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自私基因》作者夫妻生活严重障碍且自恋嫉妒和无知于数学物理
送交者: 北斗天巡 2019年11月26日20:05:21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用自身狭隘自恋性嫉妒的低级心理思维水平充当基因本能图式的《自私基因》作者道金斯的夫妻性生活存在严重障碍


对物理和数学的理解非常肤浅、压根不知道生物微观功能单位的生化反应的数学相空间及其拓扑结构这类概念的,所以才会这么地看到自然选择导致生物适应性就是表现出不自私的性状的时候、仍然傻不拉几地自以为生物的基因行为的功能单位好像没有改变、继续自私自利只懂得自顾自、好像组织支配不自私的行为和本能的基因的功能结构的生化反应函数相空间的拓扑结构压根没有改变那样荒唐、这样地荒唐的《自私基因》这种堪称精神障碍性嫉妒自恋的低级心理以自身心理水平及其思维偏好去臆测基因的本能、并以此作为自身低级自恋病态心理的白日梦自我合理化伪装的蠢书的作者道金斯这种蠢货,编造的基因怎么自私怎么互相排斥互相不合作互相敌对互相削弱繁殖机会地让基因处于互相四面树敌彼此残杀的状态才能更好遗传,一边把科学逻辑放置在这种只有在猥琐自恋性嫉妒感到自己恋性嫉妒性奴役的病态获得满足对自己性嫉妒自恋变态的劣质基因的遗传最有利所以这样的变态就是对基因最有利、只有在这种变态潜意识下才会幻觉得好像这种有利真的是什么科学道理的伪科学的基础上,一边发泄道金斯自己的性嫉妒自恋的变态心理世界印象发泄得淋漓尽致,看看这蠢物【雌性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所以,对男性而言,传播自己基因的机会很宝贵。嫉妒的品性会明显比不嫉妒的品性更有利于传播自己的基因。设想一个男性不在乎自己的配偶与其它男人产生性交的机会和性交,那这个男人要留下后代就比嫉妒心强的男人困难】------真他妈笑话!说的好像女的规定好就是很扭捏很拒绝性交的、导致性交十分困难、十分勉强才能进行的,为了争夺这样十分勉强、十分困的性交机会、于是就要大张旗鼓鼓吹就是要自私、自私自恋就是世界真理谁自私谁占有互相自私自利互相排斥互相伤害的这种劣质世界质世界的'世界真理'”于是谁牛逼、那个谁就在劣质自私基因互相之间自私自利地互相算计互相损人利已彼此蚕食削弱的劣质基因变态佬品种当中、在这样的变态佬之间相互损害中胜出,所以越自私越损别人来利自己、就越在互相自私自利相互损害互相促进对方灭绝以便腾出遗传空间供自己遗传地互相促进对方退化的生物退化个体所组成的生物退化的群体中幸存下来,那么谁自私嫉妒得越厉害就好像在这样的比赛自私嫉妒地互相损人利已的劣质基因当中越胜出、就越对基因遗传有利。回过头来就是【雌性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所以,对男性而言,传播自己基因的机会很宝贵。嫉妒的品性会明显比不嫉妒的品性更有利于传播自己的基因。设想一个男性不在乎自己的配偶与其它男人产生性交的机会和性交,那这个男人要留下后代就比嫉妒心强的男人困难】。


然而这种蠢话的雌性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本身就是根本不符合事实、雌性动物虽然对雄性比较挑剔、但是却像是女人逛街努力挑剔商品想要买那样努力物色雄性地努力挑剔,当动物进入发情期、雌性和雄性都会分泌旺盛的吸引异性的激素、而且都会在外表行为上努力表现出吸引异性的行动,本能动机上是对等的,即使是雌性在发情期也是努力物色雄性希望获得交配繁殖而不是十分扭捏、十分不情愿,所谓的扭捏只是物色鉴别更强壮的雄性的过程、而非雌性缺乏交配动机和抗拒交配这件行为本身。


即使这些东西太过科学概念、对于迫不及待要把自己对别人男女关系的自恋性嫉妒变成什么生物学去合理化伪装着肆无忌惮地发泄的道金斯之类来说太过不耐烦去了解,但是对于同在人类社会的林林总总的女人们、道金斯也是感觉女人就是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感觉这种明显不正常地违反无论男女的日常正常性本能的样子反而才是女人自然而然、自发而先天地就是这种明显与日常生活和正常生物本能的感觉与欲望都非常不协调的鬼样子是女人本能吗,那么完全不难想象道金斯的婚姻是怎样的变态、何等的道金斯老婆对道金斯本人就是长期扭捏、很不情愿才非常勉强地迫不得已和道金斯上床一次的。


道金斯的老婆为什么长期扭捏、很不情愿才非常勉强地迫不得已和道金斯上床一次?理由不难理解,道金斯这种傻逼潜意识里是不敢直接描述女人天然就是这违背常识也脱落掉本能感觉的很容易让人看出道金斯有性欲方面的精神病的样子,所以道金斯这个性嫉妒自恋患者先把跟人类日常生活和性本能感觉距离的比较远的雌性动物给描述成这个鬼样,把这种不正常的鬼样子给白日梦润饰作用地用什么繁殖机会之类陈述说的多么生物学的姿势,从而这些性嫉妒自恋病人想象和渴望的雌性努力扭捏着极不情愿繁殖自己基因、这样雌性努力自己抵抗繁殖以便符合性嫉妒狂精神病雄性遗传自己靠性奴役去获取繁殖空间的变态基因的性奴役霸占与塑造的样子、好像这样的鬼样子反而多么科学客观那样本,然后反过来用这样的虚假动物形象去暗示人类自己的男女关系要像道金斯涂抹的那些虚假动物本能那样尽情地雄性自恋性嫉妒、尽情地雄性努力剥削和消除别的雌雄动物的繁殖机会来腾出自己繁殖空间、尽情地用这种努力剥削和弱化自身就带着造成雌性和别的雄性也有可能繁殖可能雌性性行为与性欲望、弄得雌性性欲望和性行为奄奄一息地不情不愿非常扭捏才肯交配地获取雌性和自己交配的机会、尽情地用这种猥琐自恋性嫉妒变态佬才会有的低级心身低级心理发育水平对应的低级神经系统体验信息加工处理从而导致的低智商的方式,去尽情变态地繁殖这种雌性扭捏着很不情愿繁殖自身后代、于是雄性就要越嫉妒越竞争占据这样难得的繁殖机会的傻逼情形本身就不符合被道金斯拿来做借口的基因总是在努力遗传复制繁殖后代,拿这番话当作白日梦伪装、只不过用这番话去合理化自己猥琐性嫉妒自恋的低级心身低级神经系统人格发育水平的自私劣质基因就是寻求自私劣质基因自身的遗传复制后代繁殖、还是大家基因不自私的话我自私基因在繁殖竞争中终究被淘汰被讨厌、竞争不过别人,所以就是要忽悠的你们个个被我性嫉妒自恋变态传染、个个努力塑造自己变得也跟着我自私基因那样的形态、就好像人类物种被我自私基因给生物退化地塑造了、我的自私基因就好在繁殖模式变成了我自私基因生物退化的劣质模式的人类种群中遗传自身了,道金斯无非就是用基因总是在努力遗传复制繁殖后代去当作白日梦表象、包裹着质基因如何努力遗传繁殖实质去忽悠别人接受劣质基因对别人的控制和传染病传染式样的塑造,根本顾不上自己找的基因总是在努力遗传复制繁殖后代这个借口一直就在拼命地打道金斯自己雌性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这种渴望中的愿景的脸。


雌性为什么要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这有什么好处、能让自己的基因占据更多遗传空间吗?显然不能;那么这么抵触自己的繁殖也抵触自己获得性满足是为了筛选优秀的雄性的基因吗?明显也不是,如果是为了得性满足是为了筛选优秀的雄性的基因,就必须更热衷于表现性吸引力、不是扭捏和更不是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而是要频繁出现性交与繁殖的欲望驱使自己表达出与雄性交配的意愿、召唤更多的雄性追求自己、在自己面前竞争,而这恰恰才是动物界的常态,唤更多的雄性追求自己、在自己面前竞争对应着必然偏好和选择那些更不嫉妒、心胸更开阔更具有合作和分享的进化倾向的雄性,而不能是道金斯这种性嫉妒自恋患者所意淫的嫉妒的品性会明显比不嫉妒的品性更有利于传播自己的基因样,要是雌性吸引和筛选不同雄性就是筛选出这种筛选越让嫉妒自恋的低级狭隘品性比而且明显比不嫉妒的更高级发育的品性更有利传播自己的基因这种弱智结果,那雌性还怎么继续吸引核筛选不同雄性、怎么在吸引和筛选不同雄性中选择更优秀的基因和更丰富的基因组合、还怎么有利于雌性传播自己的基因,雌性既然不是按照道金斯的性嫉妒幻想操控去傻不拉几极不情愿传播雌性自己的基因地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而是实际情况只要在发情期就会和雄性一样表现出积极寻求配偶和交配的本能、和雄性一样出现对等的求偶动机、出现对等的生物本能内分泌微观反应上的生物化学变化、对等的释放激素和释放带着激素的气味、与雄性对等的求偶本能下就像雄性积极追求不同雌性那样积极地物色不同雄性,既然雌性与雄性对等的求偶本能下就像雄性积极追求不同雌性那样积极地物色不同雄性、频繁出现性交与繁殖的欲望驱使自己表达出与雄性交配的意愿、召唤更多的雄性追求自己、在自己面前竞争,那么选择的就必然是承认和参与雌性这种吸引更多不同雄性追求自己在自己面前竞争的繁殖规则、而不能是像道金斯那样醋臭冲天还假斯文装腔作势找什么蹩脚伪生物学借口、大摇大摆把其他追求自己和在自己面前竞争供自己物色挑选的雄性都给嫉妒地赶尽杀绝,否则雌性还怎么吸引和物色更多的雄性、挑选更优秀的雄性的基因、以及在物色更多不同雄性的过程发现更加丰富多层次的意义上的优点、在更丰富多层次的含义上发现更多的优秀生存能力的组合以及各擅疆场的不同优秀能力、让雌性自己挑选更丰富多层次的后代基因组合、以便让雌性自己的后代具有更加丰富多层次的生存能力进化方向从而让雌性的基因遗传有更丰富的战略纵深的生存空间?除非是被迫、被强奸过着被性奴役、雌性才会被迫接受道金斯之类自私基因的醋臭自恋的明显品性恶劣而心理发育低级狭隘的劣势雄性,自然选择的话雌性出于寻求雌性自己后代和遗传有更良好的空间、是无论如何不会偏向选择嫉妒品性的雄性、更不会宣越嫉妒就越被选择地选出越嫉妒越容易传播基因这种性嫉妒狂来中断雌性及其雌性后代吸引与选择不同雄性、发展出丰富多层次的后代适应能力的进化生路的。


道金斯这种变态,完全将雌性努力遗传自己的基因、努力让自己后代获得更丰富的生长发育抚养环境而有更好的存活和发育的雌性一侧的基因繁殖策略完全抹杀,只是好像雌性就是努力禁欲地符合性嫉妒统治的东西、等着道金斯的自恋性嫉妒变态病友彼此争夺性嫉妒统治领土、谁性嫉妒自恋得发狠谁就更有利于占领雌性这种拼死禁欲拼死抗拒自身繁殖以迎合自私基因的性奴役剥削的东西,道金斯那些狗屁不通的繁殖策略和狗屁不通的基因自私,不就是这种劣质基因的猥琐性嫉妒自恋患者、这样的性嫉妒低级自恋低级心身,把女人进而把雌性体验为自己这类劣质基因的变态雄性的性嫉妒自恋幻想体验中的自恋世界性统治扩张合并的、没有雌性自身真实生物存在时的正常生物本能、而仅仅承载道金斯之类变态雄性的劣质基因的性嫉妒自恋统治幻想的体验动机的道金斯们自恋性嫉妒统治幻想中道金斯们的自身自恋世界延伸性附属成分,道金斯那些狗屁不通的动物繁殖不就是这样的变态心理世界的原型,以什么动物繁殖为白日梦表象去象征自己这种潜意识的体验,所以道金斯的动物繁殖才会这么扭曲,因为道金斯的那些狗屁不通的动物繁殖故事里的什么雌性跟什么雄性是什么关系之类内容的函数的矩阵结构,其实就是道金斯们那些把女人当做不是有独立情感思想和本能的独立主体、而是自身自恋世界性统治幻想合并体验的自身身体合并延伸性成分、只承载着自身这样的自恋性嫉妒体验幻想的动机和感受,这样的低级自恋低级情感心智病态低能潜意识的变形反映!


如果雌性动物真的在虚拟中(事实上也只能在虚拟的意淫中)被道金斯之类变态给塑造成既不积极遗传自己基因更不吸引不同异性不寻求自己后代基因的丰富和优秀的组合,而是努力符合道金斯身上的自私劣质基因的性奴役和繁殖奴役、迎合那种以排挤和剥夺其他成员的交配机会来建立自身交配机会的限制物种种群发展出更多丰富生存适应性的丰富性状、对物种种群自组织协同互助促进进化不利地努力禁欲努力抵触主动的繁殖欲望和选择、像被征服的性统治附属成分等着性嫉妒争夺中胜出的最嫉妒最狭隘最足够自恋的变态雄性来最名副其实地自己恋性统治自己话,那也是道金斯之类变态雄性进行生物退化逆淘汰对雌性进行杀戮式选择、进化的基因活跃的雌性全被道金斯这种自私劣质基因的变态雄性给杀害、只有病态和退化的经常长期扭捏、十分勉强才有一次性交和繁殖的机会努力禁欲努力抵触主动的繁殖欲望和选择、努力像被争夺对自身统治的一具活尸体那样等待最终争夺到对自己的性奴役统治权的变态雄性的那些劣质雌性才能生存下来,这样的话雌性才会天生十分扭捏,十分勉强才不情不愿地传播雌性自己的基因这种消灭雌性性本能和性欲望性快乐、好像疯狂的婴儿撕咬吞噬掉乳头那就霸占和获得了提供乳汁营养的那个整个的世界了样自恋完美感妄想样狂热兴奋、用这种兴奋充当繁殖与性交的兴奋刺激感、导致道金斯身上自私基因这种劣质基因的雄性自己要和雌性交配的时候雌性十分抵触、就像道金斯性奴役塑造他老婆导致他老婆对性爱十分冷淡厌恶而且抵触,导致道金斯他老婆很排斥和道金斯上床,上一次床不仅不容易还非常勉强毫无快感可言如同被迫接受强奸,导致道金斯和他自己的老婆之间性生活严重障碍,道金斯感受不到任何女人正常性本能的性快感和对性的日常需求,也感受不到不在乎嫉妒地禁锢对方而在于对方和自己互相快乐促进的和女人做爱的快乐,否则道金斯就不会想当然地很奇怪英国男人年轻人为什么这么开放这么不嫉妒,道金斯感受不到女人的性快乐和欲望、享受不到和女人做爱的快乐、他老婆还是其它所有他能接触到的女人都非常抵触和他上床非常抵触对他又哪怕一点点性欲望,以至于道金斯这种让人幻觉女人好像就是本能非常高排斥繁殖非常没有性欲的性活动中给人活尸体感觉的动物,道金斯的男女生活存在严重性障碍,这怪谁,只能怪他自己身上的自私劣质基因。


但是道金斯的老婆十分排斥和道金斯上床,其他女人也没有对道金斯表现出有什么女人正常性本能的日常里寻常地有性需要的欲望,更压倒性的几率不是因为道金斯老婆和道金斯这变态佬平时接触到的女人真的被道金斯给性奴役塑造得就是这样性冷淡和性厌恶,否则道金斯就不会那么起劲地强调嫉妒了,因为女人如果真的十分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繁殖与性交的机会话,道金斯的老婆不仅对道金斯十分扭捏十分勉强十分不情愿,而且对其他男人也是十分勉强十分不情愿接受诱惑和追求,雌性动物更不需要雄性浪费精力地拼命嫉妒,因为雌性动物已经天然十分扭捏十分不情愿性交了、雌性自己主动积极地抗拒雄性,雄性还要围绕一个抗拒自己的雌性争夺不休、比赛谁更嫉妒,就像一群男人为一个对他们谁都十分排斥,对他们谁都毫无兴趣、若非十分勉强绝不性交的女人,去彼此打成一团争夺成一团,不是吃错药是什么,道金斯这种性嫉妒自恋统治幻想意淫成瘾的病人及其同品种说不定真的会相互这样干,就像为了假设的中了大奖后你分多少我分多少而大打出手那些可笑的案例一样,但自然界的动物实在没有道金斯及其同品种们这么变态的,动物界对于这种不需要浪费能量的对象从来都是不会浪费大量资源和能量去发展出多余的生理结构和本能的。


因此,如果雌性真的经常长期扭捏、十分勉强才有一次繁殖和性交的机会话,雄性动物根本就不会像道金斯所意淫的那样嫉妒的品性比而且竟然还比不嫉妒更有利于基因的传播,因为即使把其他雄性给嫉妒得全部排挤掉,雌性们对那个把其他雄性全部嫉妒地排挤掉的雄性仍然继续经常长期扭捏、十分勉强才繁殖和性交一次当然,这时候雄性即使排斥了其他雄性也只是排斥了本来就很被异性所抵触的同性,对于同样被抵触的自己获得交配同意根本没有什么帮助,自己仍然很难获得性交,雌性动物既然很抗拒性交、那么即使别的雄性都不在了剩下的一个也照样不一定能获得性交,这样的话雄性之间不可能像道金斯那样弱智地采取嫉妒这种低级心理加强愚蠢加强互相作死、互相嫉妒地互相加强对本来已经很难得的繁殖机会的削弱和限制,雄性动物可不是道斯金森这样的变态也没有它这样因变态而导致的弱智,只会更相互开放更放松对各自的求偶繁殖的相互限制。除非雌性本来并不真的抗拒性交,只是讨厌某个雄性但却不讨厌别的雄性,而这种情况对应的正是自然真实的动物界的情形,如前文所述这时候雄性就更加不嫉妒而且没有必要嫉妒、因为不嫉妒才能导致的更丰富的配偶接纳让雄性因不嫉妒而获得更多快乐更加强有力得多了。这对于雌性对于女人也是同样的道理、同样的嫉妒不利于繁殖空间与后代养育协作从而不利于自身基因延续的进化压力和放弃嫉妒的进化所带来的巨大的多的奖励。正因为在这样的总体逻辑下,生物进化过程中进化出现的物种只有少部分分化出善妒的雄性繁殖习惯,大概率地大部分都在分化方向的涨落中进入往不嫉妒而彼此宽容繁殖机会彼此增加其他雄性的后代获得养育照料机会的空间的方向去了。



道金斯老婆和别的给他以雌性长期经常扭捏、十分勉强才有一次性交和繁殖的机会的印象、对道金斯表现出十足的性厌恶的道金斯接触的所有女性(也就是道金斯所接触的所有女的都对道金斯非常恶心非常性厌恶、至少非常性冷淡),就属于刚才说的雌性并非真的性冷淡、只是对某一雄性性冷淡的情形,正因此道金斯这种给自身性嫉妒狂劣质基因做合理化伪装的病态品种才需要一个劲地鼓吹和强调性嫉妒,以对于那些因为他这种性嫉妒自恋人格而对他十分恶心的他的老婆和他身边的女人、进行强力的性奴役统治的强化,那些十分恶心嫉妒狂的老公一边被老婆所强烈地抵触和恶心、一边正因此我更要强调猥琐自恋性嫉妒对你的性奴役塑造、更要猥琐自恋性嫉妒加强性奴役征服统治你镇压你、不让你因为恶心我猥琐性嫉妒自恋性奴役就不被我自恋性奴役所奴役征服、你越恶心我自恋变态性嫉妒我越要强调我自恋性嫉妒要监视你统治你迫使你顺从我自恋性奴役统治,道金斯和他那长期经常扭捏、十分勉强才有一次性交和繁殖机会地很抵触和他上床的他老婆之间的关系就这样,他和他身边别的女人基本也是这样,那些可怜的受到道金斯变态自恋性嫉妒所压制的女人们长期经常扭捏、十分勉强才有一次性交和繁殖机会的十分不愿意传播自己基因的样子,就是因为受到猥琐恶心的变态性嫉妒自恋纠缠不罢休时刻性嫉妒自恋性羞愧愤怒地监视自己、警告、恐吓和阻扰自己心身自由的自恋性奴役的纠缠,不敢也不能选择和别人获得性爱、性爱被奴役在道金斯这种恶心性嫉妒自恋男的令人作呕的性嫉妒自恋性羞愤的变态刺激性的束缚下要么不能获得正常满足、要么一那种道金斯猥琐自恋性嫉妒不罢休时刻性嫉妒自恋性羞愧愤怒地监视自己、警告、恐吓和阻扰自己心身自由的自恋性奴役的纠缠的自恋性羞愤刺激性变态体验不愉快的形式被感受,于是产生羡嫉的防御机制、用索性赌气对抗地抵触一切性爱与繁殖的方式,避免了被道金斯这种变态老公变态男人变态性嫉妒自恋纠缠不罢休时刻性嫉妒自恋性羞愧愤怒地监视自己、警告、恐吓和阻扰自己心身自由和自己的冲突所带来的麻烦,同时也正好以此方式报复和抗拒道金斯、报复和抗拒道金斯这种变态佬自恋性嫉妒猥琐的性交、抵制道金斯这种性嫉妒自恋醋男在自己身上繁殖性嫉妒自恋男的后代传播性嫉妒自恋男的丑陋狭隘低级心理情欲人格的劣质基因!



只有一种情况会使得道金斯这头傻逼说的情况能成立的了,那就是雌性经常扭捏,十分勉强才性交一次的情形类似于被女人被自己所十分恶心的强奸犯给绑架、十分勉强地不愿交配却被强奸的情形。只要把经常扭捏、十分勉强地抗拒交配的女人绑架、又不让女人接触到别的强奸犯同类、那么强奸那个女人的那个雌性长期扭捏、十分勉强才性交一次里的一次就落入绑架该女人的强奸犯手里,并且那个一次必然通过强奸被绑架的女人来发生,不存在因为雌性十分勉强不情愿就可能不发生交配了的情形。事实上那些猥琐自恋性嫉妒变态佬的婚姻那个类似于女奴,性交接近强奸被绑架的十分不情愿的女奴的话,争夺对女奴的强奸机会,那这时候就会出现越嫉妒越不顾成本要在嫉妒争夺中把女奴抢到手、那么就越明显有利于争夺到对女奴的强奸机会从而更有利于传播自己的(自私劣质的)基因(估计道金斯和他那对他经常长期扭捏、十分勉强才上床一次的老婆之间的夫妻生活,就得过半数量依靠不情不愿的婚内强奸来落实执行),否则是办不到的。


这种情况,不仅对雌性基因遗传和择优毫无利益,对于雄性后代繁殖也杀伤极大,大量雄性和雌性的基因组合及交配机会被消灭,对于物种整体的后代的丰富适应性的进化发育、养育协作促进成活率、繁殖关系的丰富与种群和谐彼此繁殖需求共赢等等都是的造成巨大的杀伤、根本就不符合生物进化,执行道金斯这种对应着性嫉妒自恋的低级自恋低级心身发育低级神经系统心理发展低级信息体验处理水平、执行对应着这样低级水平的低级心身发育的嫉妒品性的低级繁殖策略的话,就是这样低级水平招致的自我伤害,所以这类物种一般很容易灭绝、存活的好没有一个物种是这样走入道金斯性嫉妒自恋低级发展倾向性区间的损人不利己的歧途的。


显然,雄性动物比道金斯要健康、它们不是这样的劣势雄性,雌性也不是道金斯说的那样,只要对动物学有哪怕一点点不被妄想样性嫉妒给污染的常识的话、都知道雌性动物按物种通常是非常非常乐于有不同异性追求自己在自己面前竞争,并且只要在发情期里无论与否都非常积极表现出雌性的繁殖本能非常的积极吸引和物色异性、一点也不十分勉强才性交一次这样的情况下,和雌性十分性冷淡和性厌恶的虚拟情况下雄性互相不嫉妒才能挽救自己的繁殖、此时还要互相嫉妒互相削弱繁殖机会的话就更加没有繁殖的空间因此不会采取嫉妒;相反正因为雌性性冷淡而更加没有竞争压力更加没有嫉妒的必要,而且也正因为雌性性冷淡对于雄性更要互相不嫉妒、互相宽容对方对自己看上但十分不情愿交配的雌性进行求偶,雄性对不情愿性交的雌性采取更不会吊死在一棵树上的、更广泛对不同雌性展开追求并且雄性之间对此相互通融,才能加大自己和雌性成功交配的概率,而绝不可能像道金斯这种变态品种那样他老婆越抵触性交他就越紧张害怕老婆好不容易的一次性交还会被别的汉子抢走、他自己声称时为了自己的基因传播结果却鼓吹嫉妒、鼓吹自己对别人嫉妒也要求别人对自己嫉妒、让自己跑去找别的女人传播基因的路被无数男人重重堵死而只能死守着一个十分勉强才性交的老婆那一次十分不情愿的交配只有采取相反在种群的大样本的倾向、也就是物种本身的本能性状表现为不嫉妒、大样本的繁殖本能的表现的概率倾向于向不嫉妒方向发展,也就是在大样本的生物选择所呈现的整体概率的迁移、会显示大样本的雄性动物的采取嫉妒的选择的概率越来越小、采取不嫉妒的选择的概率越来越大,嫉妒与不嫉妒都是表现在在种群关系中、存在种内关系大样本的物种的种内关系模式的压力迫使个体符合物种的选择。这种种群大样本的表现概率的变迁对应的雄性一个个个体的变化就是,相互发现如果自己对对方嫉妒、对方也对自己嫉妒,造成的相互剥夺繁殖机会其实正好压缩自己的繁殖空间,相反互相不嫉妒、则反而会大大提升彼此传播基因的繁殖机会而且大大增强后代得到更广泛的照料、增强自己基因的遗传下去的生命力,嫉妒与不嫉妒都是个体之间关系的选择,个体之间的相互排挤的关系也不会表现在少数并没有什么特殊特征的特殊个体身上、而必然应激性地成为种群中同类品种的相互关系应答的选择、也就是相互选择地将其选择为物种种群大样本整体的行为模式,在本能和本能容许的进化变异许可的可变范围内不同的行为模式对应不同的应激性压力,很容易让动物的一个个个体感到自身对其他个体嫉妒、按照这样的关系模式别的个体同样也可以对自己嫉妒,造成相互削弱繁殖与后代得到养育照料的机会,而相互不嫉妒才对各自都有利,这种选择压力下虽然有的个体比较顽劣如道金斯之类劣质品种不明白,但概率分布上大多数动物个体是会生物应激性地能在适应性的进化中明白这个道理的,也就造成了种群选择的朝向不嫉妒方向的进化、并进而形成生物进化选择的压力,即对于不仅妨碍自己个体、而且其品性习惯对于整个种群的繁殖和进化都造成破坏的嫉妒品性如道金斯之类品种的动物、是非常讨厌、非常不愿意接受这些嫉妒品性的个体的,就像一个自恋嫉妒患者充其量对其他人的狭隘愚蠢的嫉妒的发泄有帮助、对其他任何人的繁殖机会和后代成活的增长都是危害、对种群的整体利益有长远的危害,那么无论别的男人女人时间一长不分男女都不喜欢那个嫉妒狂,而且可能等不到时间一长、别的男人女人就已经何快对那个嫉妒品性的对自己嫉妒的货色感到很不舒服。如果是在动物种群的情形的话,这种情形会更加明显,在和平的繁殖选择中嫉妒品性的一方往往不被喜欢,性嫉妒品性强的个体或者物种通常依靠打斗、征服、强占(动物的强奸)去繁殖,道金斯显然就是指出了一条人类要往这个方向退化的堕落之路。


嫉妒品性不利于种群的繁殖和进化、反过来不然承受种群中的大部分其他个体的报复从而既不利于别的个体的基因传播与后代成活和进化也不利于自己的基因传播和后代成活等等,这是普遍逻辑地对雄性来说是这样同样的对于雌性也是这样,就像那些当街脱光小三暴打小三凶恶的老婆,通常都是和丈夫关系很差、依靠征服占有去统治老公的,这类女人自己的基因传播就很明显建立在种群的基因传播机会大大压缩、压缩后再被这些人所抢夺占据的基础上,很明显就要和更有生命力基因更活跃的其他女人的不可调和地生物繁殖策略分歧、是进化还是退化的分歧的对立,于此同时这些嫉妒狂女人也很招致丈夫和其他男人的厌恶,就像道金斯老婆对道金斯非常厌恶、长期经常扭捏、十分勉强才(和道金斯)有一次性交和繁殖的机会,和性嫉妒狂男人的老婆和其他女人对那些性嫉妒狂十分恶心那样是一样的,就像性嫉妒自恋男无论对于女人还是地对于其他男人都充满醋味刺鼻的紧张关系和容易敌对容易冲突却难以有和谐宽容的合作是类似的,道金斯实际上就是要人类这样退化、要人类变成他的那些性嫉妒自恋的自私劣质基因然后过去这样彼此邪恶对待地人种基因恶性退化!


而上段文章所述的这些在雌性即使按照道金斯这种劣质基因自私自恋病态雄性意淫的经常长期扭捏,十分勉强才有一次性教育繁殖的机会的情况下是这样,在雌性真实正常情形与雄性对等发情、对等具有求偶动机积极寻求遗传自身基因和积极物色挑选雄性时也是这样,只是前者是动物按照道金斯劣质基因意淫的情形雌性雄性都繁殖自身后代很困难了再嫉妒就要绝种了;后者则是同样打破了道金斯嫉妒、才能统治争夺战抢到拼命抗拒遗传自己基因地长期扭捏、十分勉强才有一次繁殖的机会的类似等着被统治被强奸的雌性、抢到对这样的雌性进行性统治、争夺到性统治着那些雌性不顾那些雌性的不情愿而对其强奸的那些繁殖机会,雌性动物并不扭捏并不很难才繁殖一次、按照真实正常情况、同样打破道金斯那种其实只是其自身猥琐自恋性嫉妒变态佬自恋性奴役统治女人的人格潜意识的白日梦变相宣泄和反映的嫉妒才能更多繁殖机会的弱智故事的智障逻辑之外,很明显无论对于雄性还是对于雌性,不嫉妒的话比起嫉妒大大扩充基因传播与后代成活与进化变异的机会、让进化与种群延续的概率空间比起原来更加宽裕的多基因延续更加有活力得多。


对于动物中的人类的女人也是这样、道金斯的老婆和其他他所接触的女人多半还是这样,道金斯的老婆和其他女人对道金斯没有表现出有什么女人正常性本能的日常里寻常地有性需要的欲望,压倒性的几率不是因为道金斯老婆和道金斯这变态佬平时接触到的女人真的被道金斯给性奴役塑造得就是这样性冷淡和性厌恶,否则道金斯就用不着那么起劲地强调嫉妒强调什么排挤别的雄性,正是因为道金斯的老婆和他的身边其他女人都很抵触和很讨厌到金思维、觉得道金斯不是正男人、觉得自己应该跟别的男人而不是跟他、所以道金斯这种变态佬才更加要强调嫉妒的品性有利于传播(他自己之类劣质品种的自私劣质的)基因,不然不嫉妒的话不去嫉妒地强化对女人的自恋性奴役统治、女人都讨厌我都想跟别人不想跟我那女人不都跑光了吗


这种道金斯样生物退化的自私基因生物退化塑造动物雌性、塑造动物种群,把动物种群尤其把雌性塑造的符合劣质生物退化的自私基因那种低级又退化的繁殖模式的需要、把雌性进而把物种塑造成迁就这样自私基因的低级物种的样子,这样的在自然界压根不可能出现、只能被意淫和虚拟一下的样子,在人类社会倒真的可能在某种后天可塑性的行为范围里不会奠定本能发育而是可逆性地某种程度上出现,就像严厉的性嫉妒变态威胁女人最好尽量性禁锢尽量没有对性爱的感知从而没有对性爱的欲求、从而容易符合和顺从自恋性嫉妒的性奴役控制和自恋性统治合并体验的意淫,这种变态塑造和威胁的时间越长越塑造女人性冷淡、性厌恶和性无能的心身发育不良的生物退化,女人越这样生物退化、就越雌性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道金斯这种变态佬就越性嫉妒抓狂地显然男人越变态越自恋性嫉妒越自恋性奴役统治女人、雄性越这样低级心身低级生物神经系统与低级行为的低级种群社会形态,就越占据住经常很扭捏很勉强才有一次的女人性交和繁殖的机会,女人的性交和繁殖被性嫉妒奴役控制幻想想象成一心只想着迎合道金斯之类变态性统治幻想从不基因哪怕自私一点点地渴望更多遗传自身的这样的基因、而仅仅大公无私地像免费干妈无条件迁就道金斯们的恋母情结性嫉妒统治幻想地极力经常长期扭捏、很勉强才有一次性交和繁殖的机会经常很扭捏很勉强才肯繁殖自己的干妈、从不渴望自己基因怎么自私传播的女人或者雌性动物,好像就这么专门免费干妈免费迁就道金斯之类劣质自私基因的病态雄性的品种们的自恋嫉妒性奴役控制、从不具有吸引不同雄性在自己面前竞争供自己物色的繁殖本能和策略、也从不对雄性进行挑选甄别、谁嫉妒谁打败谁然后强奸自己占有自己就行那样道金斯之类猥琐自恋嫉妒的劣质自私基因病态雄性嫉妒地赶跑了别的所有雄性、封杀了自己物色选择别的雄性的别的基因组合繁殖遗传的通道、自己也丝毫不能对道金斯这类劣质自私基因的劣质品种病态雄性有什么不同选择、只能好像被其抢占到手的阵地被其征服供其繁殖使用那样,好像就这么专门免费干妈免费迁就道金斯之类劣质自私基因的病态雄性的品种们的自恋嫉妒性奴役控制、从不具有吸引不同雄性在自己面前竞争供自己物色的繁殖本能和策略、也从不对雄性进行挑选甄别、谁嫉妒谁打败谁然后强奸自己占有自己就行那样道金斯之类猥琐自恋嫉妒的劣质自私基因病态雄性嫉妒地赶跑了别的所有雄性、封杀了自己物色选择别的雄性的别的基因组合繁殖遗传的通道、自己也丝毫不能对道金斯这类劣质自私基因的劣质品种病态雄性有什么不同选择、只能好像被其抢占到手的阵地被其征服供其繁殖使用那样,道金斯这种变态品种给他自己的劣质自私性嫉妒自恋低级心身生物退化的劣质基因做合理化伪装、把自然规律说成就是要满足他这种生物退化的低级心理发育低级神经系统信息处理能力导致低级情感心智自私嫉妒的狭隘低级自恋的低级心身的狭隘低级的行为与要求,把自然界的雌性和雌性与雄性的关系给偷偷摸摸精神手淫捏造成这种专门按照它自恋嫉妒的品性的低级心智情感潜意识低级狭隘自恋世界里的低级水平病态模式里的样子、以便贯彻得好像自己那些自私劣质基因的病态低级狭隘自恋的低级心智低级生物物理自组织水平的病态退化多么地这就是科学规律、生物的基因好像就得多么地就是它那些自私劣质基因、多么的是造成它自己自私狭隘低级自恋心理发育倾向的低级自组织低级系统水平地信息协同自组织水平低级狭隘的本能图式结构的基因形态那样的病态和退化的模样,去自私劣质基因劣质塑造全生物界基因地大家一起低级退化赢得低级劣质基因及其低级自组织的狭隘低级劣质结构模式的生存空间,并且狭隘低级地不管别的生物体的死活不管生物是否因此而退化,把雌性给意淫塑造成就是对应那样狭隘低级的低级心智潜意识自恋性奴役幻想中的形态那样地、按照自己自私劣质基因的种群生物物理系统信息协同低级自组织协作的低级形态去塑造生物的基因传播和生存延续的模式、塑造的好像生物就是这样低级狭隘的低级自组织低级系统协同水平的低级拓扑结构相空间函数模式的低级形态才能作为生物去出现那样地精神病、以及精神病传染。



这样明显很荒唐、但对于自恋性嫉妒病人道金斯而言、他自己的自恋性嫉妒潜意识就是觉得这样的变态自恋性嫉妒互相竞争性嫉妒自恋统治幻想的自身自恋世界附属品的就是理所当然、就觉得那明显很荒唐但道金斯本人他自恋性变态潜意识变态思考体验方式地自以为那多么顺理成章的这个弱智逻辑出发,就有了【雌性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所以,对男性而言,传播自己基因的机会很宝贵。嫉妒的品性会明显比不嫉妒的品性更有利于传播自己的基因。设想一个男性不在乎自己的配偶与其它男人产生性交的机会和性交,那这个男人要留下后代就比嫉妒心强的男人困难】这种脑残,雌性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好像女的规定好就是很扭捏很拒绝性交的、导致性交十分困难、十分勉强才能进行的,道金斯和他老婆日常是不是就是这样,道金斯老婆非常扭捏、非常不情愿性交,每次道金斯和道金斯的老婆性交都要十分勉强、道金斯老婆不情不愿的情况下才很困难地搞一次、以至于道金斯觉得这么珍惜的性交机会怎么能我不嫉妒地浪费给别的男人,道金斯觉得他自己的老婆这么勉强才性交一次、万一这一次还给了别的男人不就又要等好久才轮到老婆扭捏而勉强地进行下一次可能和自己的性交了吗?


道金斯这种明显夫妻关系存在严重故障、性生活严重不正常不和谐的状态不去看心理医生寻求治疗、却傻不拉几地写什么《自私的基因》、给自己这种性生活严重存在障碍的病态当中病态变本加厉发泄病理代偿性满足的自恋性嫉妒防御机制披上合理化的伪装,可见道金斯的夫妻生活越发变态越发扭捏痛苦不和谐了,如果不是道金斯的夫妻生活严重不和谐,如果不是道金斯老婆百般不情愿和道金斯上床、而是不需要太美满婚恋仅仅只不过是一般的维持正常夫妻性生活乐趣的普通夫妻、如果是这样的话,又怎么会得出道金斯那种““雌性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这种自以为多么科学实际上多么弱智的东西来,雌性动物虽然对雄性比较挑剔、但是却像是女人逛街努力挑剔商品想要买那样努力物色雄性地努力挑剔,当动物进入发情期、雌性和雄性都会分泌旺盛的吸引异性的激素、而且都会在外表行为上努力表现出吸引异性的行动,本能动机上是对等的,即使是雌性在发情期也是努力物色雄性希望获得交配繁殖而不是十分扭捏、十分不情愿,所谓的扭捏只是物色鉴别更强壮的雄性的过程、而非雌性缺乏交配动机和抗拒交配这件行为本身。


即使上述科学道理,对于道金斯先生而言可能就像自恋性嫉妒迫不及待寻求发泄、就像嫉妒狂看到别人很风骚地在大尺度调情、自己嫉妒得眼都红了别的顾不上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恼羞成怒地阻止别人调情的那种心情,对于太过学理太过缺乏性兴奋的什么科学道理之类自己根本顾不上,所以压根就没想到雌性也有发情期、压根就没想到雌性再怎么扭捏也不是真的扭捏不是对交配很不情愿,道金斯不理解这些、那还不算奇怪,但是作为人类社会非常身边非常熟悉的日常生活的、寻常的夫妻生活利常见的女人性本能的对性的需要、在亲密关系里性行为的大方不扭捏、对性压抑的不满、还有情侣关系里常见的双方热衷于激发和享受上床做爱的乐趣这些正常夫妻和恋爱关系里常见的、女人不是非常扭捏非常抗拒性行为而是女人也很本能地有性需求和日常地存在性行为这些夫妻关系日常生活,如果道金斯不是夫妻生活严重存在障碍、如果不是道金斯想要和他自己老婆上一次床都十分勉强、从而对男女性行为交流十分隔膜地也不能正常地察觉和感知身边日常社会中的男女各自配偶关系里不扭捏的性本能的性需求和性生活,道金斯就不可能弄个什么雌性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还把这种东西套在人类头上,傻不拉几地对于它所处在的正好是英国性解放开始的年代时英国年轻男人乐于换偶、离婚和抚养配偶以前的子女等等事情感到十分奇怪,不十分奇怪于因为基因不自私所以对基因自己的遗传繁殖和进化更有利的不嫉妒、抚养配偶以前的子女等等正好因为这样所以无论男性(从属对应生物上普遍的雄性集合)和女性(从属对应生物上普遍的雌性集合),还连对于它十分奇怪的不嫉妒的现象中女人不是雌性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这种性冷淡而是十分正常地本能需要性交和享受性快乐的人类生活寻常样子,就连对于这些,都像个弱智丧失正常感觉与观察能力那样。这就只能很生动地说明、道金斯的老婆对道金斯本身就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说明道金斯的夫妻性生活长期严重不和谐、严重处于性需求远远无法正常满足也不能心理状态调谐地疏导的紧张拘束矫揉造作的病态当中的,当然这也可能正如我前文所述,正是道金斯这种性嫉妒自恋醋臭男自身对他老婆的自恋性嫉妒和性奴役、用羞耻和威胁去逼迫老婆心理扭曲地禁欲而造成的,如果是这样那就是他咎由自取;但也不完全,也正如我前文另一段文字所述,如果道金斯的老婆真的那么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那是因为道金斯自恋性嫉妒那种变态非常令人恶心、他老婆既不敢找别的男人、也非常反感和抗拒道金斯这种醋臭浓烈的嫉妒狂,所以只能潜意识转向反向形成机制地拼命抗拒性生活,因为一旦性生活就会引起对极度自恋性嫉妒醋臭十足地性统治意淫自己并且自以为自己那是多么是生物学地歇斯底里性嫉妒监视与怀疑自己的变态佬老公感到恶心、一边恶心还一边引起要婚外情或者离婚的欲望、然而这样的欲望还招惹道金斯性嫉妒抓狂的歇斯底里的报复、令自身欲望被引起了却只能咽回去不干发泄,很多女人就是在这样的变态婚姻环境下变得非常抵触性生活、一边在抵触从生活中避免性嫉妒狂老公给自己带来的无尽麻烦一边正好用性嫉妒狂老公所乐见的这种形式你不是抓狂地唯恐我风骚唯恐我有性欲向往性享受唯恐我有这样正常女人的样子(注:唯恐异性有这样并非猥琐自恋性嫉妒自身自恋性嫉妒幻想不是你性嫉妒自恋意淫的一部分而是道金斯同样哪怕站在女人不要女人自己的基因怎么更好地繁殖、只管自己的基因如何经常长期扭捏、非常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地更好没有机会繁殖,仅当作自己就是道金斯之类变态患者的变态基因的繁殖的战场和工具,那么也照样是道金斯的嫉妒策略越嫉妒越妨碍它自己的基因繁殖,因为道金斯越嫉妒、他的繁殖空间就越少、越受到别人的恶心,就跟他被所有女人排斥、没有一个女人给他留下不是经常长期扭捏、十分勉强才有一次性交和繁殖的机会的那样,而这种样子明显不是常识中该有的女人的状态,这种状态很明显是用来讨厌道金斯之类在进化中不受欢迎、自己很嫉妒别的男人和女人而女人和别的男人和都来排斥他自己恨不得他自己从生物繁殖的选择范围抗拒出去的道金斯这类劣质自私基因的病态品种的,就跟反过来妒妇也很难想象会得到广大男女的欢迎接纳那样,一样的道理。只不过这种病人完全沉浸自己自恋世界的性统治幻想争夺到幻想中的更大占比所以更大空间的自恋世界附属成分这种虚幻阵地的病态自恋幻想中,对此完全没有察觉而已!


道金斯就是这种大傻逼自恋嫉妒的性变态雄性不良基因品种,他所鼓吹的嫉妒的品性会明显比不嫉妒的品性更有利于传播自己的基因。设想一个男性不在乎自己的配偶与其它男人产生性交的机会和性交,那这个男人要留下后代就比嫉妒心强的男人困难,非常露骨的就是自恋性嫉妒统治体验得仿佛女人不是有自身独立主体存在的、不是一个外在独立于自己的活人而是自己婴儿撕咬奶头那样一直深入到身体感觉层面的自恋合并体验当中、好像是自身身体的延伸性成分、通过从事性行为的自身身体对外统治扩张领延伸性的身体空间而占领的自身身体延伸性部分,女人既然变成了道金斯之类病态男的身体延伸部分、那就不需要有女人自身的基因的遗传要怎么才有更多遗传空间了、只是作为道金斯这种病态品种雄性的身体的一部分、承载着道金斯们的自私基因、只需要承担道金斯们的生物退化倾向的自私基因如何遗传、如何在自私基因不同个体之间互相排挤互相损耗的低级形态的繁殖策略和目的就行了,不需要有女人自己如何遗传自己的基因如何为自己的基因争取遗和成活空间的动机、只需要傻呆呆地长期扭捏、十分勉强才繁殖一次亿符合道金斯性奴役控制的一边自动禁欲而不挑战性奴役统治幻想、一边等着被性统治抢占然后被强奸被强行交配毫无主动选择权,不仅因为是雌性不是雄性所以就极力经常长期扭捏、十分勉强地极力不传播自己的基因,还要故意就是一副专等着被劣质自私基因性奴役、等着自私劣质基因个体之间争夺性奴役统治谁争赢了谁来性奴役统治自己、即使十分排斥道金斯、也只能承载着道金斯们幻想中争夺对自己的自恋性奴役统治、争夺到了对自己的性奴役统治的某个道金斯的同品种变态雄性的动机、作为其性统治自恋合并的生物附属部分那样只需要承载其自私劣质基因的动机、一边十分勉强才有一次性交与繁殖的机会地符合自私劣质基因的性奴役幻想设置的完全没有正常生物本能的样子,一边接受强奸完成不能做出对不同雄性的选择地被迫与自恋嫉妒的道金斯之类病态雄性品种交配那样。这样的荒谬样子只有生物但是建立在道金斯之类变态品种幻想中雄性规定自私愚蠢而雌性规定所谓就是自私愚蠢的雄性争夺的物体、被哪只更自私更愚蠢的雄性争夺到了就像哪只这种雄性所征服统治的领地,任由强奸也无可奈何那样的变态模式才行。就像我前文所说的那样。



这样无论对雄性还是对雌性,蛋糕不是扩大合作越做越大扩大分享所得、而是相互打击地蛋糕越做越小然后加紧相互排挤来弥补争夺占据所得的成分,这样的自私的基因在不自私的基因面前是很容易被消灭的,因为不自私的基因要保护不自私的物种种群合作的生物物种存在模式、要保护友爱协作的种群社会模式的物种自身不自私的合作基因的遗传,就要消灭自私基因的因素而保护不自私的物种种群自组织协同合作的因素,因此不自私的基因就会对等政策地不自私的基因之间相互不自私、对待自私的基因就好像不自私的群体一起对其排挤对其自私,很快就形成不自私的基因共同排挤自私基因但不自私的基因之间不勾心斗角,自私基因则对不自私基因自私、对别的自私基因更要加强自私加强相互排挤来夺生存空间地更加要自私,这样的自私基因模式引导出的生物个体自身心身发育也是倾向于偏执分裂倾向的非此即彼的简单低级态势,做不到不自私基因导出的生物个体心身那种合作性的的整合,面对不自私基因不是自私基因争夺固定生存空间、不是争夺自私基因自恋性嫉妒塑造的雌性总是很扭捏样性奴役塑造出来的极其有限的性交机会那样,面对不是自私基因这种塑造性交机会就像性奴役塑造女人迎合自身如同自恋婴儿撕咬吞噬掉乳头就像乳头变成自己一部分、从而觉得自己可拥有了提供乳汁的完美快乐世界、这样的婴儿样潜意识偏执分裂心位感到消灭掉女人的性快乐和性欲望就像婴儿撕咬吞噬下乳头将其变成自己一部分、禁止掉女人的性兴奋和性自由就像将女人的这些和男人的性爱快乐兴奋刺激都吞噬到自己自身世界内部,在幻想中占有了这些快乐、霸占而享受个女人的整个世界,这样的自私基因引导的自私狭隘从而低级自恋、低级自组织地信息兼容容量狭隘、相互冲突非此即彼地低级心智信息整合程度的低级心身,面对不是自己这种低能变态样而是反过来不是这样互相排挤非此即彼的自私倾向而能整合协调导出丰富多层次的信息意义的丰富多层次高级情感心智的不自私基因的高级心理人格发育,自私基因的病人的狭隘自恋的病态心身本来就很弱智很有竞争劣势,再加上越要这样自恋狭隘地自私导致竞争劣势越要激发自己处于竞争劣势的低级心理人格低级心智觉得更加要加强自私去弥补损失了导致的恶性循环的更加低级更加弱智,同时加上不自私基因正好相反地良性循环的不是相互迭代函数恶性循环地互相削弱而是良性竞争相互合作相互促进,相互促进生存空间的不自私基因还要不自私团结起来消灭就是要塑造人类个个自私的不合作基因,道金斯本人的那些不合作基因在生物进化史的大尺度时间上看是存活不长的,你看道金斯的老婆对鼓吹以嫉妒繁殖基因的道金斯本人就非常抗拒跟他性交、很扭捏很心不甘情不愿给他基因繁殖的机会,相反道金斯惊叹为什么他们不嫉妒的那些男人们却在相互不嫉妒也就是相互配偶关系很开放,不相互禁欲从而也不对个男人发生关系的女人进行禁欲控制地相互促进大量和女人不扭捏不困难的性生活,无论是繁殖、养育还是快乐都远胜道金斯,在生物进化上也明显道金斯处于需要淘汰(道金斯的老婆就已经努力淘汰道金斯了)的自私恶劣基因的那端而道金斯所惊叹的们为什么不嫉妒的那些处于生物高等进化的那端,大时间尺度上生物史上自私与不自私的较量谁胜谁负已经很明显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孩子六岁之前一定要让他吃这三种苦
2018: 暖心的孩子
2017: 中国最有故事的人:32个成语典故都与他
2017: (8)为什么我对中国文化持基本否定态度?
2016: 拙文君:“存在即合理”?
2016: Waves & Repulsive Gravitation
2015: 亦宛然:感恩節日話感恩
2015: 朱棣不是朱元璋亲儿子的证据(重写版)
2014: 感恩节话感恩
2014: 中军:怎样看待中国经济的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