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晚舟归来(24):黄小丽陪女儿学钢琴“心不在焉”
送交者: 王博看美加 2020年04月02日19:08:15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郭中良的女儿准备周五的下午从北京来温哥华。

郭中良对陈锋说:我在国内的时候,每次到北京,我的手下都是进到机场里面去迎接我的。如果我去海南的话,机场还会专门为我铺红地毯迎接,我女儿这次来温哥华,你可不可以把迎接搞得隆重一点。

陈锋说:这么小的孩子,你让她讲排场,这对她又什么好处?还是不要铺张的好。

郭中良说:你懂个屁,你听说过“穷养儿富养女”吗?养女儿,就得从小让她见大世面,将来长大了,才不至于贪图小利,不会轻易被花言巧语所迷惑。我郭中良的女儿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小姐,天生丽质,我要对她进行贵族式教养,让她变成一代名媛。

郭中良又看了看贝益民说:你看,我连我女儿的钢琴老师都请好了。

贝益民接过话来说:郭总说得的确有一定道理,所谓“从来富贵多淑女,自古纨绔少伟男”,不过古训里面其实也还有另外一种说法,叫做“奉劝世间父母亲,管教儿女要严紧”,我们做父母的,应该以身作则,严格管教子女,这也做我们做父母的应尽的责任。

郭中良说:你看看,让这个博士跑进来说两句,就变得好像我很没有道理了,不跟你咬文爵字了,陈锋你就按我的要求去做。

陈锋接下这个任务后,给机场各个方面打电话联系,询问了一圈,对方都表示,除非是外交礼节,客人不能有任何特殊待遇。

郭中良听了很不高兴,想了想,又对陈锋说:你再问问机场,能不能让我们在那里拉一个横幅?

陈锋接下新的任务后,又给机场各个方面打电话联系,询问了一圈,对方回答说,如果是比较正式地在机场设置横幅,需要与机场签订合同,按广告的办法处理,如果是短时间内,自己携带横幅,你们自便。

郭中良一听,转忧为喜,对陈锋说:既然是这样,你就去做一个大大的横幅,等我女儿出来的时候,把它打出来。

后来,星期五那一天,杂志社全体员工被迫都去了机场,因为迎接郭老板女儿的横幅做得实在是太大了,足足有六米长,要四五个人一起行动,才能把它拉起来。

黄小丽的女儿叫小娟,不到五岁,长得果然像郭中良,非常机灵可爱。

郭中良很喜欢这个女儿,自打小娟来了以后,他到赌场去的次数就少了,还常常带着女儿到办公室来转悠,每次来,办公室里都会有欢声笑语,人人都感觉心情愉快。

小娟来后,为了照顾孩子,黄小丽请来一个钟点工保姆,自己到公司上班的时间也减少了。

贝益民按照答应黄小丽的要求,在小娟安定下来后,开始每周两次到郭中良家,给黄小丽的女儿上钢琴课,还一并教她最基本的英语对话,和她进行英语交流。

过了一些日子,这天下午,贝益民比较清闲,黄小丽早早地开车把他接到家中,让他给小娟上钢琴课。

郭中良不在家,说是憋了一段时间,如今终于忍不住,又到赌场去了。

刚刚弹奏了一遍练习曲,黄小丽要贝益民停下来休息一下,说她想起来一件事,郭中良和她想请贝益民给她女儿起一个英文名字。

贝益民推辞说,自己的英语名字都是很随意起的,恐怕给你女儿起不好。

黄小丽坚持说她和郭中良都没有本地的朋友,新认识的那帮从大陆移民来的所谓“文艺界”的朋友,也都是英语大字不识的,所以一定要贝益民帮忙。

贝益民推辞不过,就提出了几个比较常见的女生的英语名字来,黄小丽都不满意。

贝益民正在为难,黄小丽突然问道:你那天弹奏了一曲水边的什么,那个女神的名字叫什么?

贝益民说:那首曲子叫《水边的阿狄丽娜》,阿狄丽娜是一个法文名字,不过它有一个对应的英文名字叫LINA

说道这里贝益民灵机一动,说:要不,就让小娟的英语名字叫“LINA”好了。

黄小丽一听很喜欢,马上把小娟叫过来,说:小娟,你现在有一个英文名字了,叫LINA,来,跟妈妈一起说,LINA,我叫LINA

贝益民笑着说:我们不仅要有好听的英文名字,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尽量用英语来交流,小娟的年纪还很小,不用担心英语的问题,反倒是我们这些为人父母的,要主动利用一切机会讲英语,为孩子们做榜样。

黄小丽听了有些为难,她问贝益民:你能不能讲讲,学习英语有什么好的办法?

贝益民笑着说:学习英语的最好办法,其实是不把英语当作一种学习,而是让英语变成你日常生活和工作的一个部分,你自己就在英语之中,比如说我儿子,他每天都在上学,而他上学的高中,同学们绝大多数都是讲英语的,他不存在学不学英语的问题,而是说,他就在英语之中,他上学和他学英语,两者之间没有被隔离开,只要他讲话或者他听到别人讲话,都是英语;另外,他现在有一份兼职的工作,他也不用刻意地练习英语,因为讲英语是他工作中与同事或者他与顾客之间交流的唯一途径。

贝益民看看黄小丽,问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黄小丽说:你能再讲得简单一点吗?

贝益民说:换一个说法,就是要学好英语,必须营造一个英语的语言氛围,让学习者完全沉浸到这个语言的环境中去。

黄小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有在言语。

起好了英语名字,贝益民继续教小娟练习钢琴,黄小丽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

过了一会,黄小丽突然说自己也想学习弹钢琴。

贝益民很诧异,他抬起头来看着黄小丽,问道:你是认真的吗?

黄小丽说:我是真的很想学。

贝益民说:你很想学我也许可以理解,但是你这个年纪如果真要学的话,太难了,因为你的手指头已经僵化了,练不好的,可能会花了时间,最后还是学不出任何名堂来。

黄小丽说:时间我反正多得是,至于弹不弹得好也没有关系,学钢琴就是要陶冶情操嘛,对不对?再说了,如果我和小娟两人一起学习,不就可以相互促进了吗,至少,我这个做妈妈的,可以监督她在家中多做练习呀。

贝益民还是有些疑惑,他说:小娟每周训练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你也插进来学习,不就挤占了她的时间了吗?

黄小丽说:这个没有关系,小娟在你指导下的练习时间虽然少了一点,但是你走了之后,我可以监督督促她多练习,把时间加倍地补回来。

贝益民点点头。

又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黄小丽说:贝总,我们天天这样弹练习曲是不是太枯燥了?那天我听邓安安弹《好一朵茉莉花》,真是太美了,你教我们弹《好一朵茉莉花》好不好?

贝益民说:你基本功没有训练好,急于弹曲子的话,会影响以后的进步。

黄小丽说:那你就只教我一个人,不用教小娟好了,我学钢琴,主要的还是为了娱乐吧。

贝益民无奈,按照黄小丽的要求,开始教她用最简单的方法弹奏《好一朵茉莉花》。

黄小丽用手指头生硬地敲着,就像是有人在用一只筷子,敲打着不同大大小小的陶瓷碗。

贝益民有点想笑,但是当他看到黄小丽认真卖力的样子的时候,又不忍心笑出来。

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贝益民不停地表扬着黄小丽,这一下,倒真是把黄小丽给鼓动起更大的热情来,她一直练到满脸通红,鼻尖上渗出一颗颗的汗珠来。

等终于弹完了,也尽兴了,黄小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站起来,说自己出一身汗,要到楼上洗澡。

贝益民单独教小娟弹奏了一会。

没多久,黄小丽洗完澡从楼上走下来,小娟见妈妈来了,喊着要吃冰淇淋,黄小丽就叫保姆开车带小娟去小区外面的商场去吃DAIRY QUEEN

小娟走后,家里的空气似乎突然间,一下就凝固下来,四周安静极了。

黄小丽就紧紧地站在贝益民的身边,贝益民这时候才注意到,她穿的是一身藕白色的无袖绵绸短连衣裙,白白的大腿光溜溜地露在外面,她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吹干,湿漉漉地披在肩上,在身体的热度下,散发出一种清新的洗发香波的味道。

两人尴尬地沉默了一下。黄小丽走到冰箱那边,拿出橙汁来,给自己到了一杯,又给贝益民倒了一杯,她走过来的时候,把杯子递给贝益民,顺势就坐在了刚才小娟的位子上。

当穿着薄薄的短连衣裙的黄小丽,贴着贝益民坐下来的时候,她温暖的体温像一股电流般,传递到贝益民的身上,让他在刹那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黄小丽温柔地说:我们来继续练习《好一朵茉莉花》吧。

贝益民僵硬地点点头,一声不吭地按照最简单的方法,又把这首曲子弹奏了一遍。

黄小丽跟着贝益民的示范,弹奏了一会,突然停了下来。撒娇地说道:哎呀,真讨厌,这个曲子还是太难了,你来弹吧,我就坐在你身边,再好好观摩一下。

贝益民轻轻舒了一口气,双手开始轻盈地在键盘上舞动起来。

从眼角处,他看到黄小丽不停地把头发捋到左边,又捋到右边,胸脯在不停地起伏,她没有讲一句话,但是伴随着每一次的呼吸,都有一股热浪涌进贝益民的耳朵。

终于,门外传来汽车停车的声音,还有小娟叽叽喳喳的声音,小娟和保姆回来了。

黄小丽长长地嘘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往大门口的方向走。

小娟的声音,让贝益民如释重负,他抬起头来往门外望去,在这一瞬间,他看见黄小丽裙子下面,那一块地方全湿透了。(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简要传记
2019: 从响水爆炸案回看苏南模式
2017: 木桩:艺术也能变戏法
2017: 请出示父母资格证(一)
2016: 回到是否存在不能被语言指代的东东问题
2016: 证明“指代功能可以表示哲学的绝对概念
2015: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阿来先生莅临何水法春
2015: 犹太老爸看到B减,会不会怒发冲ki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