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田中奏折》研究新动态
送交者: 先进 2005年01月05日12:22:04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最近,日本外相川口顺子公开要求中国修订历史教科书,要求中国对抗日战争中描述“不恰当”的部分予以修正。尽管川口顺子没有详尽罗列具体的细节,但有关《田中奏折》(现在日本一般称之为“田中上奏文”)的问题,必会列入清单。《田中奏折》的真伪问题,已成为二十世纪中日关系史上一桩最著名的历史公案,围绕其神秘莫测的传奇色彩,中日两国的政治家、学者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至今未有定论。

  笔者初次接触《田中奏折》真伪问题,是在三年前的一次学术讨论会上。当时中国某著名大学的历史学教授赴日讲学,提及中国的学者正对《田中奏折》展开新一轮研究这一动态。出乎意料的是,笔者的大学院指导教授,突然站起来要求作补充发言。这位老先生是著名的日中友好人士,也是日本左翼力量的一份子,但在这个问题上他是超乎寻常的严厉。他说:“《田中奏折》的真伪问题,不仅你们中国的学者在做,我们日本的学者也很投入。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日本学者已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份‘上奏文’是伪照的,偏偏中国方面不肯正视这个现实,怀疑日本学者的学术良心,这是非常遗憾的。

  老先生说得很动情,这也激发了笔者对《田中奏折》问题的浓厚兴趣。中国学者刘济桐先生撰过长文,详细介绍《田中奏折》真伪之争,他是从中国的观察视角来切入话题,介绍中国方面的观点多了一些。在此,笔者就《田中奏折》问题的一些日本方面的论证包括最新研究进展等作个简单归纳,希冀对这一历史公案能提供一个较为清晰的轮廓。

  这里有必要先简单介绍一下《田中奏折》出台的来龙去脉。1929年2月中国南京出版的《时事月报》刊出一条令全世界震惊的新闻:《惊心动魂之日本满蒙积极政策──田中义一上日皇之奏章》,在这里公开披露了《田中奏折》的主要内容。奏折里明确称:“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支那完全被我国征服、其他为小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而降于我、使世界知东亚为日本之东亚、永不敢向我侵犯、此乃明治大帝之遗策、是亦我帝国存亡上必要之事也。”

  “寓明治大帝之遗策、第一期征服台湾、第二期征服朝鲜、既已实现、惟第三期灭亡满蒙、以及征服支那领土、使异服之南洋及亚细亚全带、无不畏我仰我鼻息之云云大业。尚未实现、此皆臣等之罪也。”

  这份奏折,全面披露了日本政府侵略中国的详细战略,暴露了其征服世界的勃勃野心。而“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这段文字早已载入中国的历史教科书,成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典型象征。

  《田中奏折》的问世,在全世界引起强烈反响,当时日本的政界要员纷纷出面予以否认。二战结束后,在相对宽松的政治气氛下,日本政坛的一些关键人物仍坚持称,他们是当事人、知情者,但确实对《田中奏折》一无所知。日本的学者则指出:这份奏折在奏程上不符合日本的格式,而且一些问题表述得不伦不类,不应该出现在上奏天皇这种正式奏折中。历史学家秦郁彦在《追踪昭和历史的秘密》一书中,更是详细地罗列了奏折中的史实错误:

  第一,奏折称田中义一在欧美旅行的归途中在上海遭到刺客袭击,而事实上田中义一上海遭刺是在马尼拉的归途中。对于这样受过皮肉之苦的事件,当事人在上奏文中写错应该是可能性极小的。第二,奏折中称大正天皇与山县有朋等人商谈9国条约的执行问题,而事实上在9国条约签字前山县已经去世。 第三,关于中国政府铺设吉海铁道问题。事实上吉海铁道的开设是在昭和4年5月,上奏的时期是昭和2年,也就是说,奏折是予知了2年后发生的事情。

  秦郁彦还列举了其他一些根本史实的错误,最后认定这份奏折是伪照的。尽管《田中奏折》有10多种的中国语版本,还包括英文版、德语版等,但《田中奏折》的日文原件,一直没有被发现,这也是日本学者集中置疑的一个地方。对主张奏折真实性的学者来说,有两种解释:一是毁于战火。1945年的美军东京大空袭,曾将皇宫作为重要的轰炸目标,当时宫内烧死50余人,文书典章损失惨重,奏折原稿也可能毁于空袭。

  二是日本统治当局为销毁罪状故意烧毁文书。日本于1945年8月15日投降至美军8月30日东京登陆,这半个月内日本各级政府拼命烧毁文件,政府大厦顶上一直浓烟滚滚。这两种解释当然有其合理性,但历史事实不是推测,未能发现奏折原件,终究无法令公案有个明确的交待。日本学者另一处集中置疑的地方便是《田中奏折》流出曝光的过程。中国方面透露文件是通过台湾籍富商蔡智堪抄自日本皇家书库。日本许多学者认为:一个台湾商人象007那样闯入戒备森严的皇宫,在书库中躲藏两个晚上,抄下即便是中译文也要25页的文件,这总觉得象是个传奇而非真实的故事。

  围绕着这一系列的疑点,日本学者花了不少研究精力,早在1965年,日本学者江口圭一、桥川文三分别在《人物往来》、《中国》等杂志上发表文章,介绍日本各派对《田中奏折》的认识,并分析《田中奏折》存在的各种矛盾和问题。

  中国方面,碍于当时的国内政治形势,学者们纷纷发表文章,竭力捍卫《田中奏折》的真实性。进入80年代,特别是8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学界对《田中奏折》的真实性也发出不同的声音,北京出版社1993年出版《田中奏折探隐集》,收录了一批有关这方面的具有代表性的文章。但值得注意的是,《田中奏折》中译本的组织者、也可以说是这一公案的直接当事人王家桢,从1983年到1984年逝世,曾多次发表证言,坚持认定《田中奏折》是确确实实存在,不是臆说更不是伪照。王家桢的坚定“表态”,令奏折的真伪问题更显扑朔迷离。

  《田中奏折》真伪问题的新进展、新解说不断涌现。1999年9月7日日本《产经新闻》朝刊发表文章,提出《田中奏折》系前苏联情报机关的“杰作”这一惊人的解释。《产经新闻》在日本是相当著名的右翼报纸,刊登这样的文章,是否有其深层的动机有待论考,但作为一家之言,其拿出的历史论据,是否经得起检证,这还是颇为耐人寻味的。

  《产经新闻》的报道称:托洛茨基在被暗杀前的1940年,曾经向《第四国际》这本杂志投稿,在这份遗稿中,留下了关于《田中奏折》最珍贵的证言。托洛茨基作为斯大林的政治劲敌,在列宁逝世后遭到斯大林的无情清洗,被迫逃亡国外,但在20世纪20年代前中期,他作为苏维埃的重要领导人,接触到最机密的文件是完全可能的。据托洛茨基介绍,1925年夏天前后,当时苏维埃的情报机关头子捷尔任斯基汇报说:东京方面的特工送来绝密的文件。其内容是日本为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同时也设想了与美国作战的可能性等等。这一方案亦得到天皇的认可。

  当时,托洛茨基表示:仅仅凭这份文书是不可能引发战争的,再说天皇没有直接的署名。但这份文件因透彻地暴露了日本的好战性和帝国主义政策,成为当时苏联共产党政治局的一个重要政治议题。政治局会议采用了托洛茨基的提案:即如果苏联公布这一文件,容易遭世界舆论的怀疑,因此,可以通过美国国内的苏联友人,有意识地将消息透露给新闻媒体。

  所谓美国国内的苏联友人,据推测应该是指美国共产党为核心的左翼人士。据美国共产党的内部文件记载,当时美国共产党积极准备,邀请在美国活动的日本共产党成员着手文件的日本语翻译,从这里也可以推断《田中奏折》的确没有日本版的原稿。

  以上的分析导出的结论是:苏联情报机关在1925年左右通过潜伏于日本的特工,从外务省盗取出有关日本未来帝国战略的重要内部文件。《田中奏折》就是以这些盗出的内部文件为底稿,加以组装和编辑,在1927年以田中义一首相署名的上奏文形式推向全世界的。

(搜狐)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4: 我所了解的中美医学教育和医疗体系之差
2004: 文学教授的资质
2003: 科大七年
2003: 实习手记--有点心酸zt
2002: 旧作新贴:“五四”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