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五十回
送交者: 苏渝游士 2017年01月09日18:40:45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第五十回,振邦策划大围剿,致远顿悟军委令

孔振邦部长领了招安“长征红卫兵”的任务,第二天一早,就带着一名士兵,直趋纺织系大楼而来。

江东工学院纺织系,座落在校园西南角的一栋红砖砌成的大楼内,所以又称为“红楼”。长征红卫兵战斗队的队部就设置在红楼二楼的一间教室里。队长蒋明贵是一个身材瘦弱的青年,共青团员,父母都是产业工人。此人能言善辩,颇有些理论素养,运动初期以一篇“论怀疑一切”的大字报声名鹊起。他拉起的长征战斗队是最早起来造反的红卫兵组织之一,其成员几乎清一色是被党委和工作组打成的“右派学生”。所以长征战斗队曾被院党委和工作组划为“极右派组织”,遭到过严厉的打击,这成了他们的光荣历史。他们自豪的称自己为“坚定的左派”。蒋明贵也是步行长征赴省城造反的发起人之一,在南京市政府广场的斗争中,他与郑国中发生了分歧。他认为郑国中斗争不够坚决,与走资派搞妥协,所以一直拒绝与七.一五兵团联合。

此刻,蒋明贵队长刚刚开完了中心组会议,心情十分沉重,正在队部里,伏在写字台上,认真地用毛笔写一张通告。他写完了通告随即在落款处签上了“长征红卫兵战斗队、队长蒋明贵”几个字,然后直起腰来,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说:“来吧,二位!接着签字吧。”

他正要将毛笔递给另外两个坐在旁边的头头时,忽然,教室门推开了。孔振邦穿着笔挺的军装,带着一个战士大步走了进来。蒋明贵吃了一惊,放下毛笔,将通告大字报一折,指着门边的椅子说:“啊,孔副组长啊?请坐,请坐,有何指示吗?”孔振邦锐利的目光直逼蒋明贵的眼睛。他看出了蒋明贵内心的慌乱,快步走到写字台边,“噢,蒋队长,忙啊?在写大字报吗?一定是一篇高论,能看看吗?”孔振邦也不待蒋明贵同意,就打开大字报,一看标题,不禁吃了一惊,心想:“看不出,这小子,还滑得像个泥鳅,想跑,那怎么行?幸亏我及时赶到,否则赵高参的移花接木之计,就要胎死腹中了。”

原来大字报上写的是:“江东工学院长征战斗队关于自动解散的通告”孔振邦粗略看了一遍说:“呵呵,蒋队长,好书法!可惜用来写‘解散通告’了。你们为什么要解散呢?”蒋明贵强作镇静地说:“嗯,嗯,下面队员要求强烈,经过全体会议通过做的决定。”孔振邦突然朝大字报上拍了一掌“嘿嘿!自动解散?没那么简单吧?”蒋明贵说:“我们自愿组织,自愿解散,孔部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孔振邦板着脸厉声说道:“你们是看到市里工人造反军被取缔了,院内七.一五兵团被勒令停止活动了,郑国中、朱晓宇被拘留审查了,你们害怕了?想溜了!对不对?”

另一个头头说:“孔部长,我们怕什么?我们又没有反对军队,为什么要溜呢?”孔振邦大声喝道:“你们没反军队?上个星期晚上反军大游行,你们表演得不错啊!一付慷慨激昂,血战到底,视死如归的样子!怎么现在想溜?晚了!”蒋明贵急忙说:“孔部长,你们搞错了,那天晚上我们根本没有参加游行。”孔振邦声色俱厉,指着蒋明贵:“蒋队长!你不要抵赖?好汉做事好汉当!市军管会那里掌握了你们的现场照片!你们猖狂反军铁证如山!实话告诉你们,今天我就是奉牛军长之命,来查证此事!一旦查明坚决镇压!决不姑息!郑国中就是你们的下场!”蒋明贵三人一迭连声叫道:“冤枉!冤枉!孔部长,那天我们的确没有去!”

孔振邦面色阴沉、目光像两把锋利的剑,直逼三人的面部,凝视良久,忽然口气缓和下来道:“真的没去吗?我倒是希望是市军管会弄错了。其实,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大学生,毕业也没有几年。平心而论,总不愿意看着你们走上绝路。”蒋明贵一听孔振邦话有转机,赶忙说:“真的,我们真没参加,我们是拥护解放军的,请孔部长回去向牛军长禀明,一定是误会了。”孔振邦转怒为喜说:“噢?如果你们真的没有参加反军游行,我倒要佩服你们有见识,有眼光!识时务者为俊杰,那你们何必要解散呢?只要你们拥护军队,我们就支持你们,长征战斗队可以发展壮大起来成为兵团。以后,你蒋明贵就是蒋司令!今后院领导班子你们也有一席之地。你看好不好?怎么样?呵呵呵。”

蒋明贵听了暗自惊喜,做大山头,当上司令,是他梦寐以求的事。可是长期以来在与七.一五兵团的竞争中长征战斗队一直处于下风,始终是胡传奎的队伍“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发展不起来。如果有了军队的支持,那情况肯定就不一样了,鸟枪就要换炮了!可是军队既然打击了七.一五兵团,怎么会支持我们呢?蒋明贵将信将疑地说:“那当然好,可是……你们有什么条件吗?”“哈哈哈!蒋队长你这就开玩笑了,解放军按照毛主席的指示,支持革命左派,还讲什么条件吗?当然,你们应该有一个拥护军队的态度,但这可不是讲条件。”蒋明贵欣喜地说:“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我们坚决拥护,支持人民解放军!”

“那很好!”孔振邦双手拿起解散通告,“嘶啦!”一声,将大字报撕成两半,说:“你们长征红卫兵不必解散了!照常活动!”蒋明贵完全没想到军队会这样支持他,受宠若惊地说:“对对对!解散通告不用写了!谢谢孔部长对我们的支持!”说着拿起被孔振邦撕成两半的大字报揉成一团,用力摔在地上。孔振邦看着笑了起来:“呵呵!不过你们还得写个通告!”“啊?孔部长,你说什么?还是要写通告?”蒋明贵不解地望着地下的大字报。“对啊!小蒋同志!不是解散通告,刚才不是说了吗?你们应该表个态。好吧!这个通告我来帮你们起草。”孔振邦说着坐下来,拿出纸笔,一挥而就,递给蒋明贵说:“你们看一看,就按此抄好,立即贴出去!”蒋明贵接过信笺纸,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长征红卫兵战斗队关于目前时局的声明通告

当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在向纵深发展,伟大领袖毛主席指示人民解放军要支持真正的左派革命群众。我市和我院的阶级敌人感到自己末日的来临,掀起了一股反对解放军的逆流。对此我长征红卫兵特作声明如下:

一,人民解放军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亲手缔造,林副统帅直接指挥的人们军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柱石,我们坚决拥护、坚决支持我市军管会、247军和我院支左小组的一切支左法令、措施、和行动。

二,几天前我院举行的反军大游行,是完全错误的!我们坚决反对一小撮阶级敌人反军,乱军的反革命逆流!

三,坚决拥护,支持市军管会取缔市工人造反军等反革命组织和停止我院七.一五兵团一切活动的正确措施!

四,坚决拥护,支持市军管会对郑国中、朱晓宇等反动学生采取的专政措施!

五,革命不分先后,我们热烈欢迎原保守组织的成员反戈一击,共同深入揭批走资派、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六,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捍卫钢铁长城——中国人民解放军!

蒋明贵看着孔振邦起草的通告额上沁出了冷汗,沉吟不语:“这,这不是要我们放弃造反原则吗?,这,这不是要我们公开背叛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七.一五兵团吗?这不等于是缴械投降嘛!……”孔振邦等得有点不耐烦大声说:“怎么样啊?蒋队长,睡着了吗?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对解放军还信不过?”蒋明贵避开孔振邦咄咄逼人的目光,垂着头仍然默不作声。孔振邦忽然站起来,猛拍一下桌子说:“好了!我还有事,你是要当反动学生,还是要当左派红卫兵司令!是要当座上宾,还是要当阶下囚!你们选择吧!我要走了!明天其它战士再要来,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说完孔振邦站起身来就朝外走。当他走到教室门口时,蒋明贵突然惊恐地失声叫道:“孔,孔部长!请,请留步!我,我们同意发,发通告!”孔振邦停住了脚步,慢慢回过身,走过来,拍拍蒋明贵的肩膀说:“蒋司令!悬崖勒马这就对了!一定要站稳阶级立场!你这才是紧跟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长征红卫兵战斗队的“关于时局的声明”一贴出,犹如爆炸了一枚震撼弹,在院内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支左小组精心组织的对七.一五兵团的大围剿展开了!谭世宝、钱成根等一批原红旗兵团的成员,摇身一变成了长征兵团的核心力量。他们在校园内到处刷出大标语“坚决拥护解放军镇压反革命!”“彻底粉粹七.一五兵团的反军、乱军反革命逆流!”“坚决揭发、批判反动学生郑国中、朱晓宇……的反革命罪行!”“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

与此同时,七.一五兵团中心组成员、总部工作人员、基层战斗队负责人,两百多人全部被集中隔离起来,举办“整顿学习班”。将文革以来的重大事件,比如,支持工人造反军、组织反军大游行、围攻解放军、冲击工作组、步行赴南京请愿、揪斗省市领导,揪斗院内外干部群众、冲击档案室、大搞打砸抢,……,都定为“反革命事件”。将其列出,梳成“辫子”,一一排查,上纲上线,人人过关。对于郑国中、朱晓宇等已定性的五个反动学生更是大会小会连番批斗。与此同时,为了表明牢牢把握斗争大方向,和制造镇压恐怖气氛,在全院掀起了又一波的批斗“地、富、反、坏、右”分子和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的浪潮。可怜文革以来一直战战兢兢、不敢乱说乱动的,已经是老弱病残的“地、富、反、坏、右、资”分子们再次遭到残酷蹂躏。又有一批再也经不住煎熬的生命离开了人间地狱,到真正的地狱去寻求解脱了!其中包括一位七.一五兵团的花季女勤务员史文秀,因被打成反动学生,反军小爬虫,不堪批斗惊吓,摧残,而跳楼身亡了!

江东工学院又一次陷入了腥风血雨之中!然而,大自然的轮回还是我行我素。严寒的冬季终于过去了,春天又悄悄地回到了江南。大地又披上了绿装,寄畅园里溪水淙淙、桃红柳绿。可是季节的变迁丝毫没有改变红卫兵心中的压抑和彷徨。

刘致远、葛承光、徐正洪、顾得志四人正在六角亭上打扑克牌,一则消磨时光,二则躲避校园里的恐怖气氛。葛承光一面发着牌,一面叹了口气说:“想不到啊!文化大革命竟以这样镇压反革命的方式‘胜利’结束了!”徐正洪说:“小诸葛,你说什么文化大革命结束了?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葛承光说:“老夫子,你也太不敏锐了,这不明摆着嘛?军管、整顿、专政,三步曲,然后一切归于正规,这不就是运动收尾了么?”顾得志说:“依我看是该收了!这一会儿左派,一会儿右派;一会儿是革命小将,一会儿又是受蒙蔽群众,这乱七八糟的日子真受够了!”

刘致远听着三人谈话,默不作声。小诸葛说:“刘才子,你怎么看?干吗不说话,心事重重的样子?”刘致远说:“小诸葛的感觉不错,运动是有收的意思。否则毛主席要派军队来军管、支左干什么?孙子兵法云,‘兵者,凶器也’不到关键时刻,毛主席是不会用军队的。可是,运动又决不能就这样收了!”顾得志说:“刘才子,你还意犹未尽吗?我可是毫无兴趣了,越早收越好!”刘致远说:“老顾啊,如果就这样收草草收场?那将有多少造反派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啊?肯定要超过五.七年‘反右斗争’被打成右派分子的十倍、百倍!那是一个怎样可怕的局面啊!郑国中、朱晓宇这些人就永世不得翻身了!我们在坐的能不能逃脱,也很难说哩!”经刘致远一说,小诸葛忧心忡忡地说:“刘兄说得对,运动不能就此了结!你看牛军长和那个范傻儿师长,杀气腾腾的样子。他不把你我都打成反革命,是不会罢休的!”

徐正洪说:“我一直搞不明白,毛主席明明是要军队支持左派群众,可247军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镇压我们呢?肯定是他们情报搞错了!”葛承光说:“搞错了?我看不那么简单,据说247军的干部家属,清一色的都是保皇派。他们是故意对毛主席,中央军委的命令阳奉阴违!”顾得志说:“对呀,我也觉得他们是这样!是故意和毛主席指示对着干!”刘致远听着苦笑了两声:“呵呵,我觉得你们都错了!你们又受蒙蔽了!”小诸葛说:“噢,我们都错了?那你是什么高见?”刘致远说:“我感觉镇压造反派就是上面的意思!至少中央军委、林彪副主席就是这个意思,毛主席也是赞成的。所以247军不过是奉命行事。他们并没有搞错!也说不上阳奉阴违!”

“啊!?……”三人听了一齐惊叫起来,小诸葛急切地问:“保皇派他们就是这么说的,247军执行的毛主席的指示。致远,你怎么跟保皇派一个看法啊?你有什么根据吗?247军将几十万人的组织定为反革命组织,这么大的事,难道不需要军委,毛主席的命令批文吗?”刘致远答道:“嘿嘿,命令批文,也许有,也许没有,也许是老佛爷“口谕”!恐怕这辈子也不要想弄清楚了。当年918事变,蒋介石有没有手令,命令张学良退出东三省?到现在多少年了?还是个迷哩!”顾得志说:“那你有什么根据说,247军是执行的军委指示?”刘致远说:“根据太明显了,只要把中央军委的‘八条命令’看清了,你就明白了!”徐正洪说:“噢,军委八条是支持造反派的嘛,怎么是要镇压造反派呢?”刘致远说:“你们想‘一月革命风暴’以后,全国形势一片大好,保皇派纷纷垮台,造反派已经是一统天下了,此时有何必要用军队来支持造反派?”小诸葛想了想说:“对呀,这事是很蹊跷,军管是毫无必要嘛!军队究竟是来支持造反派,还是来夺造反派的权啊?”

刘致远又说:“军委八条关键就是第一条:‘必须坚决支持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争取和团结大多数,坚决反对右派,对那些证据确凿的反革命组织和反革命分子,坚决采取专政措施。’这里,根本回避了造反派这个名称,那么文件中的‘右派’、‘反革命组织’究竟指的谁呢?”徐正洪说:“咦,对啊!文件为什么不指明支持革命造反派呢?这样不就不会搞错了吗?247军要阳奉阴违也就没有空子好钻了吗?”刘致远继续分析道:“所以文件在‘无产阶级革命派’前面加上‘真正的’一词,用意就是提醒各部队,造反派并不等于无产阶级革命派,相反,在党组织的传统观念中,‘造反派’一贯是被看成‘右派’的。至于‘反动组织’嘛?既然‘保皇组织’都已跨台,已经不存在了,也没有什么别的组织了,不是指你‘造反派组织’又是指的谁呢?”

经刘致远这样一分析,大家都傻了眼,扑克牌也没心思打了。既然这就是毛主席、林副主席、中央的意图,那一切都完了,只得束手待毙,等待挨整了。“右派”、“反动学生”的帽子似乎正在向各人的头上纷纷压下来。毕业分配工作是不要想了,随之而来的是判刑、劳动教养,最起码也是管制劳动,以及没完没了的批斗。再下来就是田老师、孙教授可怕的下场了!想到还没走上工作岗位,一生的前途就此葬送了。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豪情,抱负,完全付之了东流!一股悲观绝望的乌云笼罩在六角亭中。

沉默了一会,小诸葛心有不甘,愤然叫道:“可耻!‘引蛇出洞’!原以为文化大革命,与五七年反右不一样,现在看来还不是‘引蛇出洞’吗!只不过,这次引蛇游得更远一些罢了!红卫兵还是被欺骗了!可耻啊!”老夫子慌忙说:“小诸葛,你小声点!刘才子!你为什么不早分析呢?早知如此,我们还参加什么请愿游行啊!”顾得志说:“早知如此,我们当初就不该响应毛主席号召,起来造反了!”刘致远听了三人不住地抱怨,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两声说:“事已至此,各位也不必过于烦恼了!刘少奇、彭德怀都不能预料,我哪能事先预料得到?只能是事后分析,放个马后炮罢了。一家之言,也不一定对,不过,估计上层斗争一定很复杂,不要说我们现在搞不清,就是几十年后也不一定弄得清!算了,算了,我们小人物还是继续打牌罢!”说着刘致远用力摔出一张牌来。但是他的下家小诸葛还在激动之中,思绪纷乱,迟迟打不出牌来。

正在此时,周静茹从九曲桥上跑了过来,一面喊道:“致远!致远!你们都在这里啊?有重要消息!”刘致远眼睛看着牌,漫不经心地问:“有什么重要消息啊?是不是军管会又有什么通告、命令?”周静茹喘着气,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说:“你们看!‘首都来信’!”小诸葛拿过来一看,奇怪地说:“咦,是杨克思的信,怎么会寄到你这里?”周静茹说:“杨耀强是兵团派到北京去向中央文革小组反映情况的。他得知郑国中、朱晓宇他们被拘留了,所以就把信寄到我了这里了。你们快看看,真的很重要!”小诸葛抽出信笺来,与刘致远两人一齐看。忽然,小诸葛把一张王牌往桌上一拍,激动地喊道:“好!好!天大的好消息!‘王牌’出手了!‘炸弹’出手了!我们没有错!我们还是响当当的革命左派!”徐正洪,顾得志二人听得愣住了,赶快抢过信来看。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我的血泪史——和花粉症搏斗的日子(1)
2016: 查案需時 靜等反對派打臉
2015: 香港艺人为北京天安门红太阳骄傲,哈哈
2015: 看看荷兰鹿特丹的穆斯林市长对言论自由
2014: 再说两句海龟。
2014: arendt说在外语界海归工作能力比土鳖强
2013: 立此存照。随便流氓嘴脸暴露无遗莫:
2013: 来听听英文J怎么发音。
2012: 说贺少强是人渣太过分了
2012: 一个比FedEx更省钱更便捷的方式。尤其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