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丁丁家长
万维读者网 > 海 二 代 > 帖子
老爸与自闭儿(续二)四,网球夏令营
送交者: 乐维 2015年10月02日08:50:20 于 [海 二 代] 发送悄悄话

Jerry不能接受失败,甚至很小的不足,比如跳绳中间断了,对他都是不能接受的。潜意识里就是过分追求完美,因为做不到而产生挫折感。所以在上体育课,和参加有竞争意识的活动都是他最易出现失控的时候。虽然正常人也是这样,但程度比较轻微。他则过于当真而给自己带来了莫大的烦恼。

老何一方面是让他认识到他不需要完美,每个人都不可能完美,有一些失败和不足是正常的。但这个道理从小讲到大,重复了十几年了,没有上千遍也有几百遍了。他冷静的时候都明白,但一到那个时候,血往头上一涌,就又控制不住了。完全回避参加竞争的活动,可以让他少出问题或不出问题,但社会上竞争无处不在,不能适应就不可能融入社会。体育运动是最好的方法让他学会适应,虽然会冒着出现更多失控的问题,但这是必须要去尝试的。如果适应了,就会受惠一辈子。所以老何一直让他参加体育运动,提高他的运动能力,增强自信,同时让他经受一些失败的考验,适应竞争。

Jerry从小跟老何学打网球, 随着球技的慢慢提高,他变得自信,也越来越喜欢打网球了。夏天每个周末的早晨,只要天气允许,老何都带儿子在小区里的网球场打上一个多小时。网球场到处都有,只要两个人就可以打,容易坚持。虽然老何没有正式学过网球,但过去的运动基础好,所以对网球接受起来也很快。他经常看电视网球频道里的教学视频,现学现卖,教学效果不错。Jerry体育天赋不够,容易生气。他就自己慢慢教,从简单动作入手,一次学一点,不记分,让Jerry没有负担,真正享受网球。经过几年的练习,儿子终于从什么都不会,到打得有点样子了。

到小区公园晨练的人,常常听见老何在球场上洪亮的声音:“Good shot” (好球),“Too high!” (太高),“Don’t bent your elbows”(肘别弯曲)。。。。。。,父子俩在球场上奔跑的身影成了小区公园一景。常常有人对老何说:“你是一个好爸爸”。13岁以后时,越来越多的人告诉老何:“你儿子的球技进步很大”,或说:“他打的很好了”。有一个原来高中校队的学生说:“你儿子现在可以进校队了”。老何知道儿子即使能进校队,也是最差的那一档。校队不适合他,因为总打比赛,他肯定受不了。Jerry最合适打这种没有比赛,放松式的网球。对于大家的肯定,老何很高兴。说明自己的教得不错,自己也锻炼来,还省下了一笔可观的教练费。

因为球技进步,Jerry越来越喜欢打网球。不但练习时非常努力,而且多次在别人面前提及他喜欢网球,将来想做网球职业球员。老何很欣慰地看到儿子的热情,但也很清楚,他的天赋不可能做职业球员,就是进校队都不能拔尖,也就是一个很好业余爱好。在鼓励他的同时,也提醒他的网球职业球员的梦是不现实的。

到了冬天,外面不能打球了,老何觉得Jerry的球技已经到了明显高于平均水平了,他决定冬天试着让儿子去附近的网球俱乐部,参加一周一次,每次一个半小时,专门为中小学生设立的网球班,让Jerry有机会与其小孩接触。同时,这种班,会有一点记点的非正式比赛,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形式。老何准备送他去,看看能否适应。过去从柔道,跆拳道等项目中退出,是他不适应竞争气氛太浓的环境。

开始给他报的是初级班(Biginners),参加这个项目的孩子大多都是刚学不久,所以Jerry算是打得好的。这让他感到自信。但每次最后30分钟双打记分比赛,他们队如果失分或输了,他仍然会生气,有时候会大喊大叫,或阴着脸半天不理人。教练们大多是三十出头的年轻人,开始很耐心地安慰他,但发现他仍然会再次失控,他们有些不知所措。只是Jerry的发作情况比较轻微,没有到严重影响网球班的程度,也就让他去了。

就这样,老何提心吊胆地看着他磕磕绊绊地完成了冬季的网球班活动。这让老何松了一口气。这是一个进步。因为过去他从来没有坚持上完任何一个有竞争的体育训练班,这是第一次他坚持下来了,没有退出,也没有被教练劝退。

第二年冬天,老何再次为Jerry报了冬季网球班。仍然还是小问题不断,仍然让老何提心吊胆,但仍然坚持下来了。老何不在乎他的球技进步了多少,只在乎他情绪控制是不是改善了。他每次送儿子去的时候总是这样对儿子说:“我最想看到你不是你赢了,而是你输了但仍然很平静”。Jerry慢慢也理解了老爸对他的期望,自己也努力控制情绪。

连续两个冬季网球班下来了。转眼到了2013春天,是不是要送儿子去网球夏令营?这让老何有点犹豫。Jerry在一个半小时的网球班里还有不少问题,夏令营的时间要比网球班长很多。一般上午三小时,下午三小时。即使送半天,也有三小时。时间越长,他失控的可能性就越大。Jerry的挫折感会积累,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爆发。一个半小时,他的坏情绪还没有积累到爆发的时候,网球班就结束了。但夏令营却有足够长的时间,可能让他的坏情绪积累到临界点。但儿子的年龄大了,很难找到其他合适的夏令营。经过反复考虑,老何下决心送Jerry去夏令营。为了减少Jerry失控的可能性,老何让他参加半天夏令营,也不是整个夏天都参加,只参加一半的时间。

送的是上午半天。上午以老师指导练习为主,最后半小时有一点双打记分比赛,然后做一个叫Around the world(漫游世界)的游戏,就是孩子们在两边端线排好队,一人打一拍后,跑到对面的端线排好。如果失误了,就出局。最后没有出局的人就是胜者。

果然,Jerry每次记分比赛和最后的游戏的时候,输了就有些问题。老何每次送他去的时候,总会提醒他:”享受比赛,而不要太看重胜负“。重复过很多年,几百次的话还得说。Jerry总是说:“我保证控制我的情绪”。但老何知道,到时候,他又可能会控制不住。每天老何总提前半小时去接他,主要是有时间看他在最后的比赛和游戏时的表现。Jerry基本上是小毛病不断,大问题不犯,不时让教练优点头痛。

第一年夏令营就这样下来了,没惹大麻烦,算是一个大进步。

冬天仍然还是去俱乐部的一周一次,一次一个半小时的网球班。如果场地有空,老何也会陪他练习,改进一些不足之处。

2014年,Jerry15岁了,有1米70的身高了,声音也发生了变化。胡子也开始长出来了,对女孩也开始感兴趣了。老何知道,孩子进入青春期了。

暑假来了,他给Jerry再次报了夏令营,还是半天,还是少报几个星期。情况还和前一年差不多,小问题仍然不断。还是因为输了球,不论是他自己没有打好,还是他的Team(队)输了,他都有可能有点过度反应,但都在可控范围之内。

夏令营还有两周就完了,老何觉得Jerry的这个夏令营会顺利结束。最后几天了,老何想看看Jerry能否适应全天夏令营,如果可以,明年就让他多参加全天夏令营。星期三,他给儿子安排了全天夏令营。夏令营的下午基本上比较轻松,教练组织一些游戏,最后打比赛。老何怕他出事,早30分钟就去了,看他打球。这一次, Jerry的队赢了,他兴高采烈的,没有问题。

到了星期五,老何再次安排他全天夏令营。上次没有出问题,让老何对儿子有了信心,就没有早去接。

老何提前几分钟到达。孩子们还在玩“Around the world”,Jerry也在其中。快要结束的时候,俱乐部老板Tom走向老何:“Mr. He, Do you have some time? I need to talk to you in a moment” (何先生,你有时间吗,我待会需哟与你谈谈“。

Tom从来没有找他谈过话,怎么突然要与他谈话呢?看着Tom严肃的神态,老何心里有一种不祥之兆。是Jerry出了什么事吗?


(对于没有看过《老爸与自闭儿》以前的章节,又想看的读者,请上我的博客《老爸与自闭儿》专辑阅读:http://blog.creaders.net/Lewei/user_blog_diary_list.php?act=class&cid=10505)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3: 如何正确的跟宝宝说“不”?
2013: 可以带大宝去美国上小学吗?
2012: 和女儿谈心(56)——成熟与顽皮
2010: jjmmjj:说几件我知道的事。
2010: 转基因粮食的两个关键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