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黑龙江边的狍子13
送交者: 芨芨草 2018年04月09日20:18:17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黑龙江边的狍子13

知青小说(日记改编)

作者 丁路 原黑龙江省爱辉县张地营子公社大新屯知青

作者简介

丁路(曾用笔名:山石磅、石花、丁力)、男

194910月生于黑龙江省黑河镇。老三届知青、插队五年,参加过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练过25年长跑。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自控专业、当过发电厂修理工、电气技师、黑河电业局秘书及哈工大教师。

35岁留学日本,取得工学修士及博士学位後就职于三洋电机及帕斯卡等企业,从事太阳光发电、电力变换、控制及电气应用方面的开发研究,撰写过百余篇论文、持有十余项发明专利。在《人民日报》、《东方时报》、《日本侨报》等发表过数篇宣传清洁能源及节能环保方面的文章。

60岁开始,白天上班、晚上写小说。他想让世上的人们知道那些深山里的好人、了解那个年代的知青、同时纪念故去的战友。希望能对现代人有所启示、有所激励。年纪越大,他越觉得做这件事的意义不亚于科技研究。

 

第九章 黑龙江上的故事

9-5黑龙江冰排(1971.5.7)

黑龙江最壮观的景色,那就属跑冰排了。每年一进入五月,黑龙江就开江,山上潺潺的春水注入大江,厚厚的冰层被冲裂、冲开、冲小,满江大大小小的冰块,随着江水浩浩荡荡流向遥远的海洋。一望无边的冰排像草原上数不清的绵羊,互相拥挤着、撞击着、竖立着。随着冰块融化而逐渐露出的江水像天空一样蓝、又像镜子一样明,天上的白云映照着蓝水,与白色的冰块交相辉映,整条大江就像黑龙姑娘披着一条巨大的婚纱,令人惊叹。

唐木之所以呆,就是从小看冰排看的。他一看就是一两个钟头,像一只傻狍子,忘了时间、忘了烦恼、甚至忘了防备狼。

黑龙江冰排每年五月初开江,冰排互相撞击着、漂流着、融化着,奔向海洋。对岸是苏联的山野。

江水中常常能看到上游漂下来的圆木,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是村子发财的绝好机会,捞一根木头卖给林业,能赚二十多块。但这是个极其危险的活儿,要有熟练的划船技术,要能灵活地使用桨和带砍钩的支杆,使小船穿越冰排间的缝隙、躲开危险的冰凌、贴近漂浮的圆木,然後用一种叫扒环的大铁钉,钉到圆木的一头,扒环上的绳子拴在小船尾部,小船拽着木头,一边躲避漂流过来的冰排,一边返回岸边。

村里有一条小船,驾船的是两个全村最有经验的江油子,当然也是政治上可靠的基干民兵,因为江心主流就是中苏边界。不过这个时节江面太危险,商船不开、军舰不过,连巡逻艇也不出动。大自然的景色虽然迷人,却只能观赏,万万不可下水,一旦翻船落水,不被冰排挤死也会被冰水冻死。唯一能在这个时候到水上捞木头的,都是些穷而不要命、有胆量又有本事的水上汉子。老江屯派出的两个人,一个是队长郑连魁,他在岸上力气过人,在水里也是全屯子有名的黑水蛟龙,这次他专门负责划船。另一个是老社员中的智多星富云久,他负责找目标、看船向、躲冰块,站在船尾用长杆砍钩支开撞过来的冰排,不断地使小船化险为夷。捞木头的小船上从来不备有救生衣和救生圈那些不会水、胆小怕死的人才使用的东西。再说那东西也买不起,救生衣一件就七十块,而淹死个人则花不了多少钱,打个箱子二十、一卷纸一条烟两瓶酒总共四十就下来了。另外即使有救生用具,也没地方放,穿着干活也碍事,倒是小木船里那个破撮子管用,船进水、漏水时可以往外掏水。两个人互相照应、紧密配合,小船在冰排缝隙中穿来穿去,看上去那真是痛快极了!神气极了!一条船一上午能为队里捞两三根木头,快赶上全村挣的了!

中午他们上岸吃饭,把小船拴到岸边,狍子看得心里痒痒的,他早就想像两个江油子那样,在冰排缝里冒冒险、捞根木头过过瘾,可惜不派他去。他向天水合一的远方望去,忽然发现上游有一根橘黄色的木头漂了下来,一沉一浮的圆木在白冰蓝水的环抱之中、在太阳光的照射之下,闪着诱人的金光。捞上一根等于我干半个月,吃饭的两人还没回来,圆木转眼就要漂下去了,不能再等了!凭我狍子一身的力气,让它从老江屯边溜掉简直是耻辱!一定要把它弄回来!他毅然冲到岸边把小船推入冰缝水中。狍子一个人当两个人用,见到宽水面就划桨,遇到大冰排他就抄起砍钩支着冰移动。转眼间小船远离江岸、跨进主流,向木头驶去。他像猎人盯住猎物那样逐渐靠近圆木,果真是一根上等的松木。他一边保持平衡、一边移向船尾,抓起斧子把一根连在船上的扒环牢牢地钉到木头上。只要一钉上,就算是为队里弄到一根木头了,唐木心中暗喜。这活儿其实不用两个江油子,一个人也能干。

正要划船返航时,他忽然看见江的主流更靠近国界线一带,还有一根更大的茶色松木在漂流。冬天大冰封江时,江心每隔一段就插一根木杆,标志着明确的国界线,而开江以後就没有严格的国界线了,只要没离主流太远就不能算是越境。既然到这儿了,干脆再接再厉弄它两根!于是他掉转船头,拖着一根木头没命地往大江中心划去。越靠近江心水流越急、冰块越少、船速越快,很快他就靠近了第二根木头。钉牢之後,他得意地望着两岸,这可是真正的国界附近了,好像离对岸更近一点。零度的水干净,江心的水更干净,在云朵和浮冰的衬托下像戒指上的篮宝石,令人心旷神怡。一下子弄两根松木,真过瘾!现在站到黑龙的脊背上了!能在跑冰排的时候到这里来玩儿!真痛快!

唐木正要抓桨返航时,突然感觉小船在下沉,他低头一看,不好!,原来他只顾划船弄木头,没来得及用撮子把漏进船里的江水淘出去,船内的积水已与船帮几乎持平。这时他才明白为什么一条船上要有两个江油子。想什么都来不及了,他赶紧挪向船尾,把手伸到船底捞撮子准备淘水,但一切都晚了,船已经灌满了水,一晃,翻了、沉下去了。他被甩到江中,整个身体连同头部全都浸到冰水之中。冰冷的刺激使他一瞬间又猛地从两个大冰块中间穿出水面,他一边用踩水姿势保持身体平衡,一边冷静地考虑对策。他很清醒地知道这里离中国土岸六百多米,离苏联土岸五百多米,穿着衣服从互相撞击的冰块缝隙中游回去,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而脱了衣服则更抗不住冰块的撞击,很快就会被冰水冻僵而死。对岸虽然近一点,但宁死也要死在中国一侧,如果尸体被冲到苏联岸边,不要说监狱中的父母,就连自己的妹妹也永不得清白了。

村里只有这一条船,没人能救他。边防巡逻艇一般是不会在跑冰排的时候巡逻的,江上不会再有任何一只过路船。现在全靠自己,自己能行的话就活,不行的话就死。既然无生还之路,是猛地从鼻子吸一口水,迅速晕死过去少遭些罪呢?还是在水中再挣扎一阵,待到全身麻木、筋疲力尽时,让大自然来选择吞灭自己的时机呢?

天特别的蓝、水也特别的蓝,白色的冰排互相撞击着向下流动,太阳光从云朵之间射过来,在他快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刻,再让他看一眼这惊人美丽的景色。他不感到冷,也不感到可怕,今天能在这清洁、寂静的仙境里结束自己二十一岁的生命,是美好的!

但他又觉得应当再做一些努力之後再去自杀,否则这些年苦练的气力、水性、耐力、毅力全都白瞎了。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无法抵抗大自然的威力,但他决心用最大的限度去向大自然挑战,他觉得挑战後的死,比放弃挑战的死更有意义。死前的几秒钟我也要拼!向大自然挑战了!我要向大自然显示出我最後的威力!

他感到踩水十分吃力,突然想起现在还穿着长靴,长靴虽然保温,但记得听放排工人说过:水中穿靴子是丧命的。因为每蹬一次水,收腿时靴帮是兜水的,等于白蹬。于是他立即憋口气钻入水中脱掉两只长靴,只留一双毛袜子,那是他母亲在狱中用毛线织好,又托人送出来的,在冰水中仍有些保温作用。他一边踩水、一边试图抓住身边一块炕面大的浮冰,但是他手一按冰,冰的一头就一沉,根本没用。绝望之中他突然想起那两根木头已经钉上了扒环,与沉船通过一根一米多长的绳子连在一起了,这些都是漂浮物,是不是可以利用?于是他又向沉船游去。他先试图去抱圆木,但圆木一抱一打滚儿,而且即使抱住圆木,头部也是贴着水面换气困难,同时手臂很快就接近冻僵。于是他放弃圆木,移到半沉的船上。因为船的尾部摽着的是两根木头,所以木头的浮力使得船体只能沉到一米半深,人站在上面只要保持好平衡,就能使胸部及双臂露出水面,只要两手没冻麻木,就还可以延长几十分钟的生命。冰冷的江水使他头脑的反应极其迅速,生命的最後一刻使他浑身的力气完全爆发出来。他用手猛力地划水,让拖着木头的船移动,但效果很差,移动得极慢,而且手越来越僵,这样下去仍没什么生还的希望。他忽然又发现那根两米多长的砍钩还漂在不远的江面上,同沉船及冰块一起顺流而下。他果断的弃船游向砍钩,抓住砍钩後再返回沉船,又站在半沉的小船上。有了砍钩这个工具,移动的速度就不同了,可以拨开撞击过来的冰块、可以钩着附近的冰块移动、还可以像桨那样用力划水。他学当年赵子龙大战长坂坡的样子挥着单枪,杀!杀!杀!老子练了那么多年,什么苦没吃过,大自然想轻易地吞灭我,没那么容易,拼了!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他不知不觉哼起了红色娘子军的军歌。当时社会上一遇到点困难就念叨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这是连舞台上那帮奶油小生都能张口就来的一句话,唐木觉得现在念这个没用了,要靠融化到血液中的信念,要靠骨子里的素质了!

村子里也有人看到唐木下江,并隐隐约约看到他在江心捞木头时翻船,但的确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全村再没有别的救生器具,没有任何人能去救他,乱冰之中也看不到他的身影。有人不愿再看这凄惨的情景,失望而难过的蹲在地上,或回到家里关上了门。但有三个小伙子还是飞奔到马厩,各骑一匹马顺江边野路追赶下去。这条路离岸边还有一百米,既看不清冰排,更看不到冰缝中的人,只有随同黑龙江浩浩荡荡的冰群,毫无目标地向下游寻找。也许能看到翻船的影子、估计个大致的出事位置?捞人是没办法了。也许多少天後,在下游村庄能找到泡肿後浮上来的尸体。

天渐渐阴了下来,还下了一点阴凉阴凉的雨,像是为遇难者送行。这冰排架式,不行了,没希望了。”“出身再不好也是个人哪!”“挺老实挺认干的一个小伙子,说没就没了。”“智多星和几个老乡叹着气。

快冻僵的唐木,用最後的气力拨冰划水向岸边移动,渐渐地可以看清中国岸边了。他估计这样移动下去,凭自己的耐力还是有可能回到岸上的,于是更鼓足力气拼命划水。但他很快就绝望地发现,原来根本就不可能靠岸。这一带从主流深水区到浅水区之间有一道冰墙,冰墙高出水面一米左右,一眼望去无边无沿,人只有在江心的水中才能看到这个情景。立陡立陡的冰崖,半冻僵的人根本无法爬上去,只有顺墙而下,试图找到一个较矮的缺口。但是向下漂移了很长一段,仍找不到合适的位置,身体更加趋向僵木。这时他发现前面有一段稍矮的冰墙,于是试图蹬着沉船往上够,但小沉船一踏就一歪,而且冻僵的双腿已经丧失了平衡能力,唯一能用上劲的只有半麻木的双手,用手指甲抠着冰凌往上爬,但手刚一搭上冰墙顶端,就被浸透冰水的厚棉衣裤和完全麻木的双腿重量坠下,马上滑了下来,连头带手再次完全沉没到冰水中。于是他想借这个机会使身体再往下沉一点,脚蹬到江底後借用腰部的弹力和冰水的深水浮力猛往上冲,腾出水面再挑战冰墙,但水太深没能探到底,他不能继续往下潜,不只是体力衰竭,更主要是冰下水流方向莫测,如果身体被抽到冰下,就等于活生生地钻进冰棺材里憋死、呛死、冻死。果真,他虽然潜得不深,上来时头部也撞上了冰层,但他凭经验冷静地向最明亮的方向移动,终于在一口气之内又摸到了冰层的边缘、再次露出水面。

这一回合的挑战,使得唐木变得极其衰竭,腰部以下已完全失去知觉,上身力气也已用完,而且冰冷麻木的范围在向胸腔推移,他感到呼吸极其困难、心脏在微弱地颤抖,他觉得自己好像也是江中漂浮的一个冰块,或终年沉在江底的一块石头,不再有冰冷的感觉,他已经不想判断自己到底是一具死尸还是一个活人。不过尸体已经肯定会留到中国这一侧了,可以安心了。此时他不感到痛苦,也不感到死亡的可怕,他开始感到生命已到达终点,应当是采取自杀、或容忍被大自然吞没的时刻了。他用没有感觉的脚踏着沉船,下意识地让头和两只手浮出水面,如果手也完全冻僵,则失去一切可能用于挣扎的工具,到那时唯一可做出的动作就是从鼻腔猛吸一口冰水,只需几秒钟的痛苦便可换来永久的安息。他沿着冰墙半昏厥地向下游自然漂去。

突然,他似乎听到二百里外的母亲在呼唤他的乳名,一个好心的看守透过放风窗口告诉他母亲:你儿子在黑龙江冰排水中淹死了。母亲披散着头发双手抓住铁窗悲痛欲绝。此时,母亲悲怆而温热的血流,以不可阻挡的势头再次涌入唐木那奄奄一息、冰冷麻木的身体,这股血流激励着儿子身上每一个濒死的细胞,使他再次像新生儿一样获得降生于世的权利。唐木又恢复了知觉、睁开了眼睛,这时他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个奇迹,冰的长城之间闪现出一个缺口,一个宽约两米、只高出水面半米的矮冰墙。这是大自然赐给他的最後一次机会!他调动了一切起死回生的力量再次沉入水下,然後又猛地腾起,上身竟然搭到了冰墙的边上。他用麻木的十根手指没命地抠住冰缝,企图爬上冰层,但是双腿已经没有任何知觉,像两只铅块坠在下面,怎么也抬不上去。开江的冰块是极其脆弱的,随时都有碎裂坍塌的可能,而且手指也由麻木变得无知觉,不能僵持太久。骨折过的左手用不上力,于是他用没完全麻木的腰部牵动右腿往上提,让右腿搭上了冰墙,然後又牵动左腿往上提,也上了冰墙,接着他赶在冰层坍落之前,又向前滚了一圈,然後扶着坚硬的冰凌,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他发现船的绳索还系在腰上,于是他把绳头系到一个冰尖上,这样,那艘沉没的小木船,连同後面的两根圆木也都固定了。他踏上连接岸边的如同无数锋利尖刀一般的冰凌地带,蹒跚地向三十米外的土岸移动。他终于看到冰下的江卵石、并踏上冰碴与黑土夹杂的地带、踏上中国的土岸边了。这时他发现母亲织的这双毛袜子,仍旧套在脚上,如果没有毛袜子,脚会麻木得更早,也就上不来了,现在也很难在这布满树茬冰凌的荒野上行走了。他面向昏暗的下游天空、他母亲关押的方向,说:“妈,我上来了。

9-6温暖的炕头

他踏上一条荒野小路,远处三匹马飞驰而来。骑马的人是当地青年体力最棒的桩子、上海青年鲶鱼和蓝河下乡干部邵先。他们看到活着的唐木惊喜地喊起来:狍子上来了!邵先把自己的鞋给他、桩子把棉袄给他、鲶鱼让他上马。狍子不上,用冻得直哆嗦的嘴说:跑,能热乎点儿。狍子把那双沾满泥水的救命毛袜子脱下来留给大地,然後披上干衣服、穿上干鞋,依旧穿着那身浸透冰水的裤子,拖着两条麻木的腿,跟三匹马慢慢地往屯子里跑。

老乡们来了,知青们来了,全村的人都来了,村口堆满了人。上来了!”“回来了!”“换个人谁也上不来!”“快上我家!

狍子被人们簇拥着送进村头老刘家,换了衣服、上了热炕、盖上老刘儿子刚结婚用的大花被。屋里屋外挤满了人,大家弄来了红糖,做了一大海碗姜汤,打了十个鸡蛋,让狍子乘热吃下去发汗。他全都吃下去了,于是感到心中有股热流在驱赶着寒气,全身逐渐变得温暖起来。队干部、青年、大娘大婶、叔叔大爷们挤满了屋子,惊叹、出主意,也有担心的:小伙子冻坏了下身,将来能不能……。狍子幸福地睡着了。果真两个钟头後全身大汗,连老刘家的新被都湿透了。

狍子暗暗下决心,将来我一定报答全村的百姓,我一定要成千上万倍地回报乡亲们对我的恩情!

在队部会计室的小炕上,几个村领导为这事开了会。革委会主任严贵宏认为:一个苏修特务的儿子,竟敢擅自驾船奔向国境线,他想干什么!不受到处罚反而受到全屯子人的欢迎,比县革委会的进村还热闹,太没觉悟了吧!文化大革命搞几年了?这是一个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不刹刹这股歪风还行!

上海干部老陈原来是个政工干事,他处理问题要比老严稳重得多。他操一口上海式普通话说:还不能说唐木有投修的迹象,他在老乡中有信誉,不能否认他个人的努力。我们要欢迎一个出身不好的青年背叛家庭嘛。老陈还说:一方面要对他进行再教育,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嘛!当然另一方面也要对他进一步地观察,对勿了,不能放松革命的警惕性嘛,他的家庭影响也是不能够忽视的嘛。

邵先憋不住了,冲他们俩嚷起来:观察啥呀!他要想过去,冬天冰那么厚,他几分钟就跑过去了,谁能撵上他?用得着现在跳冰排找死!

妇女主任说:金训华捞木头牺牲算烈士,可唐木他也是为屯子增加副业收入哇!褚卫东立即反驳说:这扯哪去了,怎么能把唐木同英雄人物相提并论!

队长郑连魁接着说:他把船和两根木头也带回来了,就丢了一副桨、一把斧子、一个破撮子,他平时干活就不惜力,所以较劲的时候就能拿出力气,像这样能吃苦的青年,我看应当表扬。

各种意见争论不休,最後决定既不批评、也不表扬,给他二天病休,他捞上二根木头,算二十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貌似床铺在中美首脑佛州度假村两天的吃
2017: 北韩核问题风险最小的解决方案是
2016: 真是好玩:海淀镇印象
2016: 试图用因明解析:窗外有一张桌子,关上
2015: 雪山下的绛珠草:万古华之春
2015: 老巫,挪威的三文鱼没法和新西兰的比,
2014: 2013回京小记--- 八宝山
2014: ZT: LD给鸡窝起了个名。说天上人间已经
2013: 六四叛徒跑跑死哪儿去啦,出来让俺kick
2013: 说说毒素和种群密度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