丝袜,我心怦怦直跳。

  把她一双白白脚丫按在热水中,轻轻揉搓。

  抬头看阿霞,已不再挣扎,低头不语。

  我为她洗净丝袜,晾在炉边,又把她湿透的鞋子摆在炉旁。见她脚没处放,就搬来马扎坐她对面,让她踩我脚面上。

  犹豫一下,她轻轻踩上去。

  看着眼前性感纤细的双足,我产生一种难以按捺的冲动,突然伸出手,紧紧握住那对小巧诱人的脚丫……

  阿霞瞪大眼睛望着我,半天没反应过来这一切如何发生。

  她使劲把脚从我手中抽出,可几秒后,又默默把一双裸足放我脚上,任我握住,深深埋下头。

  外面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她一直低头,双手抱膝,一句话不说。

  本想找点话题,可实在不知说啥,索性沉默。

  借着摇曳烛光,我闻着她发香,抚摸她双足和小腿。眼前是白皙迷人的脖颈,还有衣领间若隐若现的乳沟 ……

  隐隐听到附近帐篷正播放歌曲——

  起初不经意的你  和少年不经事的我
  红尘中的情緣  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而胶着

  是陈淑桦老歌,《滚滚红尘》

    ……

  阿霞小鸟依人般跟着我,她爱干净,我每天下午陪她到附近浴池花钱洗澡。

  她喜欢北京小吃,我陪她全城寻找美味。

  老纪认为我俩进展太快,天天嚷着为我们腾房。

  周围同学一致认为,阿霞是我名正言顺的漂亮女友。

  至于什么“革命工作”,早被俺老人家不争气地抛进渤海湾。

   浪漫而温馨的广场七天……

  ……

    那天早上,阿霞忧心忡忡告诉我,她朋友今天从青岛来。

 “这不挺好嘛,老爷子今天托人送钱,晚上带你朋友,我们去全聚德吃烤鸭。” 我兴高采烈。

   原以为她会开心,阿霞却表情怪怪望着我。

  似乎有种不祥之感。

  我在全聚德选个温馨高档雅间。

  然而,餐桌上的一切不再浪漫。      

  ——那个男生,我倾注热情陪她等的朋友,

   真是她男朋友 !

  “阿霞是小公主,她说要跟我天长地久。虽然离开青岛,我们每周通信,里面都是……”    

  他肉麻地自我陶醉,阿霞则冷冷看着他。

  我盯着阿霞,

  “你们认识很久?青梅竹马?”

  “我……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中学六年我们是同学,可是……”

  阿霞紧咬嘴唇望着我,说不下去。

  男孩色迷迷望着阿霞,我真想冲上去把他塞进烤鸭炉。可眼前无助的阿霞,又让我不忍心把事情挑明。

  叫来服务员结账,径自离席到外面吸烟,脑海一片空白。

  海晶以前告诉我,阿霞高中时有男友,留在青岛,以为她开玩笑。

  阿霞也没骗我,她一再提及男友,我竟想当然,以为异性朋友。

  可这一切还是不可思议顺理成章发生了。

  七天广场浪漫最终变成狗血剧透。

  我不想再看阿霞,可她总盯着我,然后低头想事,再抬头看我。

  我不愿再受刺激,可始终回避不开她忧郁眼神。

  终于,

  他们要走了。

  阿霞交我一信封,里面有些钱,是我们这几天花费。

  还有一张照片,身穿性感泳装的阿霞半躺在在沙滩上,笑得那么灿烂,美得让人窒息。

  后来知道,那张美照本是这次她送给男友的贴心礼物……

  不管怎样,面上还要过得去,还要保持绅士风度。

  我若无其事跟他们告别,还跟那男孩嘻嘻哈哈互相寒暄。阿霞却一直目不转睛盯着我,不说一句话,又是一种说不出感觉。

  火车就要启动,阿霞拨开搂着她肩膀的男友手臂,再次回头,长时间望着我,直到列车远去……

       

               未完待续,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多伦多冒利真拉圾,伛自认变态
2016: 加国家庭法小知识:夫妻离婚时的财产划
2015: 大陆华人国内退休金问题的症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