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蒋介石出卖东北前罪之二:中山舰事件与蒋介石媚日的源头
送交者: 香椿树1 2019年11月11日11:28:14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来源:西征网

本文主线事件:中山舰事件、南京事件、济南惨案、中东路事件=日本满蒙利益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本章目录: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一、1926年3月中山舰事件全解读

  写之前,先设想一下各位可能存在的疑问,即:“中山舰事件”跟本篇章的主题“蒋介石出卖东北”有什么关系?

  答:的确没有直接关系,一件事发生于1926年3月20日,另一件事发生于1931年9月18日,整整相隔了5年。

  但是,虽然与“九一八事变”的[发生]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却有间接的因果关系,请注意,我说的是[因果]而不是[关联]。除了“中山舰事件”外,还有本章目录中提到的另外一件大事,发生于1927年3月的“南京事件”,他们都与最终酿成“九一八国殇”有关。

  答案就在(上)集中提到的1914年《陈述欧战与倒袁计划书》和1921年的《上陈总理军事意见书》中,所谓“绥靖东北”指的就是保留日本的满蒙利益,而“不宜以张作霖为目的敌”就是指支持日本保留满蒙利益,因为蒋介石是反共的,而日本人扶持的张作霖自然也是反共的,“满蒙利益”这一块大蛋糕不是日本就是苏联的,中国暂时还吃不到,也所以梦寐以求“中日亲善,共存共荣”的蒋介石当然是支持日本占有东北和内蒙古的,这样日本就可以在东北帮他挡住苏联,这就是九一八之前他一直不抵抗的前罪。

  支持日本满蒙利益就是[因], 最终出卖东北就是[果]。不能理解这一点逻辑,就无法理解蒋对日本所表现出来的各种绝伦之荒谬与荒诞之离奇。笔者将会在这篇文章中无懈可击的史料印证此一观点!

  因此,有必要先来回顾一下“中山舰事件”的前前后后,因为这件事不仅是蒋介石反共、反大革命(国共合作)的开始,更是他媚日卖国的发端——“中山舰事件”的诱发原因很多,但总结起来最根本原因还是这一条,等同上述总结——反对破坏日本的满蒙利益。

  从何说起?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先来简单复习几个常识:

  1、中山舰事件目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对付中国共产党;

  2、顺便夺取当时偏左的政府首脑汪精卫的权力;

  3、根本原因在于苏联顾问建议暂缓广州国民政府的北伐计划,并要求蒋介石分兵北上支援冯玉祥——当其时,冯玉祥的国民军正和张作霖的奉军在华北鏖战。

  关于第3个原因,来自国内最权威的“中山舰事件“研究,“胡乔木盛赞有世界级水准”的杨天石老师的《中山舰事件之谜》中却只字未提,反而用了大量篇幅来解读1926年3月18~19日中山舰的调动过程,又喋喋不休地引用了十几个小人物的回忆记叙,并由此得出蒋发动政变的原因是由于“右派造谣+蒋多疑”而导致的结论,因此他认为事件“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

  关于“右派谣言的蛊惑”,其中有一条杨天石引为极重要的证据的就是1926年3月19日下午海军交通股股员欧阳钟前去中山舰舰长(也是海军军局长)李之龙家中,因李不在,故向其妻子“矫令”谎称“奉蒋校长命调派两战斗舰前往黄埔军校附近打击水盗(劫商船),遂成功引爆整件事,因为刚刚好当天《蒋介石日记》中,记载了那段时间与蒋不和的汪精卫在上午连续三次问蒋来不来黄埔军校,似有意催促,于是多疑的蒋遂认定“苏联顾问与共产党要害我,要掳我去海参崴”而猝然奋起发动政变,而欧阳钟在事后接受调查时却隐瞒了去过李之龙家一事——据此,杨天石认定“当时蒋的确相信有这么一个阴谋”(指中了计上了当),这种似是而非又模棱两可的解读,使蒋介石在杨天石的笔下变成了“自卫反击者”。

  此真是荒天下之大谬。

  解读任何历史悬案,首先第一要务乃应从当事人身上查找原因,跑去找一大堆无关重要的小人物,而且还是完全不知情的非当事人,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只需要将事件发生前1个月的《蒋介石日记》罗列出来,便一切都真相大白。

  (一)1926年《蒋介石日记》8条节选(只择取相关的部分)

  【1月28日】

  晚,与季山嘉研究北方军事政治,谓:“余(即蒋自己)若在北方觅得一革命根据地,所成就功业,其必十倍于此也,岂仅如今日而已乎“?

  【2月1日】

  下午,召开校务会议,曰:“校事纷如乱丝,不知如何擘(bo,第四声,即安排、布置)理,范围扩大,委权于人(编者注:先记住这8个字,对揭开谜底非常重要),不能以全神贯注。权位愈高,责任愈重,因之心思愈老,而危险之程度,亦愈增矣,可不懔哉”。

  【2月22日】

  呈请解除东征总指挥职。

  下午四时,回东山寓休息,叹曰:”政治生活,诚非人所过耳,处境若此,万万想不到也,道德云乎哉,感情云乎哉“。

  晚,赴俄顾问宴,席终坐谈多主北伐从缓。

  【2月26日】

  夺懋功师长职,并扣留之(俄人季山嘉为之震惊,以其利用王懋功图谋不轨,倾覆本党革命势力不成也)。

  【2月27日】

  上午,往访汪主席,报告要事,及对季山嘉处置意见。(以季山嘉专横之矛盾,如不免去,非唯为害党国,且必牵动中俄邦交,然料其个人行动,决非苏俄当局意也。)有倾,季闻之,并愿辞退,甚疑之。

  【3月7日】

  刘峙、邓演达告之有人以油印品分送,作反蒋宣传,闻,切转释然。

  【3月12日】

  总理逝世周年纪念,上午九时,往中央党部行礼,致哀敬……(略),午后四时,季山嘉就谈,极阵北伐不利,力辟其谬妄。

  【3月14日】

  上午,在中央军校补行总理逝世周年纪念…..(略),曰:”顷聆季新言,有讽余离粤意。其受谗已深,无法自解,可奈何“?

  【3月18日】

  下午四时,在中央学校开会,力主北伐。

  共产党作乱。傍晚,海军代理局长李之龙,矫令中山舰泊黄埔。

【笔者注】

  从以上《日记》可以清晰地看到,蒋主要是与苏联顾问季山嘉产生矛盾,矛盾的爆发点是“暂缓北伐”,蒋对此提议一开始是沉默,到后面是“力辟其谬妄”的反击,并曾经用“离职”逼宫支持季山嘉的汪精卫,要求他辞退季,但是却弄假成真,使汪精卫最终暗示要他离去,于是,在即将失败之时他发动了政变。

那么,“暂缓北伐”又是为何?

  (二)1926年4月9日《复汪精卫书》(节选)

  (1)“弟由汕回省以来,即提议北伐,而吾兄当时且极端赞成之,并准备北伐款项,以示决心。不料经顾问季山嘉反对此议,而兄即改变态度,因之北伐之议,无形打消,坐失时机”;

  (2)“季山嘉提议,派兵由海道运往北方,此为其儿戏欺人之谈,实为其根本打消北伐之毒计,弟即知其无北伐之诚意。当时弟并以彼用意之毒,陈明于兄前,谓此计于吾总理北伐毕生之志完全相反。兄既知之,而复允之,此亦吾兄不能自主之一端也。”

  (3)季山嘉劝弟往北方练兵之计,实为“使弟离粤,以失去军中之重心,减少吾党之势力。乃兄不察,竟顺其意,且赞成之,惟恐不遑。及弟与季山嘉露意反脸,令赴俄休养,而兄恐触其怒,反催弟速行”。(《蒋介石言论集》第二集,中华书局1964年校定稿,第424~427页。)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笔者注】

  可见,蒋《日记》中的所谓“范围扩大,分权于人”就是指季山嘉提议走海路分兵北上援冯玉祥,众所周知,孙中山的南方革命政府与北方的冯玉祥以及他的国民军(西北军)是盟友关系,早在1924年双方就来过一场“北京会“——冯玉祥邀请孙中山来京执政,并得到孙的北上响应。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三)大沽口事件与“三一八惨案“

  冯玉祥与当时的汪精卫和国民党左派们一样,他们都坚决拥挤孙中山的”三大路线“(联俄、容共、扶助工农),1924年,冯玉祥就在中国共产党创始人李大钊的牵线搭桥中与苏联共产国际建立了关系,并且得到了苏联的援助和顾问指导,冯军也一直在北方与日本人支持的张作霖奉系军队作战。

  就在”中山舰事变“的前13天,即3月7日当天,国民军在天津大沽口用火炮击退来犯的奉系军舰,并封锁了港口,张作霖遂请求列强干预,3月10日,英、法、日、美、意等国驻华使馆开会,指责国民军封锁大沽口违反了《辛丑条约》,要求撤除一切入京障碍。国民军被迫开放,旋即遭到冲入港口前来替张作霖助拳的日军军舰炮轰,被打死打伤多人,向来勇猛的西北男儿可不是善茬,国民军果断还击将莽撞的日舰驱逐。

  事后,国民军毫不退让义正辞严地向日方提交了抗议,日方则以《辛丑条约》为由搪塞并纠结列强军舰云集大沽口威胁当时主政的段祺瑞,共产党也适时发动了在京学生5000人的示威请愿,结果却遭到了段祺瑞政府的血腥镇压酿成了“三一八惨案“。

  【笔者注】

冯玉祥如此的表现,可以肯定他不会是蒋介石喜欢的人,因为一年后与大沽口事件相类似的“南京事件“蒋介石的表现却完全是另一个样子。

  总而言之,广州国民革命军与北京国民军的同盟关系,是孙中山生前就订好的,南北会师中原的计划也是孙中山生前既定的北伐作战计划,而蒋介石指责季山嘉暂缓北伐“实为其根本打消北伐之毒计”纯粹是含血喷人,极其讽刺的是同年度7月9日,他率师北伐时还是和冯玉祥建立了联系,并最终联袂进军华北。

  故,蒋发动政变的唯一动机与国民党右派造谣挑拨基本上没什么关系,特别是依蒋如此沉猜城府之人,与其说被怂恿,莫如说是他反过来利用了右派,要不然正常人哪会听到有人反对自己时,不是烦恼反而是吊诡的“切为释然“的?

  杨天石《中山舰事件之谜》洋洋洒洒近万字对此事却一字未提,还大言不惭称:“中山舰驶往黄埔并非李之龙“矫令”,它与汪精卫、季山嘉无关,也与共产党无关“。?还称”有偶然性“??

  哪来的偶然性?2月6日他夺王懋功(广州卫戍司令)职就是政变的前奏,是向汪精卫与季山嘉的示威。

  中山舰事件之谜已经解开。

  二、中山舰事件后蒋介石与张作霖背后的“野望”

  (一)蒋政变最根本目的是为了阻止苏联在中国(比日本)坐大

  如上所述,蒋反对分兵北上,自有其独裁不愿分权削功的一面,也有其深知 “日俄觊觎东北甚深”不愿在北伐未开始时过早地卷入日、俄背后的角力冲突的一面,但是联想到我在(上)集中揭露的他的东北方略,便不难看出,他在中山舰事件中的猝然发难,肯定也隐含了阻止苏联在北方扩大战事的动机,他绝对不愿意看到苏联在中国坐大,并超过他心中的盟邦——日本。请注意,这不是笔者的阴谋论,而是有事实论证的: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民国十三年(1924)十一月十日,国父发表「北上宣言」,提出「废除不平等条约」与「开国民会议」的两大主张,唤起全国国民的觉悟,指出了唯有与国民结合的革命武力,才能永绝与帝国主义结合的军阀,达到中国独立自由和统一的目的…..(略)在国父起程之前,鲍罗廷传达莫斯科邀请国父访俄的表示。国父问我的意见,我力加反对,其主要的理由,就是我们国民革命,为求中国的独立自由,而与俄合作;国父此时访俄,将使共党乘机散播谣诼,来混淆一般国民的耳目,更使我们本党国民革命的前途发生重大的障碍。此后国父亦就未曾再提其访俄的计划了。(《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2,第39、40页。)

  【笔者注】

  蒋介石成功阻止了孙中山一生中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访问苏联的机会,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反共,阻止共产主义在中国落地生根,证据确凿,确凿无疑!

  (二)蒋如何与张作霖“野望”?

  1、秘密联张

  张蒋两人1926年秋天就开始秘密接触,两人分别派唐生智和杨宇霆作为代表,展开秘密会晤,达成了共同驱逐共产国际势力的协议,因此翌年震惊中外的“南京事件”后不到两周,张作霖便在4月6日得到了公使团的同意,派遣军警突袭北京的苏联大使馆、远东银行、中东铁路办公处,逮捕李大钊等共产党人。(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St.John’s Universtity1981)p.189,纽约圣约翰大学根据《蒋总统秘录》的内容于1981年出版的《常凯申的日常》(笔者译)第189页)。

  2、南北呼应共同反共

  4月12日,与张作霖达成默契的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所谓“清党”。苏联与中国共产党则强烈谴责“国民党”粗暴侵犯苏联使馆尊严,并认为此事件乃帝国主义的挑拨,中国政府已沦为帝国主义者的工具。4月19日,苏联被迫召回北京驻华代办及大使馆职员。(郭廷以《俄帝侵略中国简史》,1985年6月,文海出版社,第65页。)

  3、《民国日报》揭露蒋、张联手诛杀李大钊

  “据云前晚(编者注:即李大钊等20位革命者被杀当天)张作霖得其前方子张学良等来电,主张杀害(李大钊)。同时蒋介石又密电张作霖,主张将所捕党人即行处决,以免后患。”报道在此处特别加了个“记者按”——“此讯甚确,二十九日北京晨报详载其事,惟改蒋介石三字为‘南方某要人。”(1927年4月30日)

  【笔者注】

  原来李大钊的被害,蒋介石竟然是幕后一只看不见的黑手! 蒋为了反共可谓到了无孔不入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你可知道?1941年汪精卫针对新四军与抗日力量的“清乡运动”蒋介石也是幕后的一只黑手!而且还是主动的倡议的!笔者会在往后的连载中揭露!让你看看荒唐的曲线救国抗日!

  4、汪精卫的跟进

  5月21日武汉发生反共的“马日事变”,6月5日,武汉政府辞退鲍罗廷、加伦等苏联顾问,7月15日召开国民党中执会,做出取缔共产党驱逐苏联顾问之决议,最终导致国共分裂。南京事件激化了国民党内左右派之间的矛盾,被视为国共分裂的重要前奏之一。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种种迹象表明,张、蒋“清共”背后有日本人在指使,因为未完全脱离苏联支持的蒋介石,本质上来说他还是代表着苏联在中国所支持的革命力量,而张作霖则是日本的“头马“,理论上来讲张蒋应为一对”死敌“,然而竟然不约而同地采取了相同的行动,其矛头名为对准日益强大又深得民心的中国共产党,但是更深层次的则是对准了日本的死敌苏联,蒋介石反共投日的司马昭之心已路人皆知矣。

  蒋介石公开投日就在”南京事件“!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三、1927年3月“南京事件”的回顾与述略

  日本在此次冲突事件中的态度极其反常,一反常态的示弱于华,而蒋介石的危机正是在日本对其它列强的制衡中被消弭的,蒋也敏锐地抓住了时机,迅速对日本涌泉报恩——将危机全部转嫁到了共产党的身上,同时更发动了血腥屠杀40万人的“清党“!蒋介石向日本递交了投名状,同时也笼络了列强,驱赶了苏联,一石三鸟!

  (一)、事件回顾

  【数据】

  死亡人数为英国2人,美、法、日、意各1人。美国受伤3人,英、日各2人受伤,另有英舰“绿宝石”号上的一名英国水兵在江右军发炮还击时阵亡。外国领事馆和侨民财产损失难以计数。中方死伤人数,根据各方面的调查,为死亡36至39人,伤数十人,一说伤数百人(此为国民党方面的数据,而共产党方面的数据则是2000余人)。

  众所周知,这件事有两个历史公论,(1)一说是撤退前的张宗昌的北军与冲入城中的北伐军的南军里的不良分子共同制造了骚乱,其中既有南军追击溃逃的北军时的乱枪乱炮导致的外国军、侨民伤亡,也有南军中对外国人怀有仇恨情绪的暴力排外。(2)另一说则是指责北伐军江右军的第二军副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李富春,第六军副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林祖涵 (林伯渠)等共产党员阴谋制造了骚乱,目的是要借列强之手报复蒋介石的“中山舰事件”,并打击当时已经有清党倾向的蒋介石(在江西驱逐了部分苏联顾问),反正最终还是指向了苏联共产国际。而关于后一观点,英、美等国不以为然(《剑桥中华民国史》),但是作为主要受害国之一的日本却与蒋介石的国民政府的最终结论惊人的一致!

  由于此次事件的经过,无论是国、共还是外国史料都莫衷一是,众说纷纭,故为最客观计,我选取当时《申报》报道的第一手史料3则如下:

  【《党军完全占领南京》1927年3月25日】

  (23 日)晚五时鲁军开始退却,陆续向浦口输送,城内大肆抢掠,混乱非常, 日侨由日本陆战队保护,收容于领事馆、日清汽船、畚船及驱逐舰等五处。 ” 又说 :“二十三日午后五时,住在南京南门外之鲁军退入城内,旋由下关退往浦口, 惟退走时在城内大肆抢掠,沿途放枪,居民中流弹死伤者颇多,各国侨民分乘美国军舰二艘、英国军舰二艘避难上海,日侨则纷纷避入日领事馆及驱逐舰、日清汽船、堆栈五处。接着说 :“本部某方面接二十四日南京来电云,本日晨八时, 南京完全被南军占领,鲁军陆续渡江,由下关退却,南军追击甚急,有保护日侨之日本陆战队员一人被流弹击毙。”

  【《南京纷扰中之外讯》1927年3月26日引述日本“东方社”】

  东方社二十五日本埠消息:据本部某方面接得二十四日南京消息云,鲁军二十三日晚间彻夜退往浦口,枪声通宵不绝,南京下关均遭抢劫。从二十四日上午四时半左右起,南军从南门陆续入城,日本领事馆附近枪声大作,北军退至城内, 其得逃往浦口方面者不过一部分而已。未明时,下关忽起大火灾,南军沿江北上, 于午前八时入下关,于是发生剧战,南京附近情形极为惨淡,狮子山炮台于九时许悬挂青天白日旗,至十时半左右浦口之堆栈起极大之火灾。当二十四日上午七时半左右南军先锋队经过日本驱逐舰桧桃滨风碇泊处附近沿岸时,忽向日舰方面开枪,各舰皆有数发之枪弹痕迹,别无损害。从午前八时左右起,南军兵士涌至日清汽船会社畚船,日本陆战队指挥者努力欲使若辈退却,但其后又陆续聚集无数南军, 且其开枪既无秩序亦无目标,至日舰‘桃’之一等机关兵后藤龟喜随作牺牲矣! 斯时流弹愈密,因维持驳船,殊属危险,故驱逐舰队司令官将下关之日侨避难民及陆战队全体队员悉数收容于‘桃’舰内。

  日、美、英三国在此事件中受损最大,但是一贯狂妄的日本却表现得异常的怂,连自己的海军陆战队员被打死都未发一枪一弹一炮以回击!更有传日军上尉荒木龟雄不忍耻辱而切腹自杀(但未死)的,与美国和英国的表现简直是判若云泥:

  英美军舰至上午七时半左右起,受南军方面不间断之枪击,然仍持隐忍态度。至下午三时四十分,英舰‘良美拉尔特号’,美驱逐舰‘三四三号 ’、‘三四四号’ 二艘,随以美孚山附近为目标开始炮击,是时在附近之中国军队皆仓皇逃窜,江岸之上不见人影。(《申报》,《南京纷扰中之外讯》1927年3月26日引述。)

  由《申报》所报道之当时现况,可见骚乱与暴力排外应该是最接近原貌的史实,事实上这早已有先例,北伐军一开始便节节胜利,所到之处,沿途百姓皆张灯结彩、敲锣打鼓地欢迎,不论是当时的国人还是北伐军人,都雄赳赳气昂昂,民族意识空前团结强大,所以当北伐军1926年底进入武汉时,数万民众在共产党人的带领下涌入汉口英租界与九江租界,并与英军发生冲突,但最终却成功收回租界(这也是历史上第一次),英国被迫放弃!当时共产党发动工人运动,简直招手即来一呼百应——来自美国方面的实时调查也持这样的看法: 南京事件的排外和抢劫风潮发生在江右军全面占领并控制南京之后,持续时间之久、规模之大,如果全系溃败的直鲁军所为,是不可能的。遭到抢劫的外侨也指出,抢劫者是身穿国民革命军制服、讲湖南、广东、江西等地方言的军人。英、日领事的报告也分别以大量事例证明抢劫领事馆的是江右军士兵和下级军官(美国国务院档案,U.S. Dept of State: Records of Depaitment of states Reatling to Internal Affairs of China,1919-1929. M.329; H.G.Woodhead: the China Yearbook,1928, pp723-726.)

  事后英、美等国家为保护本国侨民而增派兵员进入南京,其中美国2000、英国1000,日本始终没有抵抗,而且才增兵不过300名。

  (二)、蒋介石一开始时有点骨气

  “此事发生后,余得宁方两次无线电报告……可述之如下:二十三日午后, 直鲁军残部约有数万之众,见国民革命军逼近宁垣……直鲁军乃四处散奔, 实行抢掠, 宁垣于是秩序大…… (略)直鲁匪军肆扰益烈, 随波及于英日诸领事馆, 且闻有伤害外侨之不幸事件发生。同时驻宁英舰队陆战队贸然登陆,并由舰上发炮向岸上射击, 有二百余发之多, 伤害我华人民, 现在虽无确实报告, 当亦不在少数…….而擅行发炮至二百余发之多, 伤害我华人民之生命财产, 衡情度理, 似亦未妥…….现在所得报告…….外侨被难绝非革命军所为。盖革命军自出师北伐, 历经湘鄂赣闽浙诸省, 对于外侨靡不尽力保护…….闻蒋总司令在芜湖师次, 已电驻沪有关系领事, 嘱现将在宁已登岸之陆战队先行归舰, 静候彼到宁后妥为解决, 想即可迅速公平解决也。”(《申报》,《白崇禧关于南京事件之谈话 》, 1927 年 3月 26 日。)

  毫无疑问,白崇禧代表的就是蒋介石的态度,但这可真真是蒋介石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硬汉“瞬间!但是,他很快就上了日本人的”吊“,当然,这也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而已,对于蒋来说,日本的”鱼饵“对处于危机中的蒋介石不啻雪中送炭。

  (三)、日本政府的5点可疑之处(《申报》)

  (1)呼吁英美冷静

  3 月 28 日,英美日三使商议应对办法 ,“日使谓南京等处详细报告未到, 且损害似非外传之甚,应持沉静主义,且看南方首领之措置。英美两使亦谓然。 ”(《各军长出示保护外侨 》,《申报》1927年3月29日。)

  (2)率先指斥中国共产党

3月29日,日本驻上海总领事矢田七太郎发出电报:此次南京抢劫事件为第2军鲁涤平、第6军程潜、第40军贺耀组中的党代表、基层的共产党派遣军官及南京地区中国共产党党员合谋设计的组织行为。袭击时有当地的共产党党员专为向导,执行对象与场所都有事先规划。前者只限外国人; 后者则选定领事馆、教会、学校等洋人集中处。(日本外务省《日本外交文书》,昭和2年版,第一部第一卷,第527页。)

  就在这一天的前3天,蒋介石抵达上海,并指责共产党人作乱:

  “二十六日,公抵上海坐镇。盖当我军指向上海之际,上海工人实行总罢工,以响应我军,而共产党徒竟乘机煽动工人,组织纠察队,发给枪械,企图制造暴动,挑起列强与国民革命军冲突。并阴谋成立「劳工市政府」,实行共产暴政。公为使此一重要地区免沦为武汉之续,乃即亲往坐镇,共党阴谋,遂不获逞“。(《总统蒋公大事长编初稿》卷1,第145页。)

  日、蒋明显是心领神会、灵犀有心。

  (3)内阁决议“不干涉中国内政“

  日本政府召开内阁会,决计“不在中国施用武力,但以外交方法谋和平之解决”;“决定据被害状态之调查,单独向责任者蒋介石严重抗议”。但在调查方式上明确表示“关于该事件之协同调查绝不参加,将离别英美单独行动”。

  日本政府为何采取如此做法?

  《朝日新闻》社解释说:“此时在英美协商方面的,一为南军之抢劫,一为英美军舰之炮击,而日本卒则并未参加炮击也,故日本无与英美联合行动之必要。”(《日阁议决定对华不用武力 》, 《申报》1927 年 3月 30 日。)

  日本居然没有乘人之危!!真是史无前例!

  ④、连续为蒋介石解围

  “电通社(4月)三日东京电: 列国对华方针尚未一致,英美持强硬论,日本主稳和,又不用武力。”(各国对华方针尚未议决 》 , 《申报》 1927 年 4 月 4日。)

  (5)成功化解蒋介石的危机

  “关于宁案善后交涉,北京列国公使会议之结果……决定照日本方面之提案, 讲平和解决之手段。” (《英美日对宁案将提要求 》 , 《申报》 1927 年 4 月 5日。)

  (四)、【结果】

  4月4日美国率先获得大笔赔偿,南京政府也认同了美国“正当防卫“。英、法、意等国纷纷效仿索取赔款。

  显而易见,此次危机的化解,日本的帮助起到了根本性的作用,正是因为日本居中斡旋才使蒋介石化险为夷,列强才承认了蒋这个南京城的新主人——4月18日蒋氏南京政府成立,汪精卫的武汉政府被”晾“了起来,蒋介石用丧权辱国换来了个人的羽翼丰满。

  但是,日本的根本目的在于反共,与蒋一拍即合,此是不争事实。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1927年4月18日蒋氏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国民党进入宁汉分治时期)

  5、【万县事件】折射蒋介石的真实骨气还不如军阀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冯玉祥在大沽口英勇还击日舰,不畏强权,没有赔钱。

  ★杨森在万县也敢于反击英舰,不畏强权,没有赔钱。

  ★蒋介石在南京既赔钱又“失地”——南京的租界他一个都没动。

  如此看来,蒋介石还不如军阀。

  四、1927年11月蒋介石与田中义一的对话

  (一)蒋介石的第一次个人下野

  到8月份,南京集团几次遭到军事挫折。张宗昌7月25日夺回徐州,孙传芳则向长江三角洲老根据地挺进……在南京集团内部,以李宗仁和白崇禧为首的桂系与蒋介石的黄埔学生之间存在冲突。甚至何应钦对蒋的支持也是不可靠的……在8月12日军事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蒋谈了他要辞总司令之职和把首都防务交给其他将领的意图,当没有人提出反对时,他认为这是不可容忍的侮辱,于是离开南京前往上海……蒋的引退声明8月13日发表。(《剑桥中华民国史》,第767页)

  【笔者注】

  1927年8月13日蒋介石发表长篇大论的《辞职下野宣言》,在《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30里,有7页之多,因此笔者就不引用了,总之说来说去就一个意思: 我反共无罪,我是总理的信徒——又长又臭,掩卷后仍让人拂鼻连连…….每一次落难时蒋都会适时地把本从未属意他为接班人的孙中山搬出来,但这一次显然是无用功,在根牙磐错的权力斗争中,清党带来的天怒人怨、徐州战役大惨败(蒋亲自指挥)、桂系李白的倾辄和亲信何应钦的倒戈,蒋在内外交困中被迫第一次下野,宦海沉浮,多少达官仕绅因此而永远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但是蒋却有办法,并最终成功复出,一切皆因他半年前投的那张状纸。

  (二)田中义一对蒋下野的公开谈话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上图的原文字:“蒋介石的下野,对我国的外交有重大影响。然而,蒋的下野正是为他日后飞黄腾达奠定基础,真了不起。蒋于广东起事之际,即派使者前来致意称:不久即与共产党断绝关系,尚祈关照。我当即答:如勉强摘下面具,恐怕连面皮也一起被剥掉吧!后来他果然同共产党断绝关系并努力消灭共产党。此次又不顾一切断然去要职。据传关于中国正在召开第二次东方会议,对时刻变化的中国不能决定具体的事项。因而在日本方面,如张作霖在北方得势,北方的事情同张谈判,如蒋介石统治了南方,就同蒋谈判“。(《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资料长编》第三章,第144页)。

【笔者注】

  证实了笔者在上述“南京事件“中蒋、日勾结的分析准确无误!

  (三)蒋介石《告日本国民书》

  西元:1927年9月29日星期四阴历:民国16年9月4日甲子:丁卯年庚戌月丙寅日:二十九日,公抵达日本长崎,三十日,日本首相田中义一来电欢迎,同日,宫崎来谈日本政局,谓:「秋山定辅与田中义一均甚望公来日」云。(《总统蒋公大事长编初稿》,卷1,第185页。)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告日本国民书》

文/蒋介石

出自:《总统蒋公思想言论集》卷三十

  一、中日两国为兄弟之邦,无论在任何方面观察,均有唇齿相依之关系

  二、确信中日两国根本之亲善,非利用军阀所能成功,亦非少数人之互助结合,所能奏效,必待我两国国民之间有自动自觉的精神之团结,乃能达其目的。

  三、深望两国国民在共同努力于东亚和平责任之上,迅速完成中国革命,以确立两国亲善之基础,则中日幸甚。

  中正遵奉中国国民党孙总理之遗嘱,从事于中国国民革命,与贵国人士睽违久矣!此次辞职,获来贵国观光,对于各种事业之进步,良用钦佩!至个人此来,辱荷各界竭诚优遇,尤深感谢。窃以贵国为我 孙总理革命策源之地,亦即我国民党前身同盟会产生之乡,渊源至深,我孙总理于民国十三年赴北京之前,绕道东来,向贵国朝野有所申说者,无非本其平生一贯之主张,确信中日两国在国际关系上非切实提携共同奋斗,不足以保障东亚之和平,而中华民族之解放,与中国国际地位之平等,即所以完成中国国民革命,亦即我中日两国共同奋斗之基础。中正此来,时日尚浅,然深感贵国国民对我中华民族之观念,皆已注重于平等待遇之精神,实与中正以深切之印象,故不愿失此良机,一本我孙总理之遗意,重将前义再向贵国国民掬诚申告之。三年以来,中国国民革命运动,经我中国国民党之奋斗,已将我国民独立之精神,表现于世界,即各国有识之士,亦莫不公认我国国民已具有独立之能力,〔第71页〕

  如列强之政府,能同情于吾党之三民主义,不加妨碍,则国民革命之运动,决不至有今日之停顿,其或已告成功矣。(笔者注:蒋是求同情,而非要自强,从新展示了他在南京事件中的面孔)窃忆我孙总理尝称中日两国为兄弟之邦,无论在任何方面观察,均有唇齿相依之关系,中正深信贵国国民,希望我中华民族之独立,必较他国国民尤为真切,且贵国人士,提倡中日两国之亲善,已有多年,惜乎未得其道,故至今尚难实现,此我两国有识之士,莫不引为憾事者也。中正尝以为欲期中日亲善之实现,必先扫除两国亲善之障碍,障碍为何,厥为中国国民所共弃之军阀也。在此二十世纪拥有四万万以上国民之中国,而竟有中古封建时代之万恶军阀,遗留于其间,不仅为中国国民革命进行之障碍,抑且为世界和平及文化发展所不许也。惟其间有不明中国国情之国家,不顾东亚之安危,徒眩惑于目前短小之权利,利用我国民所痛心疾首之万恶军阀,以间接压制我国民众,阻挠革命新兴力量之膨胀,而连结国际间永久不解之仇恨,以贻我东亚民族无穷之耻辱,明达如贵国朝野人士,对于东亚百年之大计,其必有远大之怀抱,而于排除我中国国民革命之障碍,亦必与吾人具有同情,而不加以阻止乎?贤明之日本国民乎!吾人确信我中日两国根本之亲善,非利用军阀所能成功,亦非少数人之互相结合,所能奏效,必待我两国国民与国民间,有自动的及自觉的精神之团结,乃能达其目的。是以吾人今后努力亲善之工作,首当扫除国民间以前之误会与恶感,以及其亲善障碍之军阀,并切望日本七千万同文同种之民族,对于我中国革命运动,澈底了解,而予以道德及精神上之援助,是实为我革命进行莫大之助力,亦即我两国根本亲善之良谟也(笔者注:这是蒋介石的肺腑之声)。否则军阀之恶劣势力,一日不除,我国民必多增一日之痛苦,国民革命之完成,固因之延长时日,而我两国之亲善,亦无由实现,其影响于东亚全局之大,固不待言〔第72页〕,

  而最近世界之战祸,亦将胚胎于其间,是诚足为我两国前途忧也我中国惟一亲爱民族之日本国民乎!吾人东亚来日之大难,惟有吾东亚民族乃能自决,吾人对于东亚前途之危机,其在共同努力者,正多而至迫切,我国国民,岂复可以漠然置之乎?吾人既知中国内乱之延长,实与贵国前途有莫大之影响,故吾人更不能不努力于我国之统一,期与贵国同负保障东亚和平之重任,吾人更深信中国之国民革命,无论在民族历史上,革命精神上,以及世界潮流之趋势上言之,断无有不成之理,决非任何强权之所能永久干涉与压迫者也。惟中国革命成功之迟速,其于中国之祸福,与贵国之安危关系,皆同一密切,无所轻重,故吾人甚望我两国国民,在共同努力于东亚和平责任之上,迅速完成中国国民革命,确立两国亲善之基础,则今日贵国人士所盛倡共存共荣之理论,必可表现于事实,是则中日幸甚。〔第73页〕

笔者注:如果要为这篇讲话起个主题,那应该是《中日共荣革命宣言》。

  (四)田蒋对话之日本官方版

  【田中义一】

  (1)“若未能安定长江以南,一旦被摘掉嫩芽之共产党再度萌芽生叶……此忧甚大……故以为阁下宜专念南方一带之统一。”

  (2)“至于北方张、阎、冯之争斗阁下不必插手,此类争斗自己便会有所结果。”

  (3)“世间动辄便称日本帮助张作霖,其实全然不符事实。日本绝对不援助张作霖,漫说物质援助,即便劝告一类其他帮助亦一切皆无。日本的愿望唯安心于满洲之治安维持。此即日本期望反共产主义之阁下坚守南方之大望所在……日本对此必尽力给予援助。”(《李宗仁回忆录》中指出,蒋此次接受了日本2000万援助。)

  【蒋介石】

  “总理(孙中山)曾有言不得牺牲日本之利权,我亦相信日本在中国的利益安全即中国之国利民福之安全……中国军队的革命运动是以中国及列强的利益为目的的……中国的排日风潮是由于日本帮助张作霖,吾人虽谅解日本之态度,然厌恶军阀的中国国民则误以为军阀是依赖于日本的。故日本欲帮助吾人同志早日完成革命,则必一扫国民之误解。事如若如此,满蒙问题应容易解决,排日亦能绝迹……俄国因这层意思已加干涉于中国,日本岂有任何干涉援助不予之理。”(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馆(A.1.1.0.10),同时收录在日本外务省编《日本外交年表及主要文书》。)

  【笔者评】

  最后一句“俄国因这层意思已加干涉于中国,日本岂有任何干涉援助不予之理“充分印证了蒋视日本为自己的盟友,视苏联为敌人的思维,当然,他只能是小弟。

  (五)田蒋对话之蒋官方版

  西元:1927年11月5日星期六阴历:民国16年10月12日甲子:丁卯年辛亥月癸卯日

  五日,访日本首相田中义一于其私邸,公告以中日两国将来之关系,可以决定东亚前途之祸福。田中询公此次来日之抱负,公以三事告之:略曰:「余之意:

  (1)中日两国必须精诚合作,以真正平等为基点,方能共存共荣,此则婿视日本以后对华政策之改善。

  (2)中国国民革命军以后必将继续北伐,完成其革命统一之使命,希望日本政府不加干涉,且有以助之。

  (3)日本对中国之政策必须放弃武力,而以经济为合作之张本。」又曰:「余此次来贵国,对中日两国之政策,甚愿与阁下交换意见,且期获得一结果,希明以教之。」田中则曰:「阁下盍不以南京为目标,统一长江为宗旨,何以急急北伐为?」公曰:「中国革命志在统一全国,太平天国失败之覆辙,讵可再蹈乎?故非从速完成北伐不可,且中国如不能统一,则东亚不能安定,此固为中国之大患,而亦非日本之福利也」。田中每当公谈及统一中国之语,輙为之色变,公辞出有感曰:「综核今日与田中谈话之结果,可断言其毫无诚意,中日亦决无合作之可能,且知其必不许我革命成功,而其后必将妨碍我革命军北伐之行动,以阻中国之统一,更灼然可见矣。」(《总统蒋公大事长编初稿》卷1,第189-190页)

  【笔者注】

  观上述中、日两个版本的外交文档,看田中与蒋介石对话之详情基本一致,因此可确知史料的100%真实性,也可以从中窥觊田中氏有意要将中国南北分治,这是完全可以肯定的,因为对中国有侵略野心的日本当然不愿意看到一个统一的中国,所以他的理想构筑就是北张南蒋,而蒋介石对于打倒军阀这一点虽然没有让步,坚持非打倒军阀并让国民党统一中国不可,但是他这个底气当场就已经泄了,在国民党官方史料中隐去,但在日方史料中保留的一句:“故日本欲帮助吾人同志早日完成革命,则必一扫国民之误解。事如若如此,满蒙问题应容易解决,排日亦能绝迹“——这一句的意思就是只要日本支持他完成统一革命,他就愿意用满蒙利益与亲日反苏来与日本交换。蒋官方版的删除恰恰印证了蒋的做贼心虚和坐实卖国铁证!

  下面,还有更强的证据。

  (六)日军大本营摘译史料《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资料长编》揭露蒋出卖东北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撰的《大本营陆军部》,为其战后编撰的“战史丛书”的压卷巨着,《日本军国主义资料长编》是摘译其书中侵华部分组成的。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上图文字】

  几天后,两人再次举行了会谈,在会谈中二人毫无忌惮地交换了意见,并达成了某种谅解:“其主要内容有二:(1)即国民革命成功,中国完成统一之时,日本即予承认;(2)日本对满洲之地位及特殊权益,中国予以承认。在此,蒋介石做了很大让步。”

  【笔者评】

  至此,完全可以肯定笔者自(上集)中揭露蒋对东北的“绥靖革命“与”不以张作霖为北伐对手“的真实意图其实就是委蛇于日本,蒋要做的就是用”日本的满蒙利益“去交换日本的支持,并与日本一起防苏反共,事实上,自1929年他”统一“全国后,在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前他一直就是这样做的,为了打自己人他从来不遗余力、殚精竭力,但对于日本的侵略步伐却从来不管。

蒋在回国后的公开讲话再次暴露蒋日勾结卖国的史实!

  (七)蒋访日归华后的公开讲话赤裸裸

  11月10日,蒋回到了上海,他在上岸时即对记者们表示:“我们不能无视日本在满洲的政治及经济的利益。此外,对日本国民在日俄战争中发扬的惊人精神有所认识。对此,孙先生也曾予以承认,对于日本在满洲的特殊地位,曾保证予以考虑。”

  在日俄战争中,惨胜的日本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参战日军为40万人,其中战死达8.8万人,为俄军战死人数的2.7倍。日本对于中国形势的关注,主要还是源于其在华的重大利益,这是需要特别注意的“。(田崎末松《评传田中义一》下卷)

  国粉!洗啊!

独家连载04 | 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2):蒋介石与日本满蒙利益

  下一篇章,1928年的“济南惨案“起,蒋公将开始他对日本的“报恩”之旅,,准备好了吗?敬请继续关注(下集)。

为此文赋拙诗一诗《蒋氏前罪》

武昌革命炮声扬,满帝君臣梦堕乡。
世凯横戈天堑岸,孙文意气入京康。

洋场百里仍矜贵,八国洋人戏黛妆。
野殍横街豪宅犬,三民主义盖黄梁。

嘉兴一苇聚湖商,共产中华现曙光。
亿万农民希望在,驱张润笔战潇湘。

长洲两党群英荟,士将同心练炮枪。
饮马珠江摐北去,蒋公挂冠阋新墙。

下关滚滚撼西方,寡耻辱族做新郎。
从此公腰头点地,昏昏穷途败输光。

  中华民国经历了那么多,伟大的大革命却被蒋一手粉碎,真是可悲可叹!一个错误的时刻、一个错误的领导人上台,将中华民族推向几欲亡国灭种的历史深渊!悲乎?


此文系西征网独家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西征网


0%(0)
0%(0)
        你可以说蒋介石没控制东北,不能说东北不是中国的 - 香椿树1 11/14/19 (8)
            汪精卫卖国当汉奸比蒋介石先行一步并不能说蒋介石没有出卖东北 - 香椿树1 11/21/19 (1)
              日本鬼子光是缴获张学良的兵工厂就有大炮飞机坦克,掠夺的钢铁多 - 香椿树1 11/21/19 (1)
                放弃杀父之仇不报南满铁路不收而去撩拨中东路不是“引日抗俄”吗 - 香椿树1 11/21/19 (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李清照和岳飞
2018: 一战停战日100周年纪念日,开个讨论帖,
2017: 习近平邀川普游故宫 毛泽东却至死不敢入
2017: 以超高规格献媚进贡川普是全体中国人的
2016: 宋慈是提刑官,为什么也叫他法医鼻祖
2016: 袁崇焕:以身许国心独苦
2015: “我这个反革命分子,当的冤枉”
2015: 太阳系内的自由是伪造出来的
2014: 水浒替天行道大旗下面的阴影(寡言)
2014: 孩子们需要野化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