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养花命案续20.终于找到初恋情人
送交者: 溪谷闲人 2015年10月25日08:33:28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韩苍太在用Ipad上细查资料时,收到了周梨花寄来的电子邮件。他搜寻赵孝美的名字时,没有找到任何资料,所以用“赵、医生”这两个关键字搜寻。因为她之前说,她家连续好几代都是医生。虽然这次找到多笔资料,但似乎都和她无关。

梨花寄来的电子邮件内容如下:

“已经运用各种人脉关系,拿到了那所女子学校的毕业纪念册,应该没有搞错,但还是请你确认一下。”

电子邮件还有附加档案。打开一看,赵孝美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韩苍太吓了一跳。照片上的她比苍太记忆中才中学二年级的她稍微成熟一点,但比上次在表演会场看到时幼稚。大头照的下方印着“赵孝美”的名字。

苍太立刻打电话给梨花。

“怎么样?”她在电话中问道。

“你居然找到了。”

“小事一桩啦,千万不要小看女生的人际关系网。”

“还知道其他事吗?”

“很多啊,她读三年A班,班导师是长得像山羊的男老师,她参加了轻音乐团和篮球队,还有当时的住址。”

“住址?在哪里?”

“东郊区,详细地址我等一下再传给你。”

“东郊区喔……”那里就在举办牵牛花市集的附近。

“你有什么打算?”梨花问。

“去看看,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她,但也许可以找到某些线索。”

“好,要我陪你去吗?”

“不,我先一个人行动,如果有任何状况,我会和你联络。”

“好,那就拜托了。”

挂上电话一分钟后,就收到了电子邮件,上面写着赵孝美的地址。

第二天下午,韩苍太来到东郊区,他的手机显示了地图,他沿途不断确认自己目前所在的位置。

单行道的小路两侧有许多小型建筑物,大部份是两层楼的民宅兼店家,而且都很老旧,很多店家已经歇业,偶尔会看到又高又新的建筑物,都是套房公寓。

“赵氏诊所”就在这片住宅区内。灰色的长方形建筑物看起来有三层楼高,面向马路的墙上有一排“田”字形的窗户。入口是木门,门上有黄铜门把,这栋房子屋龄至少超过五十年,写着“内科”的看板已经变色,可以感受到这家诊所的历史。

他想起赵孝美在十年前说的话。我们家连续好几代都是医生──果然没有错。

韩苍太走向那栋建筑物,窗户的窗帘都拉了起来,入口的门上有玻璃窗,里面一片漆黑。窗户的内侧贴了一张预防接种的宣传海报,但上面印的是三年前的日期。

他离开建筑物前,边走边观察周围,走了一会儿,看到有一家很旧的茶馆,店门前的地上放了一块看板,应该还有在营业。苍太推开门,头顶上传来“叮啷啷”的铃声。

店内只有两张桌子,但没有客人。一个坐在角落,正在看报纸的老人抬起头,他似乎就是老板。“欢迎,请进。”

苍太坐了下来,老人送来一杯水,他点了绿茶。

店内的墙上贴着很久以前的电影海报,可能是这个老人的兴趣。

绿茶的香味飘来,老人在柜台内低着头,双手正在忙碌。

“请问这家店开了几年?”苍太问。

老人没有抬头,发出“嗯”的呻吟。

“中途曾经因为我生病休息了一阵子,但算是开了四十年了。”

“好厉害。”

“并不是开越久越好,现在只是当作兴趣继续营业。”

“是吗?”

“你看了就知道,这年头,这种店怎麽可能赚钱?大家都去酒吧和星巴克了。”

老人把绿茶端了上来,用了南方陶瓷的杯子,自助式酒吧看不到这麽有特色的杯子。苍太喝着绿茶,在恰到好处的苦味中感受到淡淡的香味儿。

“您也住在这里吗?”

“对,我生在东郊,也在东郊长大。以前上班时,曾经有一阵子去了西城。”

“前面有一家“赵氏诊所”,请问您知道吗?”

老人点了点头。

“是赵医生的诊所吧?当然知道,房子也还留着。”

听他说话的语气,诊所目前似乎已经关张了。

“那里已经没住人了吗?”

“应该是,听说院长病倒了,所以诊所也歇业了。我以前感冒时,经常去那里看诊。那家诊所歇业之后,变得很不方便。”

“请问您知道他们搬去哪里了吗?”

老人苦笑着摇摇头。

“好像听人提起过,但我不记得了,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那家诊所怎么了?”

“其实和诊所无关,我认识他们家的人,我记得他们家有一个女儿和我年纪差不多。”

“和你?”老人看着周苍太的脸,偏着头说:“是吗?”

“您不知道吗?”

“我只有感冒的时候才去赵医生那里,不知道他们家里有什么人,如果你想知道他们家的事,可以去问果品店。”

“果品店?”

“是,沿着前面那条马路一直往北走,在第一个路口往右转就可以看到了。那里的老板娘虽然上了年纪,但和赵医生家的关系很不错。”

“好,那我等一下去问问看。”

苍太花了很长时间慢慢喝完绿茶后,走出了茶馆。他按照老人告诉他的方式往前走,的确看到一家果品店,两层楼的房子是店家兼住宅,红色遮雨棚下的布帘上写着“果品点心”。

他掀开布帘走进店内,店里放着玻璃柜,里面陈列着点心和各种干鲜果品。

原本以为店里没人,玻璃柜后方突然探出一个脑袋。戴着白色头巾的老板娘刚才似乎坐在那里。“请进!”她笑着打招呼,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苍太不好意思说,自己的目的不是来买果品,只好看向橱窗。豆包、花卷、切糕看起来都很香甜。

“要送人吗?”老板娘问。

“嗯,是啊,但我想买不太甜的。”

“那羊羹呢?豆包也不太甜。”

“好,那各一个。”

“一个?如果和女朋友一起吃,就各买两个吧。”

“好,那就各两个。”

“对啊,这样也比较有情调。”老板娘拿出玻璃柜内的点心,装进盒子里。“好久没有年轻人上门了,最近的年轻人都喜欢吃蛋糕。”

其实苍太也比较喜欢吃蛋糕,但他没有说出口。

“请问你知道“赵氏诊所”吗?”

老板娘停下手,抬头看着苍太。

“知道啊,就在前面转角的地方,但现在已经歇业了。”

“对,我听说了,请问你知道他们搬去哪里了吗?”

“不是搬家,而是搬去她夫婿那里了。她夫婿不是被公司派去青城吗?虽然他原本就是本地人。”

“呃?夫婿?是诊所的院长吗?”

老板娘皱着眉头,摇了摇手。

“你在说什么啊?院长怎麽可能被公司派去青城?是院长的女婿。”

苍太的心一沉。

“呃?院长的女儿是赵孝美小姐吧?”

“孝美是院长的外孙女,我说的是院长的女儿。”

苍太终於搞懂了。难怪刚才在咖啡店里说赵家的女儿和自己年龄相仿时,老板露出讶异的表情。

“所以,院长是赵孝美小姐的外公吗?”

“对啊,你是孝美的朋友吗?”

“对,是中学时代的……”

“是喔。咦?但她读的不是女校吗?”

这位老板娘果然很了解赵家的事。

“我们不读同一所学校,但一起上补习班的暑期课程。”

“是喔,你们的年纪好像的确差不多。”老板娘一下子就相信了。

“听说院长病倒之后,医院就歇业了,真的吗?”

老板娘皱着眉头。

“如果只是病倒,问题还不大,但后来就离开了人世。蜘蛛膜下腔出血,他已经八十多岁了,所以也算是努力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没有人继承家业吗?家里没有儿子吗?”

“他只有一个女儿,所以才会找入赘女婿啊,只不过对方并不是医生。”

那个人就是被派去青城的夫婿。

“赵太太不是医生吗?”

“虽然她在诊所帮忙,但不是医生,是药剂师。她听从父亲的安排进了药学系,我记得她读医科大学。”

那是名校。赵孝美的母亲学业应该很优秀。

“好了。”老板娘把装了点心的盒子放在玻璃柜上。

“你很了解“赵氏诊所”的情况。”

“因为赵太太经常来这里,她喜欢喝茶,很喜欢吃点心。”

“她搬去青城后,她的小孩呢?”

“小孩子应该住在其他地方吧,我听说两个儿女都在读大学。”

听到老板娘提到“两个儿女”,苍太才想起赵孝美曾经说,自己或是弟弟必须继承家业。

“你知道他们读哪一所大学吗?”

“那我就不知道了。那时候弟弟还是高中生,但应该进了医学系吧,我记得赵太太好像提过,她女儿和她一样读了药学系。对不起,我记不太清楚了。你既然和赵孝美读同一个补习班,可以问一下那时候的同学啊。”

虽然老板娘消息很灵通,但目前似乎和赵医生家没有来往。

“好,那我再问问看,谢谢你。”

苍太付了钱,接过点心盒子,走出店外。虽然多花了钱,但也因此打听到更有价值的消息。

回到家时,发现门锁着。母亲何志摩不在家,可能去买做晚餐的菜了,他把点心的盒子放在桌上,回到了自己房间,拿出平板电脑,写了内容如下的电子邮件:

“好久不见,我是韩苍太,有急事相求:

请问有没有人认识医科大学药学系的人?


我要找人,最好能够协助寻找医科大学的毕业生或是在校生。

我要找的人是女生”

他写上『打听消息』的主题后,寄给了高中和补习班的同学。虽然这些老同学中有人进了医科大学,却没有人读药学系,但也许和药学系的人有什么交集。

苍太不知道赵孝美有没有读医科大学,只不过既然她追随母亲的脚步,很可能也读同一所大学,苍太猜想机率应该高於五成。

那天晚上吃晚餐时,母亲何志摩问他:“那些点心哪来的?”

“我买回来的啊,你不是喜欢吃点心吗?”

“今天吹了什么风?你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

“有什么关系嘛,心血来潮啊。”

母亲似乎无法释怀,“你去东郊区干什么?”

苍太忍不住惊讶地抬起头。

“盒子的包装纸上印了店家的地址,是在东郊区。”

“喔,原来是这样。”他再度低头吃饭。

“你到底去了哪里?你去东郊区有事吗?”

苍太面带愠色,故意粗暴地放下筷子。

“我去那里能有什么事?我和朋友去看风景,看完之后,顺便在附近散散步。你对我买点心这么不高兴吗?那就别吃啊。”

“我不是在说点心的事……不是在说这个……”母亲用充满不安的眼神看着他,“你这几天在干什么?你不去学校,到底打算干什么?”

“我不是说过了吗?要考虑将来的事,我也和高中老师聊过了,搞不好会再读一次其他大学。”

他脱口而出的话并不完全是随口说说而已,而是最近曾经闪过他脑海的想法。

“要重读其他大学吗?”

“还没有决定,只是其中一个想法。”

“真的是这样吗?只是在考虑自己的将来吗?”

“对啊,要问几次啊。”苍太站了起来,他已经失去了食欲。

回到房间,他拿起平板电脑,心里觉得很不痛快。为什么母亲这么在意自己去东郊区?

但是,当他确认电子邮件后,立刻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高中同学园村回信给他,内容如下:

“你好,我是赫大原,才在想你怎麽会传电子邮件给我,看到奇怪的内容后,更吓了一大跳。

我是医科大学的,但不是药学系,而是工学系,抱歉啦。

但是,我社团的学弟读药学系,我可以随时联络他,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打听到女生的消息。那家伙很不起眼,所以我无法保证。

苍太,听说你还在原地,真的吗?

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没想到硕士这麽不吃香,超失望的。不过,我还是会坚持下去。

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保重。大原。

苍太看了两次,忍不住笑了起来。大原很机灵,经常说一些有趣的笑话,而且人很好,做事很牢靠。

他决定立刻回复,想了一下后,决定稍微透露一点内容。

“谢谢你的回复,看到你没有把我的电子邮件丢进垃圾桶,松了一口气。

这件事请你不要张扬,我要找的人叫赵孝美,并不确定她是否读医大的药学系,只是可能性很高。所以,可不可以请你问一下你学弟,他们系上有没有这个人?年纪和我们差不多,如果没有重考,应该已经毕业了。

另外,如果真的有这个人,也不要让她知道我在找她,因为事情有点复杂。

不好意思,拜托你这么麻烦的事,但还是请你帮忙啦。韩苍太”

一个小时后,苍太就收到了回复。赫大原似乎很积极地为这件事奔波。

打开邮件的瞬间,苍太感到浑身发热。

“赵孝美=医科大学药学系生理学研究所毕业。恭喜,你猜对了。”


0%(0)
0%(0)
    renow是GNBCMB裤裆里的东西?钻出来很快嘛!  /无内容 - 溪谷闲人 10/25/15 (76)
  GNBCMB是哪个破裤裆露出来的东西涅?  /无内容 - 溪谷闲人 10/25/15 (82)
  溪谷闲人终于找到吃他娘的软饭的黑干爹。  /无内容 - GNBCMB 10/25/15 (87)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4: 我什么时候说过任何拥护党的话吗? 这巫
2014: 那个邪恶的巫婆子,血口喷人,信口雌黄
2013: 马库斯: 印度女人在上海生活被震撼了
2013: 珍姐,这是一美国人在新西兰的房子。
2012: 与毛家有染的满清女子有江青、邵华及溥
2012: 秦腔设计的六级火箭完全是个JOKE,原来
2011: 北大副教授就这水平,狂哭啊
2011: 习近平女儿进哈佛读书,是考进去的呢?还
2010: 很惭愧的想起当年的爱国热情,每天特激
2010: 磁妈,这就是俺引以为荣的义工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