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人祸恶疫中离去多少人 人间至痛莫过于此
送交者: 一草 2020年02月14日23:42:47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文中所告实情之惨烈,令人怵目惊心,读来太痛心难过。

一尊帝上位后倒行逆施、大肆剥夺民众的言论自由,连医生在同行中提个醒,也要受到警方训诫被封口。这般荒唐,才是这场人间惨痛悲剧的罪恶祸根。

疫情离去1115人:他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我是周冲 繁华事 

100年前,
梁漱溟的父亲梁济曾问儿子:
“这个世界会好吗?”

彼时,梁漱溟正在北京大学当哲学讲师,
他认真想了想,
回答说:
“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

悲剧终于从微博,蔓延到了朋友圈。


最先,我们总觉得,死去的人,都在遥不可及的天边。


但从天边到身边,

只有短短几天。


现在朋友圈里,已经出现感染惨剧。


有人说:三伯走了,表哥表姐也已经感染。


有朋友说:父亲感染,痛不欲生,一家人恐慌不已。



一个同行转发自己编辑的求助微博。



看得触目惊心。


可这个时候,这种“一个人感染,全家人遭殃”的事,真的不是少数。


三联的报道里,我们都记得一个叫倩倩的武汉女孩。报道出来时,她家里感染离开的,只有母亲。


后来父亲也感染,入院。


如今10多天过去,不知道状况怎么样了?


1月29日时,她发文称,她与哥哥在检查时,发现也是阳性。


现在小侄子也有发热迹象......



人间至痛,莫过于此。


而感染还在接二连三发生。


在微博肺炎患者求助超话里,你会看得一身冰凉。


注意:

大家不要乱打上面的电话
这是患者用来救命用的
如果能提供帮助再打
谢谢大家了
超话中还有1000多个求助帖
大家可以自行去看看
看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帮助他们的


武汉有一母亲感染,因没有床位,女儿无计可施,被逼得坐在阳台上,击锣求救。


声音凄厉惨烈。她近乎嚎哭地哀求:“救命啊!没办法啦!



“我每天在这里敲锣,我也不想传染大家。没有办法了。救命啊!我快不行了!快来人啊!



整个小区都能听见。


幸运的是,2月9日,母亲终于住院了。


不幸的是,女儿自己也开始发烧了,四肢无力,疑似感染......


所谓无可奈何,万箭穿心,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都无法描述这种悲恸。


现在的悲剧多不是单个发生。

一发生,

就是一串悲剧。


它们带着痛苦、带着病毒、带着超强感染性,从摧毁免疫细胞开始,到摧毁整个家庭。


方方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


是真的,

活着真的太难太难!


一个90岁的母亲,在医院呆了五天五夜。


因为64岁的儿子感染,住院。她要一直贴身照顾。



在儿子的病床前,一头银白的老人,一直握着儿子的手。寸步不离。



儿子被送进抢救室,她不能进去了。


老奶奶就用苍老的手,给儿子写了一个纸条:“要活下去!


她已经年入耄耋,对生死,早已看淡。


她说:“我阳性也无所谓。但儿子要走,“我不答应。


然而即使如此,90岁奶奶和64岁儿子的状况,还是令人担心。


这就是疫情下的浮世绘。


浮世绘里,众生皆暗色。人人都为恐惧所控,人人都像一抹阴影。


现在灾难尚未平息。

病毒还在肆虐。

无数平凡人仍为此所困。


一个身为医生的女儿感染了,在家自我隔离。



老母亲送来“苕粉”。


“我给你带了苕粉。你炖了汤,然后煮点苕粉......”蹲下去,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



站起来以后,母亲哽咽失声。


“你自己一定要多保重啊!”除此之外,什么也说不出。


还有的父母自己感染了,留下6岁的女儿无人照顾。



母亲哽咽叮嘱孩子:“你要乖乖听话......”就哭得再也说不出话。


她多想拥抱一下孩子。但不能。


她多想帮孩子擦去眼泪。也不能。


因为她自己,已是病毒携带者。


确诊人数每天都在增加。

医护人员感染的,更是与日俱增。


武汉市肺科医院ICU主任胡明在接受采访时,忽然接到一个电话。


他走到另一侧接听。


接完以后,泣不成声。



他的好兄弟,一个医院ICU医生也感染了。病危。



他说,太多同行都生病了,“(有的)自己的母亲病了,自己的老公病了,还有我们兄弟自己病了。


陆俊医生也感染了。


外面一直在传,他已经离世。


为了给其他医护人员加油,本已虚弱不堪、呼吸艰难的人,请来主治医生,帮忙录下自己的视频。



视频里,他的动作艰难至极。


行走、下蹲都极为吃力。



但他还是想以这种方式,告诉大家:别怕,我还活着!


这就是为民请命的医生。

这就是救死扶伤的医生。


感染风险最大的是他们。牺牲最多的是他们。付出最多的也是他们。


还有一位医生疑似感染,在物资运送车前方,一路小跑引路。


有人叫他上车。


他说,不敢上车,怕感染他人。


“我现在疑似感染,就在车外给你们引路吧……”



感染的医生们,有的痊愈了,有的再也不会回来。


2020年初始,梁武东医生走了



徐辉医生走了。



姜继军医生走了。


宋英杰医生走了。


李文亮医生走了。


他离开的第二天。武汉市民自发组织了8台车,去为他送别。


8辆车,代表8个吹哨人。



头发花白的送行人,含着眼泪说:“我们都为你祈福。”



还有人在雪地写下:送别李文亮。



有人打开手机,向天空照射。

武汉中心医院,门口堆满了鲜花。



有人说:“我不认识他,但我知道,我一定要来。”



他们吹响口哨。



武汉的夜也开始悲鸣。


居民楼响起了连续不断的口哨声。


没有口哨的,则打开窗户大喊:“李大夫,你听见了吗?你一路走好......”



苍天为墓埋英骨,长歌当哭祭英雄。


愿你此去,再无阴霾,再无谣言,再无病毒,再无恐惧......


我们会铭记。


铭记2020年。

铭记你的故事。

也铭记一个叫“李文亮”的人。


一个朋友说:英雄尚有名字,更多人连数据都不是。


许多人,因无法确诊,活在统计数据之外。


他们感染、发烧、呼吸衰竭、沉默离去。


在深夜的武汉街头,一个女孩追着殡葬车,哭喊着:“妈妈!”


可妈妈再也无法回答。


一个31岁的孕妇,感染入院,双肺变白,仅仅12天,就离开人世。


丈夫说,从妻子进入重症监护室,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她。


再见时,她已变成一坛骨灰。



女儿不知母亲已经离开。


总是问他:

“妈妈去哪儿了?

“妈妈回来了吗?


他无法回答,每次都是转过身,去偷偷地哭。


苍生皆苦,百姓不易。


所有这些人,平凡如草木,没有上过电视,没有传奇,没有奖章。

但他们都是人。

有沉甸甸的悲欢,

也有欲语还休的牵挂。


文初提到的倩倩,她母亲离世前,曾留下一张纸条。


这应是母亲手写的最后一段话:


“你的面粉过期了,我给拿走了,食品都是有保质期的。

你一个人生活以后买小包装的;

东西都要归好类,免得自己不记得。

用不了是一种浪费。

别嫌妈唠叨,日子是要精打细算的过……”



看得泪如雨下。


成都ICU病房,一对耄耋老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互相告别。



爷爷轻轻地握着奶奶的手。


“我来了!”



奶奶已经意识不清。


爷爷一直轻轻地,叫她的名字。


终于,奶奶睁开了眼睛,看见躺在身边的爷爷,用唯一能动的左手,轻轻抓住他的手。



奶奶虚弱至极。


爷爷也85岁了。他曾对人说:“我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



他特地戴上婚戒,去与老伴告别。


此生嫌太短,来生再重逢。


愿来生,再无瘟疫,再无死别,只有你和我,依然一起走。


到底这场疫情会怎样收尾?何时收尾?我们都不知道。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许多人,再也无法回家。更多人,再也无法回头。


他们会忽然掉眼泪,

会忽然心痛如绞,

会失神,

会突然之间,像坠入平行空间......


平行空间里,亲人还是不在。


朴树在《那些花儿》里唱着:他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刻已是深夜。

生离死别,因缘际会,一切俱在其中。


也因为此刻已是深夜。

长夜将尽,日光将来,一切都不会遥远。


100年前,梁漱溟的父亲梁济曾问儿子:“这个世界会好吗?”


彼时,梁漱溟正在北京大学当哲学讲师,他认真想了想,回答说:“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


因为它无法再变坏了。


再挺挺!春天已经来了,家里的花,就要开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美国人太蠢
2019: 历害国的“流浪地球”也是剽窃美国电视
2018: 比特币到底有价值吗?
2018: 再说重猎鹰, 捆绑不是新技术,冒险靠胆
2017: 尼罗河最近文章两则,供批判。
2017: 冬冬以为她是根葱,还要驱逐索罗斯
2016: PF妹妹昨日受惊了,为你贴上美国爱情民
2016: 江西男孩又发声明了,不过俺觉得这个是
2015: 老Q呢,被人家杀到北欧来啰。
2015: 雪山下的绛珠草:Feb 14, 2015 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