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第二十五回 (2)
送交者: woodyonge 2019年10月15日21:41:17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楚州以西二十里,有一个安平小镇,从安平镇西去五里,穿过一片柳树林,就到了黄土岗,那里便是由东往西通往淮东荒域的必经之路。

安平镇是个小集镇,却有一条繁华的太平街,街道两旁挤满了店铺、地摊,过往行人络绎不绝。但这繁荣景象却在三天前忽然消失了,太平街也已不再太平,街头阴沟里倒卧着的十几具无头死尸,就已说明了一切。

家家闭户,店铺关张,行人罕见。偶有三两条人影,幽灵般在街上游荡,却听不见任何声响,瞬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过路商贩,旅客纷纷绕行,宁可多走三十里,也绝不经过安平镇。

这一日,愁云低压,冷雾凄凄,整个安平镇笼罩在诡异恐怖的气氛之中。

街道尽头突然传来一阵叮、叮、叮、叮的金石敲击之声,声音单调刺耳,敲碎了凝结的空气,也敲散了人们的心头仅存的一点点安宁。

弥漫冷雾之中,远远走来了一个老太婆和一个小娃娃。老婆婆白发苍苍,枯面堆皱,尖鼻瘪嘴,秃眉歪眼,驼背弓腰,一身灰布棉袍,干瘦腕子上挂了圈铁念珠,手拄龙头铁拐,趿拉一双黑布棉窝,步履迟缓,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小娃娃脑袋好似遭了雹灾的茄子,坑坑疤疤,一头稀疏黄毛,纠结在头顶挽了个髻,柿饼子脸上怪肉横生,斗鸡眉,吹火口,一双小板牙龇出唇外,小蒜头鼻下,粘着两条青鼻涕,一对铃铛大眼,眼珠却小如绿豆,闪烁着凶光,身穿酱紫色小棉袄,下面是小红棉裤,脚下穿着一双小黑布棉鞋,脖子上挂着一个金项圈,小赃手里抓着一对金镰,一踮一踮,跟在老婆婆身后。

一只小花野狗从墙洞里躜出来,才向老太婆汪汪叫了两声,丑娃轻身一纵,身法灵快之极,一把揪住小花狗的后脖子皮毛,将小花狗抓在手里,探双指,竟将一双狗眼扣出,一口吃下肚去,又将小狗摔在地上,小狗剧烈挣扎着,发出嘶声惨叫,老太婆抬起一脚,狠狠蹋下去,小狗吱地一声,登时肚破肠流,鲜血四溅,瞬间便被踩作肉饼。看着地上一团血淋淋的血肉皮毛,老太婆干瘪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满意而又残酷的狞笑,她喜欢践踏生命,也喜欢血腥,更喜欢杀人,特别是杀一个脑袋价值十万两黄金的人。

老太婆和丑娃走到街心,忽又驻足僵立,一切又都静止。

这条街道本是斧头帮洪老六的地盘,每天都可以从店铺,商贩那里收取一笔非常可观的保护费,所以无论是谁,都休想往这里插上一脚,否则就砍断他的腿,按照洪老六的意思,毒手婆婆,血手童子、金银双钩、黑白双煞也全都休想。于是洪老六便和他的几个手下干将很快就躺在了路边的臭水沟里,象死狗一样发臭、腐烂。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辆马车缓缓驶入街口,只见车厢门帘低垂,窗户紧闭,车轮碾压着青石板路面,发出隆隆的声响,在这寂静的街道上显得非常震耳,却又给这死寂的街道带来几分生气。

老太婆撩起眼皮,眼中射出两道阴森锐利的精光,盯着那辆越来越近的马车。马车在老太婆面前停下,车中之人说话了:“这位老婆婆,因何拦住我的去路?”声音温文尔雅,一听便是出自一个非常有涵养和学识的中年文士之口。

老太婆干枯的脸上挤出一丝阴笑,颤巍巍地来到马车厢门旁,探出枯枝般手爪,以一种刀刮锈锅底的声音,颤抖地说:“老身衣食无着,可怜可怜俺们吧,赏下几文钱吧。”

门帘徐徐掀开一条缝,从里面慢慢伸出一只白净,细长,稳健,而又灵活的手,一看就是经过精心保养的富贵人的手,食指,中指夹着一枚银币,轻轻放在了老太婆的掌心。

就在接触银币一刹那,老太婆干枯手爪突然一翻,闪电般抓向对方的脉门,五只又尖又长的指甲,有如五把钢钩,闪烁惨碧光芒,显然涂有剧毒,与此同时,铁拐龙口里也暴出三点寒芒,射穿门帘,钉入车内。小丑娃也同时发难,只见金光一闪,刹那之间,小丑娃已经飞身扑入车窗。

这无疑是致命的一击,无论突然爆发出的劲道和速度,都是令人不可想象,毒手婆婆出手之时,心中已有十成把握,何况还有血手童子助阵。

势成绝杀,只可惜老太婆和小丑娃今日面对的对手武功太过高强,高强到令人不可思议。

几乎就在这同一刹那间,车厢里面的那个人的手腕轻柔一转,看似动作不紧不慢,却巧妙地绕开了对方的毒爪,然后曲指轻轻一弹,那枚银币像箭一般射向老太婆的面门,老太婆鬼嚎一声,身形疾闪,斜掠二丈,银币划面而过,夺地一声,嵌入街边一所房屋的门楣,老太婆摸了一把火辣辣的老脸,惊魂未定。

丑娃进去的快,出来的更快。他才从左窗扑入,耳听砰地一声,又从右窗飞出,眼看就要撞墙,小丑娃腰身突地一折,来了个空翻动作,脚尖儿轻轻一点墙面,又反冲回来,二次扑向车厢,却被老太婆抢身一把拉住,声音干瘪地说:“小宝贝儿,今天这个买卖做不成了,咱们快走。”小丑娃投资倒是很听老太婆话,冲马车作了个极其狰狞的鬼脸,然后便和老婆婆突然消失在雾中。

霜雾更浓,天气也更冷。迷蒙冷雾中,屋宇轮廓虚渺。四周的杀气并未散去,马车依旧停在那里,没有动。

忽听车内之人轻叹一声,说:“既然已经久候多时,又何必藏而不露呢?”


未完,请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美國中期選舉的水晶球
2018: 以人事知之 (上)
2017: 中东突变:美土交恶与美俄较劲
2017: 诲教盗者
2016: 修身是可信可行的, 钥匙放在住在芬兰的
2016: 《往事》:汉地纪实(21)社教运动 (3)
2015: “毛主席缔造了我们的党,也几乎毁灭了
2015: 人物追踪--从红岩烈士到悉尼姑娘
2014: 该清算制造香港骚乱的人了
2014: 为什么英国统治时期香港人从无胆要求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