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78)
送交者: 芨芨草 2017年03月14日19:40:34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78)

谭合成

 

卷九

第七十八章  夜奔省城

 

还记得笔者在卷二第七章中,留下的那个口子,提到的那个人物吗?

笔者可以负责任地说:“道县文革杀人事件中,如果没有他,道县的人头绝对不止4500余颗落地;如果没有他,道县‘杀人风’绝对不止蔓延到周围10县市;如果没有他,周围10县市的人头绝对不止5000余颗落地!”

让我们回到“杀人风”开始的1967813日。

道县二中。

却说此时二中里面关押着一名“走资派”——县委副书记兼县长黄义大,他因运动初期执行“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受到革命群众的冲击,“一月夺权”以后,被“革联”红卫兵抓进二中进行批斗。开始,每天除了大会批斗外,并派有专人看守,不得擅自离开房间。随着运动的深入,“革”、“红”两派的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革命人民”与“走资派”之间的矛盾下降为次要矛盾,这段时间对黄义大的批斗也放松了,看守也随之放松,但还是不能擅自离开房间。黄义大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中央文件、“二报一刊”(二报一刊指《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社论,读毛泽东选集、马列著作,改造思想,反省“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罪行。

1967813日早饭后,黄义大按照惯例,坐到桌子前开始学习毛主席著作。关押他的房间的门打开了,负责看守的红卫兵走进来,一脸严肃的表情把黄义大吓了一大跳,因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脸色了。红卫兵说:“黄义大,站起来。现在我正式向你宣布,今天‘红老保’要血洗二中,你不准乱说乱动,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红卫兵宣布完后就走了。黄义大心里非常着急,面对这么严重的情况,思想斗争很激烈。怎么办?管吧,自己处于靠边站的地位,说话人家听不听呢?不管呢,打起来后果不堪设想,作为一县之长怎能袖手旁观?尽管已经靠边站了,但组织上并没有撤自己的职,怎么说现在还是县长。作为县长,他过去曾多次处理过道县农村的械斗事件,深刻了解那都是要死人的事情。由于长期与外界隔离,他并不十分了解这次武斗的具体情况,而是把它想象成一次大规模的械斗事件。实际上这种想法也没有错到哪里去。因为一直身不由己沉浮于文化大革命的漩涡中,黄义大十分清楚,作为多数派的“红联”实力要比少数派“革联”大很多,一旦开打,二中肯定要被“红联”打进来,(这个时候,黄义大当然不可能想象到“革联”总指挥刘香喜的军事天赋,而只能按常理去想问题。)一旦打进二中,子弹无眼,刀枪无情,会死多少人啊!

上午十点多钟,二中院内哨声呼呼,背枪的跑来跑去,调动频繁。黄义大心急如焚。他看到老同学蒋某从窗前经过,连忙把他叫到自己的房间里问:“出了什么事,这么紧张?”蒋答道:“……‘红联’那边正在开会,马上就要来进攻二中,难道我们看到死吗?没有办法,我们只有自卫。”黄义大说:“请你转告刘香喜同志,不管怎么样,千万不能打呀!要想办法做工作。我有两个建议,一是赶快派人到县武装部去报告,现在只有他们说话有权威。二是请给我一个广播筒,我到大门口去喊话,我相信我在道县当了这么多年的县委副书记和县长,说话总还有些作用吧!”

蒋某说:“唔,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到门口去喊话,你好死得快啊?”

黄义大说:“那就请你赶快转告刘香喜同志,我想见一见他,有些意见要当面向他说。”

蒋某走了以后,“革联”另外的一个头头朱××来了,朱说:“刘香喜同志现在很忙,有什么事跟我说吧。”黄义大又把对蒋××说的话说了一遍。朱说:“你到门口去喊话就不必要了。请武装部出面倒是个好办法,我马上写封信派两个人去。”

中午十二点左右,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枪声,黄义大感到事态严重了……他端坐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决定听天由命了。

下午一点多钟,房门再次打开了,刘香喜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刘香喜说:“义大同志,蒋××把你的话转给我了……今天是‘红联’出动队伍冲击我们,又把城关粮店的两个女同志抓走了,我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才开枪自卫的。”这时蒋××走进来说:“刚才已经打死两个人。现在附近各乡镇的民兵都在往县里集结,今天晚上不得了!”黄义大急切地对刘香喜说:“刘总指挥,这么严重的情况,为什么不报告武装部,请他们出面解决呢?”刘香喜说:“我们已经派了两个人到武装部去报告,他们听了连理都不理。”黄义大急了,不自觉地露出了县长的派头:“中央刚刚下发了《七·一三通知》,明确规定不许农民进城武斗,他们为什么不贯彻执行?武装部这个态度,非出大问题不可!我想亲自到武装部去找崔部长和刘政委,请他们马上派人来解决。”刘香喜一听,握着黄义大的手说:“我们坚决支持你的革命行动。我马上派人护送你去。”黄义大说:“护送就不必了,那样容易使问题复杂化,还是我自己去好些。”刘香喜说:“这样更好。”

当天下午四时左右,黄义大到了县武装部,在办公室接待他的是武装干事唐××。黄义大对唐××说:“我刚从二中来的,估计今天那里已经发生了武斗死人的事情,听说今晚还会有大批农民进城包围二中,我怕再发生更大的武斗,想找崔部长和刘政委他们当面汇报。”唐干事进去了一会出来说:“崔部长病了还能见,其他领导都有事出去了,你有什么意见对我说吧,我转告他们就是了。”黄义大说:“根据今天下午二中发生的情况,今天晚上可能出现大规模武斗,我特向武装部领导提出两条建议:一、请在天黑以前,召开一个全县性的广播大会,讲清今天事件发生的真相,原原本本宣读毛主席亲自批发的《七·一三通知》,叫农民不要进城来搞武斗;二、请武装部领导马上到二中现场,组织两派负责人进行协商,制止武斗,商议解决问题。”唐干事说:“你这两条意见我给你转告领导就是。”黄义大说:“事情紧急,拖延不得。”“放心吧,不会拖的。”

离开武装部以后,黄义大急忙赶回家里找妻子孙美姣。黄家就住在距武装部不远的县委宿舍里,当时县委领导不像后来那样有独立的小院,基本上都是和其他县委县政府工作人员一样住宿舍,只是房子稍微大一点、好一点,但也大不了多少,好不了多少。黄义大在家里见到妻子孙美姣,夫妻俩从年初“一月夺权”以后就没有见过面,有很多话要说,有很多事情要交代,特别是黄义大由于对前途命运的很多担忧,特别需要和妻子进行沟通。但家里现在明显不是个说话的地方,也不便久留,两个人约好了在东关的柑橘园会面,黄义大就匆匆地先走一步。刚走到距武装部不到300米的石碑楼,就听妻子从后面追上来,大喊:“黄义大,快跑啊!他们来抓你了。”黄义大回头一看,只见武装部一名干事带着十几个人从后面追上来了,有的拿着棍棒,有的拿着火叉,一边追一边喊:“抓住黄义大!抓住黄义大!打死他!打死他!”黄义大看到这个情况,撒腿就跑,后面的人兜屁股追,追到了小西门,黄义大被堵在了城墙上面,站在五米多高的古城墙上,已无路可逃,后面喊声震天,眼看就要追上了。黄义大把心一横,闭着眼睛往城墙下面一跳,幸亏人还年轻,平素酷爱运动,是个篮球场上的运动健将,跳下去后,居然没有跌伤,爬起来又跑,一直跑到东阳良田村一个蒋姓村民家里躲起来,总算跑脱了。

因为蒋姓村民原来就认识黄县长,当晚黄义大就住在了蒋家。整个晚上,黄义大基本没有合眼,想了很多,第二天一大早,他托蒋姓村民到二中去传了一个口信,表示希望回到二中去。作出这个决定对黄义大来说很不容易,尽管通过对中央文件和“二报一刊”社论的学习,他认为“革联”的所作所为更符合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些,但要公开表态支持“革联”还是很难做到,毕竟几十年来打交道的主要都是“红联”那帮人,有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如今要站到他们的对立面上去,难呐!但明摆着的现实就是,“红联”那帮人已经把他当成“道县最大的走资派”,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连崔保树、刘世斌这些从前在自己面前,黄县长长,黄县长短,点头哈腰的人,这会都派人来要自己的命。真是逼上梁山啊!

刘香喜果然够朋友,接到黄义大的口信后,立即派手下的得力干将“文攻武卫”指挥部指挥长李成苟带着十几个人,荷枪实弹,全副武装,将黄义大从蒋姓村民家接进了二中。

当天(814日)“革联”得到情报,各区社武装基干民兵在“红联”的组织下,正在向县城近郊的营江公社良种场集结,提出了“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全面胜利”的口号,准备一举拿下二中。对此,“革联”也提出了“誓死保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口号,准备拼死一搏。一场更大规模的武斗即将来临。

黄义大与家住二中的县委宣传部长蒋全益交换意见后,找到“革联”头头刘香喜,向他说明问题的严重性。鉴于“红联”煽动组织农民进城武斗,县武装部明不反对,实为支持,这样下去必然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目前全县到处拦关设卡,真实情况传不出送不上,道县的问题没有办法得到解决。黄、蒋两人想到省里去找省委领导当面汇报,请他们出面解决道县问题。特别是黄义大在这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当时主持湖南工作的省革筹副主任华国锋在车头公社蹲点时,身为县长的黄义大与他有过一些交道,另一位省革筹副主任章伯森更是黄义大在衡阳市当银行行长时的老首长(章时任衡阳地区专员),文化大革命前来往就比较密切,现在可以直接找他们汇报情况。

刘香喜一听,大喜过望,马上说:“你们的这个想法很好,这是对道县革命人民负责的表现,我们表示坚决支持。我想派一名代表随你们同去。现在我们正处于四面包围之中,农村里到处是他们的关卡,封锁相当严,一路很危险,你们要想清楚了。特别是黄义大同志,‘红联’已经对你发出了格杀令,在哪里抓住,在哪里干掉……”黄义大说:“现在这个情况,已经顾不得个人安危了。”刘香喜说:“非常感谢你们!我会派人护送你们出道江镇,出了县城我就没有办法了……你们到了省里,请一定将我们这里的真实情况向省革筹和47军的领导汇报,我们是以工人和学生为主体的革命群众组织,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造‘走资派’的反,我们在县城里组织巡逻,是为了捍卫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从没有干过打、砸、抢的坏事,他们想把我们打成‘土匪’和‘四类分子’翻天,居心何其毒也!请你们一定要如实向上级领导汇报,这关系着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接着几个人在一起研究了具体行程。当晚1045分,天黑以后,李成苟带着七、八条枪,趁着夜色,从二中后面,越过钢丝桥,护送黄义大、蒋全益和“革联”代表黄永利三人出了道江镇。到了上关,李成苟握着黄义大等人的手说:“只能送到这里了,下面的路自己多加小心。”告别之后,黄等三人离开护送的队伍,向小甲方向前行。李等人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暗夜中,沿原路返回二中。

根据“革联”掌握的情报,当时进出道县的几条道路都被卡死了,只有过小甲到宁远水市的这条路还能走,正好蒋副部长就是小甲人,对这一带地形熟悉,所以就选择了这条路。尽管已是三伏天,为掩人耳目,三人清一色青蓝色制服,在漆黑的夜里,既没有月光,也不敢打手电,更不敢走大路,只能在荒山野岭和田野阡陌中摸黑疾行,若不是蒋全益从小在这里长大,早就迷路了。一夜之中,三人不知跌了多少跤,跌倒了爬起来又走,一刻不敢停留。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天亮之前还没出道县,会是什么后果。所以一路上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快走!快走!”谢天谢地,终于在天亮前走出了道县,到了水市。这时三个人的腿都被荆棘野刺划得稀烂,鲜血直流。但是现在还不能说完全脱离了危险,宁远这个地方跟道县毗邻,宁远这边的“红联”组织和道县那边的“红联”组织之间联系非常紧密,黄义大等人商量了一下,觉得不能在宁远县搭车,必须走到蓝山县去,从那里搭车会更安全些。三人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装,吃了一些东西,继续向蓝山县进发。又走了整整一天一夜,走过一百多里的山路,终于在第二天上午到达了蓝山县城,三个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蓝山县歇了一晚,第二天(816日)乘车到了郴州,马上就赶到火车站,挤上了一列开往省会长沙的火车。当时由于革命大串连,坐火车根本不要钱买票,挤得上去就坐,挤不上去就等下一列。车上没有水喝,也没有饭吃,也看不到服务员,车厢的厕所里都挤满了人,座位底下,行李架上,躺的都是人,实在挤不下了,有的人干脆爬到车厢上面去了,好像什么危险也没有似的。到处都在进行武斗,随时都有枪声响起,火车开得十分缓慢。前面武斗打起来就停下来,不打了又往前开。八月的天气异常炎热,人多拥挤,车上经常有人晕倒和紧急呼救……就这样走走停停,郴州到长沙不足400公里的路程,叮叮哐哐地开了将近二天时间。818日,好不容易开到了易家湾,眼看就要到长沙了,又停了下来。这一停好像就生了根再也不走了一样,从下午一直停到晚上,黄义大心里有事,跑上跑下打探消息,听说是省“工联”、湘江风雷正和湘潭“革造联”搞武斗,双方出动了好几万人,铁路、公路全都堵死了,什么时候能通车还不知道。听得这个消息,黄义大等人急得嘴里满是燎泡,但也只能耐着性子等。当天晚上,黄等人从车上下来,在车边的空地上伸腿喘气,又找过几张旧大字报垫在地上,在铁路边休息。夜色中只听得昭山(位于易家湾与暮云市之间的一座小山)那边枪炮声响个不停。无数的拽光弹像流星雨拖着长长的光尾,带着尖锐的啸声从头顶的夜空划过。看着这个情景,黄义大心里暗暗吃惊,这么大规模的武斗,天晓得会死多少人,原以为道县文化大革命搞得恶,比起这个阵势来,就是小巫见大巫。正在心里运神的时候,又听得一阵炮声隆隆地传来,心想这个仗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没想到响过一阵子,枪炮声突然停了。(此即湖南文革史上著名的8·18易家湾大武斗。)天亮以后,火车居然鸣笛要开了……

819日,黄义大三人终于到了长沙。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中国大乱源于清朝皇帝康熙不守信用地削
2016: 明朝皇帝代代有遗传性精神病,汉人自己管
2015: 曾国藩家族后人在中国大陆的命运
2015: 曾国藩工资单
2014: 马航MH370迷案中的秘密 (四)
2013: 朱元璋为何杀刘伯温?揭明朝君臣争斗
2013: 秦始皇是不是吕不韦的私生子
2012: 中国古代的尚武精神是如何被消磨殆尽的
2012: 皇帝用上南下北的老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