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林强海峡》11
送交者: 芨芨草 2018年06月10日21:02:01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林强海峡》11

 

泰国曼谷机场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民用机场。各种型号的客机不停地起降,送来到泰国销魂和观光的人们,也送走做各种生意的商人富贾和掮客。

一个显然来自南朝鲜的中年人,西装革履,手提皮箱从航空港出口走出来,匆匆向玻璃转门外的出租汽车奔去,不小心在门口各一个戴墨镜的男人撞在了一起,两人客气地互相道了声“对不起”,就各奔家西了。

等到那个南朝鲜人在曼谷郊区幽雅的小竹楼里和一对泰国姐妹昏天黑地的玩到第二天早晨,准备拿钱包付钱;结果发现护照丢失了时,才猛然醒悟到可能是在机场门口被撞自己的那个戴墨镜的男人偷走了。事实上,这个游客的护照确实被那个男人给偷走了,细心地换上自己的照片,已经登上了飞往香港的飞机。他就是林强!

从海上看到美人鱼号完全沉没下去后,林强便从海上回到曼谷,乘车直接赶到国际机场,伺机窃取了那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南朝鲜人的护照。他知道从原路返回祖国不仅路程艰难,行动缓慢,而且会有很多危险,倒不如堂堂皇皇地飞到香港,再由香港进入深圳更方便些。

窃取别人兜中的东西和换贴护照上的相片是一个优秀的间谍最起码的条件之一,林强不费吹灰之力就做到了。然后把还剩的金条拿到银行换成美元,购买了一等机票,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小旅店悄悄住了一夜,没再跟巴侬联系。

第二天早晨,他穿上昨天购买的漂亮西装,提起一个没装什么东西的高档皮箱,坐车直到国际机场,坐上了飞往香港的飞机。到飞机徐徐滑动之时,他才完全放下心来,没有人监视他,也没有人对他有什么怀疑。

飞机升入空中,不再爬高后,空中小姐送来了当天的英文报纸。林强伸手拿了一张,看到了头版头条消息:前天深夜曼谷海边别墅大战又有最新披露。

林强因昨天在小旅馆里躲了大半天,没有机会看到报纸,所以现在赶忙一字不漏地读完了这条消息。看后不禁哑然一笑。

原来记者又把这一场厮杀搞成是黑社会在龙泰咖啡总店和李弥残部的矛盾,而泰国警察从中渔了利,不过有几个细节还是让林强有所兴奋,一是双方各死伤十余人,二是警方彻底揭开陆路走私毒品与军火内幕,已于近日沿途派出大批军警设卡,断绝此两种不合法生意。关于林强炸沉的那艘货轮,报上是这样的结论:黑社会为报复李弥残部袭击他们在木嘎的咖啡店,侵占他们走私利益,在运送军火的五千吨级货轮美人鱼号上置放定时炸弹,将这艘远洋货轮与五千吨军火全部炸沉。

林强按动按钮,靠椅向后仰了一些,他用报纸盖上脸,满意地睡去了。

还有两天,顶多三天,他又将和妻子儿女们见面,现在确实非常轻松,他唯一希望的是在香港办理入境和出境手续时不会遇上什么麻烦事。不过,他相信自己伪造的那份护照还是可以乱真的,其实,进入香港以后,他可以通过香港有关人士搞到一份更经得住检查的护照,以便他可以更安然顺利地回到大陆,但根据间谍工作的原则,不到最紧急关头,是不应该和不在行动计划中的同志联系的,这不仅会给同志增添暴露身份的危险,而且对自己的隐蔽也不很有利。

林强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做了些莫名其妙的梦,醒来就听见小扩音器中传出空中小姐让旅客系好安全带的通知。他收起座椅,系好安全带,侧目向圆窗外一看,白色的云彩稀簿了,露出了蔚蓝色的大海,还有香港起伏的山丘,如林的楼房,蚂蚁般蠕动的小汽车。

五分钟以后,飞机在厚实的水泥跑道上慢慢滑向候机大楼,那大楼上用霓虹灯组成:“香港,欢迎”的字样。飞机停稳后,林强从容不迫地提起皮箱,跟在一位胖太太身后,走出机舱,踩着铺有地毯的车梯,下了飞机。

—定是刚下过雨,香港机场的停机坪上有一层簿簿的水膜,太阳照在上面,映人眼目。但林强感到的一道亮光却绝不是从地面上反射过来的。本来,这也许不值得有什么多虑的,迎接亲朋好友的人常常会把望远镜、长焦距照相机的镜头对准刚刚降落的飞机和正走向候机大楼的旅客,这种情况几乎在全世界每一个机场内每一航班都可以遇到,然而出于一种特殊的预感,林强觉得镜头后面的那只眼睛是对准他的,他不惹人注意地望了望候机大楼伸出的宽阔平台。

上面的人并不太多,有好几个拿望远镜和照相机的人在晃动,还有穿花衣裙的妇女在挥动花束大声向自己的亲人呼唤。

没有任何更可疑的地方。然而,那道光斑又不客气地划过了林强的脸,他心中确实不舒服起来了,脚下的步子也迈得大了,好象这样他就可以快些返回家乡。

的确,林强不愿意在家门口再和什么人纠缠不休,此时,他所面临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拥抱自己美丽多情、温柔可爱的妻子和幼小的儿女们,部长也一定会这样命令他。

因为没有行李,他很快通过了海关检查。护照也没有给他带来什么麻烦。他穿过候机大厅,走出高大的玻璃门,象一个外交人员一样,很有风度地—招手,一辆红色的出租车就停在他身边,他坐进去,关上车门,告诉司机到中国大酒家。

司机点点头,把车开出机场,绕了个圈,并入快速车道,以每小时一百公里的速度向闹市区驶去。

突然,林强发现后面有一辆黄色美洲豹式跑车在跟踪自己。本来在公路上后面跟辆车是不足为怪的,但这辆车却跟得太紧了,以至于不允许任何—辆车超越它,而且表现得极为不礼貌。正是这种不礼貌的表现彻底暴露了这辆跑车的意图。

为了能更准确地证实自己的猜测,林强让出租汽车司机把车停在公路边,说要解个小便。

司机立刻把车驶入停车道线内,那里还有一个简易厕所。

林强不用回头,就知道那辆美洲豹式跑车停到五十米远的地方,有人探出头来向他张望。他一时想不明白这车上的是些什么人,他们想干什么呢他从厕所的玻璃窗仔细看了一下那辆车,里面大概坐着四个人,有二支手枪的,枪口在挡风玻璃后面晃动。

莫非是香港黑社会的强盗,想抢劫他?但为什么在他一下飞机便用望远镜盯上了他?

想到这,林强觉得来者不善,他们是有目的地在盯他的梢了。他必须尽快甩掉他们,使自己安全回到祖国。

他重新钻进出租车后,递给司机两张十美元的钞票问:“后面盯着我们的人你认识吗!”

司机显然也已经发现了那辆盯稍的汽车,迷惑不解地摇摇头。

“想办法把他们甩掉。”林强又加了二十美元,塞到司机手中。

司机被钱刺激着,使劲点点头,在香港,这种追车的事他司空见惯了,若不按乘客的意思行事,得不到钱还可能挨上一刀,既然林强给的钱超过他几天的收入,他为何不去为他服务呢?

司机将车缓缓滑入快行道,突然一加油门,一下子超过丁三辆正在行驶的轿车,把美洲豹式跑车隔在后面,然后司机又猛地抢道将车拐向逆行,差点和一辆对面驶来的货车相撞。

在刺耳的急刹车声中,出租车打了横,然后安全地驶向另一个方向。

林强回头看看,那辆美洲豹跑车一时无法转向左边,不停地鸣着喇叭,甚至挥动手枪吓唬不肯让开的汽车,可又无可奈何地看着林强乘坐的出租车开远了。

林强松了口气,靠在后座上,看着两边闪过的越来越多的楼房,自得地点起了—支雪茄烟,他知道,自己只要一进中国大酒家,就可以完全放心了,现在已经可以看见中国大酒家那奇怪的几何形状的屋顶了。

突然,林强听到后面有急刹车的声音,他本能地回头一看,原来是那辆黄色美洲豹牌跑车从一条很窄的夹道中冲进快速公路,刹住车后,转过方向,又紧紧地跟了上来。显然那盯梢者对香港道路非常熟悉,很轻易地抄了近路。

林强马上断定这辆出租汽车是甩不掉后面的跟踪者了。他可以肯定后面车内四个人都有武器,而他的手枪为了过海关被检查时不出麻烦,早在去曼谷机场前就扔掉了。若是出租车离开闹市,到海边或郊区进行枪战,他可一点便宜都占不了。但要是有一个合适的地方,使这四个家伙无法掏枪或来不及掏枪,进行空手搏斗的话,林强可以有百分之百取胜的把握。而且只有这样他才能抓住一个活口,问出事情的原由。

想好决策后,林强又拿出一张五十美元的大钞,往司机方向盘上一按说:“快,开到一家电影院门口,然后别走。”

司机一声不吭,面色紧张,灵巧地拐了几个弯后,迅速地停在国光影院门口。

林强在车还未停稳之际,便已跳下车来,塞给检票员一张五美元钞票,就钻了进去,因为他没时间买票,眼见美洲豹跑车已经冲了过来。由于是票价十倍的钞票,检票员自然不会阻拦他,他一掀开天鹅绒拉帘,服务员立刻打开手电筒给他照了一个空座位,他走了过去。可手电刚熄灭,他马上又站了起来,急速地挪到了前几排。

由于不是黄金时间,也不是热门影片,影院中的人并不多,隔开十几个座位才有一对情侣,边看边做些亲呢动作。象林强这样的单身汉子来看电影的不多,都在伸直了脖子瞪大眼睛看着银幕上的女明星把衣服一件件脱掉,反正,黑洞洞的影院中没有人注意林强的到来。

他把身子缩在座位上,从缝隙中看着后面的太平门,只见四个人影闪了进来,围住服务员问着什么,那服务员用手电灯往刚才林强坐的地方照了一下。

见没有人影,四个黑影把头凑在一块,大概是在商量对策,几秒钟后,他们不声不响的慢慢散开,守在了四个太平门边,显然是要等着电影散场时,在门口抓住林强。

林强知道他们低估了自己的本领,于是也就不能放弃这个况会了。他把内力集中到手上,然后顺椅滑到地上,从椅子的空隙中作蛇行钻到最前边的太平门边,突然蹿了起来,紧紧搂住了那个戴鸭舌帽的瘦小男人。

人们的注意力都在银幕和自己身旁的情人身上,没有人扫一眼边上紧紧搂在一起的两个男人,而其他三个盯稍者由于距离太远,即使注意,也看不清这一团黑影会是两个人,何况他们的的注意力主要是集中在人多的地方。

大约过了三分钟,林强把已经窒息而死的人轻轻放在软椅上,又沿墙边蛇行而去,直奔他的第二个目标。

当电影进入高潮,女主角悲壮地开枪自杀时,林强已经用手枪顶着第四个人的腰眼,装着很亲密的样子靠在一起,走出电影院,—弯腰上了还停在那里的出租汽车。

“上哪?”司机似乎还在惊慌之中,只小声问了—句没有回头。

“随便开。”林强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俘虏身上。他想让司机在市区里兜兜圈子,他好审问一下这个盯梢者。

汽车开动了,街道两边的楼房向后闪去。林强狠狠一提那俘虏的肩胛骨,如同一把钢钳夹了下去,疼得那家伙哇哇乱叫。

“老实交代,你们是什么人?”林强恶狠狠地询问。对这些地痞之类的小人物,必须用这种残忍的手段和口气。

“我,我……”盯梢者不肯开口,似乎有什么东西支撑着他。

林强又往手上运了些气,准备这一下夹得俘虏不开口不行。

然而,车内一阵奇怪的声响压过了他指关节的脆响,只见一眨眼功夫,前后座之间,车门和后窗都升起了一层钢板。随即,车门上两个小孔一左一右地喷出一股浓浓的烟气。

林强心猛地一沉,知道自己遭了暗算。他埋怨自己出电影院时太急,没有仔细观察这辆出租汽车,肯定是在出电影院内的那段时间内,被人搞了偷梁换柱的把戏。

林强一气之下用枪柄砸在俘虏的头上,将他击昏。又用去砸那四面封严的钢板。可是,除了沉闷的响声处,一切都无济于事。他开了两枪,弹回的子弹几乎伤了自己,钢板上只留下一个小点,这显然是高强度合金钢。没有办法,扔下手枪,林强就去用手堵那喷着烟雾的小孔,可这两处不喷了,另处两个孔又出现在车底下。几分钟过后,林强全身瘫软,脑袋昏昏沉沉,很快就不日醒人事了。

不知过了多久,林强醒过来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正在被—个女人轻柔地抚摸着胳膊。他睁开眼睛,身边确实有一个穿着一件雪白的医用大褂的年轻女子,她正把一支注射器放回到盘子中,一只手用药棉轻轻地擦着他的胳膊,显然是她打了一支针剂,使林强苏醒了过来。

林强本能地想跳起来,可一用力,才感到全身赤条条地被绑在一张不算太硬的铁床上,他使劲喘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松驰下来,转动眼球,扫视了一下环境。

这是一间不大但却很高的空荡荡的房子,墙壁上刷着五颜六色的油漆,可以看出每一种颜色都是女人躯体的一个部位,一张小门一定是铁制的,起了些暗红色的锈迹,从上到下都没有一扇窗子,因而有些闷热,除了林强躺的铁床之外再没有任何家具,只是屋顶上有一盏用铁网罩起来的白炽灯照亮着整间屋子。

“这是什么地方?”林强生硬地问,他感到嗓子有些发哑。

那个护士装扮的年轻女人没有回答,居然冲他—笑,只是笑得毫无内容,但又可以说隐含着一丝神秘或暗示,起码林强感觉出她笑得有些奇怪。

林强不由得注意了一下这个女人,只见她不过二十三,四岁年纪,脸色苍白,身体消瘦,显然身心都有沉重的负担才会造成这种结果,她见林强在凝视自己,不由得嘴角动弹了一下,但马上又将眼皮垂下。

外面传来脚步声,铁门随即响了,年轻女人表情呆板地退到一边,只见两个大汉陪着一个身材高大,眼戴墨镜的人走了进来。

“黑鲨!”林强可以说从脚步声就听出了来人是自己的最险恶对手。

确实是黑鲨,他摘下墨镜,围着铁床转了一圈,似乎是在欣赏自己的什么杰作。最后他停在林强脑袋边,得意地说,“林强先生,你这是第三次落到我手中了,俗话说,事不过三,这次你无论如何不可能再从我手中逃走了。”

林强淡淡一笑:“世界上没有任何绝对的事情,你应该学点辩证法。” 

“我现在就可以一掌劈死你。”

“那你回到台湾就领不到重奖了。”

“我可以不要重奖!

“可你不能不想升官呀。另外,台湾要知道你是在把我绑在铁床上给打死的,恐怕你就不只是不要重奖和升官,而是连命都不要了吧?”林强一针见血地刺着黑鲨。黑鲨愣了一下,又笑起来:“好,我承认你厉害,手段高超,认识问题深刻,在泰国是又放火、又炸船,只让警察围捕我们,让我们大吃了苦头,不过我黑鲨还是死里逃生了,连点皮都没有擦破。到头来,却是你落到我们罗网中了。有点奇怪是不是,我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这是香港黑社会帮的忙,当然,我们为此付出了一百两黄金,你确实是够要价的,开低了没有人干。”

“这也不算高,在泰国我让你花了一千两。”林强嘲弄着黑鲨。

“咦,你知道了这个秘密?告诉你,龙泰咖啡总店的龙太爷把你恨得咬牙切齿,说抓到你非活剥皮不行。”黑鲨也恨恨地。

林强轻轻哼了一声:“那个娘们这么狠心吗?我以为女人会心慈手软点。”黑鲨大吃一惊:“娘们?你这么快就知道她是娘们,果然身手不凡。连我都是在最后一秒钟才知道龙老太爷是个女人的。”

林强继续嘲笑着:“我还知道香港黑社会也是应龙老太爷的请求才对我下手的,单凭你黑鲨没有这么大能耐。”

“好,你估计得不错,但这对你来讲都只能嘴上得意一下了,对现实没有任何帮助。”黑鲨做出一副胜利者的傲慢样子。

“这是暗算,你要想和我决一雌雄,就把捆我的绳子解开,让你的保镖出去,我们徒手斗一下,我敢说三十招内你就爬不起来了。”林强瞪着黑鲨,大声吼着。黑鲨并不发怒:“林强,别将我的军,我是刚下飞机就匆匆赶来看望你的,现在需要休息。你看,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刚伺候完你,现在也该伺候我一下了。”

黑鲨拉过一直低垂着眼皮的女人,亲了亲她的面颊,做出一副很疼爱她的样子,慢慢走出门去。

小铁门关上了,随着脚步声消失,四周陷入了让人难以忍受的沉寂之中。

整整十个小时没有送水,更没有人送饭,林强不知道是处在白天,还是处在黑夜,饥渴使他有些昏昏沉沉,想睡却又难以成眠。他曾喊叫过几声,想让看守来送点水,可除了嗡嗡的轰响外,没有任何动静,看来这是故意安排的,他只好放开这种念头,默默地忍受着这种显而易见的折磨,也借此锤炼自己的毅力。

终于,铁门又打开了,两个看守的大汉送进来的不是水和饭,而是两盏一千瓦的白炽灯,固定在三角架上,放在林强的床边,再把伸缩架拉,一盏照在他的头上,另一盏照在他的胸脯上,光强烈得使林强不得不闭上眼睛。

起先,他感到一阵烘烤,几分钟过后,就象是火烧火燎一样了,汗流浃背,焦躁难忍,甚至嘴唇干裂,比在大沙漠中行走还痛苦万分,他整个内脏都要炸裂开来。

他妈的,你们这群混蛋!林强挣扎着,破口大骂。

骂声未落,黑鲨依然搂着那个女人走进屋来,远离灯光,说:本来我也不愿意这样做,但这是龙老太爷协助我抓获你的个必要条件,折磨你,以解她一点心头之恨,没办法,恭敬不如从命,否则单凭我们力量确实很难对付你。忍受一下吧,这叫做太阳浴,一会儿还有美国最新研究成果致幻剂让你享受一下。黑鲨说完,又搂住那年轻女人做出一些过于亲呢而有些淫荡的动作,那女人没有什么反应,任凭他到处摸索。

林强重又闭上限,不看他们的丑态,只是猛地咬破自己的嘴唇,咽进几滴带点咸味、凉丝丝的鲜血,让嗓子润湿了一下。这点体液使他感到又可以再坚持几个小时。不过,黑鲨没有再折磨他了,他欣赏了一会儿林强痛苦的样子后,就让手下人搬走了那两架大瓦数白炽灯。

林强睁开眼,感到一下子舒服了很多,他看着黑鲨,猜测下面将对自己采取的手段。

黑鲨松开他搂着的那个女人。去吧,该看你的了。

那女人系好胸前的衣扣,走到林强身边,一个大汉慌忙伸手递上一个白色的托盘,里面放着一支已经抽进了药水的注射器。

黑鲨抱起双臂,认真地告诉林强:这种从植物中提炼出来的药注射进体内后,你就会产生无数莫名其妙的幻想,甚至会发疯,会觉得你杀死了一个男人之后,又一口气强奸了一百个女人,还会看到几十只老虎在分吃你的肉,几十条毒蛇把毒汁刺进你的血管。当然,药力消失后,你还会清醒过来的。可等你清醒了,也就坐在我在台北的办公室里了,到那里,我好好作一次东,请你喝威士忌,玩玩台北下女。

林强明白这番话的意思,黑鲨准备使他陷入昏迷状态后,绑架到台湾去,成为他向主人领功受奖的最大战利品。

林强痛苦得心肌一阵抽动,胸膛剧烈地收缩了一下,这确实是比他让死还难以接受的悲惨结局。黑鲨肯定会不失时机地制造出各种耸人听闻的特号新闻:什么大陆头号间谍高级情报官员高举义旗。借助现代化的洗印和剪接技术,可以在各种照片和影片中表现他举杯庆贺,搂着女人享乐,还可以制造出他的声音,通过无线广播和金门岛上的大喇叭向大陆宣传他反共的壮举……

林强想到这,觉得应该马上找个机会自杀,以向党和人民报忠。

然而,黑鲨之所以把他这样绑住,就是怕他自杀。现在,他也看出他脸上有只求一死的神情,于是黑鲨笑了起来:不要想死嘛,我不赞成好死不如赖活的观点,也很欣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豪侠之举,不过,这些人生哲学都不适合于咱们这种工作的人,咱们是干大事业的,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应该想到死……”

林强冷笑一声:你是怕死!”

黑鲨哈哈大笑阵,冲那年轻女人命令道:给他注射,先让他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游历一遍。

林强发动内功,绷紧全身肌肉,使针头无处可入。

“不要耍孩子脾气。黑鲨冲他左肩点了一下。他的整只左胳膊立刻松驰下来,原来黑鲨同样会点穴术。

粗大的针头不由分说地扎进了林强的动脉血管,打针的年轻女人俯身于他身体的上方,一双眼睛冲他眨了一下,又闪烁出一股扑朔迷离的东西,当然这也可能只是极其正常的眨眼,不过林强相信自己对人的观察,这里必有奥妙,何况这年轻女人又连续向他眨了两次眼呢。

针管中的药水全部推入了林强体内,他开始觉得大脑中涌出一团团浓雾,这浓雾先是掩盖他的视线,又接着要掩盖他的意识。

黑鲨轻轻拍拍他的肩头,不怀好意地说:三天之内,你将沉入迷惘和梦境之中,一会进入极乐世界,一会儿又要上阎王店报到。这是大剂量致幻剂,若再多两毫升,你就永远不会清醒了。好吧,为了表示友好,路程也可以告诉你,先乘小汽艇到一座石岛上,然后台湾会派军舰来接咱们,保密局长会亲自上岛欢迎你。现在请休息吧。黑鲨对前途非常自信,他又搂着那不明身份的年轻女人先走出门去。

两个大汉也跟在后面出了屋。

屋子里又静下来,林强觉得脑中的雾更多了,这些雾凝聚成一个又一个图象出现在眼前,有残酷的战场,无数人在向他射击,他身上中了数百发子弹都不会死去,但却流光了鲜血还有卧室,十几个女人赤身裸体挤在一张床上,拼命向他献媚,想把他拉入她们之中……

但是,林强觉得在混乱的大脑中竟然还有一丝意识控制住他,使他知道战场是假的,无需真去硬拚硬杀,使他知道卧室也是假的,可以不理睬女人的勾引。这一丝残存的意识还使他能够思索,莫非这种致幻剂不象黑鲨说的那样灵?这似乎不太可能,既然黑鲨敢对他使用,那这种药就已经不知在多少人身上使用过,并且效果很好。但是……

林强骤然间想起了穿白大褂的年轻女人神秘的笑和眨眼,莫非她在这其中做了什么手脚?这似乎也令人难以置信,看黑鲨对她的态度,她应该是黑鲨的情妇,难道她会出卖情夫?

不管怎么说,有一点现实必须承认,那就是他没有被致幻剂完全征服。

迷雾继续在他大脑中不停地弥漫着,变幻着,战场又成了坟场,鬼魂张牙舞爪地出现了,女人又成了秃鹰,一只只尖嘴向他叼来,他咬紧牙齿,拼命保存着那一丝清醒的意识。

门响了,有人进来。

林强装作已经完全进入虚幻之中,喃喃地说着些乱七八糟的梦话。他听到有人一边把他从铁床上解下来,一边在嘲弄他。

由于不知外面的情况和环境,也由于脑内残存的一丝意识已很难支配他的整个身体,所以林强没有借此机会跃身而起。他知道若这个机会没有成功,黑鲨发现他还有意识,再加大剂量,恐怕就一点机会都不存在了。

来人用地毯把他紧紧裹起,在外面用绳子缠了几道,把他抬了出去,大约上了一层楼后,把他塞进了一辆汽车的后座。

林强被闷在毛毯中,陷入了更昏旋和迷糊的状态之中。为了不失掉那最后一丝丝意识,他紧紧咬住舌尖。

汽车并没有开多远就停了下来,他又被抬了出来,送上一艘不大的汽艇。

在摇晃和波浪的起伏中,林强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已,头歪,陷入了很深很深的梦境中,置身于幻觉中的切活动中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大陆法庭已经整理了完整足够的法律文件
2017: 今天在去农夫市场的路上拍的罌粟花,很
2016: 我们现在都是凯恩斯主义者么?(一)
2016: 【喝火令】六四27周年
2015: 全世界在等待翻船的调查报告
2015: arendt:阳朔,龙脊梯田
2014: 今天在食堂又遇见热心肠了。
2014: 换乐:山东曲阜独自行
2013: 珍曼:四喜丸子的故事(下)
2013: 崔三爷:这马甲是谁的?(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