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若男
万维读者网 > 笑林之声 > 帖子
醉红颜 17
送交者: 若云 2018年07月07日13:44:39 于 [笑林之声] 发送悄悄话


醉红颜  17

 

“是疾病的事。”护士。阳阳说:

“那可以,这是我的工作,但是我不能到你宿舍,你下班后到我办公室。”

“在那儿?” 护士问。阳阳说:

“在招待所。”

“下班后我就来。” 护士。

 

这位进修女孩叫鲁文,来自内地的知青,他们的省靠海边,以扑鱼为主。已有三批知青来这里,第一批八百人,已十几年了,第二,三批也是六,七百人,她属于第三批。第一批领队的的正副队长一男一女,女的现任县某局副局长,男的也是县某局副局长。八百知青全部安排在生产队劳动。住的地方很复杂,视生产队情况而定,有的住在临时建的知青房,或生产队办公室或社员家,有的则住仓库。公社还会搞一个简易房,供知青临时住宿或开会。

 

这些知青属国内三吴地区,长得眉青目秀,年少俊秀,也有能力,来后大部分人,天天在生产队劳动挣工分,有的提拔为记工员,副队长,民兵排长,赤脚医生或税务局临时工。还有些人在家乡学会一些木工活,就给别人做家具,有的会点砖瓦活,就参加当地建筑队,有的家里是搞园林的或有点医学知识,这些男孩女孩脑子灵光,就会到公社卫生院或农村园林队去找工作,说学过园艺或医学。总之不管干什么,哪怕是帮机关干部家里扫地刷厕所,也比屁股朝天,在火辣辣的太阳下修地球好。特别是女孩子,来时细皮嫩肉,三个月下来先是红彤彤的,再过一个月就由红变黄再变黑。有的女知青带来纱巾,把头扎在纱巾里,再扣顶帽子,不到十分钟汗水,像爆发的山洪流遍全身,上下湿透,本来穿的是薄衣裳,皮肤又白,汗水把它紧贴在身上,那些老农民,看这些女孩像看裸女一样。

 

还有更难受的是,不少恋人为了希望有一天, 政策改变能回城,根本不敢结婚,因为结婚以后,就永远呆在这里了。怎么办呢,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们充分利用公社或大队知青房,里面放几张简易床,白天或晚上,他们在床与床之间拉一条塑料布帘子,每次可供二,三对同居一会儿,其他人在门外打扑克或划拳喝酒,出来两个进去一对,轮流利用这一十分简陋的“鸳鸯”房。有的索性每周住在较大的公社知青房,床上地上都睡人,也是塑料帘子隔开,不开灯,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这本该是光明磊落的人性享受,却变成偷偷摸摸的淫俗行为。

 

更难办的是女知青,一旦怀孕,男知青不敢结婚,只能回老家或在当地找草药打胎,这是十分危险的事。鲁文向阳阳介绍上述知青概况之后,阳阳半信半疑。她希望阳阳明天,即星期六晚上,到旁边郊县公社知青房,去参加聚会。阳阳问:

“为什么要我去?”

“因为你是从海城来到,我们也来自海城东边,算是老乡。” 鲁文。

“不,不会是因为老乡,直说什么原因?”鲁文站起来关门,阳阳阻止她:

“不能关门,你觉得不要让别人知道,可以说轻一些。”鲁文靠近阳阳说:

“有两个女知青怀孕了。” 阳阳说:

“我不是妇产科。”鲁文似乎有点绝望地说:

“昨天我回去告诉他们,你是城医毕业的,省里大医院副主任,又是医疗队带队的,他们高兴得不得了,认为来了大救星,没想到你竟如此冷漠。。。”看鲁文两眼充满泪水,阳阳也觉得内疚,便说:

“我明天去,但不一定是能解决问题。”鲁文破涕为笑,高兴的想拥抱一下阳阳,被阳阳婉转拒绝,她红着脸对阳阳说:

“我代表他们谢谢你。”鲁文还是想抱一下,以示感谢,阳阳轻轻地把她推开说:

“别这样,我是愿意帮助你们,但话又说回来,我去不等于能解决全部问题。”鲁文又抓住阳阳手说:

“只要你肯去,就有希望。”阳阳抽回手,站起来问:

“怎么去?有多远?”

“骑自行车半小时,有人来接你。” 鲁文。

 “最好让男孩来接我。” 阳阳。

 “行,谢谢你。” 鲁文。

 

由于这种事不能闹大,所以阳阳跟内科医生讲:

“这些知青周六晚上聚会,都是我的小老乡,请我去参加。”阳阳见他有点茫然,又补充道:

“是因为他们来自海城,属老乡。” 既然如此,大家也无异议。来接他的是中等个儿,长得很灵,他是第一个被税务局招去做临时工。是骑自行车来接阳阳,他要带阳阳,阳阳比他搞一个头,所以由阳阳骑车带着他,跟随鲁文到了知青房聚会处。

 

他们准备了很丰盛的饭菜,全是海鲜,有带鱼,鳗鱼,鱼籽,鲨鱼,黄花鱼,桂花鱼及各种大虾;还有金华火腿,腊肉,腊猪肝,腊牛肉干;还现炖了羊羔肉,大河鲤鱼;有各种酒,有三瓶是从内地带来的西风,洋河和大曲。大约有三十多个知青,吃到一半,他们还搞了文艺节目,独唱,合唱,跳舞,弹琴,口技,沙家浜片段等。一个独唱女孩,一个跳舞女孩和鲁文是这十几个女孩中,长得最漂亮,最秀气。阳阳虽然和他们在一起十分开心,但紧琐的眉头总是解不开,不帮不行,帮忙又想不出什么办法。

 

鲁文把阳阳请到一间小房间里,带来的是刚才独唱的女孩,一进门就笑盈盈地说:

“欢迎江大夫来,大家都盼望在千里之外看到海城人,没想到你这么帅,” 阳阳说:

“不要客气,有事直说,看你就是典型的江南悦目佳人,窈窕淑女。”她说:

“江大夫,你不要再说了。”泪水顿时充满眼眶:

“我是自作自受,我怕回家,如被邻居知道,我父母将被吐沫淹没,我妈肯定要打死我。我已二次想自杀,我妹老劝我,才偷活着。” 阳阳问:

“你妹是谁?”她说:

“鲁文没跟你说?就是她。” 阳阳说:

“难怪长得像,都这么姿容出众。”她说:

“我把自己毁了。” 阳阳说:

“多长时间了?” 她说:

“不知道,反正就快三周了。” 阳阳问:

“还有一个是谁?” 她说:

“是去接你的小汪的表妹。”阳阳此时想到苏芸,莉莉,但这个念头很快又被否定,本县妇产科也都不行。突然想起青县的一位城医同学,他和一位当地的助产士结婚,阳阳说:

“我写封信,你到青县医院去找我同学,把信交给他。他没问,你就不说任何话,如果问你什么病,才可以告诉他一切,包括你见过我,行吗?” 接着又说:

 

“很可能他会把你送到我的另外一位同学的医院,她叫苏大夫,他们都是我的好友和同学,即使不能解决问题,也不会伤害你,反正此事不能在本县解决。她说:

“谢谢江大夫。” 阳阳说:

“至于小汪的表妹,只有你的事解决后,再告诉他们,最好也在他们那里解决,我信上不能太明说,你自己告诉他们。且记住,必需在你的事解决之后,再谈她的事。”她问:

“如果解决不了怎么办?” 阳阳说:

“你可来找我,我要在这县里呆一个月。注意,让鲁文找我,你不能来找我。” 阳阳当场写信,并叮嘱她:

“明天就去,你告诉小汪妹妹,我不见她,但要分开解决,不能俩人一起去,很危险。”

好的,谢谢,我保证照你的话去做。”临走前,小汪领阳阳去看了一下知青房,只有一个门,是土坯房,有二张木板床,一个土火炕,有几个地铺,相互之间有帘子隔开,全是男女共室,他告诉阳阳说:

“有恋爱关系的睡在一起,没恋爱关系的男女分开睡在这间房里,也有帘子相隔。每周六,周日都集中住在这里,开会,娱乐或其他活动。”

 

一周后,鲁文告诉阳阳:

“是苏大夫帮我姐解决的,昨天小汪也去了,苏大夫说不能有人陪同,所以只有小汪一人去。”阳阳真感激苏大夫和文大夫,这等于救了二条命!在县医院呆了一周,又到三个公社去。也是分别住在他们招待所,各住一周,结束后按时回医院。

 

余老师拿到调令后,莉莉三人也办好手续,一起上火车。人逢喜事精神爽,余老师好像年轻了十岁,火车上还哼了几支江南小调,特别是《紫竹调》,唱得特别婉约情深,把那种青春少女的怀春柔情,表达的恰到好处,像“妹妹呀,清水里游去,浑水里来。”唱得情意棉棉。莉莉问:

“余老师,你在北方,怎么会唱南方小调?” 余老师用苏南地方话说:

“我出生在灵周的灵河南岸,我爸妈还住在那里。”芸芸说:

“我出生在京南,莉莉出生在大江口明月岛。”余老师:

“难怪我们一见面就那么亲近,有地缘那!”

                 

到了京都,阳阳最喜欢火车站出售的饭菜,阳阳买了一瓶啤酒,一些鸭脖子和鸭翅膀,余老师点了几碟子小菜, 和大家一起吃。傍晚到了津港车站,来接的有余老师丈夫和女儿,尹老师,黄老师。尹老师要阳阳住他家,黄老师也要芸芸,莉莉住他家,争来争去还是余老师拍板:

“别争了,是我请来的,理所应当住我家,但明天希望伊老师或黄老师带他们三人游津港,我去办手续,不办妥我睡不着。”尹,黄同时笑着说:

“遵旨。”。

 

这城市很大,黄老师带他们到处玩玩。回来住在余老师家。她的房间有五间,客厅,二个卧室,厨房和浴室厕所。阳阳和余老师丈夫睡客厅地上,莉莉芸芸,余老师和女儿各 睡一间卧室。

 

第二天,阳阳,莉莉,小芸坐火车直奔京南市,在京南市小芸下车见家人去了。而阳阳和莉莉要到海城,到海城后他们住在城医招待所。莉莉希望阳阳到她家,住几天再回海城,阳阳欣然同意。这是第二次来,房间没变,环境依旧。第二天莉莉和阳阳各骑一辆自行车环岛游玩,路上问莉莉:

“给妈喝茅台没有?”莉莉说:

“只能说尝尝,只倒了小半杯,还说这是好东西,多留些给小芸妈妈喝。在津港也一样,每人只品尝一小杯。现在还剩大半瓶,到京南让小芸妈尝后,你带走。”阳阳说:

“我不要,不妨就在芸芸家喝掉。” 莉莉说:

“也好,我们也尝尝。”阳阳住两天后回到海城。住在城医招待所,等莉莉回来,他们再去芸芸家。

 

阳阳首先去拜访罗江和邓英,罗江开会去了,只邓英在家,她问阳阳:

“结婚了?” 阳阳说:

“没有。” 邓英问:

“为什么?”

“先搞事业。” 阳阳。

“你还记得李娟?” 邓英。

怎么会忘。”阳阳。

“你想见她吗?” 邓英。阳阳说:

“是的。”邓英叫女儿到护校找李娟,很快李娟见到阳阳。李娟:

“真没有想到,你真的回来了。”阳阳起身和李娟握握手,他说:

“这次会住几天,然后再回医学院附院。” 李娟问:

“你准备到那里玩?” 阳阳:

“没有固定目标。”李娟今非昔比,成熟多了,一点也没有过去的天真烂漫。她停了一下又问:

“你要不要我陪你玩玩。”阳阳看看邓英,邓老师说:

“娟,你去办公室,告诉老罗,春华在家里。”李娟一出门,邓老师又说:

“李娟的爸爸跟老罗很要好,过去是老罗的上级。李娟爸妈要我帮忙,介绍一名医生给她,李娟爸妈都不希望,也不准儿女走政治这条路,最好是找个城医毕业的医生,你现在该明白,当初我总找机会让你们多接触。”阳阳问:

“现在呢?”

“有对象了,他和你是同年级。” 邓老师。阳阳说:

“噢,太好了,只要她喜欢,我也放心了。我知道他是谁,我想找个餐馆,请他们俩一起吃顿饭。”邓老师说:

“难怪老罗那么喜欢你,有涵养,气量大。但问题是,李娟还不是十分满意。”

“为什么?”阳阳。邓老师说:

“我不知道,所以才叫你来,让李娟陪你玩玩,散散步,有时间可到灵洲住二天,帮我问问为什么?是否心中有别人。”又说:

“我对自己孩子不客气,对她可要注意方式方法,必须三满意,就是李娟和她爸妈都满意。”

“到灵洲太远,不如逛逛街,问清楚我告诉你,过二天我还要去京南市。”

 

李娟和阳阳出了校门就到了大街,这条街十分宽阔,路心花园岛很长很宽,有石椅,石櫈和石桌,据说此地原来是臭水沟,现在是海城有名的一条大街。每天下午四点到第二天凌晨二,三点,这条街上至少有上百情侣在这里谈情说爱。他们沿着这条街往南走,阳阳想尽快结束对话,就选了一处安静的石椅坐下。还是李娟先开口:

“这次回来很奇怪,既不牵牵我,也不抱抱我,到目前为止还没见你好好地看我一眼。。。”阳阳牵着她的手说:

“以前你还小,我把你当小妹妹,现在不同了,你已长大成人。”娟娟:

“年龄大是我,年龄小也是我,有区别吗?”女孩都是这样胡搅蛮缠,阳阳不想太纠缠便说:

“娟娟,没区别,你还是我的小妹妹,哥有件事问你,能告诉我吗?” 娟娟说:

“当然,问吧。”

“你喜欢我同学吗?” 阳阳。

“谁?” 娟娟问。阳阳说:

“姓黄。”

“啊,黄医生?” 娟娟。

“是的。” 阳阳。

“邓阿姨要我跟他好,见了几次。” 娟娟。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阳阳。

“还没有感觉。” 娟娟。

“为什么没有感觉?” 阳阳问。

“你已经够呆了,他比你还呆,也没有男人气魄。” 娟娟。

“呆和谈恋爱没有关系,既然你嫌他呆,那有没有找到不呆的?” 阳阳。

“没有,不过。。。” 娟娟。

“走,我们回去吧,天快黑了。” 阳阳。

“回哪儿?” 娟娟。

“邓老师家。” 阳阳。

“你为什么不到我宿舍?” 娟娟。阳阳说:

“傻妹妹,男女有别呀。不过,还是要去看看妹妹住的地方。”在她宿舍,大约聊了半小时,李娟坐在阳阳腿上,他把她抱起来说:

“好妹妹听话,回邓阿姨家。”

 

未完待续)

 

 

 

 

 

醉红颜  18

 

到邓英家,李娟最多坐了一分钟,就蹦蹦跳跳地跑了。阳阳把一切都告诉邓阿姨,阿姨:

“其实我看出来了,但要证实一下。” 阳阳说:

“小黄出身好,为人老实,我觉得老师很会选人。”邓阿姨说:

“不是我挑的,城医三个年级只留下两个学生,一个已有对象,所以才找小黄。”接着又说:

“老罗和老高邀请你吃晚饭,就在这儿,晚六点。”

 

利用这间隙,阳阳步行到沈榕家,老沈不在,姚薇在。阳阳送上一个包给姚老师,说:

“这是送给你们的礼物,是当地特产二毛皮。”姚薇忍不住立即打开看。六张非常漂亮的羊羔皮,它是全国十分有名气的三个月大的绵羊毛皮。毛雪白发亮,每根毛有九道弯,长短一致整整齐齐。姚老师笑得合不拢嘴:

“这东西是宝贝,我要了!”然后她到房间里拿出二百元钱现金,说:

“这,必须还给你。”

“不可以,这是还手表钱和三十元现金。二毛皮是我给你们的礼物,是二件不同的事。”姚老师说:

“当年你是干部专案组长,你和雯雯为解放我们,走多少路,东家串西家谈,最后证明了我们的清白,才重新启用我们,我们内心感谢你们。你寄来的二百元钱,我们一直放在抽屉里没动过!如我收下,沈榕绝对不会同意,同时还要责怪我。”

“好吧,这二样你选一个。”姚薇笑着说:

“我要二毛皮,这东西很贵,至少要几百元钱。但你这种二毛皮,不是用钱能买到的。这是你给我们老两口最好的礼物,也是你春华的一片心意。话说回来,当年买手表也是作为礼物送给你的,那三十元也是礼物。”

“谢谢你,告诉沈老师,谢谢他。”姚老师又说:

“今晚在我家吃饭,走,我们一块去买菜。”阳阳说:

“罗江已叫我今晚在他家吃饭。”

“那好,明天我们到饭馆去吃,一定要让老沈见到你。”

“好的,我一定来。” 阳阳。

 

回到邓阿姨家,罗江,老高和夫人都来了。邓阿姨忙里忙外,一会儿在桌上摆满各种美食,全是海城有名佳肴。李娟坐在老罗,老高之间,两位夫人坐在对面,李娟的地位可见一斑。阳阳坐在两位夫人之间,正面是李娟,大家都喜爱这个既调皮又可爱的娟娟,这二天她表现的不错,没有“胡搅蛮缠”。

 

宴席间,老罗问阳阳:

“你结婚没有?”

“没有。” 阳阳。老罗问:

“有女朋吗?” 阳阳:

“有,是远医的。” 老罗问:

“你们同地区?” 阳阳:

“是的。”然后他看看邓阿姨,邓阿姨说:

“我明白了。”老高也说:

“春华,我们都很感激你,运动前期,你费很大力气解放我们,后来又把我们介绍给工军宣队,得到很多关照。以后你只要路过海城,就必须来看看我们,大家在一起聚聚聊聊。”

 

饭后,邓阿姨又叫阳阳送李娟回宿舍。到了她宿舍,阳阳正要离开,李娟拦住他说:

“请坐五分钟。” 阳阳说:

“好的,二小时都行,我喜欢陪你。”坐下来,她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回罗叔叔的话,都是真的?”

“当然,我从来不说谎。” 阳阳。李娟问:

“我相信你,我们抱一下就告别。”

“好的。”阳阳主动站起来,但李娟还是坐在那里等着他,阳阳知道她在为难他,又不好明说。尽管有时刁难或耍赖皮,但她心底还是善良和纯真的,象一块天然的金子,所以阳阳心里已有点爱的成分。阳阳一下把她从凳子上举起来,把她二条腿拉在腰间,娟娟是坐在阳阳身上,二手垂放在阳阳肩上,脸对脸抱着她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然后把她放在床上。阳阳说:

“我该走了,再见。”

 “你住哪儿?”李娟问。

“招待所。” 阳阳。

“我送你过去?”李娟问。阳阳说:

“不,小心背后有人会嚼舌头。”李娟:

“好的,那就再见了,只要到海城,一定要来看我,我不会和黄医生结婚。”阳阳说:

“我当然会来看你,小娟妹妹。”阳阳走到街口,回头看见娟娟还在那儿,时不时地擦眼睛。阳阳又软了。他于心不忍,很快返回到她身边,牵着她的手,说:

“我想和你散散步,行吗?”李娟说:

“这么晚了,不如在宿舍呆一会。” 阳阳:

这不好,你房间里还有两个女生,她们回来看见我们,对你不好。你想,我走了,谁也不知道我是谁,但她们会说你的。”

好吧,我送你回招待所。”李娟。

“好的,你送我到拐角处。” 阳阳。李娟说:

“好的,走吧。”阳阳真舍不得小娟,把她搂在怀里,很久很久才离开。其实阳阳还是有点内疚,不应该对这么纯净的小娟说假话。至今,阳阳虽然和苏芸相处几年,但从来没有谈过一次关于结婚的事,但又没有办法和她说清楚,顺其自然吧,也许可图个心静。

 

在莉莉回来之前,阳阳去看了小娇,并和小娇一起去看望德高望重的陆阿姨。小娇还没结婚,和阳阳也有些缠绵,阿姨身体还很健康,这使小娇和阳阳很高兴。回到招待所,闭门不出,看看书等莉莉到来。按预定时间,阳阳办好手续到汽车总站去接莉莉,很顺利,接到后一同坐三轮黄包车到火车站。莉莉负责看行李,阳阳买车票,等待几个小时后,晚上十一点才上火车。上车后莉莉感觉很疲惫,靠在阳阳的脚上睡着了。在京南下车后,坐公交车近一小时,然后又步行近二十分钟,才到小芸家,已是第二天早晨八点多。开头几天,阳阳总是先陪妈吃饭,待妈吃好,他们三人才开始吃饭,妈想通过短暂相处,能更多地了解阳阳。

 

她们三人虽然被分配到如此遥远的地方,但有幸凑在一起生活,就不觉得枯燥无味。这次探亲,他们特意提前二天回来报到,领导也十分高兴。回来后第二天,洪主任就通知阳阳,做好准备,到京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进修脑外科。

 

就在阳阳准备走的前一天,小芸到外科找阳阳说:

“有一个大干部找你。”

“多大?”

“不知道,他坐的轿车,比当年你们学院的还漂亮。”边说边走,开门一看:

“我的天呀,你怎么在这里?!”

小芸在旁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阳阳牵着他的手,向小芸介绍:

“这是方明同志,原京都某部的大干部。”然后转向方明:

“她是我的好朋友,苏芸大夫,在旁边农场医院妇产科工作。”然后使了个眼色,小芸很聪慧:

“我还有一些事要到医院,你们慢慢谈,晚上就在这儿吃饭。”小芸走后,方明又站起来:

“谢谢你,正如书记跟你说的,你救了我一家,不仅没收一分钱,又还给十元钱,那十元钱可起大作用了。”阳阳说:

“那是过去的事,现在怎样?”阳阳扶他坐下,方明说:

“我昨天才报到,今天就急着来看你,我被调到省里某部当副部长。正部长负责省内干部任免和调动,我主管对外干部调动和任免职务。目前状况是,很多外地来的人想回内地。所以你及你的家人,在这方面有何需求,我正好管这部分干部的调进,调出。还有件事,京都正在调我回去,所以有事要快,好了,我走了。”

 “不行,必须在这里吃晚饭再走。”

我不适合在这儿吃饭,你也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小芸大夫,要吃饭,可在我家或餐馆。”然后又给阳阳一张字条:“请收好,这是我的办公室和家庭住址。”阳阳没办法,只好送他下楼上车,那助手还专门出来给他开门,让他进车。阳阳站在那里,直等到这辆汽车消失在风沙尘中。

 

莉莉和小芸都回来了,阳阳被缠得实在无法,才告诉她们:

“他是京都的干部,现在省里工作。” 莉莉问:

“还有呢?” 阳阳说:

“没了。” 小芸说:

 “他叫什么明。” 阳阳说:

“不,不是,大家叫他尹云峰。”莉莉比较成熟,说:

“玉玉,名字不重要,以后有事能找他吗?”

“可以。”阳阳说得很肯定,又说:“好了,以后再不提这件事。” 小芸说:

“不行,多少人看到那高级轿车,还看到了你送他上车。” 阳阳说:

“谁问你们,都说不在家,不知道,来,勾手指。”莉莉坐在床边,门开着,自言自语地说:

“跟春兄在一起,真是好事连连。”莉莉走出来,拉着小芸说:

“我估计,他是管干部调动。。。”阳阳说:

“弄晚饭吧!我的肚子有意见了。”吃晚饭时,阳阳问她们:

“想不想调回内地?”莉莉说:

“我恨不得明天就回内地,但是如果我们走了,你一人在这里,我真不放心。”小芸说:

“我不回,要么三人一起回。” 阳阳说:

 “三人一起回,就等于三人一起呆在这儿。不可能的事,不要讨论。再说,男的调动难,女的调起来可能性大。”莉莉:

“你明天走,我们送你,今晚睡好是最重要的”。

 

阳阳告别芸芸,莉莉,第二次独自坐火车去京都,到医院后,立刻到外科报到。教研室临时开十分钟会,表示欢迎,也是互相认识。印象最深的是外科主任,魁梧高大,估计有一米九几,皮肤很白,根本不像汉人。以后,负责阳阳进修脑外科医生是海城人,也是脑外科组长,姓龚,还有二位女进修医生。阳阳几乎天天睡在外科值班室,会做的手术自己做,涉及脑外科的就叫龚医生。几乎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颇受好评。其实阳阳不需要好评,他要的是扎实的手术技能。要达到这一点,就是不断地做手术,做得越多越好。同一手术,在不同病人身上,不仅诊断千变万化,在手术过程中,各种预料之外的情况也层出不穷,这些知识只能从急诊病人的诊断与手术中学到。

 

第一周六,阳阳在值班室,一位女进修医生来看他,说:

“听说你不是来学手术的,是来玩命的。”阳阳看看这其貌不扬的中年女子:

“我不懂你说什么。”

“你不需要懂,只需要听我说,我叫冯英,是西南医学院来进修的。有一位很有姿色的女医生,你看到没有?她叫舒雪霏,坐在她旁边的是她丈夫,他们都是普外的,舒雪霏和龚医生有暧昧关系。。。”没等她说完,阳阳就不耐烦的说:

“你跟我谈这些干什么?与进修长知识有关系?你走吧!我要去查房。”她说

“舒雪霏医生已经在代龚医生,他们也许还需要用这房间,你在这儿凑什么热闹。”阳阳没有办法,只好问:

“只要是龚医生的班,都是我值,为什么舒医生要来?”冯英:

“你真是木头,这还能问吗?”接着又说:“真的!我劝你别得罪龚医生,他负责带你进修,你不怕他不高兴?”阳阳问:

“那咋办?” 冯英:

“你跟我来。”阳阳真的有点怕,只好跟着他走。她把阳阳领到她宿舍,然后叫阳阳坐下,只见她拿些肉干,冷菜和半瓶泸州老窖说:

“我们吃一点,喝一点,然后去看电影,怎样?”

“不,不想吃你的东西。”说着起身要走,她一屁股坐在阳阳靠门侧,一只手搂着阳阳的腰,一只手给阳阳倒酒,她给自己小半杯,给阳阳满满一杯,举到阳阳嘴边,阳阳闭着嘴。她说:

“哪有你这种笨蛋,女人主动送给你,都不要?”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是西南医学院毕业生,留在附属医院外科,到这里进修肝胆外科。我看你做了一次手术,很熟练,想和你交个朋友。”

“就 算同志关系吧。”

“行,喝完这一杯再说。”阳阳真喝了好几杯,几杯酒下肚,话就多了,问她:

“你为什么进修还带酒,你家还有谁?”她反问:

“你是警察?” 阳阳:

“。。。”见阳阳没话说,就催 他:

“走吧,看电影去!”到了操场,她不知从哪儿搞来二把椅子,他们并排坐着。另一个进修女医生问冯医生:

“你怎么这么快就弄到手了?”

“你放屁!闭上臭嘴,否则我对你不客气。”阳阳问:

“她说什么?”

“疯女人,别理她。”看完电影,她还送阳阳到宿舍,生怕人家不知道似的。

 

龚老师真好,自阳阳来了,几乎全部脑外科手术都由阳阳主刀,他当第一助手,手把手教带阳阳。冯医生在阳阳心目中,也比初见面时好多了,他们有时一起到附近街上买些东西,有时一块吃饭。后来才知道,她有两个小孩,丈夫在部队,市面上的一些紧缺东西,他们一样也不少。阳阳是单身,但经济条件还不如她好,她花钱很大方。有一次,是阳阳代龚老师值班,晚上舒雪霏医生来了,阳阳赶快起身问好,她比冯医生高多了,虽然穿了白大衣,已过芳华岁月,但风韵尤存,娇艳可爱,说起话来甜甜的。俩人交谈几句后,阳阳说:

“我得回宿舍,先睡觉,如果你们有事,可随时叫我。” 舒雪霏:

“好的,明天见。”就这件事,冯医生硬说他们晚上发生了性关系,阳阳说:

“你 少管别人的事,舒医生丈夫在同一科室,宿舍也在旁边,龚老师爱人是护士长,也住在同一家属院。” 冯英:

 “不是,是舒医生丈夫怕龚医生,也怕舒医生,他们俩的事,她丈夫知道,没办法。” 阳阳说:

“那上级领导呢?” 冯英:

“不知道。” 阳阳说:

“好了,这不是你我该管的事,我们是来学习的。好了不谈了,我要到医学院旁听英文课。”

 

三个月很快就过去,阳阳觉得学到了几年都学不到的东西,同时通过三个月的旁听,英文提高不少。离开时,医院的小面包车送阳阳到火车站,龚医生和冯医生一直在站台上,直至火车消失在远方。

 

由于医院接到电报,派救护车来接,小芸和莉莉也来了。回到家,她们准备了很多饭菜,阳阳也带回京都烤鸭,德州烧鸡。二瓶京都二锅头。阳阳提出,先洗澡再吃饭。莉莉把他的全部衣服泡在盆里,让阳阳换上干净衣服。小芸说:

“到了这儿,还没欣赏过夜景。”莉莉说:

“别胡思乱想了,现在,对我们外地人,搭火同住一房间,已经有很多流言蜚语了。老老实实地呆在房间里,哪儿也别去,免得麻烦。”阳阳洗完澡,出来发现,俩人坐得端端正正的等开饭,阳阳说:

“快吃烤鸭,烧鸡,否则会放坏。”小芸和莉莉以前吃过烧鸡和烤鸭,但都是海城当地做的,现在是原产地京都和德州名家做的,原汁原味。这烧鸡棕红发亮,用筷子轻轻一拨就散开,放到嘴里又烂又香,又不失烧烤味。而烤鸭焦黄发亮,用刀削,一片一片吃,皮脆肉烂,又保持鸭子原味。阳阳倒了三杯酒,此时她们俩才想起要祝贺,要干杯。

其实喝酒方式,也是不尽相同,莉莉和芸芸有好饭,好菜,或者说吃饭不会想起喝酒。而阳阳则不一样,吃普通菜饭不喝酒或想不起来,但有好肉好菜就会想起酒来。久别重逢,分外动情,你劝我喝,我说你闹,到很晚很晚才入睡。

 

吃过中饭后,阳阳正向医院走去,一辆吉普车停在在家属院门口,阳阳没有太在意,可吉普车上的一位军人就喊“江大夫。”一看是事务长,阳阳赶快跑过去握手,并请他们到家里坐坐,事务长对阳阳说:

 

未完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免开通费,30天免费试用中文电视万花筒, 无捆绑服务,月费5.99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排名第一的象棋手机游戏,棋谱和残局很
2017: 为了子孙后代,向亚裔细分说不!
2016: 時事小品《雞同鴨講-中國人看英國公投
2016: 爪四哥:卧槽,这雷人的...(成人段子,
2015: 中希两党关于拯救希腊的协议纪要
2015: 【女汉子】
2014: 谁会是世界杯冠军?
2014: 希拉里说:伪民主分子给我们做走狗也不
2013: 几则经典的笑话
2013: 刘姥姥英语51(围脖) 哈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