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大川
万维读者网 > 加国移民 > 帖子
晚舟归来(116):江晚舟的“女儿桥”
送交者: 王博看美加 2020年06月03日20:38:45 于 [加国移民] 发送悄悄话

听贝益民这么一讲,江晚舟叹了一口气说:你知道吗,我最近心情郁闷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贝益民笑一笑说:听你的口气好像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情,说来听听?

江晚舟说:你知道,我办理加拿大移民身份,本来是想帮助婷婷,我从你们一家人的身上看到,你们在登陆加拿大以后,互相支持帮助,一起融入新的社会,做得很好,但是我现在发现,我跟你们似乎很不同,我到现在为止不仅没有让自己很好地融入,反过来,我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要靠婷婷来指导和帮助我,她在很多方面的独立性多超过了我,反倒是我在干扰她的独立生活。

贝益民听到这里笑了起来,打断江晚舟的话,说:婷婷虽然比你小,是你的孩子,是你的下一辈,但是她已经来加拿大这么长时间了,她对加拿大社会的了解当然远远多过你,而且她的英语比你好太多,她接触和学习加拿大社会的机会和能力肯定比你强,所以你们之间不仅必然有差距,而且差距还会越来越大,这不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吗?而且这也应该是一个好现象呀?

江晚舟说:可是,我总在想,我是她妈妈呀,我应该有责任帮助她,指导她的生活,她毕竟还是社会经验和生活经历太少嘛。

贝益民一听,又哈哈笑起来,说:江晚舟同学,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代更胜一代人嘛,更何况,你的社会经验都是中国的社会经验,你把它们运用到加拿大,这不等于是在教婷婷怎么在高速公路上骑马吗?你看,婷婷和可可很快就要上大学了,等他们大学出来,他们在人生进步的道路上,会飞速地往前跑,而我们还能走多远?他们肯定是要把我们远远地甩在后面的嘛。

贝益民接着说:当然,我们自己还是要主动追求进步的,而且帮助子女进步的过程,也是一个自己进步和实现自己的理想的过程,就像你前面讲到的,重要的是,一家人互相支持帮助,一起进步,所以不应该是你的能力,而应该是你的态度,才是对于婷婷来说,真正重要的。

江晚舟听到这里笑了起来,她说:你这么讲,我心里就舒坦多了,听你讲话的口气,你是不是有什么故事,还没有告诉过我?要不你就帮帮我,给我讲讲你的故事,让我再好好学习学习,得到更多的“独家秘笈”吧。

贝益民笑一笑,说:好吧,我来讲个故事,我讲可可一个10年前的愿望是如何实现的:

1999年初,我到美国加州做访问学者,这一年的夏天,可可在暑假期间来探望我,当时他还不到10岁,他不是跟他的妈妈一起来的,他跟着其它来探亲的我的同学的家长门一起过来,邓安安差不多半个月以后才过来。

可可来了以后,在美国的这个暑假过得非常快乐,因为没有学习压力,而且还有很多其他年龄相仿的孩子作伴,这群孩子,从早到晚,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满校园到处疯、满地跑,可可在这段时间里有一个挺重要的收获,就是通过这个暑假,学会了游泳,因为游泳池就在楼下,非常方便,他一个暑假过完的时候,就从一个白胖的小子,变成了一个黑壮的小子。

邓安安在大半个月以后来到洛杉矶,因为她的假期很短,所以邓安安来了不久,就要带着可可一起回去了,但是当时大部分其他访问学者的太太,因为各种原因,都还留在学校,孩子们都没有回国,所以可可非常不愿意,也不明白为什么其他的孩子都还可以继续留在美国,他一直在追问我,为什么别的孩子都可以不用回去,我就随口对他说,有一天你一定会再到美国来的,他又问我什么时候能够再回来,我就无语了。

后来,他妈妈告诉我,他在回程的飞机上,因为心情压抑,非常难受,在飞机上呕吐了两次,还一直追问他妈妈,为什么他要回国,而别的孩子都还留在美国?

后来我全家移民加拿大,可可在加拿大温哥华度过了一个非常快乐的中学时光。尽管我和我太太都经历了不少的磨难,但是我们一家人都快乐幸福。一转眼,10年过去了,在他中学毕业的典礼上,我问他还记不记得当年说的那些话,很可惜,可可他自己已经完全不记得了,然而10年前,在洛杉矶那个地方,他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我们做父母的,却一直都记得。

这些年,我在加拿大,时常会听到一些父母说,他们到加拿大来,全是为了孩子,但是这孩子却不知道感激我,也没有为我争出个人样来,每次我听到这些话,我心里都很难受,我想告诉他们,我们孩子的梦想,没有世俗的压迫,没有思想的束缚,是一种真诚的愿望,这种愿望,即使形式不同,何尝不是我们自己孩儿时代未能实现的梦想呢?只是因为岁月的腐蚀,让我们自己都不再记忆了。

所以,我们要衷心地感激我们的孩子,是他们让我们从他们的心中,看到了当年我们曾经有过的梦想,帮助他们实现梦想,也就是在实现我们自己心中的梦想,这是一件既为了子女,也成全了自己的事情啊。

。。。。。。

电话的那一边,江晚舟没有说话,贝益民听到了她轻轻啜泣的声音。

过了好一阵子,江晚舟终于停住了啜泣,缓缓地说:是的,我真的应该好好感激婷婷,没有她,怎么会有我今天的梦想?是她让我看到并且找到了一个我几乎完全失落的世界,我应该用我现在这种“没日没夜”的“神经”状态来好好学英语,我还要更努力地工作,充实我自己,不能辜负了我人生中这个“迟到”的梦想。

贝益民说:你不用这么折磨自己,学英语本来是可以很快乐的,而且你现在工作的奶茶店,英语环境那么好,陈锋、林馨、TINA,全是一流的专业双语人士,客人又多半是本地人,工作和学习完全可以结合起来嘛,你的语言环境比我的好太多了。

江晚舟说:我同意你说的话,不过,学习方法无论如何也还是重要的,对不对?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如何在工作中继续学习英语的?

贝益民开玩笑地说:告诉你吧,我现在可是一位全职英语学习工,每周的学习时间在30个小时以上呢。

江晚舟大吃一惊,问道:你是认真的吗?

贝益民说:我当然是认真的,只是“全职英语学习工”这个词,我只是用来打个比方,不过,你一定要明白,英语学习这件事情,没有“全职工”的时间保障和“全职工”的工作态度,你是拿不下来的。

江晚舟说:你自己是老板,每天上班事情那么多,你是怎么做到英语学习全职工的?

贝益民笑了笑,说:我这些年,真的遇到过很多英语学习人士,有些人常常做虔诚状,要向我讨教英语学习的方法,我最近写了一些英语学习心得的文章,你看了吗?

江晚舟说:对,我知道,我都看了,下面跟帖的还不少呢。

贝益民说:是的,有些人还发私信来,追问各种英语学习方法,还让我评论社会上流行的那些英语学习法,我有点不胜其烦,为什么呢?因为每当我问清他们到底花了多少时间在学习英语的时候,我就发现,我不仅很无语,而且简直是有些愤怒了。

江晚舟笑着问:你为什么生气?

贝益民说:因为不少追问英语学习法的人,他们平均每周花费的英语学习时间不到10个小时,少则只有34个小时。我就在想,我自己虽然是个笨蛋,能力也比较差,但是我每周至少会花3040个小时的时间在英语学习上,你没有时间的保障,光讲什么英语学习法,能有屁用啊,学习这种事情,归根到底是个时间问题嘛。

江晚舟笑着说:对,“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嘛,但是3040个小时,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贝益民说:我来给你算算时间,你就明白了,第一,我家的店铺每天早上11点开门,我自己早上7点钟起床,一起床,我就打开收音机,听英语的新闻和节目,这段时间是4个小时,即使除掉两天休息,一周也有20个小时。

江晚舟打断贝益民的话说:对了,你曾经答应过我,你要把你学习英语的祖传秘方告诉我,是不是就是你听的这些节目?

贝益民说:你太聪明了,对的,就是这些多年来,我反复筛选保留下来的英语节目。我觉得有一个YOUTUBER的节目,特别适合你现在的英语水平,你应该多听,这个节目的名字叫“TRAVEL JAMES”,他的节目很有趣,讲美食的,他是一位住在温哥华的加拿大白人,但是他节目的基地却在四川成都。

江晚舟惊奇地问道:成都?真的吗?他的节目都是讲四川的美食吗?

贝益民说:是的,他很多的节目都是讲四川美食的,当然他也讲全世界各地的美食,他是把他节目的制作基地放在成都,所以他在成都的时间最多。他做美食节目很成功,只用了大约两年的时间,就将订阅人数拉到了一百万。JAMES做节目,很舍得吃苦,主要做STREEET FOOD,就是街头小吃,他还去过中国的很多偏远省份,以及四川的一些偏僻地方。

江晚舟高兴地说:太好了,如果他的节目讲得多半是中国美食,尤其是四川的美食,我就很容易听懂,听不懂的也很容易猜了。

贝益民说:是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学英语也可以很有趣的。

江晚舟高兴地说:你快说说,你还有什么抓紧时间学习的办法。

贝益民说:第二条就是我把休息时间和学习英语及合起来,我一周休息两天,每个休息的日子,我只看英语的电视或者YOUTUBERS的节目,当然,你一定要选择你容易听懂的节目,你现在加拿大,所有的媒体都是开放的,没有限制,你很容易就能找到既有趣又相对简单的英语节目,你休息的时候,边听边看,一天至少可以积累6个小时,一周也就是至少12个小时。

贝益民接着说:第三,我每天晚上,无论上班或休息,睡觉前,在床上听收音机或者YOUTUBERS的节目,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一周就是37个小时,统计一下,我一周学习的时间是不是至少超过30个小时?这就是为什么我把自己叫“全职英语学习工”。

江晚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经你这么一说,我真的是没有脸再问你,为什么我的英语学不好了!(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我曾经的传销生涯,或是你未来遭遇
2018: 安省公民应该把选票投给NDP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