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马背上的青春(43):拖住生命
送交者: 芨芨草 2019年12月10日22:47:39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马背上的青春43):拖住生命

贺长文

 

第二天早上,我重新备好要带的马笼头,与阿拉布英一起去寻找昨日弃在风雪中的马群。还好,可能是太累了的缘故,马群没有走远。我们将马群聚拢,抓了11匹要带回大队的马,我便与阿拉布英告别踏上返乡之路。

前一天的雨雪过後,天空湛蓝。太阳出来才一人高,地面上已经没有雪迹了。有了雪水的滋润,草原很快呈现出一片淡淡的绿色,显出生机。久未回队,踏上返队的路,我心里非常高兴。我从没牵过这么多的马赶路,这种情况草原上也很罕见。我把一匹马的缰绳拴在另一匹马的脖子上,把11匹马连在一起,右手牵着最左面那匹马的缰绳,右臂腋下夹着马杆,左手抓着自己坐骑的缰绳,缓缓前行。马与人一样,秉性各有不同,有的着急往前奔,有的不着急总得让身边的马拉着跑。我用马杆子不断地赶着慢性子的马,挡着急性子的马,11匹马与我骑的马一字排开,踢着碎步缓缓前行。心情舒畅,归心似箭。

草原上没有现成的路,我向着西方赶路,地上是一片碎石。我要注意地面的状况,要带着马绕过稍大一点的石头,保证那11匹马的面前没有大的障碍。毕竟没有牵着这么多马长途跋涉的经历,心里没底,也怕出事,遇到不好的地形,心里多少有些紧张。寒冬刚刚过去,春风拂面,送来泥土的清香。一路荒原,午後了,大约是我的神经长时间紧张後,有些松弛,也许是我的马杆子顺了过来朝向了前方(这是骑马持杆的习惯姿势),没有再驱赶比较懒惰的马,突然间,右边的11匹马站住了。我一点儿精神准备也没有,我的坐骑还在正常行走。没等我反应过来,身子往後一仰,我已被拽下了马,好在我腿长,右腿从马屁股上滑下来落了地,没有直接摔倒。可我的左脚还在马镫上,我骑的马还在前行。我赶紧跳了几步,但缰绳太长,左手没有拉住坐骑。我已站立不稳,慌乱中右手松开了牵着那11匹马的缰绳,甩出了马杆子。受到惊吓的坐骑拖着我便跑,没容我反应过来,身子已倒在地上。缰绳缠绕在我的左手上没有马上松开,我本能地收腹往怀里拉缰绳,努力昂起头,留下臀部在碎石上磕磕碰碰。我空着的右手也伸过去帮助左手往回拽缰绳,终于马头被拧了回来,就像一个人侧着头跑步怎样也跑不快一样,马跑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进而我用右手去推左脚上的马靴,几次尝试後,左脚从马靴里拔了出来,终于双脚落地。我拽住了受到惊吓的坐骑,站了起来。我骑的马曾是民兵用马,受过训练,所以虽然受到惊吓,但没狂奔。万幸啊!

我光着一只脚,站立了好一会儿,安定一下受到惊吓的神经,我可以听见自己的心在砰砰跳,似乎一张嘴就能蹦出来。等心跳减缓,我才慢慢走到坐骑身边,摸摸它的额头,挠挠它的脖子进行安抚,然後取下卡在马镫上的马靴穿上,揉了揉自己的屁股,还好有知觉,裤子也没破损。回头再去看我带的那些马,它们头朝里围成一个圈,没事一样。马头正不停地上下左右摆动,驱赶讨厌的苍蝇。看到马没有跑丢,我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我们刚来草原时就听说有位女知青被马拖死了,後脑勺拖得头发都没了,不知此消息是否属实。从额尔敦高毕的冬营盘往家走,可以说方圆几百里无人烟,我真要被马拖死,不知何时才能被人发现。想到这儿,当时便吓出了一身冷汗。分析一下这次能自救的原因,主要是我的坐骑的缰绳是缠绕在我左手上的,慌乱中缰绳没有从左手中脱落。其次,我的马曾受过训练,不是太烈。大难不死,惊魂未定,我坐在地上休息了较长时间。那11匹马屁股朝外,我拽的那根缰绳留在了中间。我的情绪稳定後才用马杆子小心翼翼地拨开马屁股,从站立的群马中扒拉出马缰绳,我上马牵着那11匹马继续上路。我领悟到,马拴在一起根本跑不了。马不走的原因可能是太阳从云後闪出来了,马跑累後懒了,我又没及时驱赶。也可能是哪匹马脚前有块大石块,它一个急停将其他马拖住了。我还不如将它们的缰绳串联在我的坐骑的脖子上。我完全没有必要拽的那么紧,以至把自己拉下马。我边走边揣摩着落马的原因,又怕这一耽误在天黑之前赶不到大队,一路上舒畅的心情没了,心又提了起来。现在不是着急归队,而是怕天黑之前找不到落脚之处。

由于这一事故,赶到大队部东面的刚布茨楞浩特时天已擦黑,终于见到自家生产队的浩特了,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刚布茨楞浩特离队部不远,因时间紧,我没有进蒙古包喝茶,只留下他们浩特要用的马便继续赶路。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我一定要赶到生产队队部。

如果记忆没错的话,我们的蒙古包当时就搭在队部东南角。周钟林与袁大伟都不在,我饥渴难耐,进了蒙古包就翻东西找吃的,可惜他们没有留下任何熟食。我知道汉人与蒙古人的习俗不同,我与住在队部的汉人没有深交,所以也没想到其他社员家去蹭饭。还好蒙古包里有些面粉,我可以自己做饭吃。无论是放羊还是放马,我住在老乡家每天的晚餐就是面条。黄油白糖小米饭、牛奶面条那是我们刚到草原时达布嘎家对我们的特别款待,以後再也没有见到过。味道永远不变的面条吃了一年半,有点吃伤了。这次自己做饭就想吃烙饼,葱油饼的香味我还记得。烙饼要用到素油,我们的副食品供应里有素油,可蒙古包里没有,只有结成块状的牛油羊油。刚到大队时,我们的牛油都是脸盆那么大的块(炼的油用脸盆盛,所以凝固成脸盆状),无处存放就用报纸一包扔在干粪堆上。用的时候打开报纸,刮掉牛油上的粪沫子,砍下一块油放到锅里熔化。牧民们一般不炼油,因为从不缺油。我们烤饼没有用油量的概念,烙的葱油饼其实是炸出来的。现在是春季,蒙古包里没有葱,那我也要做饼吃,想着焦黄的饼皮就会流口水。

兴奋胜过劳累。也是无奈,我得先去水井打水,然後点上昏暗的煤油灯,和面做饼。天冷,饼一出锅很快就凉了。牛粪火不旺,没等第二张饼翻个儿,第一张饼已被我吞下去一大半。突然间,我感到嗓子里隐隐作痛,像是扎了刺。记得幼时吃鱼误吞的刺扎到喉咙就囫囵吞下一大口馒头,让馒头把刺带下去。我赶紧将剩下的饼都放进嘴里,嚼了几下硬往下咽,喉咙的疼痛感有增无减。我又试着吞了几口唾液,嗓子还是疼。我急了,不断地呕,想把刺吐出来。当时真是晕了头,没吃鱼,也没啃骨头,哪来的刺呀?吐几次後,发现唾液里竟然带出了血丝,我害怕了,刺吐不出来怎么办?有危险么?我心慌意乱,再也没有心思吃饼了。这一天连吓带累,我已疲惫不堪,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躺下休息吧。能睡在自己的蒙古包里真踏实,隐隐作痛的喉咙虽让我有些担心,但并没能阻止我进入梦乡的速度。第二天一早醒来,嗓子仍有点儿疼,我试着反复咽下唾液,疼痛似乎并未加重。没有医院,我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随它去了。又过了两天嗓子不疼了,我的心也终于放下了。回想此事,可能是当时饼皮烤得焦,我因饿极吃得太快,饼皮没被嚼碎,划破了食道所致。

一天之内两次受到惊吓,一早一晚,一次真要命,一次是虚惊,生活的内容真是太丰富了。一个没有太多生活经历的年轻人难免会身陷绝境,好在我总能绝处逢生,幸免于难。

这次落马拖蹬的经历我一直没告诉他人,直到离开草原前,我在大队土坯房内喝多了酒,壮了胆,才吐出了实情。我当时没有一丝的侥幸心理,没有终于脱险的放松,一直心有余悸。後怕呀!

当然,这种事情一直也没和父母提及过。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张首晟死因果然蹊跷:从自杀变成了意外
2018: 中美各自内部有两派,习和江, 川 和 滑
2017: 得,得,蔡奇的乐呵。。习老板也被搭上
2017: 为何马云急于洗清,赵薇完了吗?
2016: 现在网上什么都有得卖,刚才看到有自己
2016: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闲谈美籍华人
2015: 继续排查,升仓教授.
2015: 阿巫怎么没学会喝香槟,法化得不够啊
2014: J66:法国人这明明是活不下去,去逃荒嘛
2014: 大侠66:蒋公在台湾土改为何没死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