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八九民主运动经过概要(五)
送交者: 苦难与荣耀 2019年06月14日14:14:20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承接:八九民主运动经过概要(四)

5月15日

十二学者离开广场后,15日凌晨,六十四个绝食学生代表就是否撤离进行投票,表决结果是(46票决定)不撤。

凌晨4点,吾尔开希、王超华来到绝食团广播站,要求代表北高联讲话。王超华说:“封从德,你不能把持广播站,你要讲民主,你这样做是独裁。”封从德只好将话筒交给吾尔开希。吾尔开希说:我要讲几句话。同学们,我求求你们了。我们是要民主的,但我们要爱国啊!我们在这占据广场,阻碍高峰会谈,是国家的耻辱。所以我请求大家东移,让出半边广场,让戈尔巴乔夫能够(来纪念碑)献花圈。”学生们执行了吾尔开希的东移请求。

清晨5点钟左右,广场上只有几千学生,场面比较冷清。

为统一对绝食学生的领导,在李禄建议下,柴玲、李禄召集绝食学生开会,9时20分,“天安门广场绝食团指挥部”成立,柴玲任总指挥,未带学生证的南京学生李禄任副总指挥,指挥部成员有十几人。入选绝食团指挥部的条件是,承诺在遭镇压时先于其它同学自焚。这一李禄提出的条件将较温和的绝食学生排除在绝食领导层之外,加剧了绝食活动的激进程度。八九民运出现了绝食团指挥部、北高联、高校对话团三个学生自治组织并立互不统属的情况。

15日上午,清华学生张铭、李健雄在纪念碑东南角设立了“学运之声”广播站,北高联常委,同为清华学生的周锋锁担任了广播站的负责人。“学运之声”与北高联关系紧密,王超华不久也成为广播站的负责人。“学运之声”,绝食团广播站开始同鸣于广场。

上午8点半,李铁映、阎明复,国务院监察部长尉健行等在政协礼堂与高校学生又进行了一次对话。参加对话的官方代表还有杜导正(国家新闻出版署署长)、袁木、何东昌、安成信(国务院副秘书长)、孙琬钟(国务院法制局局长)、陆宇澄(北京市副市长)等,参加对话的50多名学生代表是以全国学联、北京市学联的名义邀请的。李铁映、阎明复在对话中肯定了学生的爱国热情和善良愿望,希望学生冷静、理智,尽快结束绝食,回到课堂上去,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尉健行对近几年查处官倒等反腐败情况和今后廉政建设安排作了说明。石油大学﹑北航﹑北外﹑师范学院﹑农业大学﹑经济学院﹑北大﹑科技大学﹑民族学院﹑政法大学等高校的学生代表在对话中发表了意见。对话的焦点依然是如何评价这次学生运动。学生们要求政府承认这次学潮是爱国民主运动,有学生称,不对学潮作出正确的应有的评价,就不可能劝说同学停止绝食行动,更不能平息这次学潮。但李铁映、阎明复无法作出直接、明确的答复。3小时后,对话结束,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不确定是否有绝食学生参加了此次对话。

中午12时,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一行乘专机抵达首都机场,杨尚昆在机场主持欢迎仪式。仪式原定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举行,机场的仪式未能铺红地毯。就欢迎仪式的改变,杨尚昆向戈尔巴乔夫表达了歉意。

当天中午,广场上的学生群众超过10万人,东西长安街交通阻塞,戈尔巴乔夫的国宾车队自机场前往钓鱼台国宾馆时被迫改线绕道。

12点15分,中央电视台《午间新闻》节目播放了十二位学者昨夜在广场宣读的《我们对今天局势的紧急呼吁》。当天的《光明日报》也在显著位置摘要刊登了这一呼吁。

下午1时半,绝食指挥部在广场举行中外记者会,柴玲、梁二、王丹、马少方、杨朝晖五人主持记者会。柴玲介绍了绝食的原因、经过、规模、身体状况和要求。柴玲说: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公正评价学运是爱国民主的,不是动乱,可没有一个领导人敢来说这句话。柴玲还激动地说:绝食的目的一定要达到,否则将用生命来实现誓言。如果政府再拖延对话,继续对学生的要求置之不理,就在广场自焚。

下午,杨尚昆与戈尔巴乔夫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正式会谈,杨尚昆介绍了中国改革开放情况的情况,杨尚昆说:。。。不改革,我们中国的发展就没有希望。所以,一方面要改革,另一方面改革又不能照搬现成的模式,有时免不了会出现一些决策上的失误、处理一些具体问题上的失误。不论怎样,我们仍然将坚持改革。

15日,首都知识界人士举行大游行,声援学生绝食活动。来自230多个单位的3万名教授、讲师、博士、硕士研究生、科研人员、记者、编辑、作家、画家参加了游行。下午2时左右(一说4点),游行队伍举着“中国知识界”大字横幅,从复兴门立交桥出发,严家祺、包遵信、柯云路、钱理群、王鲁湘等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列。高自联组织了学生纠察队帮助维持游行秩序,长安街两侧站满了围观的市民。

当天游行中的标语、口号包括:
无法再沉默;
无能政府、没人相信;声援学生,促进改革;
学生爱国,我爱学生,不是动乱、爱国无罪,公正评价;
学运代表民意,满足学生合理要求,正确评价学生运动;
老九老九,一无所有,教授教授,越教越瘦;
SOS救救我们的灵魂;
不管白猫黑猫,抓着老鼠就是好猫,不管什么主义,人民幸福就是好主义;
要面包,更要自由,不自由,毋宁死,卫星已上天堂,民主仍在地狱;
实行大选,修改宪法,声援学生,推进民主,报禁不除,官倒难除,愚民政策,该收场了;
等等。

下午5点左右,游行前锋到达人山人海的天安门广场。严家祺、包遵信、郑义、柯云路、老鬼、徐星、赵瑜等人来到纪念碑西北角。游行总指挥之一的作家赵瑜手持电喇叭,向南北二个方向两次宣读了《五一六宣言》(一说宣读者为王鲁湘,《河殇》总撰搞人之一)。《五一六宣言》的核心内容有:
一、面对当前的学生运动,党和政府的某些领导是不够明智的。特别是在不久前,还存在着试图以高压和暴力来处理这场学生运动的迹象。
二、以民主政治的形式处理目前的政治危机。。。必须承认在民主程序下产生的学生自治组织的合法性。。。(否则)只能激化矛盾,加剧危机。
三、十年改革的最大失误并非仅仅是教育,更在于忽视了政治体制改革。
四、不受监督制约的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不实行新闻自由,不准民间办报,一切关于开放改革的愿望与允诺只能是一纸空文。
五、把这次学生运动称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政治动乱是错误的。承认并保护公民发表不同政治见解的权利,是言论自由的基本涵义。。。只有一种声音的社会不是稳定的社会。。。广开言路,与青年学生、知识分子和全体人民共商国是,才有可能形成一个真正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
六、“一小撮”、“长胡子”的幕后指使者的提法是错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公民,不论年龄大小,都拥有同等的政治地位,都有参政议政的政治权利。自由、民主、法治从来不是被赐予的。

郑义、严家祺、包遵信等学者作了即兴演讲。郑义(小说《远村》、《老井》作者,当天另一位总指挥)说:今天。。。中国知识分子第一次站起来了!所有参加这次绝食的同学们,所有参加这次伟大爱国民主运动的同学们,你们是我们的老师,是你们教育了我们,使我们站起来了,我们跟着你们走。今天我们知识分子的游行队伍有好几里长,我们的队伍有好几万人。。。我们要。。。挺起脊梁做人。。。要和我们亲爱的同学们战斗在一起。

学生们对他们的讲话报以热烈的掌声和欢呼。五一五游行是1949年以来中国知识分子的第一次游行示威活动。

15日下午,阎明复和胡启立找到李鹏,希望改变四二六社论的“动乱”定性,承认学生是爱国行动,并表示这是缓和当前紧张局势的惟一办法。李鹏回应道:四二六社论有什么错,难道现在还不是动乱吗?我认为惟一办法是中央团结一致,旗帜鲜明地制止动乱。李鹏要胡阎向赵紫阳转告他的意见。得知李鹏的态度后,赵紫阳说,如果中央不肯认错,那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晚上,杨尚昆在人民大会堂招待戈尔巴乔夫。国宴期间,上万群众在大会堂门东门外反复高呼“对话”,声音响彻天安门广场。上千群众还走上大会堂台阶,冲挤大会堂门口的士兵防线。柴玲、李禄、吾尔开希带领绝食学生赶到,艰难地隔离了汹涌的人群,并将他们劝下台阶。

当晚,马少方、王文(北京农业工程大学)、程真(北京师范大学)等绝食首倡者组织了一次绝食团指挥部改选,王文、马少方分别被选为绝食团正副总指挥,柴玲改任宣传部长。在广场的学者陈明远得知后认为不妥,号召再次改选,于是柴玲重新当选总指挥(一说柴玲、程真同时当选总指挥)。

15日,北大筹委会发出《致绝食同学的建议书》,提出三点建议:
(1)希望同学们珍惜自己的身体;
(2)根据国际惯例,绝食只是不吃固体粮食,而牛奶、果汁以及其他饮料是可以食用的;
(3)希望大家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冷静、理智地处理问题,以防出现一些意料不到的局势变化。

15日是绝食请愿的第三天,绝食学生由开始的数百人增加到上千人。超过一百名绝食者出现晕倒休克现象,被送往急救站和医院治疗。当天,从凌晨到深夜,前往天安门广场声援的人络绎不绝,围观者和声援者人数经常保持有数万人,多时达十几万人。

15日,上海、天津、黑龙江、辽宁、山西、安徽、江苏、浙江、河北、陕西、河南、湖北、湖南、甘肃等十四个省市的学生举行了声援北京绝食学生的活动。

5月16日

16日凌晨1点多,有少数学生试图自焚,被广场其它学生劝止。

约同一时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向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发表广播讲话:
。。。现在,党中央和国务院领导同志与同学们的对话已经开始,还将多层次、多渠道继续进行。广大青年学生提出的合理意见和要求,党和政府正在研究,采取切实措施和步骤加以解决。六月下旬,全国人大常委会议将把群众关心的若干热点问题列入主要议程,通过加强民主和法制建设解决问题。。。
现在最需要的是冷静、理智、克制、秩序。当前,中苏高级会晤已经开始,这是举世瞩目的大事。。。希望同学们以大局为重,不要做有损于国家尊严和利益的事情。
现在,由于同学们静坐绝食时间较长,夜间气候较凉,有的同学已出现病情。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同志对此十分关切,希望同学们尽快返回学校。我们也希望学校领导、老师、家长做好劝说工作,动员同学们回校。

16日凌晨,绝食团指挥部再次改选,备受封从德、柴玲夫妇赞赏,集冷静、细致、周到、激进于一身的李禄重新被选为副总指挥。

上午8时30分至9时30分,绝食团指挥部在历史博物馆前举行第二次新闻发布会,柴玲、王丹、马少方、李禄等指挥部成员出席了发布会。会上,柴玲说:从昨天下午一时半召开新闻发布会到现在,我们向政府提出的要求仍未满足,因此,我们绝食的决心也没有变。同学们尽管身体都很虚弱,但还在喊‘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我们将坚持到最后一个人。

柴玲还澄清,我们绝食人数(目前)在三千一百人左右,不是(官方)电台广播说的一千多人。

记者会期间,柴玲晕倒,被送往医院。当天,封从德、张伯笠(北大中文系作家班学生,当代鲁滨逊)被增选为绝食团指挥部副总指挥。

16日上午,原定戈尔巴乔夫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圈的活动被临时取消。

上午,中顾委委员李昌到赵紫阳处谈话。李昌随后起草了一封“要求中央承认学生运动是爱国运动”的信,动员中顾委委员签名。最终可能只有李昌、李锐、于光远、杜润生四人签名。

上午10点,邓小平与戈尔巴乔夫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进行中苏最高级会晤。在两个半小时的会晤中,邓小平扼要地回顾了列强侵华的历史,而后又花了四五十分钟时间,谈中俄、中苏关系,回顾近一二百年来两国关系的演变。

会谈中,邓小平建议:“利用这个机会宣布中苏关系从此实现正常化。我们也宣布两党关系实现正常化。”

会谈临近结束时,邓小平说:我这一生只剩下一件事,就是台湾问题,恐怕看不到解决的时候了。已经做成的事情是:调整了与日本、与美国的关系,也调整了与苏联的关系;确定了收回香港,已经同英国达成协议。这些是对外关系方面的参与。 对内工作的参与,确定了党的基本路线,确定了以四个现代化建设为中心,确定了改革开放政策,确定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中午,邓小平在福建厅宴请戈尔巴乔夫。邓小平、戈尔巴乔夫会谈、宴会期间,广场上的学生群众举行了示威活动。《李鹏六四日记》中称,“就在中苏最高级会晤之际,人民大会堂东门和北门外广场上的绝食学生和各种各样搞动乱的人不断冲击大会堂,叫喊声震耳欲聋。歹徒们把大会堂北门一扇玻璃砸破。。。就在小平同志为戈举行宴会时,动乱者冲击仍然未停止。”

当天中午,有绝食学生开始绝水。

16日下午5时40分左右,阎明复乘统战部面包车,在周舵、唐师曾等人陪同下,以送水的名义进入天安门广场。阎明复被王丹、吾尔开希等接到绝食团广播站(《王丹回忆录》说三人是同车到达广场的),在那里发表了著名的讲话。阎明复说:
同学们,未来是你们的,改革需要你们进行下去,你们没有权利这样自我摧残,你们没有权利这样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你们要求的达到。为了祖国,为了促进改革,促进民主,你们要爱惜自己,你们没有权利伤害自己。

你们要爱护自己。要给党内改革派一个时间,有时间我们才能做事情。四·二六这个问题肯定是要解决的,但是要有时间。我请求你们,我可以和你们一起静坐,请求你们能够爱惜自己,要为国家保存我们这些力量,保存你们自己。不是为了你们自己,甚至不是为了你们的家长,而是为了我们的国家。

你们的精神已经感动了全国,赢得了民心、党心。你们以自己英勇的行为证明了你们的决心。我相信,包括我们中共中央,包括人大常委会,一定会很快对整个局势作出全面、公正的判断。希望同学们在这几天内,不要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

我希望同学们,特别是在广场绝食的同学们,能够到医院去,能够回到学校去。如果同学们对我讲的话不相信的话,我愿意做你们的人质,与你们一起回到学校去。

在学生的掌声中,阎明复结束了语音哽咽的讲话,不少学生感动落泪。王丹动情地说:我以我个人的人格担保阎部长讲的都是事实。我是王丹,希望同学们考虑。吾尔开希也说:我是吾尔开希,我以我的人格担保阎部长绝对不会骗我们。

周舵回忆,阎明复随后即被一群穿白衬衣的人推上一辆车带走。差不多同时,吾尔开希晕倒,被急救车送出广场。

阎明复和吾尔开希离开后,绝食团指挥部立即在广播站前召开了50多人参加的各高校绝食代表会议。据张伯笠回忆,柴玲不在场,王丹拿着一束鲜花出神,李禄手持话筒(主动)主持了会议。会议未作投票表决。李禄说:“我们撤还是不撤,大家发言。“部分代表抢着话筒发言表态后,李禄宣布,以压倒性多数通过“继续绝食”的议案。此时,张伯笠、马少方、郭海峰(绝食团指挥部秘书长)等人还未发言,王丹也未发言。不过,张伯笠说,虽未发言,但他和郭海峰当时都是支持“继续绝食”的。

据18日的《人民日报》(海外版),16日傍晚,阎明复同志到广场劝说后,“首都高校学生绝食请愿团”、“首都高校学生对话代表团”和“首都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三方马上召开紧急会议。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激烈争论,“对话团”和“北高联”的代表同意“再给政府一点时间”,撤出广场,并在协议书上签了字。“绝食团”(指挥部)的代表拿出绝食学生民意测验的结果——二六九九名绝食同学反对撤出,占人数的九五%,五十四人同意撤出。“对话团”和“北高联”的代表服从了绝食同学的意愿,撤出天安门广场的“议案”被否决。

从上午九时到下午六时,北京一些机关、科研、新闻、文艺、医务、企业系统的工作人员自发组成声援队伍,从四面八方来到天安门广场,总计达三十多万人次。

16日晚,赵紫阳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并宴请了戈尔巴乔夫。会谈中,赵紫阳说:
经过中苏双方的共同努力,今天上午实现了你同邓小平同志的高级会晤。从一九七八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邓小平同志一直是国内外公认的我们党的领袖。在前年召开的党的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根据邓小平同志本人的意愿,他从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常委的岗位上退下来了。

但是,全党同志都认为,从党的事业出发,我们党仍然需要邓小平同志,需要他的智慧和经验,这对我们党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十三届一中全会郑重作出决定,在最重要的问题上,仍然需要邓小平同志掌舵。

十三大以来,我们在处理最重大的问题时,总是向邓小平同志通报,向他请教;邓小平同志也总是全力支持我们的工作,支持我们集体作出的决策。我这是第一次公开透露我们党的这个决定。

中共领导人确实曾多次向国外领导人通报上述事实。但这一次的不同是,它发生在公开场合,发生在众多媒体面前。当晚,赵紫阳的讲话在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节目中播出,党内的上述“秘密”赤裸在全国人民面前。

16日晚,招待戈尔巴乔夫的晚宴结束后,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和中共元老杨尚昆、薄一波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与会者同意由赵紫阳代表中共中央向绝食学生发表书面讲话。关于讲话内容,赵紫阳主张肯定学生的“爱国行动”,而多数常委主张只能肯定学生的“爱国热情”。赵紫阳接受了多数意见。

临近会议结束时,赵紫阳提出:挽回局势的惟一出路在于承认“四二六”社论是错误的。完全可以找到既能保护小平同志,又可以平息学生情绪的办法。赵紫阳说:我觉得,后来之所以有这么广大的学生参加进来,根本原因是广大学生对学潮的定性从内心接受不了。所以学生一直坚持要党和政府表态,要讨个说法。我觉得我们现在必须考虑这个问题,绕是绕不过去的。。。对四二六社论的责任,我不要常委负责,我愿意公开由我承担全部责任。

姚依林反驳:紫阳同志,你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四二六社论的定性不能改变。面对全国严峻的形势,我们必须有坚决的措施。。。

李鹏也说:紫阳同志,四二六社论基本上是根据小平同志二十五日的讲话精神起草的。“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其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这是摆在全党全国各族人民面前的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等都是小平同志的原话,不能动。

会议一直持续到17日凌晨,作出两项决定:
一、鉴于目前局势非常紧急,五月十七日向小平同志进行全面汇报,听取小平同志和其他老同志的意见;
二、同意由赵紫阳同志代表政治局常委向天安门广场的绝食学生发表书面讲话,会后马上播发。

16日,中央民族学院的约三十多名青年教师组成绝食团,加入广场绝食活动。

当晚,北高联与市红十字会达成协议:从十七日凌晨一时起,由北京红十字会全部接管对绝食学生的监护、抢救和治疗工作。据统计,到晚上十时,广场上绝食学生已有近六百人次晕倒。

16日,二十三个省份发生了大规模的声援绝食活动的学生游行,其中十一个省份的学生声援活动由省会城市扩展到省内其他城市。

5月17日

绝食进入第五天。连续多日绝食者已达至生理极限,至昨晚11时,已有逾两千名绝食学生倒下接受抢救治疗(这一数字与昨晚十时的另一统计出入较大),其中至少六人一度有生命危险。

17日凌晨,赵紫阳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发表书面讲话,内容如下。
同学们:
现在,我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同志,向同学们讲几句话。

同学们要求民主和法制、反对腐败、推进改革的爱国热情是非常可贵的,党中央和国务院是肯定的,同时也希望同学们能够保持冷静、理智、克制、秩序、顾全大局,维护安定团结的局面。

请同学们放心,党和政府绝不会“秋后算帐”。
   
我还要告诉同学们,中央对大家提出的合理意见和要求非常重视。我们将进一步研究同学们和社会各界的意见和要求,提出和采取加强民主和法制建设,反对腐败、推进廉政建设,增加透明度等实际措施。

同学们,建设四化,振兴中华的担子最终要落在青年一代身上。你们为国家和民族做贡献的时间还很长。中央希望同学们保重身体,停止绝食,尽快恢复健康。这样,中央就放心了,你们的父母、教师和广大群众也就放心了。同学们回去以后,中央和国务院的同志还会继续听取同学们的意见,各方面多层次多渠道的座谈对话都将深入进行下去。
 
我再次呼吁同学们,停止绝食。祝愿同学们尽快恢复健康。

这篇讲话当天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并刊登于5月18日的《人民日报》。早上6时30分,“学运之声”转播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节目,先后播放了赵紫阳对戈尔巴乔夫的讲话和赵紫阳的上述书面讲话。

赵紫阳的书面讲话,让许多学生感到震动。也有学生认为赵的讲话没有明确否定四二六社论,没有满足学生的绝食目标。对赵紫阳等中共改革派作出的努力,柴玲的态度是‘保持学生运动的纯洁性,不介入中共党内斗争’。柴玲的许多表态来自李禄。

赵紫阳书面讲话后,北京高校对话团17日当天作出了撤离广场的决定。另两大学生自治组织,绝食团与北高联则未作出回应。

17日上午,广场“学运之声”广播站播出了严家祺、包遵信、李南友等人起草的“五一七宣言”。宣言部分内容如下:
从五月十三日下午二时起,三千余名同学在天安门广场进行了一百小时的绝食,到现在已有七百多位同学晕倒。这是我们祖国历史上空前悲壮的事件。同学们要求否定《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要求与政府对话并现场直播。面对我们祖国儿女一个又一个倒下去,同学们的正义要求迟迟得不到理睬,这就是绝食不能停止的根源。。。这样一个不负责任和丧失人性的政府,不是共和国的政府,而是在一个独裁者权力下的政府。

清王朝已死亡七十六年了,但是,中国还有一位没有皇帝头衔的皇帝,一位年迈昏庸的独裁者。昨天下午,赵紫阳总书记公开宣布,中国的一切重大决策,都必须经过这位老朽的独裁者。没有这个独裁者说话,四月二十六日《人民日报》社论就无法否定。。。中国人民再也不能等待独裁者来承认错误,现在,只能靠同学们自己,靠人民自己。在今天,我们向全中国、全世界宣布。。。这次学潮不是动乱,而是一场在中国最后埋葬独裁、埋葬帝制的、伟大爱国民主运动。

让我们高呼绝食斗争的伟大胜利!非暴力抗议精神万岁! 
打倒个人独裁!独裁者没有好下场! 
推倒四二六社论! 
老人政治必须结束! 
独裁者必须辞职! 
大学生万岁!人民万岁!民主万岁!自由万岁!

斗争火焰再度熊熊燃起。赵紫阳的恳切、真诚被驱散了,冷静已不合时宜,已经得到的东西已不能让人满足,学生们准备趁热打铁,争取更伟大辉煌的运动成就。

同一天还有两篇著名文章问世。一篇是北京大学中文系四名中共党员曹文轩(副教授)、温儒敏(副教授)、董洪利(博士生)、杨荣祥(硕士生)署名的“党员起来,抵制独裁”,另一篇是“清华大学经四班部分同学”发表的“他们的声音颤抖,我们的灵魂颤抖”。这两篇文章和“五一七宣言”一样,也对邓小平进行了直接的猛烈的抨击。

邓赵裂痕在强烈的社会反响下急剧扩大。

中午,中南海收到了中国民主同盟主席费孝通、中国民主建国会主席孙起孟、中国民主促进会主席雷洁琼、九三学社主席周培源致赵紫阳的信。信中说:
中共中央赵紫阳总书记: 
北京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静坐绝食仍在继续中,许多学生的健康和生命处于十分危急的状态。这一严峻的形势令我们忧心如焚。。。我们特此向您提出紧急呼吁:
一、我们认为,这次学生的行动是爱国行动。。。对于学生的合理要求,我们希望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予以解决。
二、建议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主要领导人尽快会见学生,进行对话。

民革中央主席朱学范也于当天致电中共中央,提出以下紧急呼吁:
一、中共中央立即召开各党派领导人会议,共商解决问题的办法;
二、明确肯定这次学生运动的爱国民主性质;
三、赵紫阳同志、李鹏同志亲自出面,同学生代表直接对话。

同日,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全国学联向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紧急呼吁。他们的两点主要呼吁是:
一、我们不愿意看到学生的生命和健康受到危害,我们也不愿意看到改革和建设的进程发生逆转。。。
二、我们认为,在党的领导下,通过真诚对话,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是唯一选择。我们建议,尽快进行不回避矛盾的建设性的对话。。。痛下决心,克服腐败现象,推动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

按照中央书记处书记芮杏文的指示,《人民日报》18日全文刊登了以上公开信及呼吁。

17日,北京先后有约一百二十万各界群众上街游行,声援在天安门绝食的学生。参加者包括知识界、文化界、文艺界、新闻界、出版界、法律界、宗教界人士,包括大中小学师生、科技人员、医务人员、企业家、个体户、工人、农民、佛教徒,邮电、饮食、商业、市政等部门的职工,其它市民,沈阳、上海的学生代表,来京游览、出差的外地公民等等。

当天的游行标语、口号包括:
推倒四二六社论;政府必须公开承认四二六社论错误;
我们爱民主,不要独裁;
老人政治必须结束;垂帘听政,害国害民等等。
人民日报社编辑、记者也参加了游行,他们的标语口号有:‘四二六社论,不是我们写的!’,‘人民日报洗刷耻辱!’等。

盛况空前的百万人大游行进一步鼓舞了学生的斗志,增强了学生坚持斗争的信心。久受压制的民意、激情甚至狂热需要时间释放和发泄。在此情况下,冷静思考很难,主动走出国人、世人注目的焦点很难,“见好就收”,结束绝食,撤离广场很难。

但是,置己方目标于呼应、配合、保护盟友之上,漠视盟友的努力和牺牲,是违背道义的,是可耻的,也是违反成功法则的。不认识到这些是可悲的。“否定四二六社论”是否高于推进中国民主?是否不否定四二六社论就不能迈出下一步?中国的民主化是不是只靠学生就能完成?八九年的中共改革派是不是学生客观存在的关乎运动成败的重要盟友?

17日下午4点,邓小平在家中召集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邓小平、杨尚昆、薄一波、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及邓办主任王瑞林参加了会议。《中国六四真相》说此会议是17日上午召开的。

会议一开始,赵紫阳首先发言,赵紫阳说:当前最重要的是说服绝食的学生先从广场上撤下来,回到学校去。

杨尚昆说:学潮已使国事活动不能正常进行。。。闹得连走路、上下班都成了问题。。。还不是动乱?

李鹏说:学潮的升级,事态发展到现在这样难以控制的局面,紫阳同志应该负最主要的责任。。。他在五月四日下午接见亚银年会代表时发表的同政治局常委决定、小平同志讲话和四二六社论完全对立的意见,在广大干部、群众中造成了严重的思想混乱,给动乱的组织者和策划者撑了腰、壮了胆、打了气。。。致使现在的局势越来越严重。

姚依林说:紫阳同志的亚行讲话,等于把中央。。。内部的不同看法统统暴露在学生和别有用心者面前,致使学潮越闹越大,几乎达到失控的局面。。。紫阳同志昨天与戈尔巴乔夫会谈时,把小平同志推出来。。。无异于是要把这次事件的全部责任推到小平同志头上,把学潮的矛头对准小平同志,这等于是给已经混乱的局势火上加油。

赵紫阳对姚的指责作出解释后,邓小平说:紫阳同志,你五月四日在亚行的那篇讲话是一个转折,从那以后学生就闹得更凶了。。。他们的根本口号就是两个,一是要打倒共产党,一是要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完全依附于西方的资产阶级共和国。。。今天不讨论这个问题,只讨论究竟退还是不退?

薄一波说:现在,后退是没有出路的。你退一步,他进一步,你退两步,他进两步。已经到了无路可退的程度,再退就要把中国拱手让给他们了。

乔石也说:现在我们不能再退了。

胡启立说:当务之急是先把绝食的学生从广场解救出来,退是不能再退了。

邓小平总结说:大家都看到了,现在,北京乃至全国的形势都相当严峻。特别是北京,无政府状态越来越严重。。。如果再不结束这种状况,任其发展下去,我们已经取得的一切成果,都将变为泡影,中国将出现一次历史性的倒退。。。陈云、先念、彭真等老同志,当然包括我,看着北京的局势都忧心如焚。。。

4月26日的社论是正确的。。。问题出在党内,解决的办法,党内要一致,首先中央要一致,错了大家负责。
。。。
其实,问题看得一清二楚。现成的例子就是匈牙利,一闹就让,让了一步再闹,再让第二步,还是不满足,再让第三步,永远不会满足,除非共产党垮台。
。。。
你越让,他就越要闹,事情还在发展。不采取紧急措施,肯定是顶不住的。
。。。
措施不坚决不行,不迅速不行。 我想的办法是戒严,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够在较短时间内使动乱平定下来。
。。。
我今天郑重地向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提出来,希望你们考虑。

李鹏第一个表态,‘我完全同意实行戒严,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姚依林、乔石也同意戒严,胡启立说,对当前局势感到忧虑,没有明确表态。
赵紫阳说:有决断总比没有决断好。不过,小平同志,这个方针我很难执行,我有困难。
邓小平说:少数服从多数嘛。
赵紫阳说:我服从组织纪律,但我保留个人意见。

邓家的常委会议作出以下决定:
一、晚上继续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部署如何实施戒严;
二、中央政治局常委于十八日早晨去医院看望绝食学生;
三、李鹏于十八日与学生代表进行对话,要求绝食学生全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来;
四、十八日上午,政治局常委向邓小平等中共元老报告戒严部署情况。

晚8时,政治局常委会议移至中南海勤政殿继续举行,参加人员为五位常委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两位元老杨尚昆、薄一波。

赵紫阳首先说:局势是不是发展到了只有戒严才能解决问题的地步?戒严到底有利于问题的解决还是会导致事态的进一步扩大?到底有没有实施戒严的必要。我希望大家心平气和地来讨论这个问题。

李鹏说:我拥护小平同志关于戒严的意见。我认为,在这个会议上,不应该再讨论该不该戒严的问题,而应该讨论如何部署实施戒严的问题。

姚依林说:我坚决拥护小平同志在北京市区实施戒严的意见。

赵紫阳说:我反对在北京实施戒严。在现在学生情绪极度偏激的情况下,戒严无助于事情的平稳解决,相反会使局面更加复杂、矛盾更加激化。。。建国四十年来,党在经济和政治上曾有过多次失误的教训。。。如果再有重大的政治失误,很可能导致民心尽失。所以,我认为戒严是非常危险的,中华民族已经承受不起重大的决策失误。

胡启立说:经过非常审慎的考虑,我也反对在北京实施戒严。。。我们决不宜采用高压政策,激化矛盾。。。说不定因为戒严会使更多的人卷入这场早该结束的学潮,使局面更加难以收拾,并走向极端。

乔石说:我们不能再退让了,但如何了结,一直没有找到好的解决办法。在戒严这个问题上,我很难表明支持或者反对的意见。

与杨尚昆一同列席会议但没有表决权的薄一波建议常委就戒严问题进行表决,结果:李鹏、姚依林支持戒严,赵紫阳、胡启立反对戒严,乔石弃权。

与会者决定将分歧提交至18日的元老会议解决。会上,赵紫阳提出辞职,被杨尚昆、薄一波劝阻。

原定17日晚文化部为戈尔巴乔夫准备的京剧晚会,由于大会堂通行困难,被迫取消。

17日晚,李洪林(中宣部理论局副局长)约于浩成(法学家,宪政学者)、严家祺一同前往广场劝说学生撤离。三人找到学生绝食指挥部,李洪林对在场的学生说:“你们没有到非死不可的程度,为什么非绝食不可呢?政府已经答应对话,有意见提意见,能对话就对话。况且赵紫阳也表态了,这个时候体面地撤回学校多好呀! ”学生当时表示认同,但又表示,有些负责人不在,要等他们都回来再作决定,并说一夜之间就可以把学生都撤走。三人就回家了。第二天李洪林到广场一看,学生还在那儿。

大约1989年5月17日快12点,李昌受赵紫阳委托,打电话给聂荣臻的前秘书林自新,要林代请聂荣臻劝邓小平不要戒严。林自新赶到聂家,未能见到聂荣臻本人。

在北美访问的万里17日会见加拿大总督让·索维时说:中国改革10年,国民生产总值翻了一翻,但现在看来政治体制改革慢了一些,民主发扬不够,群众监督也不够。现在学生、知识界和工人要求民主,反对腐败,是促使加快改革的爱国行动。。。下个月即将召开的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将要讨论这些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政府这次对学生的行动采取了克制的态度。。。我们一定要维护安定团结的局面,只有这样才能进一步进行改革和建设。

17日,全国27个城市,170多所高校,近30万学生上街游行、集会、静坐,声援北京学生,各地游行的学生和群众人数多则10万,少则数千,游行人数在万人以上的城市有﹕上海、哈尔滨、西安、武汉、长沙、南京、石家庄、兰州等。其中,从16日下午起至17日,近十万大学生在武汉长江大桥静坐示威,17日下午,一部分学生在大桥桥头铁道上卧轨,致使京广铁路中断运行近1小时。有几个城市的大学生效仿北京学生,也开始绝食请愿。



0%(0)
0%(0)
  人类更钦佩 - 五步蛇 06/22/19 (252)
  邓叶习王集团 - midwest20019 06/16/19 (404)
  极为珍贵的历史资料  /无内容 - 北美朋友 06/14/19 (388)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爱因斯坦的旅行日记》如此描叙中国人
2018: 美国学者评出19,20世紀最有害的十本書
2017: 宋江为什么要杀李逵?
2017: 农业部批准进口孟山都等公司转基因产品
2016: 文革是一场文化革命吗?
2016: 《血壮山河》之2051 身后事
2015: 幼河:粟裕与南阳事件
2015: 幼河:博古这个人
2014: 揭秘中国史上存活时间最长的一个王朝
2014: 传奇大金国:女真人终于对辽国说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