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征文:小强的8964
送交者: 万维2019年征文 2019年06月05日12:56:31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小强的8964(微小说)

  作者:大宗师


  4月15日

  这天多云,北京四月的天,灰中带黄,北京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的老院子里,就更不亮堂了。小强从筒子房里溜出来,看了看周围的烂院子,叹口气,一转身,就又回了筒子房,进了自己的屋子。小强有两个室友,都是研究生的同学,一个叫祥子,科大毕业的,家在北京,这天周末,回家住去了;另一个叫小林,清华的,正在桌前看TOEFL。


  “咱们什么时候能回所里住?住在这个破地方,每天吃饭都得穿马路走那么远去所里,多不方便啊!”小强抱怨道。“快了,研究生处的田老师讲就快了。”小林回应道。


  一阵自行车车铃响,一个小个子探头进来:“谁去海淀?我这就去北大找老乡,要去的一块去。”这是小斌,复旦毕业的,也是研究生同学。“我们不去,你自己去吧。”小斌推着车叮叮铛铛的出去了。


  “胡耀邦死了”,对门老杨推门进来大喊,“是吗?!”小强、小林都不约而同的跳了起来,三步两步和老杨进了他们的房间,收录机里正在播放胡耀邦死的消息,“胡耀邦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小林听了说,大家没应声,算是默认了。


  “肚子饿了,去所里打饭去!”,筒子房里面几个上一届的研究生走了出来,叫嚷着。“走,吃饭去!”一帮子年轻人和往日一样说着笑着走出了电视剧制作中心。


  吃了晚饭,小强抱着个水缸子,开始每日例行的串门聊天。正在谈笑之间,门一开,小斌推着车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北大玩得怎么样?”小强问道,“胡耀邦死了,你们知道吗?”小斌边用毛巾擦脸边问,“知道,那又有什么?”一个人答道,“体改研究所的人去了北大,和一个叫王丹的北大学生一起召集一些学生开会,说胡耀邦是给气死的!”小斌煞有介事地说,“真的?王丹是谁?”大家都问。


  大字报

  接下来的几天,大家都没太把这事放在心上,写论文、准备答辩,该干什么干什么。一日傍晚,小强、小林、祥子刚吃晚饭回来,一推门一个瘦高个进来了,大周,科大毕业的,也是研究生同学,他说:“你们知道吗?现在高校里面都乱套了,到处都是大字报。”“真的?!”大伙一听,立马兴奋起来。周围就有两所高校,几个人立即动身,骑上车就冲出去了。一进第一所学校,大字报铺天盖地迎面扑来,什么都有,但主要都是高干子弟经商和干部贪污腐化问题,还有就是自由、民主、人权、三权分立之类的东西。这所学校不大,一会儿就看完了,不过瘾,大家决定去个名校,最近的就是人大,于是大家骑上车,杀向人大。还没到人大,就听到高音喇叭里播放出来的口号声,老远的就见到人大门口人来人往,彩旗飘扬,进去一看,迎面立起了几堵高高的墙壁,上面贴满了大字报,下面挤满了人群,人们正在抄录大字报的内容。


  “文革大概就是这样”,小强对几位同伴说道。在此之前,小强一直都没把这些当回事,小强是经历过86年学潮的,知道这种事虎头蛇尾,来得快,去的更快。但是当他看到这雪片似的漫山遍野的大字报,当他听到高音喇叭里震撼人心的口号,当他见到满眼的旌旗、数不清的攒动的人头,当他接触到无数莘莘学子热烈、坚定的目光,他仿佛一下子触摸到了他们激烈跳动的年轻的心,理智、说教刹那间变得苍白了,变得遥远了,取而代之的是热血的冲动,是强烈的激情,他从他的同伴潮红的双颊、急促的呼吸和放大的瞳孔中也察觉到了他们同样的激动。“这回事情闹大了”,小强心里说到。


  游行、罢课、绝食

  “半夜去人民大会堂游行、请愿”,同样的信息从几个不同的渠道传入居于电视剧制作中心一角的这几十个研究生群体中。“去不去吗?会不会有危险?”一帮子人面面相觑,“旁边看看热闹吗,有事就跑!”有人这么宽慰着。想了大半夜,最后一咬牙,大家骑上车,上了长安街,一路冲向人民大会堂。到那儿一看,都傻眼了:学生密密麻麻的集中在大会堂前面,学生的前面、周围都是齐刷刷的武警,看得心惊胆战啊!过后想,那是学生第一次出去游行,如果那次武警就出手把学生赶跑,估计六四就不会发生了。可是武警没有动,学生和武警就这么僵持者,熬到天亮。

  “快看,学生代表进大会堂了!”,有人喊道。远远望去,果然有几个人往大会堂里面走。过后,什么也没发生。大伙都累了,觉得没什么可看的了,就打道回府。

  以后几天,天天都有消息自热线电话传进来。“罢课了!”听到外面有人喊,出去一问,电话里讲北大发起罢课,至此北京的高校学生就不上课了,学潮开始向全国蔓延,全国后来出现了好几个热点,除北京之外,还有拉萨、成都、上海、武汉等。

  四月二十六日一早听新闻,政府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大家听了都很震惊,学生就更不干了。但随后事态又有些缓和,袁木、陈希同等代表中央和市政府开始与学生对话。后面一连几天,大家晚上没事就都挤到电视房,看陈希同和学生对话。其中话题包括反贪问题,言谈间陈希同说自己是工人之子,每月工资仅数百元,不会参与贪污。然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六年后陈希同却因为严重贪腐而被开除党籍,被判16年有期徒刑。这对话对来对去的也没什么进展,但学生的锋芒开始减弱了,有些学生甚至开始复课了。

  赵紫阳在五月四日,以纪念五四为题,作了个讲话,讲话中肯定学生的爱国主义行为,学生听出中央支持的声音,精神为之一振。这一段小强常跑中科院,五月中,北京的天气有些热了,小强就经常在中科院哥们那里,一呆就到深夜。这晚上,小强正跟几个哥们在那里胡吹呢,楼道里面喊:“广场学生绝食了!”大家一听,跑出去一问,学生果然开始绝食了。架着副金丝眼镜,皮肤白皙,一副诗人气质的小柯一下子激动起来了,红着个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叫喊着:“这怎么行,牺牲太大了,我必须去!”跑出去,骑上车就去广场了。小强也和众人道别,骑车回电视剧制作中心了。

  第二天,北京学生在广场绝食的消息传遍了世界,王丹、柴玲、吾尔开希等人的名字也成了家喻户晓的名字。随后几天,去天安门的人越来越多,运动走向高潮。小强这帮人下了班不是去广场,就是呆在电视房看新闻。这晚,小强和其他人在看戈尔巴乔夫访华的新闻,新闻里讲到在他与赵紫阳见面时,赵紫阳提到邓小平是事实上的最高领导人物,大家伙一听,这不是要和老头子摊牌了吗?果不其然,第二天北京各界百万人大游行,矛头直指小平和老李。小强等推着车随着游行的人流走着,心情非常激动:百万人,什么概念,到处都是人那,什么人都有,但纪律严明,组织的井井有条,人们当时真的觉得要胜利了!现在看来那真是幼稚啊,政治风云马上就要变幻了!


  戒严

  五月十九日凌晨,赵紫阳、温家宝一行突然出现在广场绝食现场,老泪纵横的讲了那句著名的话:“你们不像我们,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大家马上知道赵紫阳失势了,不久新闻上播出了戒严令。当天下午,小强去人大边上的图书馆去查资料,正骑着车呢,忽闻空中隆隆的马达声,停下车来抬头一望,好家伙,十几架武装直升飞机,正从头顶上隆隆飞过,这阵势小强可从来没见过,心想:要出大事了!


  晚上回到宿舍,电话铃响个不停,各种传闻不断涌入。老马跑出屋子在走廊里大叫:“潍坊的朋友打电话来,15军出动了!”过一会儿,小斌跑出来:“北大发来确切消息,63军、38军、39军、27军分几路开进北京,学生们正在各个方向堵截呢!”。不到半夜,各个军区十几个番号的部队报了进来,从北京各个方向开进,都被学生堵住了,有的堵在郊外,有的已经进入市区但被学生们拦住了。从那时起,北京已经不再是学生运动,而是各界参与的抗戒严运动。电视剧制作中心的几十号人也自愿组成了“纠察队”,晚上轮班在周围设路卡,查军人、军车。白天则去天安门、去各个与军队僵持的现场声援。


  这天下午,小强、小斌、阿龙等人骑车去四川饭店附近的一个与军队僵持的现场看热闹。远远不到,就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和一辆辆军车,军人们在大太阳底下低着头抱着枪坐着,学生们则将每辆军车围得严严实实的,向军人们喊口号,时不常还有学生爬上车去“做工作”。小斌凑到一辆军车,上前问道:“你们来干什么?”一个大兵小声说:“拍电影”。小斌又凑到另一辆军车,继续问道:“你们来干什么?”一个排长模样回答说:“军事演习”。小强、阿龙看到一个女生从一辆军车上下来,一晃一晃的,甚是危险,就跑上去,将她扶下来,看着女生一脸疲惫,“也不知道他们在这儿呆了多长时间了,大概一直也没得休息。”小强对阿龙说。


  晚上小强出去看看“纠察队”设卡执勤的情况,注意到有一些无业游民似的人物在那里帮忙,还嘀嘀咕咕的讲什么学生太傻,干这事得动真家伙等等,小强心里咯噔一下:这运动已经发展成什么了,完全不是以前想象的学生运动那个样子了!


  六月三日下午,天气炎热,小强正在屋子里开着门看书,小林红着双眼,脖子上挂了个脏手绢,气急败坏的推着车进来了,小强就开玩笑:“这把年纪还戴红领巾那,这颜色也不对啊”,小林回道:“他们放催泪瓦斯了,这是防瓦斯用的!”“ 催泪瓦斯,这还是第一次听说!”“不仅有催泪瓦斯,还有整旅游车的便衣,车子里头全是枪,学生们拦车,他们就放催泪瓦斯。”“这不是要动手了吧?”小强问道。“不会的,至多放放催泪瓦斯,打几个橡皮子弹。”小林依然乐观的说。


  清场

  下午电台、电视台反复播出清场的通知,小强凭直觉知道,政府肯定要动手了,估计和当年四五天安门事件一样处理。晚上去所里吃饭,在食堂里,研究生处的白处长和保卫处的梁处长跟每个人讲都不要出去乱逛了,更不要去广场了。小强碰到室里的一个大姐,就问晚上所里的闭路电视放不放好片子,大姐回答放“天上掉下个大美人”,小强就向她借来办公室的钥匙,吃晚饭就直接到办公室去看内部片子。看完“天上掉下个大美人”,小强关上电视,就听到外面啪啪啪如同春节放鞭炮的声音,出了办公楼,“鞭炮”声更响更密了,逐渐响成一片,根本分不出个来。小强往宿舍方向走,快到电视剧制作中心时,见到人群如潮水一般从公主坟方向退来,他看到所里的老王夫妇也在人群里,就过去问是怎么回事。老王说:“部队开枪了!”小强问:“是橡皮子弹吗?”“真子弹,我们亲眼看到有人被打死了!”小强听了,赶紧回到宿舍自己房里。


  晚上研究生们陆陆续续回来,整晚没睡,听着外面的枪声,交流着各自的所见所闻,似乎是北京各个方向部队都动手了,有的方向打得凶些,有的方向不太严重,但大家都注意到老焦不在,都为他捏了把汗。第二天凌晨,老焦终于回来了,人都吓傻了。大家就围上去问情况,他讲他在木樨地,那里打得最凶,他身边倒下好几个,他东藏西跑,到早上平静了才敢回宿舍。他路上碰到几个从广场出来的,讲广场外围有被坦克压死的,挺惨的。


  下午小强在中科院的大学同学小东打电话来,要小强到清河他家去避一避。小强二话没说,骑上车就往清河方向去了,那天大街上真清静,一个人都没有。在小东家,小东和小强讲,他原本不是太热衷于出国留学的,但他想攻TOEFL,问小强怎么想,小强回答以前也没想过,现在倒要认真考虑考虑了。过了几天,小强给研究生处的田老师打电话,问现在是否安全。田老师回答很安全,到处是军人,为了研究生们的安全,所里决定研究生从下周起,都回所里住,不再住电视剧制作中心了。


  小强回到电视剧制作中心,正赶上大伙儿去所里吃饭,小强就和大家一起往所里走。刚出了电视剧制作中心,就见几辆满载荷枪实弹头戴钢盔的军人的军车从前面驶过,那天天气阴沉沉的,这一刹那,小强一下子联想到了解放战争片子里有关国民党军队的场景,时间、空间一下子不确定了,不真实了,倒错了,人一下子恍恍惚惚的。走到十字路口,见到路中心有两个持枪的军人,小强一下子不知道该向哪个方向走了,心下一片迷茫…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不怕六四不平反----关于六四几个方面的
2018: 哇,宝胜先生这下曝光了。又是吴胖子干
2017: 五四六四从火烧赵家楼到抱头鼠窜
2017: 其实信用卡比支付宝安全多了
2016: Karl Marx: Quotes, Theory...
2016: 秋念:64,别祥林嫂了,好吗?
2015: Joshua:船
2015: rope看看这个:郭沫若骂蒋投蒋始末zt
2014: 周锋锁敢闯关回去主要还是因为手里拿了
2014: 我来解释一下柴铃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