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马背上的青春(32):入乡随俗
送交者: 芨芨草 2019年11月25日20:34:07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马背上的青春32):入乡随俗

贺长文

 

傻乎乎地守护了一年羊群,没发现过我的羊群里有患一种怪病的羊。患上这种病的羊混在群里也能跟上队伍,就是有时晕头晕脑地原地转圈,外表却看不出什么异样。据兽医丹巴勒钦讲,这些患病的羊脑袋里生了虫,更多的病因这位兽医也讲不清楚。按大队的规定这种病羊可以由浩特长决定是否宰杀。因其病发在脑部,所以宰後其头要深埋,其肉可食。吃这种羊不入账,也就是说可以白吃。这种病发病的几率很小,因而每年能享受这种口福的人并不多。我的羊群里没有患这种病的羊,我们便没这份口福。我第一次知道这事还是在周钟林

那时周钟林与袁大伟一起在队部西北的伊和灶火(地名)上放羊。他们的羊群里发现有只羊羔患上这种莫名其妙的病。眼看就该分配过冬的肉食了,正是想吃肉又舍不得买羊的时候。刚入冬的羊羔很大了,出肉也不少,多大的诱惑啊!征得浩特长额仑兹玛同意後他俩宰了这只羊羔,做了红烧肉。第二天放羊归来,二位发现剩余的红烧羊肉被吃光了,同时发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们做的羊肉真好吃。推测只能是附近浩特的女知青干的。到口的羊肉没了,真可惜,但是吃了肉的女知青可能还偷着乐呢。

我们几个达布嘎家的知青一直被其他知青看作异类,平时基本不来往,没想到一锅红烧羊肉把横亘在我们之间的沟壑填平了,她们二位的造访是破冰之旅呀!此後我们与女知青的接触逐渐多起来。我总觉得很难说钟林、大伟他们当时的烹饪技术有多高,一定是家乡的风味儿飘出了蒙古包,勾起了来客的馋虫。家乡,有多大的吸引力与黏合力呀。

当时他们蒙古包外还有个瘦瘦的半人高的木桶,是牧民捣奶用的。因为奶在木桶里面冻结了,额仑兹玛倒不出奶来便连奶带桶一起给了他们。他们设法将冰冻的奶弄了出来,可尽管天冷,时间久了奶还是有点儿发酵。这个季节水很珍贵,他们便试着用化的酸奶水发面,谁知馒头蒸出来又白又大,特好吃。

草原上进蒙古包没有敲门一说,只要把马鞭子放在蒙古包门外,即使主人不在家也可以推门而入,这不算不礼貌。我一般下马後顺便就将马鞭子套在马鞍座上,省得出来时忘了拿,马鞭子可是最容易丢的物件。路过蒙古包进去的人往往就是为了喝茶,主人不在自己也可以动手倒茶喝,这也不算是不礼貌,所以男知青蒙古包里的红烧羊肉被吃掉的事也可算是入乡随俗了。这种风俗看似不大合乎内地的风情,却是千百年来艰难的生存环境下人与人关系发展的一种必然结果。刚到草原时,牧民的香烟都放在蒙古包里中间的小桌子上面,进来的人拿起烟盒抽出一支便点火吸吐,比从自己怀里掏烟还方便。我当时不抽烟,看到这种情况颇感诧异,我觉得一家人这样做可以,不是一家人怎么能这样做呢?慢慢的发现牧民家的香烟多放进抽屉里了,这大约是社员来往频繁,社会状况发生改变导致的结果。访客中只有关系较近的人才好意思拉开抽屉取烟抽,习俗随着社会的发展也在慢慢地演变。

许多地方我也做到了入乡随俗,但有件事我从未尝试过。盲流社员曾告诉过我们,吃不饱就跟牧民说,下次他们就会多做一些。我一直吃不饱,也一直没开口。第一次下浩特,我们五知青住在达布嘎家时谁都没为吃不饱吱过声。五位壮小伙儿敞开了吃,包勒没准儿得给累坏了。走场路上,看到条件如此艰苦,我更不好意思为此开口,到达临时营盘生活安定下来後我也没勇气再去改变现状。要说饿也是白天最饿,最饿的时候正在骆驼身上坐着赶羊,注意力全在羊群上。放牧归来灌一肚子茶水和炒米,到吃晚饭时能将就也就将就了。牧民的食量很小,每顿饭几乎都像是为我单独做的。道日玛无偿为我做饭,我还能有不满吗?

我的消化系统对半生不熟的肉很不适应,我钟情于粮食、蛋类。牧民不养鸡,住在牧民家见不到蛋。但有一次我居然弄到了几粒鸟蛋。羊群专注的吃草,安静的环境里也难免惊动草原上其他的动物,如沙鸡或百灵鸟。沙鸡在锡林郭勒盟草原很常见,体形似鹌鹑,羽毛沙黄色,夏季在草丛中筑巢繁殖。百灵鸟个头小,更灵活,鸣声也好听。如果是在孵蛋期间,鸟儿们受到羊的惊扰也不愿远离鸟巢,它们总是在羊群中间飞来飞去,羊忙着吃草全不理会它们。我牵着马跟在羊群後面,看到有鸟在羊群中飞来飞去,就知道附近有鸟窝,时常能发现鸟蛋。沙鸡体形比百灵鸟大,蛋也大一些,一般四个一窝;百灵鸟体形小,蛋也小,一般两个一窝。来草原久了还从没吃过鸡蛋,所以鸟蛋对我有一定吸引力。我很想拿回去吃,但我在放牧,鸟蛋这么脆弱的玩意儿我无法完好地把它带回家,一般也只好不去理它。只有一次我小心翼翼地带回去四个沙鸡蛋,告诉道日玛可以煮熟吃,道日玛看到後有点儿吃惊。牧民家里通常没有小锅,用口径两尺的大铁锅煮四个鸟蛋,也是为难了道日玛。她表示自己不吃鸟蛋,我开始以为是她嫌鸟蛋有腥味儿。因为语言的关系,我不能了解她的真实想法,但我小心翼翼兴冲冲地带回几个鸟蛋也不容易。我以为这可以让她们尝尝鲜。见她不愿吃鸟蛋,我很扫兴,自己吃起来也没了味道,以後我便再也没有捡过鸟蛋。道日玛不吃鸟蛋可能另有隐情。

浩特里有时候也会饲养被母亲遗弃的牛犊、马驹,甚至是黄羊羔。这些被人养着的小东西就在蒙古包附近无拘无束地游荡,不会走远。道日玛曾养过一匹小马驹,它不时会走到门口将头伸进蒙古包里看看,萌萌的,那是在要奶吃。如果道日玛这时正好在灶边,她会顺手从锅里舀一勺奶递上去,小马驹见了便把头埋到勺里痛痛快快将奶喝光,然後伸出舌头舔舔挂在嘴边的奶液。有时它还会在蒙古包门口再留恋地站一会儿,等着下一勺。等了一会儿,见水勺没有再伸过来才恋恋不舍转身离去。人畜共勺,温馨和谐。这匹小马驹长大之後并没有忘记抚养它长大的道日玛,每当它随着马群途径浩特附近时,道日玛依然能将它呼唤出来。马驹如此,羊羔就更亲切了。道日玛不仅会给羊羔喂奶,甚至会给她喜欢的羊羔吃糖球。吉何乐、吉何乐(蒙语,糖球),她手里攥着粒糖球,边唤着边逗引着羊羔,让羊羔嗅她的手,从手里把糖球叼走。每天牧归後,常有羊跑出羊群跟在道日玛身後,就像小孩子跟着大人转一样。道日玛与这些羊羔、牛犊和马驹处得像是一家人,她完全融入了大自然,身边充满爱意。我放羊回来常常能看到道日玛与羊羔温馨交流的场面。曾经有一次在哪位牧民家看到过一只黄羊羔,它长大後肯定是要回到它的种群里去。牧民对这些羔羊是很有爱心并不求回报的。牧民的爱心感染着我,无论放牧接羔过程中有多艰难,萌哒哒的羊羔们永远是我的开心果。从阶级斗争无处不在的首都跑到边塞冷僻的草原,学会了,尽管是爱动物,也算是入乡随俗吧!再教育中好像没有这个内容。

独自住在牧民家中,我能充分感受到牧民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感受最多的就是每天的烧茶做饭。她们为什么呀?工分里不含这份贡献呀?所以我有占了便宜过意不去的感觉。此前我的社会经验很少,并不知如何回报才好。

我在浩特里生活,与小马驹小羊羔一样,能感受到蒙古包内的温暖。它们留恋这里的温馨,我却忍耐不了这里的寂寞与孤独,下一年我绝对不想再放羊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有时候看微信的朋友圈,不得不感慨,民
2018: 碰瓷失败的老知青从地上爬起,拍拍满身
2017: 回复 不可思议的中国
2017: 速写 叔叔救我
2016: 。。。。
2016: 老全,你去Orchard那条路上转转,很多美
2015: 理论探讨:如土耳其F16进入叙利亚领空,
2015: 强龙挤走地头蛇:北京政府迁通州
2014: 米国弗格森案,俺觉得警官威尔森属于防
2014: 慌慌探秘:麦面粥为什么在德国租车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