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被封的流沙河文:美国人才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送交者: 一草 2019年12月09日03:48:16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逸草:前一阵流沙河老先生去世后,此文曾在微信群里频传。本博曾在多个群里看到并转到其他群。一天后,文就被“违规”了。很快又有其他微信号出了另版,不久又再次被“违规”被删。

这样一篇叙述往日见闻事实的文,竟被红歪宣如此重视,一而再地删文。说明此文多少打到了痛处。可能对歪宣来说,连文的标题都触目惊心。也说明此文值得广为传播。


流沙河演讲:美国人才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各位朋友(热烈的掌声),我比在座各位朋友蠢长得多,我今年已经74岁了。 我这个人谈不上什么“思想”; 但是由于我的年龄比你们大,我曾经亲身经历的事比如抗日战争你们没有经历过,这就是我跟大家不同的地方。  


  我要告诉大家: 美国人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1900年八国联军进入北京第二年的“庚子赔款”所有的八个列强,其中只有一个国家拿到这个钱没有动,就是美国。 后来以各种方式退给我们了,其中一种方式叫“庚款留学生”,还有的拿来补贴我们的大学。 我告诉你们,抗战时期山西有一个“铭贤学院”迁到我的家乡来。 这个学校是和美国欧柏林学校挂了钩的,欧柏林大学有个“山西基金会”就是美国政府用庚子赔款设立的。 “山西基金会”的钱就用来资助办铭贤学院,从30年代创办就是用的这个钱。

  后来抗日战争了,辗转数千里逃到我们家乡,我们家乡最大一个姓曾的地主,他主动把自己一个寨子腾空,全部免费借给这个学校。 这个学院就这样一直办了下来。 政权改制后它就变成了“山西农学院”和“山西工学院”,然后跟美国交恶后,每年的这个钱就没有了。 那头也没有作任何解释,我们这头说“我们革命国家,谁要你帝国主义的臭钱”,就这样从建国以后这个钱就断了数十年。
 
  到了改革开放初期欧柏林大学的“山西基金会”派了一个工作人员,一个27岁的小伙子到中国内地来找到中国政府。 问他有什么事情,他说你们国家从前有个铭贤学院还在不在? 哦,大家就告诉他说这个铭贤学院从建国后就迁回了山西,在它的基础上办了一个“山西工学院”和一个“山西农学院”。 然后这个小伙子就去找,找到里面一些老的教师,果然证明这是事实,考察后他就走了,也没有说什么话。 过了一段时间,美国方面就正式派代表来,说是要接触你们原来铭贤学院、现今是“山西农学院”和“山西工学院”的人,要拨一大笔款给他们。 你想我们这边的官员听说有“美元”来,那个积极性之高啊(笑声),马上把工学院、农学院的党的领导,党委书记、院长每个单位派起代表团来。 但是一接触没有发现一个真正是原来铭贤学院的人。 人家“山西基金会”说你们来的都是官员,我们要见铭贤学院的人。 怎么办,怎么办? 最后才想起山西农学院有个右派分子是原来铭贤学院的,于是去把这个扫厕所的教授老头找来,说让你加入我们这个代表团,你走在前面。 结果人家还认得到他,从此以后每年20万美元就没有断过,10万给农学院,10万给工学院。

  这样大家才知道,原来尽管中共夺取政权后这个钱就断了,但美国人一分钱都没有动,全部拿来存起连本带利增值了几十年,现在就能够每年拿出20万给这两个学校。 这是我一个在铭贤学院读过书的朋友讲给我听的,我听了当时就哭起来了(掌声)。 八国联军中没有一个国家这样做。 其中最恶劣的有两个,一个是日本,日本把我们赔的钱都拿去制造武器再来打我们; 第二个就是俄国,极其无耻贪婪。 还有一个事情就是八国联军走后,中国的赔款绝大部分不是给的银子,根本没有那么多现银。 是通过什么方式给的呢? 是从中国的海关收入里每年扣出。 中国总署由八国推举的代表、一个叫赫德的美国人管理赔款账目,赫德管理的账目那是一清二楚。 美国人在这方面的品行也为世所公认。
 
  抗日战争爆发时我刚进小学,到我进初中的时候抗战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也是最艰难的时期。 我13岁那年曾经与其他同学一起去美军的军用机场跟所有大人一样参加劳动。 一样吃的是糙米饭,米汤是红颜色有气味的; 一样是八个人一桌,只有一小碗不见油花的盐拌萝卜丝。 就这样修了一个星期机场。 我们这些娃儿是怎样想的呢? ——再不出力国家就要亡了。 因为从小我们的老师就跟我们讲: 一定不能当亡国奴! 当了亡国奴就要像朝鲜人那样,见到日本人来了就要立正鞠躬,日本人要骑马还要垫背让日本人踩着上马。 这就是亡国奴! 因此我们从小就知道要爱自己的国家。 当时国民政府也好、老师也好,要我们爱国从来没有说过“爱国主义”这几个字。 你要知道“爱国”成了“主义”,就是一种“学说”,一种学说是不含任何情感的(掌声)。 我们的老师说“要爱国”,余光中对我说“爱国是一种感情,不是一种主义”。 我从小就是被这种感情所制约的。
 
  另外我还要讲讲美国人的善良。 我们中国人,我们贫穷,我们没有自尊心,我们不争气——我们那么多中国人,去偷机场里面美军的军用品,美军从来没有来追查过。 在我的家乡,每天黄昏后地下摆的摊子卖的全是军用品,贼货。 偷来的美军皮靴腰带、衣裳、罐头——连花生米罐头都偷,最后就是美军卫生用纸,一捆一捆的偷出来在那里卖。 任何美军都没有来追查,换了其他国家是做不到的。 美国人单纯天真,而且体谅穷人,晓得你们这个国家没有办法。 搞到什么程度连美国人的枪都要偷,流落出许多卡宾枪,美国空军战士用的那种短卡宾。 是由于这些美国兵,他们自由散漫惯了,他们进食堂吃饭有个规定: 不允许带武器进入。 所有卡宾枪都在食堂外的墙边排成一排,结果吃了饭出来发现枪被偷了。 偷了美国人还是就算了,说没关系他又去领。 偷美国人皮靴的情况是,美国兵的营房晚上睡觉他们要空气流通不关门,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哇啦哇啦闹鞋子没有了,于是再去领一双。
 
  后来我在60年代文化大革命前所在的农场,靠近凤凰山飞机场。 那里的农民对美军也很熟悉。 当时有个姓黄的老大爷是“贫下中农协会”的主席,属于“无产阶级”,党很信任的那种人。 他跟我摆起过去的事说: “美国人都是些瓜娃子! ”我说: “咋个喃? ”他说: “嗨呀,我们净整他们! ”说是美国空军因为要有营养,就在天回镇那边买了许多鸡委托他们去熬鸡汤。 “我们只要炖的鸡汤一煮开,就把整鸡捞起来丢在潲水桶里,每天下午挑潲水走时美国人又不检査,结果挑了几十只鸡出来,每天晚上在天回镇卖白斩鸡,嗬哟,吃的人还多得很! ”(笑声、叹息声)“——美国人居然还不知道,不是瓜娃子吗? ” 


  另外还有我亲自见到的一件事。 在广汉机场那里有一个小娃儿——那个机场虽然是军用的,但小孩进去,美国人根本不管,我就进去很近地看过飞机——有一个小娃儿突然就丢失了,于是那些农民就闹,说美国人把娃儿偷了。 结果过了一个月,那个美军休假回来把娃儿带了回来,给他换了一身新衣服,送他回家。 这些我亲眼看见的事情,使我对美国人的单纯善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不管在朝鲜战争开始后说美国人咋个咋个的坏。 50年代初我们国家编了一套连环画,是中国那些最有名的画家集体创作的,叫《美帝百年侵华史》,拿来在全国宣传,连每个村庄都贴的有。 那美国人简直是青面獠牙啊,美国人坏得不得了。 后来在文化大革命前,我在凤凰山机场挖地,因为那里过去是美军机场,有个“左派同志”就说: “不晓得他们在这里强奸了我们多少中国妇女! ”我当时忍不住冒了一句“还要调査了才晓得。 ”嗬,这下报告上去,说我是“坚持反动立场”(笑声)。 所以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人的记忆无法抹杀。 人们信仰的“主义”可以改变,记忆事实却无法抹杀。
 
  到了80年代我年纪很大了,也都可以出国了,这种记忆依然在起作用。

  我两次随中国作家代表团出访,一次作为团员、一次是团长。 作为团长那次是到菲律宾。 去之前我就知道菲律宾马尼拉南郊有个美军墓园,在太平洋战争中美军牺牲的七万人,有二万五千零七百多人埋葬在这里。 80年代中国大使馆绝对不会允许去参观。 到后来第二天我们就要走了,每个人包包里都还揣得有几百个比索,那天下午我就说: “今天下午放假,各位同志你们要采购什么的赶快去。 ”等大家走了,我就一个人找到当地一个写诗的华侨叫李鹤(音),请他带我去。 他说: “可以,可以,但是你们中国作家从来没有哪个去的啊。 ”我说: “台湾呢? ”他说: “台湾是每个作家非去那里不可! ”我一下就明白了: 人各有感情。 我们这边是枪杆子造反打出来的江山,当然就把美国当成敌人; 而台湾那边他们记得到,是他们曾经的战友。 在我们这边的人里我是第一个去的。
 
  那个下午我真是感慨良多。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墓园,更让我惊奇的是下面的情况。 首先是所有的墓碑上一律只有四项内容: 一、姓名; 二、籍贯; 三、部队番号; 四、牺牲年月日。 起先我很纳闷: 这里埋葬的军既有将军,又有其下不同军衔的和普通士兵,怎么一点没有反映? 后来一想才恍然大悟——别人认为将军也好元帅也好士兵也好,都是活着时候的一个身份; 他死了在上帝面前就都是一个普通人了,就没有这些区别了。 这是鄙人受的第一个教育。 其次是不分军阶所有墓都修得一模一样,占的面积就那么一点——他们那个不能叫“坟”,中国式的坟是要鼓起来的,而它是平的,上面是一个十字架墓碑。 别人的政府花的是什么钱? 绝对是我们这些脑筋想象不出来的。 80年代我的全部财产加起来还抵不上这个小小的十字架! 为什么呢? 那是从意大利西西里岛产的“雪花大理石”专门采下来,刻制好了再绕半个地球运到这里来——我连运费都出不起,而且每个都是一样的。 我们的“八宝山革命公墓”分14个等级,好多老干部临到要死的时候,千方百计都要争取到“八宝山”; 有些家属还要去闹“我们该享受哪一级待遇”,包括我们这里写讣告——人都死了,它下面还要加个括弧“相当于副厅级待遇”! (笑声掌声)真是见鬼了——他都变了鬼了还有啥子待遇! (笑声、热烈鼓掌)这我看见的: 别人没有分任何等级。

  别人坟墓的排列次序是按ABCD的顺序区分的,你叫Adam你就排在前面在A区; 叫 Zemota就在最后,查找起来很方便。 别人不仅活着的时候要平等,死了都要平等(掌声)。 这样的事情是在中国我看不见的。 还有在墓园前面刻了很多标语,都是黑色大理石填金,它的英文译出来就是: “主啊,在我们和强大敌人搏斗最艰难的时候是你鼓舞我们勇往直前”——是“主”,你注意: 不是“民主党”、“共和党”。 (掌声)——“上帝啊你从太平洋海底把他们的灵魂带回去吧”,“主啊原谅我们的软弱,多亏你的支持我们才坚持到最后英勇牺牲”等等——里面没有一个字提到“民主党”、“共和党”。 这是不是就是说他们迷信呢? 不是的。 因为在这里“主”是一符号,意味着平等——“我们所有的人,死后在上帝面前大家都是一样的”。 因此无论你对“主”,对上帝怎样崇拜,都不会造成个人崇拜、领袖祟拜。 这就是别人的制度之所在。 然后到了整个墓园的中心区,有一座灰色水泥方塔,三面都是光的,只有一面刻有浮雕,没有任何文字。 这浮雕也令当时的我十分惊诧。


  因为按照我们的想法,它的内容应该是歌颂这些牺牲了的美国将士,如果要我来为我们的革命墓园设计的话,那就是一幅战士端枪冲锋、领袖在后面挥手之类的图景; 但我一看却完全不是这样,很让我感到惊奇。 它刻的是一个半裸的小伙子双手持剑,这样握着,边上有一些树林——哦,我明白了。 这是圣乔治。 所有欧洲人都知道的民间传说里斩恶龙、救爱人的圣乔治。 这是用圣乔治这个形象代表全体牺牲的美国将士。 而且圣乔治脸上没有一点胜利的喜悦,完全是面临大搏斗的紧张,两手紧握宝剑,双目凝视着远方正在扑来的恶龙。 这形象一下打动了我。
 
  后来我又看见有个墓碑,上面既无姓名籍贯又无部队番号,只刻了一些英文分三行排列,翻译出来就是: “这里躺着一个武装的同志——只有上帝才知道他是谁。 ”这是一个无名战士的墓。 按照我们这边,任何革命墓园,都要审查历史。 如果你连姓名都没有,就没有资格进革命陵园,因为万一你是叛徒呢? 而别人就是没有姓名的也一样给他立了碑。
 
  我的菲律宾华侨朋友对我说: “有几个墓的墓碑不是十字架,我们搞不懂是什么东西,是不是你去给我们认一下? ”于是我们就一起去找,找到了我看,是一个六边形的墓碑,上面还是刻着姓名、籍贯、部队番号、牺牲年月日。 我说: “他是犹太人。 ”凡是读过《旧约出埃及记》的都知道摩西带着以色列人(犹太人)在沙漠里走了几十年都没能回到故乡,摩西死后由大卫王继续,每次迷了路天上都有颗星指引方向,这就是“大卫星”。 我说这表明别人尊重他的宗教信仰。 然后他又说: “还有个墓碑非常奇怪,不是大理石的。 ”在他的指引下我看见有个东西在夕阳的余晖里闪着金光,到了那块碑前,上面刻的文字又一次使我震惊: “这里躺着我们十八个战友,由于他们身体的部位已难以互相区别,因此让他们在这里一起长眠。 ”这是那些身体被炸成碎块、难以区别这块是张三的、那块是李四的,只晓得是这十八个人。 如果喊我来管,干脆刨18个坑,每个坑里弄一点进去不就了事了? 结果别人不。 就是说人死了都不要欺骗他,不能欺骗死者,要让他死后都能够真实(掌声)。 这些都使我感动。

  离开时偌大一个墓园只有我和我的菲律宾朋友,在黄昏的夕照之下依依不舍。 最后我去看它那个纪念窗纪念图,比这个墙还高。 其中有张图,地图上画的是从中国内陆、从四川画了一个红色箭头,越过整个中国、越过黄海直插东京——这就是画的我修过的广汉机场,从那里500架B-29去轰炸日本东京的示意图! 看到这张图我一下子泪洒衣襟,因为我修过它的跑道,这跟我有关!
 
  所以在10年前,二战胜利50周年我就写了一篇文章,叫《二战我修飞机场》。 这篇文章是台湾的约稿,后来占了一个整版,说是这篇文章让我们又回复到当时中国的艰难情景中,连小小13岁一个学童都要去修飞机场,可见国家、民族的危机之严重。 文章发表后就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有个名叫“林达”的美国女士,到成都后通过各种关系找我,最后由一个考古队的朋友带到我家里。 她问我: “你是不是写过一篇文章《二战我修飞机场》?


  我说: “是的。 ” 


  她说: “你这篇文章是不是发表在台湾《中央日报》年×月? ” 


  我说: “是。 


  然后她出示一张照片,一言不发,盯着我。


  我一看那是我最熟悉的“超级空中堡垒”B-29。 我就告诉她: “这是B-29,但是你们已经把它背上的炮塔拆掉了; 它的腹部还有一个炮塔,像锅一样凸出来的也没有了。 


  她说: “对,你说得完全正确! 


  于是她才告诉我说: “我来找你是因为,我的父亲曾经从广汉机场驾驶B-29去轰炸东京,他读了你的文章后要我采访你。 ”我连说那时我还是一个13岁的孩童,也只是修了一个星期的机场。 她说你把当时关于美国飞行员的各种所见所闻都讲讲吧。 我说好,我来讲讲。


  于是我就把当时所见美国飞行员是什么样子给她描述了一下,林达回去一年后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美国有一个“B-29协会”,美国全国还有400多个B-29飞行员在,他们要建立一个B-29纪念馆,美国政府给了他们一架飞机,相片上那架就是。 这个纪念馆中心砌了一个台子安放这架B-29,周围砌墙用的每一块砖上都刻着一个名字,凡是跟B-29有关的人员——飞行员、地勤人员等等全都有份。 她父亲说: “那个13岁的年轻人为B-29修过跑道,我出钱!” 她父亲出钱订了一块砖,上面用英文拼的是本人“流沙河”的名字(掌声)。这件事使我深深感到美国人的认真。


  这就是我今天要说的,美国人是我们的朋友。 今天我要告诉在座各位的只有这件事,其他的道理我讲不清。 我讲得拖沓占了大家时间,对不起。 (长时间热烈鼓掌)


0%(0)
0%(0)
      毛厕洞悍匪团伙从来就没比国民党好。  /无内容 - 龙天和 12/09/19 (1)
        撒谎蒙人能力够强,一大帮人被蒙回来后打成右派关牛棚  /无内容 - 牛樂 12/09/19 (0)
      能力问题,一捣鬼就捣砸啦  /无内容 - 牛樂 12/09/19 (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zt这不是战狼,也不是阴谋论--也谈这个
2018: 你拿费里曼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来作衡量
2017: 关于言论自由和网站运行的几个提问
2017: 曾经有人把自己母亲的照片放上来,我建
2016: “公共食堂”制度是如何加剧饥荒的?zt
2016: 朴大妈的事情是这样的
2015: 窗铺说得没错。恐怖粉子家属即便没参与
2015: 素质(身份)不同的体现:对对眼们是研
2014: 昨天一个学生问问题,说不会求导数,有
2014: 刚才有个中国学生来找我。她以前上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