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芳梦佳人》 言情小说连载 (3)作者 若云
送交者: 若云 2020年01月24日09:06:43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芳梦佳人》 言情小说连载 3

 

作者    若云

 

“你不用管,我会换。”俩人正要走,小娟也要去。三人走在街上,只见地上到处都是残疾小孩,有的少一条腿,有的少一只手,有的头歪的,有的二条腿连在一起。总之,各式各样的残缺儿童,有的躺在地上,有的趴在地上,基本上是二,三岁。旁边放了一个碗,有的还写了一张纸,用石头压在地上,希望过往行人发慈悲,给钞票。李辉没有人民币,就向胖姐借钱,给这些小孩。胖姐说:

“你即使百万富翁,也救不了这些小孩。” 李辉觉得奇怪:

“为什么?”胖姐耐心地告诉他:

“这些孩子,远在农村山区的穷人家里,都有父母亲管着。后来,有一帮坏蛋,就到那里去收残疾小孩。说是他们把残疾儿童带走,国家会帮你养他们。这些农村人都是文盲,比较愚味无知,很容易上当受骗。把孩子交给这些人贩子,然后人贩子就把他们放在大街上讨钱,所以你给的钱,全部到了这些人贩子手里。” 李辉不太相信:

“政府不管?”胖姐好像很肯定:

“管不了,太多。” 李辉没有看见任何大人在旁边,问她:

“人贩子呢?”胖姐说:

“白天,他们把小孩放在这里,自己躲起来。看有钱了,他才出来收钱。” 李辉还是半信半疑:

“真奇怪,世界上竟有这种事,也没人管?”从家里到银行,只有一公里不到。竟然有十几个残疾儿童乞讨,经胖姐一说李辉也不给钱了。到了银行,李辉正往里走。胖姐说:

“不是这里换,你要换,把钱给我。” 李辉说:

“先换二百。”他把二张一百元交给她,她叫李辉,小娟站在旁边等。她跨过一座立交桥,只见俩个女的和胖姐谈什么,然后有谁叫了一声“有警察来了”,只见那俩个女的和胖姐各奔东西,串进商店的人群里。等李辉和小娟过来,胖姐竟然泪汪汪的说:

“我看得清清楚楚,是三十张一百元的人民币,怎么全变成一元,二元一张的,而且只有二十一张,莫非他们会使迷昏药?”李辉问:

“哪二张一百美元的钞票呢?”胖姐带着哭腔说:

“他们拿走了。” 李辉想搞清原因,他详细地问:

“那他们给你三十张一百元的钱呢?”胖姐告诉他:

“变成一,二元一张的人民币,而且只有二十一张。” 李辉还在追问:

“你自己数了没有?”胖姐红着脸说:

“没有,是她数给我看的,是红色的一百元一张。” 李辉还是找不出原因:

“那么又怎么变成二十一张,黑蓝色的?”胖姐猜想:

“他们用了迷昏药?” 李辉不相信她的猜测:

“谁叫喊警察来了?”胖姐摇摇头:

“不知道。”李辉坚信,这里有“鬼”,他继续问:

 “你们为什么要跑?”胖姐苦笑着脸:

“不跑,会被警察抓去坐牢。”李辉明白了:

“好了,我知道了。”胖姐以为可以抓住他们,拿回钞票,赶紧问:

“知道什么? ”李辉慢慢地说给她听:

“这两个换钱的女人和那个喊警察来的男人,是同伙。当她拿到美元,数钱给你看时,另一手上抓了一把一,二元纸币。然后有人喊有警察来了,她把手上一百元的手收回去,另一手塞给你一叠低面值的钱。”胖姐还不清楚:

“既然想抢钱,又何必再给我一叠钱?”李辉耐心地说:

“道理很简单,如果不给你钱,你会追他们,叫警察抓他们。如果给你一叠钱,你会认为生意成交,也就跟着跑了。等你看钱不对时,就找不到他们了。”胖姐苦着脸问:

“原来是这样,那这么办?”李辉笑着说:

“没有办法了。”小娟瞪了胖姐一眼:

“怎么可以算了,至少你要赔一部分钱给辉哥。”胖姐觉得十分内疚地说:

“我刚工作几个月,钱不多,回家我先给你一部分。”李辉牵着小娟的手,平和地对胖姐说:

“不要太认真,你以后吸取教训就行了。”

 

李辉爸这次回国,一方面来看看弟弟,另一方面还要到东珠市看妹妹。李辉从小没见过姑姑,上大学前,爸爸有意让李辉和姑姑相见。下周三,又是姑姑生日。子女亲友都回来,正好都认识一下。这次李辉发现胖姐已成大姑娘,正在谈恋爱。小娟也读初中,长得高瘦,脸儿很美。姐妹俩长相一点也不像,李辉问爸,怎么回事。爸说,小孩不该管这些事。回来二天多,小娟老在李辉身边,除晚上睡觉外,几乎形影不离。爸爸也准备让小娟一道去姑姑家。

平时大家一起吃饭,不知为什么,今天先安排小孩吃饭,然后由胖姐带李辉和小娟玩,说是叔叔要跟爸爸谈些正经事。婶婶到街上买了些熟菜,也准备了黄酒,席间爸爸问叔叔:

“你什么时候生的小娟?”叔叔:

“不是我生的。”李辉爸很有兴趣地继续问:

“谁的小孩?为什么到你家?”叔叔看看他,解释说:

“大约十年前,我还住在老家。一位邻居,叫我帮忙带一个小女孩,大约一,二岁。她要去亲属家,二,三天就回来。当然我就满口答应,谁知一养就是十来年,哪位邻居也从此消失了。”李辉爸又问:

“至今没有一点消息?”叔叔告诉他:

“我们全家搬到这里时,我还专门给邻居地址,等她回来到这里把孩子领回去。可是,至今也没有任何消息。”然后反问李辉爸:“你突然问这事,干吗?”他说:

“昨天辉儿问我,为什么姐妹俩长得不像,所以问问你。”叔叔笑了:

我还以为你喜欢娟儿,她和辉辉还是很配。”李辉爸答非所问:

 “我看娟儿长得不错,不知读书怎样?”叔叔告诉他:

“读书很好,年年都拿奖状,我也不时地查了她的成绩单,每门功课几乎都是九十分以上。”李辉爸对小娟很感兴趣:

“那要好好培养,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叔叔关心地说:

“好的,时间不早了,你该睡了,明天还要飞到东珠。”

 

姑姑家,房子并不大,而且是老式旧房。住在六楼,一进门是大厅,是饭厅又是客厅。有大电视机,但没有壁炉。右边有门,进门是厨房和厕所,左边有二个门,里面各放了一张大床,较大一间是姑姑和姑夫住,较小一间是客房。只有一个女儿,已结婚,住在另一个城市。平时有一个客人来,就住客房。过年过节来的人多,就在客厅打地铺。爸爸告诉姑姑:

“老三(指叔叔)已下海,有事,走不开,就让我代表他,给你过生日。”姑姑说:

“一样,老头(指姑夫),也到南方下海,至今没挣到一分钱。我还是老样子,当教书匠。”姑姑见到李辉很高兴,又见娟娟长高了。她告诉李辉爸:

“娟儿一年一个样,越来越高,越来越漂亮,可惜太瘦了。”夸得娟娟满脸通红,老躲在李辉身后。姑姑还对李辉说:

“我和你爸有些事要说,我带你去认识一位新朋友,这几天你就和她住在一起。”他们出门上街,跨过马路,坐电车到十二楼,出门迎接他们的,是一位青春白少女。估计和李辉年龄差不多。小娟说: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白,这么漂亮的女孩,头发又卷又长,怎么是金黄色,不是黑色?”李辉:

“她是白人,外国到处都能见到。”小娟摇着李辉的手问:

“外国在哪里?”李辉:

“等你长大一些就知道?”姑姑和她用英文交谈一会,介绍他们互相认识。姑姑对白女孩说:

“他叫李辉,她叫小娟,简单地称辉,娟。”然后又转向李辉说:

“她叫艾莉丝,简称艾。”这过程全是英文,李娟瞪着眼,一句也听不懂。艾莉丝十分大方地先抱了一下小娟,用中文说欢迎,也抱了李辉,同样用中文说欢迎。姑姑临走前叮嘱李辉,要好好相处,晚上三人一起到姑姑家吃饭。

姑姑走后,艾莉丝带李辉,小娟,参观了房子。有三个卧室,较大一间,原是艾莉丝爸爸住的,现在在南方末回来。另二间较小,为客房,艾莉丝住一间。所以晚上,每人可住一间。此外还有客厅,有长沙发,桌子和电视机。还有一间厨房,另一间为厕所及浴室。

艾莉丝和李辉一样,都是跟爸爸来度假,只会说几句简单蹩脚的中文。所以他们之间,用英文交流很方便。就是苦了小娟,但她很聪慧,凭他们的表情,也能猜出几分意思。李辉经常会翻译给她听,艾莉丝把他们带到阳台上,往下看,到处是起重机,大卡车,戴着竹藤帽的建筑工人。左边远处有一座很高很高的尖塔,腰间有二个圆球,是目前最高建筑,听说叫什么“美丽珠”。周围都是正在建筑的楼房街道,左边有三栋楼,刚建到几米高。艾丽丝说,这是未来这座城市的最高建筑。正说着,姑姑来接他们回家吃饭。李辉见到爸爸就问:

“姑姑什么时候学的英文,讲的这么好。”爸爸:

“你姑是大学英文老师。”李辉:

爱丽丝是谁,怎么认识姑姑。” 爸爸:

“据你姑姑说,大学外语系付主任,是英籍教授,他和艾丽丝父亲认识,这次他到南方,那位副主任介绍你姑和爱丽丝爸爸认识,他要姑姑照顾爱丽丝住宿吃饭。”李辉有点跟不上:

“太复杂了,我还是不明白的好。”

 

晚餐是典型东珠式,什么都是酸甜酸甜的,如糖醋鲤鱼,糖醋鸡翅,松鼠鱼,还有扣肉,牛排等。李辉和艾丽丝不敢吃带骨头的肉,主要吃牛排和扣肉。姑姑选了一些肯定没有骨头的松鼠鱼给爱丽丝和李辉。小娟什么都吃,姑姑老给她夹菜夹肉,夹一块,说一声太瘦,多吃一点。弄得艾丽丝问李辉:

“姑姑怎么知道,娟娟喜欢吃她夹的菜?”李辉说:

“这是文化差异,西方让客人选他们爱吃的东西,东方往往是主人选菜给客人吃。”艾丽丝似懂非懂地笑笑,笑得又甜又迷人。小娟看着她的脸,竟然忘了吃饭。李辉问:

“你什么时候来这里?家在哪里?读几年级?”艾又笑着说:

“你很像是小警察,我来这里才六天,家在滨州,刚考完大学。”男孩喜欢女孩,特别是漂亮的白女孩,李辉想知道:

“什么大学?”艾丽丝:

“西珠大学。”李辉很高兴地告诉她:

“真巧,我也刚被这所大学录取。” 艾惊奇地又说又问:

 

(未完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石油,煤,各种矿,都是老天爷按照人的
2019: 发现一个超长单词
2018: 穿普税改才施行半月,已经捷报频传,大
2018: 删了
2017: 我们不再沉默:经历百万妇女大游行后的
2017: 奥巴马是名副其实的卖国贼,参见链接。
2016: 小思:彭丽媛保留了出道前的真诚
2016: [转帖]边境杀手:黑社会以和为贵
2015: 最可笑的谎言,就是孙中山统一了中国
2015: 结束了帝制是好是坏尼堪们冷暖自知,乱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