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天啊,见到父亲那牛鬼蛇神的样子
送交者: 贾舟子 2018年09月21日11:50:57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我的父亲在我3岁的时候被打成右派分子。


据妈妈说,反右运动时幼儿园里很多小朋友整天对着我喊,“旭旭的爸爸是右派,旭旭的爸爸是右派。”于是,我就挥舞着小拳头大声对着喊:“我爸爸不是右派,我爸爸不是右派。”


到了上小学时,我的梦中时常会出现一片蔚蓝色的天空。天空如大海,清澈透明,映出自由飞翔的银色海鸥,和引吭高歌的金色黄鹂,一首悠扬的曲儿唱出满天的星斗,柔美如鲜花怒放,铿锵似钟鼓齐鸣。


一次写作文时,我不经意流露出我想长大后驾着飞机翱翔在祖国的蓝天。然而,由于父亲是右派分子,学校少先队辅导员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你知道什么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一个人要有自知之明,再不要异想天开了,你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你如何真正的脱胎换骨,怎样与你父亲彻底划清界限。”此话像一瓢冰凉刺骨的冷水劈头盖脸泼洒在了我的头上,让我稚嫩的身体在寒风中打了个激灵。


那年“六一”儿童节上,我果然就成了班上少数几个没有戴上红领巾的小学生之一。这件事情对我打击很大,它给我幼小的心灵早早地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阴影,让我平生第一次遇到了人生的坎坷,使我早早地体验到了封建王朝株连九族政策的严酷。那时候,很多同学故意在我跟前冒着怪声唱:“右派,右派,是个老妖怪……”此时的我已没有了辩解,也没了抗争,可我的心在颤抖,“右派”两个字像一把尖刀深深扎在我的心里,让我流泪,使心滴血。


那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灰蒙蒙的天空像扯裂了底的破筛子淅淅沥沥地连续下了几天小雨。一天中午,姐姐踉踉跄跄披散着被雨打湿的头发从学校跑了回来,一进门她冲进里屋扑在被子上放声大哭了起来。妈妈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站在被姐姐反扣的门外哭喊着,可姐姐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止了哭声,哽咽着将门打了开来。


原来,这天姐姐到学校去后,班上的红五类同学把他们这些黑五类狗崽子赶到教室的墙角,狗崽子们低着头,红五类们则一边跺着脚,一边大声唱着“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他们一边唱,一边将墨水朝狗崽子们身上泼去。唱完歌,红五类们让满身满脸流着黑红墨水的黑五类同学表态与家庭一刀两断。


可姐姐生性倔强,瞪着眼始终不说要与父亲划清界限。这下可不得了,激怒了的红五类像一群发了疯的狮子扑上来揪着她的头发又打又骂,发泄了一阵怒气后将她连踢带搡轰出教室门外。妈妈一边默默地听着姐姐的诉说,一边将姐姐的湿衣服扒下来,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套在姐姐的身上,妈妈的两条胳膊紧紧地将浑身哆嗦的姐姐搂在怀里,她的脸贴在姐姐发青的面颊上,泪水如泉涌般狂泻在姐姐的脸上。


快初中毕业时,我随父亲在大年三十那天一同被遣送到了农村。到了这里我才知道,农村的地富子女除了和我们一样不许入团、入党、参军、招工之外,处境竟和他们的地主富农的祖辈完全一样。“磨子不转打驴子,生产不上斗分子。”很多农村由于没有了地富分子,地富家庭的子女就成了斗争对象。


有一个地主的儿子,解放时才是个15岁的中学生,因为他父母解放后早早去世,村里少了斗争对象,抓革命促生产时,他的头上顶着高帽子、脖子上挂着地主分子的牌子,弯着腰让那些贫下中农唾沫飞溅地进行谩骂批判,而当时为了促进农业学大寨对他进行斗争的大队党支部书记竟然是他中学时的一个同桌同学,并且,这个同学在旧社会能上学又是得到了那个死了的老地主慷慨资助。这个地主儿子一直打着光棍,40岁刚过的人那时腰已驼了,眼神呆滞无光,每天低着头在队里干最脏最累的活,脸上的皱纹看上去足有60多岁。


我在这样的环境里自然是一个下等的人了。招工的来后一问我父亲是右派分子,没有一个单位敢接受我。公社每年征兵,我更是望而生畏不敢有丝毫奢求,只能和农民一起默默地劳动,凭自己的毅力在煤油灯下发愤学习。


林彪事件后,国内形势暂时缓和,好不容易公社推荐我报考了大学,虽然成绩是全自治州第二名,我还是被刷了下来。


有个富农的儿子,口齿伶俐,面目清秀,学习是公社中学高中班的尖子,又写着一笔好字,他就根本没有考试的资格,可这个富农儿子被一个贫下中农出身的女同学爱上了。当时的人们感到这个姑娘真傻,不可思议。学校的老师就轮番给那个女同学做工作,女同学后来嫁给了一个复转军人,富农儿子于是就与一个弱智女人成了家,老老实实去生产队劳动。有一次我在路上见了他,他穿着一件破烂的黑棉袄,腰上扎着条草绳,见了我好像气短了半截,愣在那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我想,这个社会真能磨人,短短几年时间生活已将他完全改造成了一块不苟言笑的土木疙瘩。


记得文化大革命时,有个“走资派”被造反派活活打死了,造反派们却制造假象说其畏罪自杀,并在其停尸处举办现场批斗会,贴出“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死有余辜”的大幅标语。当时这个“走资派”的家人是不敢哭的,可那天一件怪事突然发生了。就在人们批判口号不绝于耳时,这个“走资派”的儿子突然走过去狠狠踢了几脚僵硬的尸体,用实际行动表示了与其父亲彻底划清界限的决心。我后来得知,这个走资派当年也被阶级斗争的蛊惑曾经扑向所谓的右派反动派撕咬过,他的手里有多个冤屈的右派家破人亡,他万万没有想到今日里又被同样党化教育的儿子踢了自己的尸体。“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那个时候在这种违反人伦道德的教育下,不知有多少人由于亲人的背离而彻底绝望死于非命。


许多年后,我做了记者,了解到这么一件事。兰州有个女士,1958年她两岁时,其父被押送到甘肃酒泉夹边沟农场劳动教养,冻饿加上强体力劳动使其父被折磨死在了戈壁荒漠。她母亲在她父亲劳教后与其父离了婚改了嫁。她多次给我打电话问我采访夹边沟幸存者时知不知道她生父的情况,好给父亲烧个纸点个香。尤其清明节家家户户祭扫先人墓地时她的这种思念更为强烈。我在电话里听到这声泪俱下的声音,心里撕裂般疼痛,只能陪她悄悄地掉几滴眼泪。她说她的继父是个工人,可由于血缘的关系,在那个年代她脱不了与生父的干系。到了中年的她,多么想知道她生父的情况。可那个年代,甘肃河西走廊几十个农场折磨而死的右派太多太多了。死了的人当局又严加保密,无处查起。我没有办法满足她的要求,告诉她的父亲到底埋在哪里,死在何方。我只能仰望苍天,面对戈壁,祈祷当年的游魂野鬼给他们的家人托个梦,不要让他们梦牵魂绕日日思念。


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不能遗忘的,就像我们不能忘记纳粹的血腥、日军的铁蹄、斯大林的暗杀、反右的“阳谋”、文革的浩劫、波尔布特的屠城等等,尤其今日又有人重提再搞阶级斗争。这不能不让我再一次想起当年的刀光剑影和血雨腥风,我的眼前不时晃动着弯腰勾背戴着大牌子的牛鬼蛇神。


我记得非常清楚,那年的一个下午,只见同学们纷纷往学校门外跑去。我好奇地跟着同学们也出了校门来到大街上,我想知道这些牛鬼蛇神到底长着怎样的牛头马面。我从人群外钻到里面,只见戴着高帽子、敲着锣鼓、自报姓名的牛鬼蛇神走了过来。我往前凑了凑,忽然看见一个戴着黄边眼镜的牛鬼抬起头朝我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我惊得差点叫出声来,这不是我敬爱的爸爸吗?


作者: 赵旭 读史明智8 2018.09.21


0%(0)
0%(0)
  忘记毛的罪恶,良知不会回归。  /无内容 - runqun 09/26/18 (9)
    文革灭中华文化,罪不可赦。  /无内容 - runqun 09/26/18 (4)
      与肉,害死了数不清的无辜生命,今天只因为人家要讨回一些公道,  /无内容 - 北冥有笋 09/21/18 (30)
        还乡团里的贾舟子先生就按耐不住了!  /无内容 - 北冥有笋 09/21/18 (31)
    几千年来中国武术的土豪恶霸地主,吃了天文数字的劳动人民的  /无内容 - 北冥有笋 09/21/18 (35)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刘晓波活得投机、死得遗憾
2017: 中印边境事件以下跪叩头及出卖领土尊严
2016: 易中天重写中华史 zt
2016: 邓小平如何决策 打越南(摘录自 茅民的
2015: 当代金瓶梅逝者如斯【27】一部描写文革
2015: 梁柱: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正面战场评析
2014: 中国是粗钢大国,特种钢弱国
2014: 你们要为多数人的暴政负责
2013: 李扬:愚蠢的人性之恶
2013: 从李中堂到李克强:中国何时走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