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徐方:干校杂记(十三)
送交者: 芨芨草 2019年09月11日20:33:41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徐方:干校杂记(十三

 

十三、重返故地

2005630日至7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与息县政府联合举办顾准诞辰九十周年纪念活动,邀请当年下放人员重返干校故地,笔者也应邀参加。

在那次活动中,很高兴见到了不少当年一同下放的经济所叔叔阿姨,如吴敬琏、赵人伟、陈瑞铭、经君健、陈长源、方留碧等。最令人高兴的,莫过于见到顾准伯伯的胞弟陈敏之伯伯。那年他已八十五岁,行动有些吃力,需要人搀扶。参加活动的还有顾准次子高粱、《顾准全传》作者高建国、文革史学家徐友渔、学者朱学勤等。

我与经济所一行人先搭乘火车到信阳。出站一看,信阳变化真大。跟中国大多数中等城市一样,到处都是新盖的房子,也建了不少高楼大厦,个别高档酒店甚至可以与北京、上海的相媲美。

息县政府派车把我们接过去,安排住在县招待所。第二天上午召开顾准诞辰九十周年纪念座谈会。会上人们谈论顾准在那个黑暗的年代所作的艰苦卓绝的探索,以及他的思想对我国学界的贡献。我则谈了顾准伯伯在干校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以及他对我的影响。

傍晚,县政府安排我们参观新建的县城。这个县城经过仔细规划,街道横平竖直,两侧的房子统一建成带有西洋拱门风格的二层小楼。县领导介绍说,这是他们的杰作。房子一层是店铺,二层作为商品房出售。晚上,在县城的街道上漫步。一些商店为了招徕顾客,把音响的音量调到最大,震耳欲聋。很难想象,住在二层的居民如何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生活。

县政府与东岳镇政府为了举办这次活动下了很大工夫,除了召开座谈会,还安排我们参观干校遗址。

我迫切希望看到当年生活过的地方。三十六年过去了,那地方长出许多高大的杨树,东岳公社变成了东岳镇,而且已经通了电。镇政府盖的砖瓦房都挺不错,里面还装了空调。

我所见到的那些干校遗址建筑和实物,几乎都是些临时拼凑的应景之物。如:钱锺书住过的小屋文学所专家用过的水缸干校宿舍干校用过的石磙、纺车、织布机等。当年钱锺书先生与夫人杨绛虽一同下放,却因属于不同连队(研究所),只能住在各自的集体宿舍里,两位古稀老人才不得不菜园幽会。他不可能有自己的小屋。我们在那里生活了一年多,从未用过石磙,更没纺过线、织过布。我问镇政府贾书记织布机是怎么回事?他示意我小点儿声,然後说:是从老乡家借来的,摆摆样子而已。据说当地政府甚至考虑将干校遗址办成红色旅游景点,发展经济。

实际情况是:学部干校于197144日从东岳迁往明港。当地老乡事先得到消息,我们走後不久,就把干校建的所有房子拆得一干二净,只是为了哄抢那些盖房用木料和砖瓦。干校学员辛辛苦苦干了近一年半的基建,成果荡然无存。

而我们刚下去时借住的公社棉花仓库、粮管所、卫生院等建筑,过了三十多年也已不复存在。以至于镇政府为搞这次活动制作的干校沙盘模型,上面标出的那些建筑连位置都不对。

当年干校有八千多亩地,搞基建时无论是搭席棚,还是盖土坯房,都直接在大平原上的庄稼地里选址。基建是以连(研究所)为单位展开的,每个连由若干建筑组成,叫干校点儿,散落在东岳不同地方。连与连之间的距离比较远。就拿七连(经济所)来说,驻地离东岳公社,也就是我们原来借住的棉花仓库、粮管所等建筑,有五里路之遥。学部机关驻地叫中心点儿,外文所、历史所、哲学所的房子也建在那里。而这次镇政府制作的沙盘,把所有研究所的房子都集中摆在一起,排列得整整齐齐,看上去像个军营。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样。这也难怪,新一代领导当年刚出生,他们想象不出干校是什么样的。

我知道那些干校遗址都是假文物,兴趣不大。代表骆耕漠伯伯参加活动的两个女儿倒是看得仔细,还问:咪咪,这是你们当年住过的房子吗?我摇头,她们默然„„

我有意到遗址旁的一户农民家看了看。遗憾的是,他们依旧贫穷,几乎家徒四壁。窗户上只钉了几条木板用来挡风,门上还是没有门板,比三十六年前强不了多少。我给那家人以及他们住的房子拍了照,立此为证。他们私下里告诉我,那些遗址其实都是农民的房子,为了搞活动临时腾出来的。

一路走下来,感觉信阳市变化最大,其次是息县县城,再次是东岳镇政府。而变化最小的,就数底层农民的生活了。

在息县开完顾准纪念会後,东岳镇政府的贾书记很热情,问我有没有想见的当地人。我说希望找一找东岳中学的黄继斌老师和崔明兰同学。到底时代进步了,贾书记用手机几通电话打过去,就说两个人都找到了。黄老师已退休,还住在东岳;崔明兰嫁到十几里外的一个村子,目前在郑州打工。又过了一会儿,居然跟明兰通上了话,我俩都激动得不行。问她:还记得我吗?她说当然记得,讲了许多当年交往的细节,我也提到离开东岳时她送的那四个鸡蛋。明兰说她在郑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做清洁工,生活比以前好多了,很知足。

回到日本後,我按她说的地址写了信,附上我和家人的照片、地址及email地址。她很快就回了信,还请人帮她拍了照,通过email传过来。到底是岁月不饶人,当年那个长着明亮大眼睛的明兰已换了个人,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灰黄色写满沧桑的面孔。我给她打电话,交谈中她告诉我她一共生了四个孩子,其中三个已经结婚。并依次讲了几个孩子、他们的配偶都在哪里打工,以及他们的孩子„„我终于明白她为何变得那么苍老。在那个贫困落後的乡村,一个妇女先後生育四个孩子,把他们抚养成人,还要为两个儿子娶媳妇。可以想象,这其中得有多少艰辛、多少操劳。

她一口一个大妹子地叫,问离开东岳这几十年是怎么过的。我大致讲了自己颠簸曲折的经历:从干校回到北京後又去了外地,1977年高考,毕业後成家,再後来举家移居日本,以及现在的工作„„我想到了鲁迅笔下的少年闰土,他与那个儿时伙伴儿分开後,各自走了完全不同的生活道路,再次相聚已经找不到什么共同语言。我与明兰之间的故事何等相似!我们除了回忆当年在一起的那段生活,或者她谈论几个孩子的情况,几乎再也找不到别的话题。这样的友谊恐怕难以为继。一想到这个,不免伤感。

终于见到了东岳公社中学的黄继斌老师。当年他才三十多岁,教我们语文,写得一笔漂亮的板书,还意气风发地带领学生勤工俭学——挖半夏。再次相见,他已是满脸皱纹的老人。我们都很激动,谈到那个学校以及当年发生的很多事。问他退休後的生活,他叹了口气说:还能做什么呢,打打牌、喝喝酒而已。

黄老师提到19714月干校要搬迁到明港。临走那天,干校派到东岳中学教书的刘克祥老师到他家辞行。他当时真想好好招待一下刘老师,可家里除了萝卜,什么吃的都没有,只好以盐水煮萝卜待客。三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想起这事,心里都特别愧疚,觉得对不起人家。我劝他别那么想,刘老师知道当地人的生活状况,相信他能理解。

活动结束後,我不得不上车跟随大家离开。黄老师眼里含着泪问:你这一走,是不是再也见不着了?是啊,东京与东岳,虽说只有一字之差,可距离实在太遥远了。要不是这次活动,我也去不了那里。不知下次见面是否还要再等三十六年?我们是否还等得起?

别了,东岳,我少年时代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这里虽然贫穷、落後,但我依旧对其充满感情。希望今後还有机会再次造访,届时农民兄弟的生活已得到大幅改善。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说说俺遇到的美国教授
2018: 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
2017: 昨天的文贵爆料很精彩吗,比AV录像有意
2017: 德国之声:班农称现在的中国就是1930年
2016: 逍遥号:美国富豪游艇上的宝贝4
2016: 皇帝的特征
2015: 人比人,气死人。
2015: 冬冬所贴的那个荷兰人死亡所见一事,是
2014: 晚上做梦梦见巫婆子廖
2014: 民科推荐读物(高级版):悲剧——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