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一个好大夫
送交者: 幼河 2019年07月12日00:05:39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一个好大夫

 

  他的专科是心脏电生理;我房颤的毛病正好找到他。去年我写博客提到自己“一不留神”进了急诊室。那是我去家庭医生那儿开药,大夫一查心脏有房颤,不由分说要我去医院急诊。他还开了个条子,说“到那儿把条子给人家一看就立即急诊了”。我到医院四个小时,被护士大夫折腾了一番,被要求立即住院,全身检查。我拒绝了,结果在各种文件上签了字(表示如果我因此出事,我急诊的医院没责任),还郑重地给我开了个条。说如果我此后身体有任何不适,可立即来看病,不用挂号直接见有关科室的门诊大夫。

  嗯,如果我此后身体出事我负责,可我也得找个看心脏病的大夫呀。老伴儿打了一下午的电话,看心脏病的大夫都很忙,没有马上就能看上的(至少要一个星期以后)。后来找到这位Z大夫(就先这么称呼吧),他满口答应,时间是两天后的周六下午。

  周六那天我们老两口赶到中国城;那家诊室显得略小。大夫有个小小的诊室,另外三间分别是助手问诊的地方和各种心脏检查的地方。候诊室里人满为患,“老中”、“老墨”、“老黑”都有。我去的时候多了,也看见些白人老者去看病。反正都不是有钱人的样子。

  Z大夫问了问我的情况,马上做个心电图,确认确实有房颤。然后安排各种检查(戴一个星期的心电图检测仪,心脏超声波的各种检查和颈动脉检查,还有体力测试等等,要两三个星期完成),开了药。在两个星期后再去看Z大夫时,他和我讨论治疗方案。他是台湾来的,是本省人,现在五十岁出头。自幼随父母来美国,英语当然可以成为母语,闽南话说得很好,但普通话讲得有点生硬。他讲先吃药,如果效果不彰就电除颤(一种高压直流电除颤的方法);最后还可以用射频消融术。总之,一步步来。即便各种方法都没有太好效果,只要坚持吃药,房颤潜在危险性最大的脑中风和肺栓塞可以避免。一般来讲,有房颤患者几十年可以生存的。最后还可以安装心脏起搏器。Z大夫给我的印象是真诚、干练。

  在网上华人医生的介绍上,知道Z大夫名校上大学,哈佛医学院毕业,持有心脏电生理专科介入疗法的执照(纽约地区华人大夫能做心脏射频消融术的是非常少的)。我是很信任他的,不是因为他名牌学校毕业,而是他真诚的态度。后来我知道他其实大部分时间在医院上班。只有在周六(半天)、周日(整天)和周二的晚上在中国城的诊室看病。这样说起来,他只有周六上午在家休息,剩下时间就是工作,治病救人。

  时间长了,老伴儿和我知道,他原来是在中国城的一家医院上班的,可是这家医院后来被犹太人买去,来了一大批犹太裔大夫。于是原来医院的大夫都转到了各个其他医院。Z医生后来去的医院离家较远,上下班开车要至少两三个小时,而这家医院正在扩建,停车场挪到距离医院较远的街区。停车场有医院的班车,上下班期间每隔一刻钟有班车接送医院工作的人们。不管怎么说,这样又要增加上下班的时间。我们不由自主地多问了几句,Z医生沉吟片刻只是轻声说“没办法(的事情)”。我们也不便多问。

  我的房颤可以说是有家族史。我母亲就有房颤,母系这边的亲戚也多人有房颤。吃药一段时间内没什么效果,接着就做电除颤。这个治疗简单,当然是要在Z大夫工作的医院里做。做电除颤的当天早上Z大夫开车来接我和我老伴儿。做完先去候诊室休息,他下班后再把我们送回家。虽然说病人可以打的,医疗保险报销路费,但Z医生接送更方便我们。

  电除颤只让我心脏恢复正常了三天,后来房颤照旧;下一步只能是射频消融术。不过此术要在另一家医院做。Z大夫去那家医院没有停车位,只能在附近街区找停车位;你想想这有多麻烦。做消融术前还要在医院做专门的食道探查;也是Z大夫接送我们。

  我第一次做消融术之前出了点意外情况,专门做消融术的护士生病;而Z大夫是准备做消融术的早上才知道!我们最后商量的办法是,他先把我们拉到医院,一路上他不断地联系医院方面有无另外的专门的护士上班。如果有,设法让消融术当日进行,如果没有,我们可以到医院附近的海边或公园逛逛,他在下班后再把我们送回家。那天医院方面真的无法找到替代的护士。我的消融术改期。因为食道探查之后不能拖太长时间,消融术改在五天后的中午以后进行。其实那还得是插空安排的。我穿好手术的衣服在候诊室里等,Z大夫不断地打电话落实手术室和配备的工作人员。有时他眼前甚至放着四部手机!

  我还是幸运的。终于在下午四点进行了房颤消融术,时间是三个多小时。完成消融术后,Z大夫马上又去忙他其他的病人的事情去了。直到晚上十一点他才结束一天的工作,拉着我和老伴儿返回。我真担心他每天这么干会累坏了。

  消融术后我的房颤大为好转,但三个月后仍时不时的有阵发性房颤,有时持续一两天,有时几十分钟。可以这么说,心脏五分之四的时间是正常工作的,房颤发生在五分之一的时间里。半年多以后Z大夫再次和我讨论病情;他说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就这样了,吃些抗凝血药维持,反正房颤发作不多,情况也不严重;第二是再来一次消融术。我当然愿意再来一次。这次Z医生又遇到麻烦,我的消融术两次拖期。Z医生没讲什么原因,只是不断地道对不起。当然,前几天还是做上了。他做完我的消融术,紧接着又给另外一个中国老汉做心脏消融术。他忙死了。我知道他忙得连吃饭都没时间!他的车里总放着些干果,他一边开车一边随意地抓一把充饥。

  有一天我悄悄地问他是否信教?他笑笑,摇摇头。说实话,我真有些意外呢。他是我见过的最敬业的一位医生。也许治病救人他觉得生活才快乐吧?

  第二次消融术完成后的晚上,Z大夫送我和老伴儿回家。他说要在路上绕点弯,去取点东西。原来是一位病人进行了一个星期的心电图检测仪的检测,Z医生专门到她家去把测好数据的仪器取走。这不是Z医生分内的事。见到此情此景,我心里真是感慨。他可是有家有口的人,有三个孩子和妻子。


0%(0)
0%(0)
  房颤时会有什么感觉?  /无内容 - cnoversea 07/12/19 (43)
    屋顶梆梆响呗  /无内容 - 酸亦鲜 07/12/19 (47)
      哈哈,我喜欢这个回答。  /无内容 - 明君小雪 07/12/19 (40)
      哈哈, 我喜欢这个回答。  /无内容 - 明君小雪 07/12/19 (39)
      同学,你是哪所肉松学校毕业的啊?  /无内容 - cnoversea 07/12/19 (36)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三人争论的焦点:上帝为什么允许邪恶存
2018: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美国大赚特赚
2017: 一座名叫朝鲜形同毛恶年代中国的集中营
2017: 就章案与西岸谈辩论
2016: 国内现在群情激愤啊,微信里煽动得快爆
2016: 联合国的国制公约和法律,包括海洋公约
2015: 于伟:迈锡尼文明
2015: 老秃:周日坐法拉利赛车兜风
2014: 吴英不服啊。搁谁谁也不服,除非是太监
2014: 世界杯巴西对荷兰比赛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