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墨西哥的回忆 2
送交者: 南来客 2018年05月11日09:45:45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墨西哥的回忆 2



第二天早上,凭餐券在旅馆餐厅用过早餐,8点准时来到门厅,整装待发。

人都到齐了,就差翠茜。

等了好一会儿,翠茜急匆匆跑来,说去不成了。速记器出了故障。

所幸附近有家Office Depot之类的,折腾半天,弄好已是中午。

下午,好人分乘两辆出租车,坏人自己打的,奔赴港口。

港区不大,进去迎面一条远洋巨轮横泊在码头,船头写着几个大字:XX号。

众人攀舷梯鱼贯而上。

跟船长和大副见过面,大家在船上溜达了一会,熟悉环境,十点左右,翠茜招呼众人进入会议室,宣布听证会开始。

法官不在场,听证会依例由速记员主持。

首先介绍与会人士:各方律师、速记员、口译员。当翠茜介绍到南来客时,坐在南来客身边的白先生不动声色地说,麻烦翻译说说资历。

动身前,南来客看过费城听证会议记录,惊出一身冷汗,直后悔接了这个活。

照理,无论口译员是哪一方聘请的,都是中立人士,就跟出租车司机一样,然而现实中,口译员遭受池鱼之殃的例子并不少见,特别是当对方是辩护方时。

更别说当对方律师会讲汉语。

当然,有时是口译员自身的问题。

费城听证会记录上写着:

证人:上面那个地灵

口译员:That something above there…

白先生:Interpreter, what something are you talking about

口译员:(请问什么是地灵?)

证人:(地灵就是地灵,我们都这么叫的。)

口译员:Diling whatever…,they all call it diling.

白先生:What is that whatever? How can you interpret like that…

口译员:Sobbing [饮泣]...


担任口译的是一位女译员,某州法庭翻译,音乐学院毕业。

白先生,中远洋的法律顾问,能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把女译员都说哭了,能给南来客好果子吃吗?

南来客报上资历。白先生又问:先前的听证会议记录看过吗?

到了这会儿,退无可退,南来客倔劲上来了。我译错你纠正没问题,大不了卷铺盖走人;你若没事找事,咱陪你玩。

看过,南来客不亢不卑地答道,我知道你懂中文。我有备而来。

白先生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这是一桩保险公司理赔案。轮船失火,船货咖啡豆大部分烧毁,保险公司拒赔,理由是中远洋防火培训不到位,未能防患于未然、事发后处理不当。因此,听证主要围绕船员的防火意识、防火教育培训、以及发生火灾后的反应及采取的措施进行。

第一个进来作证的是船政委。

崔斯:你当时看到火了吗?

政委:看到有烟。

崔斯:有烟说明有火,对不对?

政委:烟是烟,火是火。


政委不是傻瓜,千方百计避免正面回答,架不住崔斯拐弯抹角,约莫一小时后,一个不留神还是进了崔斯的圈套,说了句有火就有烟,进而在崔斯的追问下不得不承认有烟就有火。

休息时,大家上甲板透气,白先生凑近南来客。

不是我有意为难那个女译员,过后我还开车送她回家。她哪里是在翻译,凡是不懂的就somethingwhatever。你不一样。我注意到你一上船就到处查看,特别是标示。我喜欢这种认真的态度。

你会汉语,我哪敢掉以轻心啊。

南来客顿时感到一身轻松。

继续听证。

进来的第二个证人是大副。还是崔斯主问。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饭点。白先生留在船上与船长政委共进午餐。其他那五个,船上管水不管饭,自个到外面找地儿吃去。

吃完午餐,休息片刻,五人回船再战。

下午从二副开始,接着是轮机长。

先领导后水手,每天数人。证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崔斯来来去去问的都是防火常识、培训内容、失火应急措施、喷淋系统、消防龙头、救生艇等,有些问题似乎完全不着边际,然而南来客心里明白,每个听起来不经意的问题都是一个圈套、一个陷阱,崔斯变着法要从证人口中套出自己所需要的直接及间接证词:防火培训不到位、反应及采取措施不当,或从证人前后不一致的证词中找出破绽。

会议室里在慢条斯理地问答。

门外,大副不时来要人,急不可待,

外边在卸货呢。

白先生时而一个反对,时而问证人一两个问题,让证人说出对己方有利的证词。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你来我往痛下杀手却看不见刀光剑影。

船货理赔涉及三家保险公司。

三个好人分别代表三家保险公司。

头两天听证,基本上都是崔斯主问。第三天Jason问了些问题。

荣一直默不作声,沉着脸做笔记。

直到第四天荣才开口问话。

荣一开口就不容别人插嘴了。

期间Jason问证人一个问题要确认什么,马上给荣堵回了回去。

我方也有权问呀,” Jason 嗫嚅道。

前几天净你们问,现在轮到我了,荣不由分说。

荣颇为强势,说话言词凌厉,咄咄逼人,联盟中的另外两位好人都有点怵他。

坏人白先生可不吃这套,跟荣争辩起来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法律翻译要求用第一人称翻译。译员自身是不存在的,南来客频频在律师与证人之间转换角色,久而久之,不觉入戏-特别是扮演证人时。证人站起来,译员南来客也站起来;证人打手势,南来客也打手势;证人提高嗓门,南来客也提高嗓门;证人叹气,南来客也叹气。抑扬顿挫都出来了。

出色的演技看得翠茜和四个大律师目瞪口,继而失声大笑。休息时,Jason 笑着对南来客说,

还不知道你表演得这么精彩。用我们的行话说,你是个机枪手。应该按机枪手要价。

只是机枪手也有犯疲的时候。

那天是船长作证,没完没了,无休止大同小异的问答不知怎么绕到一道算术题上了。

时间已是下午4时以后,连续作战两个钟头的南来客嘴干舌燥,忍耐到了极限,不得不对翠茜说,

翻译筋疲力尽。

翠茜宣布休庭

半小时后,南来客缓过劲来,重返会议室。

那天工作到晚上7点。

听证这种事,航海的哪里斗得过玩法律的。

只是航海的这边也有个玩法律的。

眼看着证人一个个绕着绕着都给绕进去了,白先生依旧老神在在。

第五天上午,作证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水手,事发当事人。

小伙子强调自己参加过多次消防培训演习,但是疏忽大意,酿成大祸,把责任揽下了。

替罪羊。

好人们忿忿不平,可是又像在意料之中。

听证基本告一段落。

下午是总结性发言。

荣没有出现。


0%(0)
0%(0)
  多一点有关墨西哥见闻更好。谢谢分享!  /无内容 - 大风民歌 05/11/18 (50)
    工作为主,无暇他顾。  /无内容 - 南来客 05/11/18 (38)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恭喜米国产生了一位新独裁者
2017: 中国假货,连朝鲜都不敢买。
2016: 看看这个coin好看不好看?
2016: 俺一点都不同情雷,嫖娼还死要面子,被
2015: 俺的论文进入三审快一个月了都木有动静
2015: 文学城军坛被毛渣们控制
2014: 好老师坏老师(1)
2014: 一心只读圣贤书长大能省钱吗?
2013: 除非北京公安有秘而不宣的切实证据指控
2013: 慌大夫,朱令姐妹的事朕现在有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