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我对冯胜平和反驳者关于“革命”的争论的看法
送交者: hare 2015年07月27日06:02:03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我对冯胜平和反驳者关于“革命”的争论的看法

我知道冯胜平,不知道他的反驳者,但我都浏览了两人的文章。

我的结论是:“前者用结果证明原因(可能出现)的问题,后者用原因(正在发生)的正义性证明(猜测)结果的不合理。” - 双方各有对错。同时,我赞成阿妞的评论:前者比后者的文章高明在许多方面。

冯说的是历史和事实,是看到了这些革命的悲惨结果,而否定(或忽略)了革命起初的正义性;反驳者强调了现实革命者的正当理由,而否定(或忽视)了这些革命终将(可能)重复历史结局。

我重复我前面提出的提出一个观点:理性思维的特点,是必须引进“量”的观念。也就是说,一个社会的变动,如目前中国社会面临的问题,就是一个“社会工程”。因此,必须用从社会科学的角度来理解和处理。具体地说,我们不能在“革命还是不革命”之间选择,甚至也不能在“改良还是不改良”,“改人性还是改制度”之间选择。我们需要的是“逐个甄别”,分别采取不同的方法。也就是说,有些问题,需要“革命来解决”,有些问题需要“改良来解决”。有些问题是“人性”的问题,难以解决但必须逐渐批评以便慢慢地改变。有些问题是“制度”的问题,需要尽快改变,因为它涉及千百万人的直接和当下的利益。

中国的问题是复杂的,因为它是一个大国。它的问题甚至要牵连到全世界,甚至人类文明的进程。所以作为它的人民,人民的思维也必须复杂起来。国民必须从自己的传统文化,既“感性文化”,中摆脱出来。必须由“感性思维”转变为“理性思维”。

作为群众的“头羊”,中国知识分子,必须首先摆脱“感性思维”的影响。而“感性思维”的特点,就是走极端,或从一个极端迅速地跳到另外一个极端,如同我们可爱的“党大麻”一样(一时苏联老大哥,一时苏修反动派;一时救越南,一时打越南;一时救朝鲜,何时打朝鲜?)。

只有进入理性思维,脱离感性 - 极端任意的 - 思维方式,中国知识分子才能达到共识。而只有达到共识,才能在理性上形成权威,大家才能统一行动,中国才可能有新的未来。

我曾很好奇美国国父们是什么神仙?他们当初在建国时是如何避免争吵达成一致的协议-直到我读了林达先生(被誉为中国的“托克维尔”)描述当时的情形:

(大意是),几天以来,几派争执不休,都不愿意为自己的州放弃利益,而签署联邦的协议。第二天开会时,华盛顿站了起来,这个从不发言,只是作为德高望重的名誉主席的内战中的军事领袖,说了如下面这番话:“首先让我们祷告:面对上帝。上帝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国家,这个一个机会重新建立她。如果我们失败了,证明人性的失败,证明了人类的失败,证明了我们永远愧对上帝,愧对人类的历史。比较这些,我们有什么不能放弃呢?”

中国知识分子没有“绝对”的观念,没有上帝的信仰,我唯一的祈祷:他们起码尊重自己的理性:因为理性是全人类共有的。



《中国现代哲学家学会》

秘书:董亚维

于2015-7-27

0%(0)
0%(0)
  Edited - hare 07/27/15 (203)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4: 老几:胡适对老子思想的误解
2014: 边界:潘石屹不捐哈佛,難道捐給燕京學
2013: 领馆小姐狠狠一剪刀 剪断了这个
2013: 读者反馈《论范例》
2012: 吓大那个女博士的事,让我想起《东周列
2012: 核武器与核能: 连体双胞胎或是双零方案
2011: 再论民科鲁重贤(C_y_lo)
2011: 概率
2010: 差了三美元,搭上去一条命,毁了一家人
2010: 刘实:方舟子导师承认拼凑,方舟子回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