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谭方德: 奇袭西通(中国远征军史话58)
送交者: 安雅云 2017年02月17日07:50:23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奇袭西通(中国远征军史话58) 

Original 2016-12-26 谭方德 鱼贯而入

主讲:谭方德13981732338

(手机号即微信号,微信名“晴天白云” 欢迎交流)

 

 

19445月,随着雨季来临,驻印军在缅北的反攻也陷入僵局,南高江两岸的战斗相持不下,新22师攻克了马拉高,但离加迈还有20公里,日军尽管伤亡惨重,但依然在顽強抵抗。瓢泼大雨加重了进攻的难度,被炮弹犁了几遍的泥土,雨水一泡,成了难以克服的沼泽。

中美联军在密支那的最初成功演变成了旷日持久的拉锯。

苦恼的史迪威迎来刚从前线归来的孙立人。

通过空中侦察,孙立人发现勐拱河谷日军几乎全部集中在加迈地区,它的后勤供应中心西通守备一定薄弱,他建议抽出一个团奔袭西通。

史迪威犹豫一阵后批准了孙的建议。

孙立人命令第112团长陈鸣人率该团两个营,配属一个工兵连和徒手山炮连共1800人执行奔袭西通的任务。

冒着终日不停的大雨,112团官兵背着重机枪和迫击炮,没带一匹骡马,背着沉重的装备,砍开荆棘,从日军阵地旁潜行,连爬带滚,翻过库芒山,马不停蹄走了四天,526日深夜,终于走出库芒山,到了南高江边,依稀能看见对岸西通的灯火。

在向师长报告后,陈嗚人关闭了无线电话。

他选择了一处水流平缓的河曲作为渡河点,战士们用雨衣钢盔水壸和树枝编在起当浮筏,搭载重机枪和迫击炮,在兰姆伽时他们都学过武装泅渡,半个小时后全团游过南高江,黎明前潜行到了西通外围。


明河在天1983的博客

奇兵出西通(上)

 

驻印军迂回攻占拉班及沙都渣两地后,孙立人立即将师指挥所从瓦鲁班搬到拉班,沙都渣则成了史迪威的总指挥部所在地,以利指挥孟拱河谷的战役。沙都渣是孟拱河北渡口的一片林空,原有几十家民房,但被战火摧毁。

孟拱河谷是孟拱河两岸谷地的总称,地形狭长,从沙都渣到孟拱一段约一百二十公里,被南高江劈成东西两岸。孟拱河上游叫南高江,孟拱以下称孟拱河,流入伊洛瓦底江。河谷两旁都是千尺以上的山壁,雨季山洪暴发,平地成汪洋,山地也是泥深没膝,山涧小溪都因暴涨而成为巨流,南高江、南英河等大河更是怒涛汹涌,船只不能行驶。

当时的日军,除了已经被歼灭殆尽后又补充齐全的第18师团5556两个联队外,在密支那的114联队和第56师团的146联队也增援到了孟拱河谷。以56联队防守南高江西岸地区阻止新22师前进,以另外三个联队集结于南高江以东地区,凭借险要的地势和既设的坚固工事,阻滞新38师的进攻。

43日,新38113团由拉班乘胜南下追击。南高江东侧是一脉重重叠叠的库芒山,其险峻可用土人的歌谣形容:“无顶之山,永不能至”。113团的任务就是要开辟新路,爬过这些“无顶之山”,绕路迂回攻击那些据险而守的敌军侧背,迫使他们离开阵地与我军决战,使“敌不知战地,不知战期”,一股将其消灭。

这时左侧的美军梅支队在拉班以南几十里的茵康加唐(英卡唐)遭到日军的猛烈反击,被迫经瓦蓝、山兴阳的路线往后撤退,担任后卫的第二营在恩潘卡遭到日军一个大队的包围。到了44日,被围美军和支队部的无线电讯也失去了联络,情况不明,形势异常危急。梅里尔急请新38师派驻在梅支队的联络参谋,乘坐小型联络飞机赶回师部,请求孙将军派兵救援;孙立即命令112团一营以急行军前去营救。5日该营即抵达山兴阳以北地区,一举攻占高南卡敌军阵地,威胁敌军右侧,并牵制其兵力,使被围的美军能够转入反击,由此转危为安。当晚梅里尔发来了谢电,并对112团的这一营的训练、士气、精力大加赞赏。

411日起,112团主力又奉命由孟拱河谷西侧的崇山峻岭中向东南开路前进,攀援绝壁,迂回到了奥溪及瓦蓝间西侧附近地域,此地接近恩潘卡,日军感受到了侧背威胁,被迫后撤。420日,被围多日的梅支队二营遂得解围而出,只是这个营已是伤病累累,损失很大,史迪威命令他们留下来休整。22日,梅里尔再次发来谢电。

这时左侧地区112团已获得有利态势,当即予以利用并扩大战果,极力向敌人的侧背压迫。可惜当时由于史迪威正往返于重庆、昆明和新德里之间,指挥部的实际指挥权于是又落到了傲慢、粗心的参谋长柏特纳手中。此人对孙立人怀恨在心,而且他对中国军队抱有成见,认为中国军队总是不肯牺牲,因此坚持要新38师以全力实行正面攻击;孙师长不得已改变作战计划,虽然系由正面攻击,但仍然设法保持重点于左翼,施行左侧迂回,然而由于受到地形的限制,致使尔后的战斗变为极为艰苦。

柏特纳又下令规定“中国驻印军每个炮兵连,每天所用炮弹不得超过一百五十发”,这一严苛的规定立即让新22师和新38师的火力锐减,使进攻越发困难,令从正面进攻的新22师伤亡惨重。为此孙立人与廖耀湘不得不于52日联名致函柏特纳提出抗议,并要求予以纠正。

这时史迪威刚从重庆回到沙都渣指挥部,听取报告后得知梅支队在最近的两次战斗中已经造成伤病官兵达700余人,新22师的伤亡更为惨重,史迪威感到极为苦恼。此时他又听到一些故意扭曲的报告,说是新38师的伤亡极少,因为他们担负的任务轻而易举,所以史迪威于55日来到拉班孙立人的指挥部后,竟责怪孙部“作战不力”。

孙立人感到上述批评对于艰苦奋战、取得显著战果的官兵们而言,是极不公平的,所以立即亲自写了一封信于6日交给史迪威,信中指出:“其实伤亡报告书,并不能单独作为衡断军事成就之准绳,唯有敌方所受之伤亡损失与我方所获之胜利,始可衡量之……有时正面作战并不常能取胜,而侧面包围恒可迫敌后退。”孙将军列举了所部的一些战果,以事实回击了对新38师的污蔑。

直线思维的史迪威当时虽然没有回信,但他对迂回战术开始大力支持,孟拱河谷战役顿时为之丕变,新38师的放开手脚的空间越来越足,战果也就越来越大。

 

4月底开始,驻印军第50师和第30师各派一部兵力,连同梅支队所组成的中美混合部队,正在对密支那城郊进行攻击。原本是一场奇袭,但由于侦察不足,结果竟打成了不堪的阵地战,乃至陷于胶着状态。

南高江西岸的新22师正和敌军在马拉关一线苦战,二十多天毫无进展。孟拱、密支那、卡盟成一个三角形,互为犄角之势。眼看缅北的雨季就要来临,如何采取积极手段,趁敌人的增援部队还没有到达孟拱河谷之前,赶快夺取卡盟、南下孟拱,策应密支那方面作战,实在是夺取整个孟拱河谷战斗胜利的宝贵机会。

5月中旬,孙立人从打死的一名日军军官身上搜到了一封信,那是卡盟守军步兵指挥官即18师团步兵团长相田俊二少将,写给这名被打死的补充兵大队指挥官野恒光一大尉的信,信上说:“目前进入第一线后方,妨害第一线补给之敌,仅六七十人,本兵团长指挥贵官,击退此敌,并应先至拉瓦司令部,与本职同往,但贵官前夜10时,自卡盟出发,至翌日时刻,尚未到达。初意贵官不及侯本职已先至第一线,当即率司令部人员30名,赶至第一线,然全出意外,贵官等竟尚未到达,现究竟彷徨于何处,部下之疲劳,余自详悉,昼间有敌机飞来,余亦尽知,然就第一线全员之疲劳,且缺乏给养,尚须与敌死斗,不必要之休息与昼间躲迫空袭等,乃绝对不许可者。故须激励部下,以最大之速度追及,倘判明贵官等不足赖时,本职决心率领本部30名,突入敌阵中。”经过反复研究,孙判断此信是真的,它提供了两个重要信息:第一,当面之敌因为伤亡重大,已经全部用于第一线,后方的卡盟十分空虚;第二,部队疲惫,士气消沉。

基于这一判断,孙立人认为可再用一团奇兵去袭击敌人后方的西通(位于卡盟东南几十里处),“这就是趁虚而进,临机应变的战术”(《统驭学》)。卡盟位于南高江西岸,原属新22师的作战地域,孙立人从全盘战局考虑,不拘泥于作战地域而分彼此,决计用一部分兵力在正面牵制敌军,主力便从敌军阵地间隙中锥形突进,秘密迂回到卡盟以南,偷渡南高江,占领西通,以切断敌后的主要交通线、摧毁日军的补给站,然后向北和新22师夹攻卡盟,另派一团人马直取孟拱。

519日,孙立人匆匆的从前线坐着小联络机,赶到沙都渣驻印军总指挥部,将奇袭西通的作战计划报请史迪威批准。史迪威起初不同意,认为这一招太冒险,后来经孙将军再三申说,此举将影响整个战局,意义非常重大,纵然冒险也值得一试,史迪威才勉强同意。史迪威又要孙估定时间,孙认为须偷行三百华里,沿途山高林密,又是悬崖绝壁,非六天不可;不料那位柏特纳少将偏说三天就可从西边到达,因为此时刚从国内调来几个团,柏特纳认为这批新力军干劲十足,可以从中挑选出一个善于攀岩的第50149团,再由他认为久经森林战的梅支队第二营百余人引路,所以他才敢如此自告奋勇。结果孙将军就表示:“我走东边,你走西边,两相包抄,而你又能早到,那不更好吗?”【参见《缅怀大哥陈鸣人与孙立人将军》,《印缅滇抗战暨日本投降纪实》,第320

史迪威允许孙部用六天,孙立人就把这一艰巨的任务交给了112团,要他们携带四天的干粮限定分作六天吃。陈鸣人留下第一营对北面日军守敌继续攻击,但孙师长给他增派了一个工兵连用于开道和一个徒手炮兵连。为了避免暴露目标和快速前进,他们没有带骡马做运输工具,所有的重机枪、迫击炮一律人背肩扛;为了应对敌人的工事设施,规定每人至少携带10枚手榴弹,每个战士身负总重达六七十斤。对于这一行动,孙将军后来解释说:“因为这是奇兵偷袭,行动必须绝对秘密,宛如邓艾的偷渡阴平。所走的路尽是悬崖绝壁人迹罕到之处,有时候要利用各种地形地物,从敌人封锁线的间隙中过去,至于骡马及重兵器自然不能携带,就是宿营或休息,还不准燃火烧饭,以免暴露行迹,被敌人发觉,只准在掩蔽极周密的情况下烧点开水吃。”(《统驭学》)

521日这支约1800人的部队开始行动,接着从22日一连四天大雨不停,112团所携带的电台被雨水弄坏,师部派出通信官云镇少校单人独骑闯过敌人的防线,涉水赶往112团团部,将电台予以修复。大雨也帮助他们掩盖住了行军目标,日军的巡逻队和哨兵都龟缩在工事里,哨兵的耳朵中只听到巨大的雨柱声,和急速的山间水流声,部队有几次竟在相距敌人百米的阵地附近,神不知鬼不觉地通过,而日军毫无察觉。“部队在日夜兼程,渴了喝几口山水,饿了咬几块饼干,困了也只能在休息时打个盹,没有烧熟食、搭帐篷的条件。急行军中凭着指南针指引的经纬方向和向导的指引,穿梭在密密的山林,攀绝壁,越险壑,克服一切困难,利用各种地形,地物和鸟兽、水流、雨滴之声作为掩护,日夜兼程,以机敏的行动,大胆地穿越敌人阵地缝隙,疾速地行进。”

25日晚,112团到达孟拱河边(孟拱河上游即“南高江”),河面原本只有五六百米宽,但因为四天以来的大雨顿使河水暴涨,已经达到一两千米宽,使部队渡河更加困难。陈鸣人将这一情况通报给孙师长,在得知112团一路上未被敌人发觉后,孙指示部队,如能够强渡可于拂晓前设法渡河,如果不能就尽快退回,以免白白牺牲。由于孙师出众的游泳技艺,加上制作了一些竹筏,战士们使出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绝活,所以26日早上5点左右陈鸣人就给师长报了捷。孙于是指示陈团迅速向公路方面攻击,截断公路交通线;因为西通是日军的重要补给站,必须迅速予以占领,迟恐误事。


0%(0)
0%(0)
  搞远征军不如搞集团,前者死人,后者发财。  /无内容 - 毛左 02/17/17 (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警察被允许开枪的条件是"imminent
2016: 这里有个类似的案子,白警没事
2015: 五味有木有玩射击的?Point blank 是否
2015: 我觉得一边喝酒,在海边看日落,一边说
2014: 替一个朋友请教五味的妈妈们
2014: 中老年人同学会出轨现象,一方面是对性
2013: 还是谈本质问题比较靠谱,嘿嘿
2013: 我可以很负责地说这里多数人对待"
2012: 民众从来没真正的投票权
2012: 苹果在大陆惨啊,商标被人抢注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