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方舟子的“迷茫”与“郁闷”
送交者: luye 2007年05月15日10:47:13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方舟子最近很“迷茫”,在一篇文章里大倒苦水,抱怨中国人的科学素养太低,以至假博士林光常的“另类营养”大行其道,号召力远超他的“科学成就健康”; 他揭露“八卦宇宙论”等“伪科学”案也频频败诉,科学在中国没有市场。方舟子俨然成了科学与真理的化身与代言人,他在文中写道,“当真理还在穿鞋的时候,谬误已经走遍了世界。当伪科学、反科学耀武扬威的时候,科学只有在角落里舔舐伤口”,这种伤感与一年前的意气风发真有天壤之别。想去年此时,刘辉、杨杰被免职,方舟子如日中天。然盛极而衰,从在XYS这块自留地里批斗魏于全开始就在海内外华人学者中颇有微词,此后迅速走下坡路,与刘少华、丁祖贻、肖传国的官司,连续几场,场场皆输;批斗中医也使支持者大量流失。找了十几家出版社好不容易出了一本书,签名写得手软、推销跑得腿软,辛苦挣的一点版税钱眼看就要进肖骗和丁骗的腰包。这对一向占领科学与道德制高点,以为自己文理兼修、喜欢对别人指手划脚的方舟子来说,有些“迷茫”是可以理解的。中国的法官都枉法,中国的记者都不良,还有大量中医教信徒需要他的教化,一时间大家好象都和他作对。他大概也会千万次地问,为什么受伤的人总是我?

如同李大师发布一篇经文,众教徒就赶写心得体会一般,方舟子的“迷茫”也引起众多粪丝的共鸣与同情。大家纷纷撰写读后感,倾诉自己的“迷茫”,更有人发出“出师未捷心不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感慨,要“让我们相互鼓励着走过长夜”,仿佛这是在当今中国受迫害最深、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一群。众人皆醉我独醒,放眼四周皆愚民。可怜粪丝们还未完全揣摩偶像的心态,发挥得有些过度。方舟子是谁?是网络侠客、是打假斗士,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英雄。“迷茫”与“斗士”颇有些格格不入,这岂不坏了方侠客赖以安身立命的金字招牌?方舟子的“迷茫”大概总是有点的,然这种心情不足与外人道,欲说还休,遮遮掩掩,自称“我没有觉得有什么迷茫的,所以给加上了引号”,还在博客里调侃道,“迷茫的人这么多,看来《SOHO小报》应该再出一期‘迷茫’专辑”。看来粪丝们白白浪费了感情,被偶像调戏了一把。

方舟子的“迷茫”是真是假,只有他自己知道。而这个“郁闷”倒是真的,他自己也承认,不过还是给加上了引号。不郁闷不行,因为这次连话语权都被剥夺了,被一个痞子嘉宾和主持人反调戏了一把。当年方舟子被几个不良记者算计过几次之后,声称再有媒体的采访,不是熟人不接,而且要书面采访、书面回复,那姿态高的。可丝毫不见他在各类大小媒体、网站的访谈、报道有所减少,依然乐此不疲。去年底凤凰台一虎一席谈时还放言决不与瞧得上眼的嘉宾同台对话,现在则是个人请就屁颠屁颠地跑去,哪管别人是三教九流下三滥。方舟子的底气也大不如前,对别人的调戏忍气吞声,自慰道,“如果节目是在北京录制,我早拂袖而去了,否则和他吵下去不过是把自己降到了街头瘪三的水平。但是这是在上海,还得由节目组接待,所以我只能忍着”。看来方舟子还是很清楚自己的处境的,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要是当场翻了脸,晚上的食宿可就没了着落。真够郁闷的!

如今的方舟子,俨然成了一位娱乐先锋,不仅与芙蓉姐姐、木子美同台选秀,还像明星一样到处走穴,以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但他翻来覆去总是那几句“我的孩子被狼吃了”的话,听得人耳朵都生茧。现在要寻找新的卖点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前不久在XYS上讨论林院士的公开信,兴致勃勃地争论许久,最后实在没什么把柄可捏,才心有不甘地偃旗息鼓。最近一会蒙牛、一会眼保健操,贩卖一些自己都没搞明白的所谓“科普”,大有黔驴技穷的味道。一个人的知识储备是有限的,不可能面面俱到,对所有问题都有发言权。把“科普”当成快餐,以为可以拿来就用、现炒现卖,而且与看得见的切身利益直接挂钩时,只会漏洞百出,给人留下笑料和谈资,把自己降到街头瘪三的水平。

在网上google“迷茫”与“郁闷”这两个词,绝大多数都是少男少女们的宣泄和倾诉。方舟子早过了这个年龄,就别再“迷茫”和“郁闷”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更要紧。都四十的人,过完了半辈子,还装什么青春?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6: 中国第一枚原子弹的费用揭密-看毛主席是
2006: 中国大学“永远”只能处于世界末流水平
2004: 全球商学院三大联盟四股势力
2004: 中国名人和世界名校
2003: 从中师到自考本科到浙大到Berkeley
2003: 从中师到自考本科到浙大到Berkeley (2)
2002: 中国数学, 路在脚下
2002: 论填鸭式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