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聂元梓文革後的半生点滴
送交者: 芨芨草 2018年05月01日19:20:06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聂元梓文革後的半生点滴

刘若

 

一个臭名昭著、十恶不赦的乱世狂女、北大灾星、阴谋家、野心家是绝对没有发言权的。她只能被监督劳改、批斗、关压、放逐。对她的唾弃、漫骂、污辱、是天经地义的。世间的污泥浊水,所有的屎盆、尿盆都可以往她身上泼,头上倒。

聂元梓——1966年文革开始被毛泽东赞誉贴出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而轰动一时的第一人。不过1967年就有人提出不把她打倒也要把她搞臭。有时候臭一个人比倒一个人更具杀伤力。

她现年95岁。本人文革初在北大上学时跟不上形势,对她的大字报不理解,特别是她的讲话声音与江青很像,对她没有好感。当年听说她的自行车被盗,还有些幸灾乐祸。历史有时是最好的玩家,恰恰二十年後我与其相遇。她的後半生片断耐人寻味。

六平米小屋

1987年春,原北大同学尹占河和刘蓓蓓夫妇来对我说:聂元梓从监狱里放出来了,身体又不好,也没地方住,没有工资,看病还得自己花钱,怪可怜的,你看有没有办法帮帮她。

我心想:人再坏,活还是应该活下去吧。便把我老师在东城区空着的六平米小屋门钥匙交给了他们,也没有多过问。过了没几天,聂元梓拄着双拐,爬四层楼来看我。对于那个小屋挺满意,一再表示感谢。她说目前第一是生存问题。我有些被触动,便让弟弟雅周得空去看看她。

大约三年之後的一天,听到聂元梓提到那个小屋,她说:文革的事我实在不想讲了。今天就说说我假释以後的事吧。198610月我被假释,假释就是让我从监狱里走出,放逐到大地上。没有工资,没有住房,没有医疗单位。你们每个人试试,或设想一下,如果让你们从你住的房子里搬出来,你们怎么过?

当年我65岁,拄着双拐,没有工资就没有饭钱,实在不行我可以要饭。可是没有住处怎么办?总不能住到大街上去吧。

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位原北大学生的中学老师刚刚去世,在东单灯草胡同住的6平米小屋空出来了,让我去住。里边有一张床,一个桌子,一个蜂窝煤炉子。一个人在里边都很难转得开,不过总算有了个窝儿。

为了生计聂元梓四处奔波。

一家军工厂要军转民,从山里来到北京办公司。1987年秋的一天,雅周带聂元梓和这家工厂谈生意。工厂的人说就是想瞧瞧这老太太,和她谈什么生意呀。谈话中该工厂的人津津乐道地讲到,上海手表厂把收集到过去生产的上海手表集中起来,摆在马路上用轧道机轧得粉碎,以示下定决心与过去决裂,开始新的篇章。军工厂的人表示他们也同有此心。

聂元梓听完後马上说:这样做是错误的。为什么要轧碎?没有必要么,把手表发到农村去。不要以为农村都富了,偏远地区有许多还很贫困。发给农村小孩子,能用的用,不能用的就让他们去拆装,也是学习么。

聂元梓的一席话令听者膛目结舌。她走後工厂的人说:这老佛爷锐气不减当年。

 

写回忆录插曲

聂元梓住的离我上班地方不远,有时我去看看她,攀谈起来感觉她不像传说中的洪水猛兽、叱咤风云的人物,有些事另有内情。便动意帮她写回忆录,可是当时她为生计,精力放在怎么能挣到钱,没心思写回忆录。在这过程中,没想到我还要为我的付出而付费,还得接济她的生活。经常要给她带些小药、蔬菜、水果、锅、碗、瓢、盆儿,乃至桌椅板凳等。我曾几次想罢了,不过她讲的内容总是让人还想听下回分解。

後来《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涂光群、上述北大中文系的刘蓓蓓以及军艺的张老师出面帮助,她才认真起来。

大约1992年回忆录讲完北大社教运动,接着就是文革了。那天她刚从外边回来,坐定後我开起了录音机,可是她半天不说话,莫名其妙。後来总算开了口:我想辗转去美国。我在国内臭名昭著,没人愿意也不敢理我。写了回忆录也没人看。到美国谁也不认识我,听不到骂声,活自己。

你又不会英语,到美国怎么活呀?我问。

我可以当保姆。你不是吃过我做的饭吗?在美国只要有人聘我当保姆,我就有吃有住,就可以安稳地活下去。静下心来,可以写东西,揭示文革的本质以及教训。我出去绝对不会做有伤国家的事情,我不是政治避难,只是为了全心全意地研究文革。

对她这突如其来的念头,我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没想到她又说:文革中,1967年夏末我就想从深圳游海去香港。

这是真的吗?

当年我想,唯一的出路就是一走了之。我得把孩子也带走。我问他能游多远?他只能游一千米,那怎么行!再想办法吧,这样就拖下来了。

为什么?你当年怎么想的?

整个文化大革命,我就干了一件事:牵头写了一张大字报。这张大字报给我带来了太多的声誉、高帽;同时也使我後半生招来了无穷尽的挫折与磨难。

人们只知道你得到的荣耀,你的酸楚是怎么也想不到的,我很感慨地说。

是的。毛主席刚一肯定我们的大字报,心里是高兴的。的确有被释放、很欣慰、喜出望外的感觉,说老实话没有多久就感觉到味道不全对。我心中无数,陷入了一种非常被动的境地。没想到运动越搞越大,越搞越乱,越来越难以理解。这哪里是文化革命啊?是一种无政府状态。当时的政府就是一个人的绝对权威,以及以他夫人为核心的小组……

当年各派组织的头头都是年青学生,许多内情他们不了解,我不能和他们讲,在很小的范围讲了,当天孙蓬一(聂元梓的副手)就给捅出去了,遭到中央文革的报复,陈伯达六五讲话,就是反聂动员令。

1967年七八月份,我竭尽全力稳定北大的局面,促两派联合,复课闹革命,没有成功。我就有了退下来的想法。在校文革常委会上,我提出辞去校文革主任的职务,并建议解散校文革。後来,我把对运动不可理解以及想退出来不干了的想法和多年好友杨惠文(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白介夫的夫人)说了。她说:你要是想退下来,最好是想个办法,生病住院,或者找个地方猫起来,最好现在就不要出面了。

我猫到哪儿去呢?……中华大地,已经没有我容身之地。

返校感慨,回望人生路

1999年的一天,原中国青年报编辑、作家陈徒手开车载着聂元梓去北大。先到了男生宿舍38楼,聂一进楼就拐到东边,指着一间说:我当年就在这里被监管。她还敲了敲门。随後就去厕所,进到里边东瞧西看。我拉她出来说:这是男生厕所!她依然故我,转了好一阵子才出来。之後又去另外一个厕所,在里边对着站在外边的我们说:这都是我打扫过的,那时候我弄得可干净了。现在你们看这儿,那儿,太脏了!不拉她走,她就要动手帮着收拾了。

出来以後,她还在感慨之中。她说:“19696月我以中共中央候补委员的身份参加九大,是从江西鲤鱼洲干校押送回北京的,是被批判的对象。会後回校就被关在这栋楼,房子内的窗户钉上木板,糊上纸,无一丝阳光透进。当年我负责打扫这栋楼里的好几个厕所,我可以称得上是打扫厕所的专家了。

接着我们去当年她的住地。怕被人看见,她躲得远远的让我去敲门。她的老邻居看到她,跑过来,一把拉住她拽进院子。两个老邻居聊了好一阵子,拉着的手始终没有分开。从房间出来,聂往自己的故居望去,院子长满高高的草。

最後我们去了东操场。这里是文革风云起点,1966725日、26日中央文革反工作组,斗张承先在这里,1978年聂元梓也是在这里被批斗後,押解入狱。今天她在操场上辗转徘徊,临走还不时地回头张望。

1999年还有一天,马列主义理论家、史学家郑仲兵老师来,他一开始就说想让聂元梓写忏悔录。啊?聂的回忆录费尽周折刚刚完成初稿,我正是觉得社会对她太不公正,误解太深;想让她把真相说出来,摘掉扣在她头上乌七八糟的帽子才帮她写回忆录的。郑老师却要她写什么忏悔录!

研究文革的人很多,像郑老师那样全家遭受迫害,深知上下内情,有丰富理论知识储备,又不间断地倾听、调查、研究、思考,着实难得。郑仲兵是大历史观,文革既然已经发生,不管它对与错,好与坏,其内容广泛、时间长久、形式奇特、规模之大、影响之深远都是空前而且可以说是绝後的。文革中每个人都是不同程度的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者。

文革为什么会发动,为什么发动得起来?为什么搞成这个模样?难道不值得总结、思考、研究吗?特别是亲身参与者更应该回顾、反思、忏悔这个国家、民族为什么这样走过?不能只归结为四人或五人就一推了之,即便你当年是受害者。一味地喊冤叫屈,自己一贯正确,哪怕是真实的,但只停留在这个层面是没有意义的。

我和聂元梓重新开始思考并着手写续集。对于郑老师提出的如下两个问题讨论了许久。

1、对立双方尊奉的是同样的主义,朝拜的是同一座神像,使用的是同一套语言,为什么在具体问题上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

2、基本的道德底线,人性基础怎样崩溃的?

对文革反思

2000年冬,在写回忆录收尾时,聂元梓谈到生死:15岁离家出走参加革命,我出生入死不知道多少次了。不过自杀的念头只有一次。1970年九届二中全会上我想吊死在庐山,以自杀表示我的抗议!最後我没有那么做。俗话说的好,忍字头上一把刀,为人不忍祸自招。

我的後半生怎么活过来的难以言说。

1968年秋,工、军宣队进校後,对我的批判无所不用其极。谢静宜在大小会批我,侮辱人,损人,斥责我,恶毒地辱骂我,她的嘴跟刀子一样狠狠地伤人。杀人不见血,此之谓也!

从那以後只要有风吹草动我就在劫难逃,我的罪名像走马灯一样转。

回忆录大体写完後,她长出一口气说,写回忆从始至终我坚持的最基本原则就是说真话。

她说:最初我有气,对专案组、对北大、对墙倒众人推,以及一些极不负责的传谣的人心存愤怒。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我不断地倾听、学习、思考、反刍过程中,对同样的事件、人物、我逐渐较宽容、客观了。对于那些强烈反对过我,以及我反对过的人也试图换位思考,重新认识。

不断地反思,使我认识到对许多事情的分析不能脱离我国在人类文明史上所处的时段。历史的教训广义地说,我们这一代每个人都有责任,无论你是迫害人者还是被迫害者。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有责任真诚地总结那段历史的经验教训。

我写回忆录一个非常的意义是为那些在文革中受我牵连,而遭遇不幸的人们还其清白,在文革那种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许多事情极其复杂,其形势也变化莫测。许多人站队站在支持我的一方,但是他们不知道我早已是上边的眼中钉。所以在历史进程中他们中许多人受到株连,被打成三种人反革命‘5.16’等等。

似乎我的问题不说清楚,他们的包袱也难以卸掉。我有责任把我经历的政治事件如实地写出来,还历史本来面目。使无辜受害者得以解脱。我要向那些因为我的错误而遭受不幸的人们表示深深的道歉。

片刻之後她接着说:

对于那些批斗过我、看管过我、整过我的人,包括用匕首刺伤我的人,不管是学生,还是工人,我一个也不记恨,连他们的名字,我都不愿意去记住。我恨他们干什么?他们是上当受骗才整我的,他们不明真相,以为我是一个大坏蛋,所以才会对我特别恨。

当然,具体到个人,有的人对我比较温和,有的人对我特别严厉,我都不往心里去,这是当时的大形势。我自己也曾经上过当受过骗。只是我觉悟得稍微早一点儿,清醒得稍微快一点儿,我怎么会责怪像我一样虔诚地投入这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自以为是为了反修防修、为了革命江山永不变色而同敌人做殊死斗争的年轻人呢?他们当年不过20多岁,他们对于过去的所作所为,现在也一定会有所思考。

此外,我向那些对于我这个在井底石下挣扎的人,依然信任,并伸出援助之手的人们表示衷心地感谢。

多年来聂元梓接受过无数次采访,她在讲述过程中不断地反思文革。在她90岁生日前与我聊起往事,口气恰似看破红尘:

关于我为什么牵头写那张大字报,你知道吗?其实这不重要,关键是毛泽东为什么如此高抬这张大字报,以及为什么出现毛肯定了这张大字报以後的多米诺效应。

文化大革命实际是毛泽东一个人的运动。领导层从上到下内心都是反对的。周恩来竭尽全力应对,林彪开始还真的把毛给唬住了。只有最基层,特别是在读的学生热烈拥护,而且也就是开头的一两年。

文化大革命首先毛泽东要负责。他感受到了党的领导层中的官僚主义、宗派主义、不民主作风、脱离群众、压制群众等方面的问题。当然他也有担心大权旁落的考虑。不过,这场运动总书记,以及全体党中央委员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四人帮利用党的错误搅混水,同时也利用毛年高、不接地气而谎报民情,以实现从中夺权的野心。

聂元梓在讲述过程中对文革的评论与她的个人遭遇不无关系。她在不断地申诉毫无结果的情况下,一天她对我说:

关于林彪,最近我有新的考虑。从他後来对毛以及外逃的表现,我想他可能一开始就反感毛发动的文革,他对毛的吹捧并不由衷,对我肯定是很反感。何止是林彪,当年的工作组成员以及许许多多文革中遭遇不幸的人,从上到下都恨我。他们不敢也意识不到,或者是形不成去恨毛。在他们心里文革似乎是我发起的。嗐,第一把火可以说是毛从我挑起的。不过他们反对我与四人帮以及追随者反我完全是两码事儿。

文革所以发生不奇怪,问题是这场浩劫持续了十年之久!没有监管的体制,这就难免出现党、政、军等政府机构滋生官僚主义、宗派主义、不民主、脱离群众、搞特权等腐败现象,也难以避免决策失误。

没有民主,下情难以上达,上达了也不见得能够解决。司法不独立,以人代法;罪犯无说话的权利,舆论一律;没有人权概念。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对这些都应该认真反思。

回忆录反馈几则

1998年冬飘着小雪,时任北京图书馆馆长任继愈(19162009)老先生拄着拐去看望聂元梓。同年季羡林(19112009)出版《牛棚杂忆》,该书受到中央首长,著名学者,社会精英的热捧。全书多处痛斥聂老佛爷。这位聂爷见任老来了,便把对牛书的意见一股脑向任老倾诉。任老心平气和地鼓励她顽强地活下去,抓紧时间写东西,因为感觉到聂当时的处境,写书困难重重,便对她说:你写东西时不用润色,别想太多,先写出事实来就好,得抓紧时间了。

在以後十几年里,任老经常关心聂老,多方面资助,每到新年还给她寄贺片,关心她的身体健康,鼓励她写东西。任老的鼓励增强了聂写回忆录的决心。《聂元梓回忆录》刚刚出版(香港时代国际出版有限公司,2005年),聂就送给任老一本,任老看完以後,让她一定要送国家图书馆,并强调尽快送去,至少一本。

有时我会把聂元梓讲的内容转述给别人,一次与北大哲学系教授陈葆华老师聊起聂讲的一段往事,陈老师非常惊讶。她说:原来是这样啊!当年她怎么没有跟我们说呀?我们还一直以为她与上边有私下联系对我们保密,万万没想到她有那么大的冤屈。

直到《聂元梓回忆录》出版,她们才见到面,两人哭得泣不成声。因为买不到聂的书,陈老师自己花钱复印了许多本送人。

聂元梓总想去见见文革中站在对立面的北大哲学系教授孔繁。回忆录出版後,两人见面相互道歉,感人至深。孔繁一再对我说,他与聂在哲学系一直配合默契,相处很好。临别时,孔繁给聂资金,劝她多多保重身体。当年聂送孔繁的贺卡提字:孔繁 不凡之人 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前不久,我们的一个朋友问她:抗日战争纪念章没发给你?还是对你抗日不认可呀。

中共某年决定向参加过抗日战争者发纪念章,就连国民党人士也发了,但是没有发给聂元梓。她肯定是参加了抗日战争的,所以她曾经努力去争取,未果。但90岁以後她想开了。

她淡淡一笑地回了一句:人民认可就行。

2016519

刘若:196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赞金正恩聪明後 川普:很荣幸和他见面
2017: 衣衫褴褛背后的高贵 - 读范雨素的文字
2016: 电影《知青》不敢公开的真实故事
2016: 要大家讲真话,不打棍子,真是笑话
2015: 公道说黑白:机关算尽,毛泽东失算黑匣
2015: 中国强震:习大大倒江曾
2014: 从前有个聪明的戆大
2014: 我是一名自干五
2013: 淮海战役征用540万民工是得民心还是压榨
2013: 中外反动势力联合陷害薄熙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