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肖传国在美诉讼绝无胜算
送交者: Yush 2006年11月29日14:46:18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据报道,肖传国因饶毅《对肖传国起诉方舟子一案的意见书》一文在纽约东区联邦法院对饶毅、方舟子、新语丝提起诉讼。
饶毅的文章,是他针对作为公众人物(中国科学院公示以接受公众监督评议的院士候选人)而受到方舟子批评的肖传国起诉方舟子、根据其亲身经历及肖传国诽谤方舟子的《肖传国致全国媒体,学术界同仁和方舟子的公开信》、作为神经科学研究方面的专家、为表达自己的观点而向法庭提交的意见书。关于饶毅意见书的性质,正如方舟子所言:“饶毅的意见书是提交中国法庭的文书,不要说网站,即使是正式媒体,发表法庭文书,不管其内容如何,都不会涉及诽谤。饶毅向法庭提交专家意见,也不涉及诽谤的问题。”

退一步讲,如果饶毅的意见书并非法庭文书,那么,其中的内容是否构成诽谤?诽谤的要素是对事实的错误陈述,而不是观点的表达。饶毅一文指出:“不清楚肖传国智力是否和年龄相称、或有缺陷,精神是否有毛病、或有异于正常成年人;恐怕其中一个有比较大的问题。”根据上下文,任何一个能做理性判断的人,都不会认为饶毅是在陈述肖是个智力有缺陷者或精神病患者这个事实,都不会认为饶毅是在描述肖智力或精神方面的医疗诊断结果,都不会从饶毅的这些话里得到肖确实是个智力有缺陷者或精神病患者的结论。相反,任何一个能做理性判断的人,都会把饶毅的这些话理解为饶毅是在用夸张和比喻的修辞手法评判肖传国当年攻击诬陷二十多位包括饶毅在内的美国华人学者、以及在《肖传国致全国媒体,学术界同仁和方舟子的公开信》中使用污言秽语及恶毒言论侮辱诬陷方舟子的行为。

饶毅文中称“肖水平很低”,并说:“没有很强的证据表明肖传国真正搞懂了科学常规,也没有充分证明他的水平高于我的低年级研究生、高年级大学生、甚至学生的学生。如果肖传国当选中国院士,那可能使院士水平破低点记录。”这更是饶毅作为神经科学研究和教学方面的专家对肖的学术水平所作的有事实根据的观点陈述。肖传国的论文发表记录、院士落选,以及饶毅所了解的其学生的科研水平,都是该观点的事实根据。

肖传国对记者透露:“我目前密切关注他的动向,一有新侵权行为马上就准备诉状告他和相关媒体,速度几乎是‘两周一诉’。”那么,肖传国是否有可能在美国因方舟子在新语丝刊登他人撰写的文章而提起并赢得针对方舟子和新语丝的诉讼呢?美国联邦《通信规范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c)(1)节规定的针对互联网服务的提供者和使用者的诉讼豁免权,以及全美各地网络诽谤案的众多判例已经几乎杜绝了这种可能。

例如,加利福尼亚高级法院最近对Barrett v. Rosenthal一案的判决书“论述”一章援引了Batzel v. Smith案(第31-33页)。该案涉嫌诽谤文章的发表流程与新语丝相似,内容大致如下:

Smith发电子邮件给某网站的工作人员,指控Batzel拥有纳粹二战期间偷来的油画。网站工作人员作了一些改动后,在网站上发表了这该消息,并发送给电子邮件时事通讯(e-mail newsletter)的订户。Batzel起诉Smith和网站工作人员。初审法院拒绝了被告网站工作人员的驳回起诉的动议。随后,上诉法院撤消了初审法院拒绝该动议的指示,退回重审,要求初审法院查明网站工作人员是否按理应当知道或不知道Smith有意让他的电子邮件发表在互联网上。如果不知道,则网站工作人员不能豁免责任。

加州高院判决书引述了Batzel v. Smith案上诉法院的多数意见和少数异议,主要争议在于:如果出版者“主动”选择要发表的信息、过滤别人提交的材料,则他们是否能被豁免?加州高院同意多数意见、拒绝上诉法院的少数异议:
“我们拒绝异议意见所认为的主动挑选并再发表的信息不再是230(c)(1)节所指的‘另一信息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再发表总会涉及某种意义上的‘改变’。根据材料的内容主动挑选并张贴该材料的使用者,完全符合‘出版者’的传统职责。国会已经免除了追究该职责的责任。”并得出结论:“将第230节中的‘使用者’一词推演出特定含义、或对使用互联网的‘主动’和‘被动’进行任何有效区分,是没有根据的。国会通过声明任何互联网‘使用者’都不能被当作出版第三方言论的‘出版者’,已经全面地使各互联网用户的再发表免于诉讼。”

加州高院在判决书结论中最后指出:“对那些在互联网上故意再发布诽谤言论的人的毫无例外的豁免,可能会有令人烦扰的隐忧。但是,第230节通过其条款免除了互联网媒介再发表的诽谤责任。给予法定豁免权有助于保护网上言论自由、鼓励自我约束,这是国会的本意。第230节不允许将互联网服务提供者按‘发行者’起诉,也不让‘主动使用者’承担责任。”

由此可见,加州高院Batzel v. Smith案判决书指出的、《通信规范法》230(c)(1)节所规定的针对发表第三方言论的诉讼豁免权是普遍适用、毫无例外的(blanket immunity),即使“出版者”或“发行者”主动挑选材料并通过电子邮件等方式发表。

总之,饶毅意见书的性质是法庭文书、其内容是表达自己的观点,肖传国是因受到方舟子批评而起诉方舟子的公众人物,因此,肖传国目前在美提起的这个恶意诉讼绝无胜算。如果真正知晓这些实情,恐怕没有律师乐意接手这起官司。再考虑到加州高级法院Barrett v. Rosenthal一案和美国其他众多判例,肖传国今后也没有可能在美国因方舟子在新语丝刊登他人文章而提起并赢得针对方舟子和新语丝的诉讼。

附:
《通信规范法》230(c)(1)节
http://www4.law.cornell.edu/uscode/html/uscode47/usc_sec_47_00000230----000-.html
交互式计算机服务的提供者或用户都不应当按另一信息内容提供者所提供的任何信息的出版者或发言者对待。
Section 230 of Title 47 of the United States Code (47 USC § 230)
No provider or user of an interactive computer service shall be treated as the publisher or speaker of any inxxxxation provided by another inxxxxation content provider.

Batzel v. Smith案判决书见:
http://www.eff.org/legal/ISP_liability/CDA230/batzel_v_smith.pdf

Barrett v. Rosenthal案判决书见:
http://www.eff.org/legal/cases/Barrett_v_Rosenthal/ruling.pdf

本文中引用的Barrett v. Rosenthal案判决书部分内容英文原文:
...we reject the dissent's view that actively selected and republished inxxxxation is no longer "inxxxxation provided by another inxxxxation content provider" under section 230(c)(1). All republications involve a "transxxxxation" in some sense. A user who actively selects and posts material based on its content fits well within the traditional role of "publisher." Congress has exempted that role from liability.

We conclude there is no basis for deriving a special meaning for the term "user" in section 230(c)(1), or any operative distinction between "active" and "passive" Internet use. By declaring that no "user" may be treated as a "publisher" of third party content, Congress has comprehensively immunized republication by individual Internet users.

The prospect of blanket immunity for those who intentionally redistribute defamatory statements on the Internet has disturbing implications. Nevertheless, by its terms section 230 exempts Internet intermediaries from defamation liability for republication. The statutory immunity serves to protect online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to encourage self-regulation, as Congress intended. Section 230 has been interpreted literally. It does not permit 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s or users to be sued as "distributors," nor does it expose "active users" to liability.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5: 中国数学的希望何在
2005: 清华出官其实是一个误会
2004: 密苏里大学对待捐赠的态度
2004: “江苏省青年科学家奖”的冷思考
2002: 我们需要岳飞娘
2002: 我们给中国教育部的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