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8000米以上没有道德
送交者: 芨芨草 2019年06月26日18:49:32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8000米以上没有道德

 

2019年珠峰春季登山季已于5月底结束,在没有严重天灾的情况下,再次出现多人死亡的悲剧。《参考消息》记者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采访了多名夏尔巴向导和登山者,听听他们是如何看待珠峰登山季死亡悲剧的。

过度虚荣心会致命

许多人把登山事故归咎于人数过多、天气恶劣等原因,而登顶珠峰24次的凯米·夏尔巴不以为然。他认为,登山者的固执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49岁的凯米长期为探险公司工作,服务过无数有征服梦想的客户。在他看来,不少登山者没有放弃的选项,一旦离开海拔8000米的四号营地再往上走,就要不惜一切代价登顶。

凯米分析,这种固执部分缘于金钱:攀登珠峰花费巨大,一些登山者通过变卖家产、动用积蓄或借钱等方式筹集资金,因而心理压力很大。

国际高山病专家尼玛·夏尔巴从事高山探险工作很多年,数次登顶珠峰。他在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时表示,许多登山者虚荣心很强,无法接受不能凯旋的现实,拼了命也要坚持。 

非营利组织喜马拉雅数据库的工作人员季万·什雷斯塔给记者举了一个懂得放弃的例子:一位持有国际登山向导执照的西方人攀登过很多高山,他三次来到尼泊尔攀登珠峰,但每一次都铩羽而归——爬到二号营地,他身体就感觉不适,撤退到海拔更低的一号营地休息几天后再尝试,结果还是一样。最终,他决定永不攀登珠峰,全身而退。

往往是缺乏登山经验的人才会有不成熟的心态。菜鸟登山客不知道穿抓冰鞋,不懂穿衣程序,不善于安排时间,导致整个登山队处于被动。

许多有钱人对夏尔巴向导期望非常高,有人甚至说只要有钱,夏尔巴向导可以抬你登顶。目前,登山界的确出现了保姆式服务:在大本营,夏尔巴向导会为客户准备果汁,出发的时候还会帮客户穿鞋。

37岁的夏尔巴向导尼玛表示,靠抬是不可能的事情。夏尔巴向导是人,不是神,除非救援需要,他们不可能抬登山者,他们能够做的是帮助,而不是替代。

尼玛提醒说,登山者一定要自己做好功课,有时对夏尔巴向导过度依赖是致命的。登山界有句俗语:8000米以上没有道德。在极端情况下,夏尔巴向导只有两个选择:跟客户待在一起走向死亡,或抛下客户自己活下去。

喜马拉雅数据库的工作人员季万介绍说,2017年,一个年轻的夏尔巴向导缺乏经验,为服务坚持上山的客户而丢掉性命。然而,成熟的夏尔巴向导会以看似野蛮的方式把身体条件不适合继续攀登的客户强行拖下去,避免死亡悲剧的发生。

窗口期有限人满为患

尼泊尔旅游局的统计数据表明,2019年一共有381人获得从尼泊尔境内的珠峰南侧攀登的许可。在尼泊尔,登山者的背景资料都由登山公司提供给尼泊尔旅游局,很多材料都有水分,政府工作人员也疏于管理。这种疏忽导致几乎任何人只要有钱,就可以从南坡申请登珠峰。 

尼泊尔旅游局局长吉米雷说,对于那些没有适应喜马拉雅山脉的人,攀登珠峰其实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尼泊尔当地媒体报道说,522日一天,南坡同时有大约500人(约250名登山者和等量的向导)试图登顶。

尼政府官员一直声称,死亡人数太多不是因为登山人数太多,而是因为今年天气恶劣,适宜攀登的窗口期太短。

但对于这么多人都集中在同一天挤向峰顶,34岁的特姆巴·夏尔巴有自己的看法:都是不准的天气预报惹的祸!预报说只有两天的窗口期,大家生怕错过机会往上冲,但事实上,拥堵之后的一周天气都很好,适宜登顶。

后续处理问题引关注

珠峰上的尸体清理是个难题。随着气候变暖,曾经埋在雪地里的尸体逐渐裸露出来。

对于南坡到底有多少具尸体,尼泊尔旅游局局长吉米雷表示并不清楚,把尸体运下山是登山公司的责任。清理尸体耗费巨大,技术上受制于天气、地理条件,很多登山公司并没有严格执行这一规定,山上的尸体越来越多。有媒体报道称,南坡可能有超过100具尸体。 

今年,从珠峰南坡清理出4具多年前留下来的遗体。经医院检查后,目前已移交尼泊尔警方。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关于婚姻的真相,你敢听吗
2018: 阿Q伪所长得加油啊。呵呵
2017: 最高法院恢复穆斯林旅行限制。川普笑到
2017: 雪草很幸运,总有大哥照顾
2016: 飞机经济舱睡觉辅助装置-本世纪伟大发明
2016: 自由泳,在水的王国里获得自由
2015: 给Q所长看看子虚乌有的希腊文明--几何原
2015: 今天是最高兴最 gay 的日子。美国给哥哥
2014: 彪哥是“宁与友邦不予家奴”的实践者。
2014: 雪山下的绛珠草:西南行(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