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徐向前说西路军西征听从中央指挥,到底是哪个中央?
送交者: 香椿树1 2019年10月14日12:08:52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谁指挥错了《西路军的由来与兵败祁连山》


  资料来源:开国将帅

http://210.27.144.14:8001/zhongguo-jinxiandaishi/ke/KE07/07CK/7-97.htm

       红四方面军主力三个军二万一千八百人,于三六年十月西渡黄河,孤悬河西,转战河西走廊。这支部队后来被称为西路军,其历史有两部分,西渡黄河与转战河西走廊。严格来讲,西路军史不包括西渡黄河,但后者直接导致后来的西路军横空出世。
  西路军不是为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而有意建立的,而是因宁夏战役计划落空,这支部队孤悬河西已成事实才出世的。西路军的西进使命是不确定中的大致确定,是不该有的原使命破产后无奈的继续。
  进一步讲,红西路军的由来,完全是因为四方面军领导人没有听从毛泽东的指示。这支部队于三六年十月西渡黄河,反映了当时红一、四方面军步调不一之事实,是张国焘抓住微妙机会为保持自己的独立性而作的最后努力。
  一九三六年十月,为了夺取宁夏,打通通往苏联的道路,得到共产国际援助,中央和军委决定集一、二、四方面军三路大军,发动宁夏战役。这一计划体现了毛泽东当时的战略构思。与会师前夕张国焘试图带领四方面军独自西渡黄河有所不同的是,此次宁夏战役计划,是集结红军主力的各方面军的共同行动。
  十月十一日,中共中央和军委根据敌我态势,在同朱德、张国焘及红一、二、四方面军领导人协商后,发布《十月份作战纲领》,要求全军争取一个月的休整时间,部署迟滞南敌和进攻宁夏的准备工作,其中要求红四方面军以一个军迅速选择渡河地点,加速造船,准备过河进入宁夏。
  毛泽东十月十三日致电红一方面军总指挥彭德怀:"请按《十月份作战纲领》准备,作出宁夏计划纲要,与朱、张面商后提供给中央军委。"有意思的是,电文中提到:"充分注意个别同志之可能的动摇性。"电文如下:
  按照十月作战纲领做好各项准备工作(一九三六年十月十三日)
  彭:甲、吊堡子到打拉池、到硝河城若干里,会宁到打拉池、硝河城到打拉池若干里。
  乙、已电询朱张何时到打拉池。
  丙、二方面军大约七天内到单家集、硝河城之线。
  丁、请按照十月作战纲领准备,作出宁夏战役计划纲要,与朱张面商后提出于军委。
  戊、请准备派一负责人(聂鹤亭如何)带电台或用陈漫远电台到黄河边,参加朱张所派之一个军造船与部署渡河战役之指导事宜。
  己、一二两师本月底须集中固原以北,以便全野战军集中训练至少半个月,预先准备粮食。
  庚、充分注意个别同志之可能的动摇性。准备在无别部参加时,野战军单独执行冰期计划。
  辛、中日形势极度紧张,汤恩伯奉蒋令集中候命援绥。
  十月十九日,毛泽东、周恩来致朱、张电中又嘱咐:按照军委《十月份作战纲领》已到黄河渡口的三十军渡河,以至少备足十个船开始渡为宜。二十号开始渡河问题是否推迟数日。
  据徐向前回忆录:中央令朱德、张国焘赴打拉池,会同彭德怀,商讨宁夏战役部署,中央同时指出;三十军渡河以备足十只船为宜,原定二十日渡河,是否推迟数日。
  由此可见,毛泽东此时不希望立即渡河,因为情况正在变化。四方面军领导人也十分清楚毛泽东此时的想法。
  另据徐向前回忆录:朱德、张国焘与徐向前、陈昌浩分手时,交待徐、陈,前线作战事宜,按《十月份作战纲领》机断处置。此时徐、陈正积极准备渡河。
  朱德、张国焘率领红军总部在十月二十三日抵达打拉池,同先期到达的彭德怀会合,共同商讨由彭德怀拟制的宁夏战役计划,表示完全同意。宁夏战役计划规定由红一、四方面军分两路西渡黄河夺取宁夏:一方面军主力先略取灵武、金积沿黄河南岸地区,尔后渡河;四方面军以三十军、四军渡河,控制黄河左岸,攻击中卫,吸引马鸿逵主力向中卫增援,以配合一方面军的行动。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胡宗南等部进展极快,由南往北向红军逼来。
  徐、陈在激战的同时准备西渡黄河。朱德、张国焘、彭德怀所部也在备战激战中。如何对付胡宗南等部,已成为重点。
  十月二十三日九时彭德怀就宁夏战役的部署给毛泽东电报。电报说:宁夏战役分两步进行。第一步,以第一方面军西方野战军主力占领黄河沿岸,以第四方面军第四、第三十军攻击中卫,牵制马鸿逵。
  第二步渡过黄河,控制宁夏门户,以一部兵力袭占定远营,相机攻占宁夏省会。
  十月二十四日毛泽东回电,同意彭德怀宁夏战役计划。电文强调指出,先决问题是如何停止南面胡宗南等部。电文如下:
  彭并致朱张,贺任,徐陈:  甲、同意二十三日九时电之计划。
  乙、胡毛王关业占大道,如继续北进,而地形、给养条件又可能给以基本限制,则我处南北两敌之间,非击破南敌无法向北。现虽有各种材料判断,南敌不能持久,但蒋介石在短期内拚命一干之可能仍是有的。因此目前先决问题是如何停止南敌。
  丙、前电各项请即复。
  问题就出在此时。据徐向前回忆录,"朱德、张国焘在打拉池会见彭德怀后,亦完全同意彭德怀提出的宁夏战役计划要旨,电令三十军首先渡河,九军跟进"," 二十三日,我们令三十军渡河",但此番渡河未成功,第二天继续。"二十四日夜半,我二六三团的勇士们,在河包口渡河成功。"
  鉴于张与四方面军的关系,可以认为是张国焘下令渡河的。张发电报挂上朱的名义,家常便饭。徐向前回忆录没有提及毛泽东的上述回电。
  渡河一事,《彭德怀自述》讲:"第二天,张国焘到打拉池,徐、陈第三天还未见到。拂晓,我到张国焘处质问:徐、陈为什么还未见到?张说:已令徐、陈率四方面军之主力及一方面军之五军团从兰州附近渡过黄河北岸。"
  可见三十军渡河之事,完全避开了彭德怀,更避开了毛泽东。分析时间,可能张国焘玩了个时间差,以早先的指令为挡箭牌大行独断。
  这时,胡宗南等部在飞机掩护下向红军阵地猛扑,已先后占领会宁、通渭、静宁等地,向朱、张、彭所在的打拉池进逼。二十五日,毛泽东、周恩来急电朱、张、彭等:
  击破南面之敌的部署(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五日)
  朱张,彭并致贺任,徐陈: 甲、根据敌向打拉池追击及三十军已渡黄河的情况,我们以为今后作战,第一步重点应集注意力于击破南敌,停止追击之敌。我处南北两敌之间,北面作战带阵地战性质,需要准备两个月时间。不停止南敌,将使尔后处于不利地位。
  第二步重点集注意力于向北。
  乙、因此,部署应如下:  (一)以九军以外之一个军接三十军渡河后,两军迅速占领黄河弯曲处西岸头卢塘、三眼井堡、大营盘、大塘驿地区之枢纽地带及向中卫方向延伸,侦察定远营与中卫情形,准备第二步以一个军攻取战略要地之定远营。
  (二)四方面军除渡河之两个军外,尚余以九军为中心三个军。二方面军除派赴七营部队外,尚余其主力。
  对南敌不须多加抵抗,如在若干天内逐渐集结于打拉池南北地区,对敌则坚壁清野,诱其深入,对我则构筑阵地,鼓励士气,待敌前进时消灭其三、四个团,即足以停止南敌矣。
  (三)一方面军之主力于四方面军两个军控制河西枢纽地带后开始行动,以突然手段占领金积、灵武地带。
  徐陈拨造船技术队二分之一或更多些附属之,迅速造船准备渡河。
  (四)在南敌确实受严重打击后,第九军从中宁渡河。
  此时整个战局进入以北面为重点之第二步,而以四方面军之两个军与二方面军全部防御南敌。如何盼复。
  从电文来看,毛泽东继续强调南敌,并明确提出主力第九军不应立即渡河。同时,毛泽东不得不默认主力三十军已渡黄河的事实。
  二十六日,已随红三十军到达黄河渡口的红九军,要求立即渡河,中央军委同意后过河。四方面军指挥部一起过了河。实际上,王宏坤、陈锡联、谢富治等部也试着渡河,因敌情未成。
  二十七日,朱、张致电徐向前、陈昌浩,转达中央军委指示,并说:四方面军除三十、九两军及指挥部已过河外,其余各部应停止过河。   二十八日,军委任命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兼政治委员、刘伯承任参谋长,统一指挥三个方面军抵御南敌北进。
  二十九日,毛泽东致电彭:"与南敌决战,关系重要。","全战役须掌握在你一人手里。"
  三十日,毛泽东致电朱张。电文如下:
  先打胡宗南后攻宁夏(一九三六年十月三十日)
  朱张:目前方针,先打胡敌,后攻宁夏,否则攻宁不可能。请二兄握住此中心关键而领导之。除九军、三十军已过河外,其余一、二方面军全部,四方面军之三个军,统照德怀二十九日部署使用,一战而胜,则全局转入佳境矣。
  三十日,彭德怀下达经中央军委批准的海打战役的部署,规定红一方面军六个师、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准备从东西两面歼灭胡宗南先头部队一至两个师;其余部队钳制毛炳文、王均二部。
  三十日,张国焘命令四方面军两个军后撤,使彭德怀战役部署未能实现。鉴于此,中央军委随后致电朱德、张国焘、彭德怀、贺龙、任弼时:"一切具体部署及作战行动,各兵团首长绝对服从前敌总指挥彭德怀同志之命令。军委及总部不直接指挥各兵团,以便适合情况不影响时机地战胜敌人。"
  三十日,国民党军关麟征师向靖远突进。看守渡口的红五军无法向打拉池靠拢,就奉朱德、张国焘的命令,也撤到河西,看守船只,休整待命。这样,河东和河西两岸的红军被国民党军队割断。五军加入了九军、三十军的行列,孤悬河西。  因红军兵力未能集中黄河东岸,彭德怀战役部署受到破坏,加上胡宗南等部进展很快,到达靖远、打拉池、中卫等地,打通了增援宁夏的通路,隔断了红军主力同河西部队的联系,这样一来,毛泽东御南敌计划落空,夺取宁夏的战略计划已无法执行,被迫中止。
  孤悬河西的红四方面军三个军二万一千八百人,虽然控制了一条山地区,奋战十多日,但这一带的地形和生存条件十分不利,难以长期停留。十一月二日,徐向前、陈昌浩致电朱、张并毛、周请示行动方针,说明:此方人稀、粮缺、水苦,大部队难以作战。若主力不能迅速渡河,此方各种关系不便久停时,即我方决向大靖、古浪、平番、凉州行,尔后待必要时再转来接主力过河。十一月三日,毛泽东回复朱张徐陈同意所请。九日,河西部队经中央军委同意后改向人口较稠密的凉州地区前进。  十一月七日徐向前、陈昌浩和李特等在给中共中央并张闻天、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和张国焘的电报中说:"(一)为加强与统一河左岸四方面军部队党政军的领导及保障党的路线的执行,我们提议左岸部队在目前独立行动中组织党的西北前敌委员会。简称西北前委,以昌浩、向前、传六、李特、国炳、克明、树声、先念、海松、义斋、卓然等各同志组织之,并由昌浩、向前、李特、卓然、传六等五人组织常委,以昌浩同志为书记。(二)在军事指挥方面,提议组织军委西北分会。(三)上二项提议当否请中央及军委复准,以便遵照。"
  十一月八日毛泽东和张闻天回复徐、陈电,基本上同意所请,并命名河西部队为西路军。电文如下:
  河西部队称西路军及其领导机关名称人选问题(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八日)
  朱张,徐陈李等七同志:甲、提议河西部队组织前委与军分会,我们基本上同意。河西部队称西路军,领导机关称西路军军政委员会,管理军事、政治与党务,以昌浩为主席向前为副,其余名单照他们来电批准。
  乙、二兄有何意见,请复。
  就这样,红西路军诞生了,但其西进使命还未确定。
  想指出的是,前委与军分会是名份,西路军是名称。西北前委,牌子不小,嘿嘿,颇似邓大人战争年代最威风的牌子。从适当意义上讲,这意味着四方面军主力及主要领导人开始逐步摆脱张国焘的节制。纵使张国焘地位还在,又能耐昌浩何?讽刺!
  顺便提下,三个方面军会师前夕,张国焘就命令改变北上会师计划而西渡黄河。为此事,正积极向中央靠拢的陈昌浩与张国焘大吵一架。
  就连张国焘的铁干将李特,都反起张。张国焘向徐向前哭诉。徐向前以为,陈昌浩想取张而代之。那次西渡,徐向前支持张国焘,因气候等有变西渡作罢。
  西路军西进使命的确定,是从十一月十一日毛泽东致电徐陈询问西路军情况为起点的。这份电报大概是毛泽东与徐陈的第一次直接联系,也许算得上徐陈开始得到毛泽东直接领导的标志与开端。在此之前,都是间接联系。十一月三日,毛周致电朱张徐陈。四日,徐陈致电朱张。五日,朱张致电徐陈。六日,徐陈制定《平大古凉战役计划》。八日,毛致电朱张彭贺任。八日,毛泽东张闻天致电朱张并徐陈李。
  十一月十一日,毛泽东、周恩来终于直接致电徐向前、陈昌浩。电文如下:
  询问西路军情况(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一日)
  徐陈:  甲、你们现到何处,情况如何?
  乙、由于河东还未能战胜胡毛王〔2〕各军,妨碍宁夏计划之执行。我们正考虑新计划,但河东主力将与西路军暂时的隔离着。
  丙、请考虑并电告下列各点: (1)你们依据敌我情况有单独西进接近新疆取得接济的把握否?  (2)如果返河东有何困难情形?(3)你们能否解决衣服问题?
  西路军军政委员会连夜开会讨论,作出了西进的决定,并急电告中央。
  电文中并讲到,二马主力约全数三分之一已受我打击,敌战斗力平常,战术顽强,指挥亦差,在大靖、凉州地区人粮较丰,以后筹资扩红都有大的办法,根据现在敌我力量估计,我们可以单独行动,完成任务,现决在甘、凉、肃、永、民创造根据地,不在万不得已时,不放弃凉、永。
  至于后来西路军血战河西走廊,兵败祁连山,原因是多方面的。徐向前回忆录对此有最权威的分析。
  但我以为,西路军麻痹轻敌才是致命弱点。西路军领导为张国焘包袱所累也影响极大,这不仅体现在空前绝后的执行命令的机械上,还体现在缺少主动性创造性及对指令的心领神会。还有,在我看来,徐向前回忆录多少有点推卸责任之嫌。西路军遭到的两次致命打击,都与指挥不当领导不力有关。
  先是九军因轻敌而惨败于古浪,一蹶不振,西路军犹如壮士断臂,两支铁臂九军三十军,已伤其一。古浪之地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本是给敌以致命打击的好机会,反弄成惨败。徐向前也承认部队麻痹轻敌并已伤铁臂之一。势力此消彼长,西路军真正叫苦,是从这之后开始的。
  另一次致命打击发生在西路军最后时期。全军分驻四地,相隔甚远,兵力分散,为敌分割。董振堂五军守高台血战一周,被彻底吃掉,连带着星夜驰援的唯一的骑兵师五百余人大部伤亡。接下来敌矛头指向九军。九军三天血战,突围而出。最后,全部西路军集结在三十军所在地,祁连山下的倪家营子,血战二十余日,再次突围而出。前后凡三次遭敌依次分割包围,实在看不出西路军有何主动对策。最低限度,五军血战时,当迅速集结九军三十军,或战或走,但绝对不应分兵坐而待围。还有一点,此番惨败,与情报侦察工作不够有关,或许还与精神状态有关。其实,倪家营子条件不错,有可能集全部人马在此,而只以少量兵力游荡其它三处。若以全部人马对决,胜算还是满高的。生死关头,是分兵保护地盘重要,还是战胜敌人重要?
  马家军全部家当,正规军三万,其余为民团。马家本事如何,五军克高台俘虏一千四百为证。据马家回忆,交战双方都使出吃奶的劲头。谁能多挺一会,谁就能最后胜利。
  试想,若大胜于古浪,又保持适当的兵力集中,再加认真研究对付骑兵的战术,西路军多坚持几个月是不成问题的,到那时,西安事变余波得到彻底平息,西路军将无须配合大形势,挥兵急速西进,必将取得最后胜利。
  不无讽刺的是,张国焘在回忆录中借他人之口,声称若我张某在西路军,就不会有兵败祁连山。从西路军后来的经历来看,张国焘此话有点道理。但历史不能假设,若张国焘如所愿过了河,后来能否逃出王明手掌,值得一问,弄不好其下场会象李特黄超一样,只是中共历史少了个最大的叛徒。  三七年十二月,毛泽东在接见西路军所剩部分领导人时说:红西路军的失败,主要是张国焘机会主义错误的结果,他不经过中央,将队伍偷偷地调过黄河。
  应该说,毛泽东的话"张将队伍偷偷调过黄河"是正确的。前一半话,皆大欢喜,但后一半,难免有人不高兴,谁都喜欢被人赞为听主席话按主席指示办事。  徐向前在回忆录中称完全是执行中央命令。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央经过认真调查研究,作出了这支部队西渡黄河与转战河西走廊,是执行中央军委命令的结论。徐向前认为,这是实事求是的历史结论。
  历史就是这么有趣。细细想下去才会发现,徐向前及中央的结论都是对的。原来"中央"二字在三六年底非常微妙。执行张国焘、陈昌浩的命令绝对等同于执行中央及中央军委命令!嘿嘿!更妙的是,现在的人恐怕大都将这里的"执行中央命令",理解为执行毛泽东的命令。
  实际上,渡河一事及后来的一小段日子,西路军听命于张国焘。张到中央所在地后,西路军才真正听命于毛泽东,成为名副其实的毛泽东麾下大军。
  可叹今人,大作张某所不能作。张某在回忆录中大肆攻击毛泽东,反倒在西路军一事上,只能不痛不痒的牢骚几句,竟不如今人够长进如是哉。

张国焘回忆录摘抄:

关于解决党内争端问题,多数认为我此时不能去陕北,应该集中力量,先执行西进的军事计划,然后再谈党内问题。(西路军失败真不是张国焘一个人的责任, 多数一定有徐向前,朱德参与没有)对于这一点,我声明我主动的去陕北,足以表示内部团结的诚意,一俟西进计划顺利实现,我决这样做。我也说到共产国际已知道我们赞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新策略,又批准了我们的西进计划,两个中央对立的形势也已解决了,四方面军如果能在河西走廊立住脚,莫斯科仍会照原议支持我们,并不会将我们视作是反共产国际的分子

张国焘的算盘, 暂时挂在中央名下, 但是到了西北可独立行事, 还能得到莫斯科支持, 好算盘,张国焘没有隐瞒, 那些黑毛泽东的人太没良心了

“西路军的处境,使我们大感忧虑,我和朱德周恩来曾再三商讨,想不出应援的办法。马步芳是效忠于蒋介石的,我们不能通过张学良去影响他。在军事上,我们自顾不暇,无法策应,我们只有暂时停留在河连湾,将我们的通讯电台,临时改为侦查电台,供给西路军一些必要的情报,并令电保安军委会侦查电台,尽可能将情报供给西路军。
我们本身的军事情况也很紧张,当我军由同心城经豫旺县向山城堡撤退时,胡宗南第一军的主力即衔尾追击我军,正向山城堡压迫,我方的对策是实行坚壁清野,使敌军因粮食缺乏不能在这里久留。我们估计敌军有占领山城堡、河连湾、洪德城、环县、曲子镇以至通庆阳这条线的企图,那里是陕北苏区产粮食较多的地方,我们自然要在这里牵制敌军,不让他们实现这种企图,否则就连保安也要受到威胁了。”

说明亮点, 1.我和朱德周恩来曾再三商讨: 在张国焘徐向前不听命令西渡黄河造成麻烦无法处理,周恩来给张国焘送粮食,顺便留下来参与张国焘对西路军的指挥。

2.我们本身的军事情况也很紧张: 张国焘手里还掌握一部分第四方面军的部队,但是指挥无能而接连失败。

所以, 徐向前嘴里的中央就是打马虎眼, 张朱冒充的中央。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清朝妃子脖子上为什么要围白色围脖?(z
2017: 吴佩孚的四字幽默
2017: 武警上将王宁十九大前放狠话 背后另有两
2016: 台湾教授:寻觅十年 终于找到救人的法门
2016: 盗墓笔记:中国十大君主墓绝密档案
2015: 秋念11:周恩来,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2015: 美籍中国问题专家:毛泽东发动文革为打碎
2014: 为什么英国统治时期香港人从无胆要求普
2014: 朝鲜于2013年被人出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