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苏联炭疽泄露事件
送交者: 芨芨草 2020年02月25日21:28:39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苏联炭疽泄露事件

 

19794月的一天,前苏联工业重镇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市(Sverdlovsk,现名叶卡捷琳娜堡)的24号医院里,忽然送来了三位症状相似的病人,他们都表现为发高烧、头痛胸闷、喘不过气。

接手这几位病人的,是24号医院呼吸科的主治大夫玛格丽特·伊莉延科(Margarita Ilyenko)。她一开始以为是肺炎症状,但很快发现病人的病情恶化比他想象得要迅速得多。刚刚第二天凌晨,三位病人中就有两名已经死亡了,剩下的一名也奄奄一息:他的口鼻不断溢出渗血的黏液,因为呼吸极度困难已经陷入了昏迷。

就在第二天,城市中另一家20号医院里,也出现了同样的事情。

我们这儿有几个病人很不对劲,高烧不退,一直剧烈咳嗽,还不断呕吐„„”20号医院的呼吸科主治大夫雅科夫·克利普尼策尔(Yakov Klipnitzer)通过电话向伊莉延科焦虑地讨论病情。

我们这里也是,一天之内大厅里就挤满了病人,病床上到处都是打着寒颤的人,很多病人的皮肤上都长出了黑色的水泡,看起来很恐怖。伊莉延科回应道。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某种传染病吗„„

医生们的猜测并没有错,这些病人们的确感染了什么,只是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类似的病例,也不知道该如何医治。

短短一天之内,死亡人数就急剧上升到数十名,很快24号医院的停尸房里已经堆满了尸体,死神在这座中型城市里肆虐着„„所有市民都开始惶恐起来,但却不知道这瘟疫是从何而起。

通过整理病人的档案,伊莉延科发现了病人们的某种共性:他们似乎都来自于城市32区,也就是奇卡洛夫斯基区的一家陶瓷厂。难道这家陶瓷厂内存在某种感染源吗?

此刻的陶瓷厂,已经暂时封闭。身穿严密防护服的疾控中心主任维克托·罗曼诺科(Viktor Romanenko)正在安排消毒人员不停地用氯气喷洒消毒。如果陶瓷厂正常工作时,可以透过厂房巨大的窗户,看见工厂内部挤满了上百名忙忙碌碌的工人。

很快,政府对外公布了结论,这是因为陶瓷厂工人们集体食用了某私人屠宰场贩卖的,被污染的肉类,才导致的瘟疫死亡事件。

他们纯粹在胡扯,在这家厂子上班的尼古拉·布米斯特罗夫(Nikolai Burmistrov)根本不相信这种解释,我们很多人也吃了他们家的肉,为啥我们都没事?

工人们的质疑是完全有道理的,特别是结合当时苏联的国际环境,再考虑到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市的城市定位,就不难猜测到,政府一定在隐瞒着某种可怕的真相„„

这样一看,斯维尔德罗夫斯克的炭疽感染事件,确实有蹊跷。

首先在历史上,就算是感染率最高的皮毛工人,都未曾出现过如此大规模的炭疽感染死亡事件。

而且,仔细观察感染者在地图上的分布,病人竟都处于一条直线上。

引用後来负责调查此事件的哈佛生物学教授马修·梅塞尔逊(Matthew Meselson)的说法就是:工人们吃肉并不会造成50公里内直线型区域感染的分布形状,只有风可以做到这一点。他的妻子珍妮·吉列(Jeanne Guillemin)同样参与了此事件调查,并在1999年发布了一本专门介绍此事件的书:《炭疽:致命疫情的调查》(Anthrax: The Investigation of a Deadly Outbreak)。书中提到不仅仅是工人和市民,当地还有很多牲畜也同样感染了炭疽。

再结合当天的天气情况,当时风向正是朝着陶瓷厂刮过去,那么传播原因也就不言自明了。如此一来剩下的谜团只有一个:为什么炭疽会从19区的生化实验室里泄露出来?

答案来了:

冷战结束後逃到西方的苏联生物备战研究所副主任肯·阿里贝,他是一名哈萨克斯坦人,写于1999年的其个人回忆录名称正是取自著名电子游戏:《生化危机》

19号营地是最繁忙的生化武器工厂,工人们三班倒地轮流工作,为苏联军火库制造一种干燥的粉末状炭疽武器。这是一项充满压力和危险的工作,发酵的炭疽菌必须从它们的液体基中分离出来,然後才能被磨成粉末,以便在弹头爆炸时形成气溶胶。尽管厂区里面的工人会定期接种疫苗,完全不用担心被炭疽感染,但是隔绝炭疽菌与外部世界接触的唯一一道防线,就是干燥机上面的排气管过滤网。在每次换班的时候,干燥机都会被关闭,进行例行检修维护。

330日下午,技工在进行例行检修的时候发现一台干燥机的过滤网被堵住了,于是他们便将这个滤网拆下来清洗,并且准备让晚班的同事将滤网装回去。根据苏联军队的规定,当天下午的值班主管尼古拉中校,应该要在记录本上记下滤网已经被拆下的备注。但是这位中校看起来似乎非常急切地想要回家,或者只是他的确太累了,他忘记在记录本上记下关于滤网的信息!

当晚班的值班主管上工的时候,他没有在记录本上发现任何与滤网相关的信息,于是这位主管便让工人像往常那样启动机器,继续工作。就这样,武器级的炭疽病菌在干燥机的废气推动下,飞散到夜空之中。数小时後,操作干燥机的工人惊讶地发现,干燥机的滤网居然还放在地上!尽管他们迅速地把滤网装进了机器,但是大祸已经酿成了:一阵凉爽的晚风将致命的炭疽病菌带到了附近的陶瓷制品厂,感染了在这里上班的夜班工人,几乎所有工人都在一周之内因为病发死亡了!

在疫情爆发之前,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市政府当局完全被蒙在了鼓里。随後,军队和苏维埃高层迅速采取了掩盖行动。军队在疫区周边设立了隔离区,而苏联高层则对外宣称被污染的肉类是罪魁祸首。数百只流浪狗因此被枪杀,而黑市食品小贩则因传播受污染的食物而被捕。KGB的特工人员摧毁了医院的记录和疫情的疫情报告,所有受害者的尸体被沐浴在化学战消毒剂中,以清除炭疽孢子留下的证据。

当地的领导人显然已经获悉了工厂里有危险物质泄露,他命令市政工人擦洗和修剪城市里的树木,喷洗道路和屋顶。结果,刚刚沉淀下来的炭疽孢子被工人们再次搅动,形成气溶胶继续扩散,导致城市中产生了多例皮肤炭疽病。

炭疽粉末

那时无人知晓有多少炭疽芽孢从19号营区飘出,但有专家估计污染物不超过1千克 ,其中包含不超过1克的炭疽芽孢 。

假设这些孢子能广泛扩散,就能致使几十万居民染病。

不过幸运的是,当时的炭疽孢子并没有落到市中心,因为风向刚好吹向了人烟稀少的地区。

截至5月,至少有99名苏联民众在这场史上最严重的生化武器泄露事件中被炭疽感染,64人因此死亡。不过,但根据阿里贝书中的说法,总死亡人数可能接近105人。而附近30英里范围内的羊圈中,牧羊人则纷纷表示有羊上了炭疽病——因为羊比起人类更加容易感染这种传染病。由于这起事件的严重性,日後的生物学者将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炭疽泄露事件称为生化版的切尔诺贝利事件

对炭疽来说,及早确诊与使用抗生素,是病人能否存活的关键。但是,就算是致死率不高的皮肤性炭疽,如无适当治疗就极易演化为九死一生的吸入性肺炭疽。

若当时医院能早点知道病因,或许就能挽回一些病人的生命。

但是,苏联军方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这种怪病爆发的原因,包括当地的卫生组织。

然而,在所有人都还没搞清楚状况时,一个紧急事务小组就奔赴此地,没收了当时所有病人的医疗数据和尸检报告。

医院和平民区都被大量喷洒氯水,甚至连街道表面的泥土都被推土机挖走一层。

苏联当局只想极力把此事压下,因为事情败露也将意味着受到全世界的谴责。

毕竟,1972100多个国家(包括苏联和美国)共同签署的那份《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就摆在那儿。

但纸始终包不住火,197910月,西德法兰克福一家俄语报社便了解到情况,并率先报道了此事。

随後,德国的《图片报》更是剑指苏联生化武器泄漏,说明了这次灾难的源头。

虽说苏联对外公布的死亡人数,与在众多灾难相比并不算多。但是这起事故揭露的事实,却能让人震惊之余,又不寒而栗。

如果苏联真的有生物武器项目,也就意味着《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形同一纸废书。

或许除苏联外,还有许多国家都未曾停止生物武器的研发。

虽然许多消息都直指背後真相,但是耍赖对一个大国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苏联坚称炭疽暴发是自然爆发,拒不承认源于生物武器泄漏。

此外,苏联还反指责美国的指责会加剧两国紧张关系,并表示这是对1972年《禁止生物武器合约》合法性的质疑。

苏联解体後的1993年,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在一次演讲中,以非常委婉的措辞承认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炭疽泄露事件。与此同时,前乌拉尔军区特别部门负责人安德烈·米罗纽科也在2008年的一份杂志上承认了这次化武事故。这些描述间接支持了肯·阿里贝回忆录中的说法。不过,一些俄罗斯的官员至今依然坚持着肉类中含有炭疽病菌的说法,甚至宣称是美国间谍在肉食品中投毒,但是他们却无法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

当时,叶利钦也准许来自哈佛的分子生物学小组,对此次炭疽泄漏事故进行实地调查。

除了还原事故发生经过,他们还从一位俄罗斯医生那里获得了一些病人尸检样本,并带回美国深入研究。

直到2015年,技术的进步也终于让美国科学家重新还原出这起炭疽泄露事件真相。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民主派赞扬孙中山是因对历史无知!
2019: 圈内人揭秘:王清林是个什么样的人?
2018: 中共取消主席任期与回归革命
2018: 爆炸:中共提修改主席任期规定 习可连任
2017: 【经典名作中的秘密】后天的隐士
2017: 古风悠悠:万石君的故事
2016: 彼德:党媒姓党,是高招还是愚着
2016: 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2015: 信任与支持——导师 孙康宜教授
2015: 二次建国及二次建国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