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休息归休息,功课还要做,不能偷懒
送交者: sign 2010年03月23日01:15:43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封ID一星期,休息一星期,但休息归休息,功课还要做,不能偷懒

请大家不要跟贴,要反驳或表示同意,请另开一贴,免得某些人以删跟贴的名义把本贴删掉,本贴也非辑凶贴,所举的例子也只是为了说明一些问题而己,不要过于敏感


谈谈圣经中的义与清心得福的关系。这道题有难度哦,非基督高手不敢正视

何止非基督高手不敢正视,反动腐朽势力对这畏之如虎如临大敌,华人中的反动腐朽势力更是畏之如虎如临大敌,暗藏于基督徒之中的华人反动腐朽分子更加是畏之如虎到了极点,本坛(彩虹之约论坛)中绝对不能出现半个“义”字,提之者全部删净,昨天的那一大路讨论,今天全不见了,可见是绝不能让义字露脸。如同在天下论坛中的那个余秋雨,还敢说不要提邓玉姣,但是打死他他也不敢说-----不要提朱令了。因为这样一提,朱令二字一出现,他主子勃然大怒,他吃饭的本钱就没了,甚至吃饭的家伙就没了。

当然,在本坛有义的贴子删掉之前,有藏于基督徒之中的华人反动腐朽分子还是敢于对垒的(反正垒完了就删掉贴子,没事)。但一谈到义字就是立即扯到塞钱收钱发票,与他们的那些索贿贪污惯了的真正主子同出一彻,而道义的支持不敢提到半句,更不敢建议让全中国的基督徒联合起来扛起道义的大旗,促进中国的进步,就象当年海内外的基督徒对孙中山的支持,孙中山说,国外捐钱,国内捐命。为中国脱离腐烂境地取得进步洒下热血的,更有当年的中国基督徒们。

书回正传,现在就请高手谈谈圣经中的义与基督的清心得福的关系。这个课题,首先是要从搜集圣经中带有“义”字的词句开始,这是最基本的功课,然后才可以看清楚基督对“义”字的态度与真相,这种功课,是基督高手与想成为基督高手的真正的基督徒们的必修课,这样的教友,才可以担当传承基督本义内涵的重任,没有这种功课,无论他是受洗四年还是四十年的,全无价值,如同中国目前的学术界一些人所谓的熬出头而己,熬个年头熬出个教授院士研究员。

教内一些只想着塞钱收钱发票证明的反动腐朽分子代表,只能造成基督教的衰微,造成基督道义在人间的衰微。我认识的一个日耳曼裔的乌克兰人,他说在他们那里,有人结婚要花钱请个教会人员唱赞美诗,那个唱赞美诗的匆匆赶来披上道袍就唱起来了,混然不顾那个很不合身的小了几号的道袍下还露出了牛仔裤,被人们当笑话。

在教内教外,确有不少只谈清心只谈得福的人,他们需要基督高手们站出来引导,指出圣经中的“义”与清心得福的关系,从而拯救基督教,让基督教重上正路,让每一个基督徒的心灵受到真正的洗礼。基督高手们,该出手了,正视反动腐朽势力所不敢正视的东西,高举反动腐朽势力所不敢提及的东西,教中的高手们,基督教中的高人们,出手的时候到了,为了基督,为了人类。

这个题目,即使是想到基督那“生无枕头之处,死无立足之地”的传奇事迹,就知道基督那舍生取义的“义”字,在基督的人间经历中是多么的重要与宝贵,这是基督的宝中之宝,贵中之贵,值得基督不仅以基督的言词,而且以基督的行动,来宣讲这基督中精华的精华

请基督高手与想成为基督高手的人,开始做这个功课吧,让这个宝贵的课题成为本坛的主流,让教内教外的反动腐朽势力发抖去吧。

基督道义的振兴,必然是历史的潮流,如同当年刚刚踏入美洲新大陆的欧洲清教徒们,他们的道义言行之力量,创造了一个伟大的国家,推进了人类的进步,获得了基督的荣耀。

 


-----------------------

义之不存,即为地狱;义之若存,即为天堂 

一个人到了地狱,看见一群人围着一大锅粥,每人手里拿着一长勺,个个面黄肌瘦。原来勺子太长,拿着勺子不能把粥送到嘴里,个个饿得营养不良

然后这人又到了天堂,同样看见一群人围着一大锅粥,每人手里拿着一长勺,但个个精神饱满养得滋润。原来这群人知道相互的把粥喂着吃,虽然长勺不能把粥送到自己的嘴里,但很方便把粥送到别人嘴里,大家这样相互喂着吃,这就是天堂

当人们看见别人需要相助的时候,比如那个清华大学的朱令被害的案子,需要人们挺身而出发出呼吁发出力量的时候,而某些人只管顾影自怜,这就是地狱!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9: 共产党与基督教(看看你们把人逼的)
2009: 看你们讨论国内学英语的事, 我想到了英
2007: 数学与经济学的复合背景: 我的申请结果
2006: 上海两教师的权色交易
2005: 李玉: 完整的教育包括什么
2005: 陈丹青教授的自白:我不想在清华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