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跟帖
五、方舟子打假李力研
送交者: 亦明_ 2020月05月23日09:36:46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三、李论家乱引陈寅恪 亦明_ 于 2020-05-23 09:30:14

五、方舟子打假李力研

 

如上所说,本文的起因是要对我九年前的文章,《做贼、喊捉贼、再做贼捉贼:方舟子抄袭司马南的考证》,做出“补正”。而我当时之所以被“误导”,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方舟子把他明明知道是李力研作品署名为司马南、李力研。问题是,方舟子为什么要那么做?

 

查新语丝网站,方舟子在自己的文章和帖子中,从来就没有提过“李力研”这三个字;相应地,我也没有在李力研的“反伪”作品中发现“方舟子”。也就是说,他们二人好像根本就不认识似的。而事实是,2000年底,方舟子曾对自己的徒众如此得瑟道:

 

“这次在北京基本上把十几年来坚持反伪科学的人全都见了一遍(还蒙何院士夫妇请了一顿饭)。这个圈子也就那么大,人就那么几个,都是很正直的人,在伪科学在官方和民间都得势时他们长期受打压,现在也并没有彻底抬起头来。网上有些‘民猪’到处造谣散发传单,把这些人描绘成见风使舵的投机分子,实是毫无良心。”(见:2000-12-19 06:38:12

 

既然是“全都见了一遍”,怎么可能没有见到这位大名鼎鼎的李论家、柯学家呢?

 

实际上,在当时,李力研虽然在于光远、何祚庥这样的“反伪老前辈”面前表现得毕恭毕敬,但在第二代反伪帮面前,他完全是一副二代帮主的架势,连自认是“半瓶子醋的文化人”【73】的司马南都说自己“一直崇拜李力研”【74】、并且把他视为与何祚庥院士、方舟子博士并列的“最好的三个朋友”之一。【75】事实是,不仅胡同串子司马南在李力研面前甘拜下风,即使是在北京大学哲学系任副教授的刘华杰博士对这位只比自己大五岁的李硕士也毕恭毕敬。2000822日,刘华杰撰写了一篇书评,内容就是吹捧李力研的新书《女人如灯》。该文不足两千字,但“李公”二字出现了五次之多【76】——当时的李力研还不到“不惑”之年。最奇的是,就在那之前一天,刘华杰在新语丝读书论坛上张贴了李力研为刘华杰《以科学的名义》一书写的评论。这篇文章的篇幅与刘华杰的文章相似,其中,“刘华杰”三字只在标题上出现了一次,而在正文中,这三个字全都被缩写成“华杰”二字,并且一口气就“华杰”了14次——其居高临下、孺子可教之意简直就是扑面而来。【77】几个月后,“李公”在反伪帮机关刊物《科学与无神论》上点评获得“第二届反伪科学突出贡献奖”诸人,对刘华杰又是“后生”又是“小轻年”地叫着,并且还说了这样一句话:“而后这小年轻就成了我的朋友,一次饭局,相互认识,头一句话就是对我的吹捧,说我骂柯云路骂得好。”【78】显然,如果方舟子在2000年的北京之行不见李力研,司马南、刘华杰二人是不会答应大。不过,最为吊诡的是,在20008月,方舟子不仅当时没有把刘华杰送到他家门口的文章请进“新语丝新到资料”,即使该文被《中国青年报》发表之后,他也坚决不盗。而在当时,刘华杰刚刚踏破铁鞋,帮助方舟子在中国大陆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文集,《方舟在线》。由此可知,妒夫方舟子当时对李力研怀有相当大的妒意。

 

方舟子2000年北京之行的最大收获,就是通过司马南获得了登上中央电视台热门节目《实话实说》的门票。原来,当时崔永元和司马南正在策划搞一个长达二十集的“反伪”专题,名为《揭秘》。也就是利用这个机会,反伪帮全体成员,除了于光远之外,几乎全都在中央电视台上露了脸。据李力研后来透露,当时司马南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中央台下这样大的快心做这样好的节目很难得,这不仅是小崔的意愿,更是中央的精神,希望我能在这段时间内跟着他,甚至跟着整个节目,把全部过程都做记录,最后形成都完整而有意义的历史文献。”【4, p.89】也就是说,这个节目的总策划就是司马南,而李力研就是他的幕后高参。后来方舟子专程赴京参加了表演——这是崔永元后来的回忆:

 

“至今还记得,上我节目的时候,肘子因为紧张,嘴角都是白沫儿,我善意地递给他一张纸,让他擦擦。我现在的心情和北大的刘华杰先生一样一样的。”【79】

 

与之相比,李力研在电视上的表现则显得落落大方——司马南对他赞不绝口,“说我比他还能‘白话’。”【4, p.113】总之,即使方舟子在2000年没有见到李力研,他在2001年也有大量的机会与之见面。果然,在2001年年底,李力研的文章第一次出现在新语丝的新到资料中。这篇题为〈李白与杜甫〉,一部好书——一个并非简单的郭沫若话题》的文章洋洋洒洒两万多字,显然是李力研在穷尽纸媒发表的可能之后,不得已在网络发表。而方舟子之所以肯给李力研这个面子,除了“盛情难却”之外,更是因为这篇文章与他本人当时的观点大致相同。事实是,早在1997年,方舟子还在拿“郭沫若的《李白与杜甫》当反面教”【80】;但到了两年之后,也就是在与中国的反伪帮接上头之后,方舟子马上来了个一百七十九度大转弯,一边为“郭沫若抄袭钱穆”案辩护,一边给那本“反面教材”翻案,说什么“他晚年所写的《李白与杜甫》也有一半属史学,那一半(有关李白生平的考证)其实也写得不坏” 81】,并且还劝告众人要从这本书中“一窥郭沫若晚年的心境”【82】。也就是说,方舟子与李力研的第一次公开牵手,政治因素、个人考量远大于“反伪”因素。

image.png

图十二:反伪帮登堂入室

2001年,根据“中央的精神”,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节目组摄制了20集《揭秘》节目,让反伪帮成员以充当“嘉宾”的身份在全国观众面前粉墨登场。该节目由胡同串子司马南充任“总嘉宾”,他不仅请来了“旅美学者方舟子先生”,而且还请来了美国科学警察成员詹姆斯·兰迪,而后者则趁机把自己的性伴侣“阿尔布雷斯”先生也拉来在中央电视台上装神弄鬼。实际上,这是“阿尔布雷斯”第二次免费到中国旅游。1999年,他与其恩公兰迪一道,为炒作司马南的“千万元人民币悬赏”骗局助阵。【832011年,“阿尔布雷斯”在美国因为盗窃身份罪被联邦政府逮捕。【84】总之,中国反伪帮在本质上就是一个诈骗团伙;而在精神上,他们就是美国科学纳粹的附庸。

 

2002以后,方舟子与李力研的关系发展处于停滞状态。20043月,也就是在方舟子已经与刘华杰为代表的“科学文化人”彻底翻脸之后,有人把李力研三年前发表在《中国体育科技》上的一篇长文,题为《人类种族与体育运动》,张贴到新语丝读书论坛。【85】这一次,方舟子非但没有把这篇文章收进“新到资料”,他还积极地参与了对这篇文章的大批判。原来,有个叫“Latino2”的方粉马上把这篇文章打成了“伪科学”:

 

“Kao, 体育科技竟然发这种伪科学文章。请这位李科技谈谈他把老印老巴划为欧罗巴人种还是蒙古人种。为了证明自己的伪科学观点,居然一边说欧罗巴人种天生运动成绩好, 一边把老印划成蒙古人。”【86】

 

因为当时有个叫“Jingzhang2”的人为李力研辩护,说了句“即使错算老印成黄种人,也不至于就成了伪科学”【87】,于是方舟子拍马上阵了:

 

“有如此众多相信‘人种’的愚昧读者,自然有搞‘人种’伪科学的专家[。] ‘一看体型就一目了然’?这体型是先天决定的?去参观过19世纪的美国兵舰没有?看看他们的床,你就知道当时‘白种人’的‘体型’有多矮小。再举个例子,格里菲斯拍《一个国家的诞生》时,为了追求真实,本来想让演员直接穿南北战争留下的军服,结果发现大多窄小得没法穿,只好新做。20世纪初有许多犹太人为了谋生,在美国从事拳击,当时的一种说法是犹太人天生就适合于拳击。现在呢?仅仅在三、四十年前,美国三大球还被认为只有白人才适合玩,现在呢?直到不久以前,高尔夫球也被认为适合白人,Tiger Wood又是什么人种的人?”【88】

 

这个帖子虽然长达二百多字,但最重要的那几个字却是标题中的“有搞‘人种’伪科学的专家”——它们相当于把从1993年就皈依了反伪帮的李力研打成了“伪科学家”。而就在那之前两个月,方舟子刚刚在新语丝发表了署名司马南、李力研的《古今华佗伪劣考》。可以肯定地说,让司马南鸠占鹊巢,充当该文的第一作者,是方舟子精心算计之后的行动,而完全不可能是什么“失误”。而方舟子之所以如此费尽心机,非要在新语丝上发表那篇文章不可,又是因为,他当时利用汉林书城贩卖中医中药书籍的买卖已经走到了尽头,所以他既要通过撕咬中医来报仇雪恨,又要通过撕咬中医来寻求新的“打假”空间。【89】也就是说,早在正式亮出“黑中医”大旗之前两年,方舟子就已经未雨绸缪,开始为自己日后的反噬做铺垫了;而《古今华佗伪劣考》和它的作者李力研,就是方舟子的一块垫脚石。

 

实际上,为了自己的“打假”事业,不仅小小不言的李力研可以被方舟子尽情地利用,连曾经被他捧上了天的陈寅恪也是如此。原来,显然是因为曾在“野鹤案”中帮助了自己【90】,方舟子从20056月起突然间在新语丝上力捧《东方早报》的一个叫“李继宏”的年轻记者——因为对其不屑,新语丝众人后来将之称为“小李子——,任其在新语丝上对中国学者进行肆无忌惮的攻击和辱骂,而最早中枪之人中,就有陈寅恪——这是他一篇攻击陈寅恪文章的结尾:

 

“如今很多人崇尚陈寅恪、钱钟书这些学者,我却要大声呼吁:我们不需要这种毫无道德的知识分子,不需要这种自私自利的知识分子,不需要这种反社会的学者!”【91】

 

小李子的这篇长文发表后,新语丝上一片哗然,所以方舟子不得不在新到资料发表了五篇批驳文章。【92】但是,“小李子是方教主的宠幸佞臣”这一事实却没有发生丝毫的改变,小李子仍旧在新语丝上飞扬跋扈。最奇的是,方舟子一边怂恿小李子把陈寅恪贬得一钱不值,一边却自己拿着陈寅恪当作虎皮大旗来打击中医、打击死敌。例如,20118月,因为“方舟子袭师案”再次成为中国热门新闻,方舟子妄图通过狂咬公知贺卫方来转移视线。而他攻击贺卫方的起点,就是造谣说“贺卫方20年不发论文”。【93】当时,有个叫“桃园Noise”的人讽刺方舟子说:“陈寅恪绝对是清华大学教授中的耻辱,做了几十年教授一篇学术文章都没有发表过。”这是方舟子的回答:

 

“陈寅恪在清华任教期间在《中央研究院历史研究所集刊》、《清华学报》等刊物发表的历史论文多了去了,至少有几十篇。你以为他的学术名声是靠写时评做演讲吹出来的?何况动不动就与这种天才相比,未免太无耻。”【94】

 

而就在把陈寅恪捧为“天才”之后26个月,方舟子在新语丝上发表了小李子对陈寅恪全面攻击的第二篇文章,其中说陈寅恪的“英文写作能力约等于如今水平较高的普通大学生”、“陈寅恪在语言上的天赋并不高”、“陈寅恪的历史著述也是颇值得商榷的,其推演逻辑之粗暴武断,有时候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95】又过了22月,方舟子在一个讲座中再次捧出陈寅恪给自己当挡箭牌:

 

“比如国学大师陈寅恪,他被誉为是‘中国文化的守护神’,他写过一篇文章说自己不信中医,说那些把中医当成国粹、吹嘘中医比外国医学高明的人,是数典忘祖”【96】

 

所以说,方舟子这个人之邪恶,远远超出正常人的想象能力;而他这个人本身,完全能够代表反伪帮的全体。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上海交大用数学骗子
2019: 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试验样车在青岛下
2018: 为什么社会科学至今没有自然科学那样被
2018: 资中筠:培养出趋炎附势的学生,是教育
2017: 警惕公知突然爱国背后的对朝霸权陷阱
2017: 自由的追求
2016: 溪谷闲人:勾股定理的完全证明
2016: 袁贵仁 的密探, 可怕啊!
2015: 自有人類歷史以來的科學無國界真理現今
2015: “感性文化”特点(5):“过程是一切,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