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武汉病毒出解药,神仙秘术献奇方
送交者: 金复新 2020年02月23日07:36:27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太医精诚,武汉病毒有解药;天心仁爱,神仙秘术献奇方


这一段时间推特上全是大陆因戴口罩、封路、抢购而武斗、上吊、跳楼、底层互害的视频,开始我还会点看,后来竟多得实在看不过来了。

即便国家已经如此狼狈,乱成一锅粥,五毛还在为党国涂脂抹粉,连我的微信里都收到老粉红转发的五毛视频,自豪地说:“中央一声令下,人口千万级的城市说封就能封,哪个国家做得到?中央一声令下,14亿人民统统居家隔离,哪个国家做得到?”把奴性吹嘘成“制度优势”。

所以我说,要是武汉肺炎再象以前那些灾祸那样不了了之,连一个中央首长都没挂掉,就算死再多民众,我党也不会有一丝的忏悔,反而还要当作“制度优势”来进一步忽悠群众,便讽刺道:“这算啥?人家日本人早就做到了,太君一声令下,南京十几万守军老老实实被几个太君押到江边枪毙呢。除非中央哪天也能做到一声令下,你们十四亿韭菜乖乖互缚双手,跑江边跪着,等候七常委来处决,那我才服!”老粉红差点气得背过气去。

有人劝我,千万不要在微信流露反党情绪,很多人的号都因此被封掉了,现在大家为了保号,都假装小粉红在微信里叫喊“武汉加油”欺骗网警呢。于是我也学小粉红喊起了口号:“感谢政府感谢党!没有党中央,我们早就被病毒销毁了!习主席千万不能死,你死了,叫我们怎么活呀!”

不光是匪共在利用疫情大做广告,轮仔们也没闲着。那个沐轮还在节目中威胁大家说,这次瘟疫就是来销毁那些不肯信轮教的人,大家只有念“九字真言”,加入轮教,才能保命。然而,今天有个叫scorpionmpst的网友就在我视频下揭露:“笃信发病不就医、不吃药,我在汉口疫区的表哥,就是按大法理论来处理自己的新冠感染肺炎,导致耽误病情,心肺衰竭,今天刚刚去世。老共隐瞒疫情,大法耽误病人,专制迷信,荼毒众生。”看来,当了大法弟子,也是逃不过武汉肺炎的。我回复道:“这是雷哄稚欠下人民的又一笔血债!”

有人问,复老,您作为多年行走江湖的游医,有没有法子医治武汉肺炎呢?我不敢说自己读书过目不忘,但读过的书多少还是有点印象的,我记得在一本《庸盦笔记》《清稗类钞》《右台仙馆笔记》这样的书里曾看到过一则记载,说是在同治年间,云南发生某种不明瘟疫,百药不效,整村整村绝户,死的人太多,以至于每到晚上,就见万千鬼火成队而行。然而在瘟疫发生之前不久,当地李树突然生出瓜一般大的果实,从不结果的楸树,也结了象豆子一样的果实。有人聪明,认为天生此异物,难道真的就没有意义吗?于是就收藏了一些。等瘟疫大起,聪明人觉得异物或可以治异疾,试之果然。但由于收藏得少,作为药物,竟卖出奇价。等治好瘟疫,那些李树和楸树又不再结果了。人们感慨,虽在大劫之中,也能见到天心仁爱,给你关上一扇窗,必定再为你打开一扇门。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所谓“人众疾疫难,非时风雨难,星宿变怪难”,往往同时显现。如果现在还有聪明人,当知冰雹只在夏天出现。然而就在前几天,包括武汉在内的中国大部地区就发生了正月里打雷下冰雹的异象,如果谁能将那几场冰雹接下,化水服用,看能不能治愈武汉肺炎?如果你们已经错过了这个机会,也可以诚心持诵《药师经》《金光明最胜王经》,并在佛前发露忏悔自己以往的过恶,看看能否免灾。

现在来讲正题。综合各家消息,武汉肺炎的基本来历已经清楚了,这不容中共抵赖。原来,17年前的萨斯病毒实际也是中共违背签署的禁止发展生物武器的国际协议,偷偷开发恐怖组织才热衷的害人之术引起的。有媒体就找出当年吴仪的讲话,连吴仪都承认了这点。

尽管当时已经造成灾祸,但毕竟不了了之,于是中共心存侥幸,偷心不死,在包子上台之后,眼见西方各国昏君当政,野心便极度膨胀了起来。好好的日子不肯过,偏要自不量力,又做起了称霸世界、奴役全球、害人害己、“杨梅”吐气的中国梦。为此,大张旗鼓实施各种各样阴险战略,有毫不掩饰要控制它国政治经济的一带一路计划,有公然要盗窃美国科技的千人计划,有“弯道超车”的2025计划,统称“超限战”。

除了发展核武、海军、导弹,更为隐匿的,是继续发展可以毁灭全人类的生化武器。匪共先派丑鬼邱臭果夫妇打入白左之国加拿大的顶级实验室,盗回毒株。然后以科研为名,邀请法国为其在武汉建造P4病毒实验室,对毒株加以改造,在四个基因组加入艾滋病等蛋白,使病毒不仅毒性更强,而且更狡猾更难对付。很明显,这样做的目的绝不是为造福人类。

虽然法国人再三告诫中国人要严格执行规章制度,千万不能使病毒外泄,并要求中国决不可私自建造类似的实验室。然而,法国白痴哪里了解我们中国人有多邪恶?哪里知道我们中国人满脑子想的都是消灭美帝,杀光日本人,奴役全球的邪念?哪里能想象我们中国人被饿死几千万时可怜兮兮,刚吃了几年饱饭,就会作征服全世界的美梦?哪里知道我们中国人一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轮仔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不参与政治,却又公开大搞政治,中国人都觉得“这很正常呀!这哪算罪恶呢?人就是应该这样说话不算话的呀。我平时也这样呀。”中共公开宣称遵守WTO规则,却我行我素,肆意践踏,中国人也不觉得有何不妥。这次中国人又一如既往,表面上哼哼哈哈,虚与委蛇,背地里却认为偷师学艺成功,自说自话在武汉以外又建造了另外四家实验室,疯狂地研发害人之术。

岂料,2019年发生了香港反送中事件,游行大半年不绝,中共无法控制局势,包子狼狈不堪。正无计可施之际,王沪宁等狗头军师竟想出一条毒计,叫武汉病毒实验室加紧开发主要传染亚裔的肺炎病毒,以期尽快散布到香港,迫使港人停止大规模聚集活动。

然而,包子和狗头军师们万没想到,负责开发的石正丽等人都是沽名钓誉、不学无术、利欲熏心,靠吹牛拍马评上职称的伪科学家、科技流氓、文化败类。更要命的是,该研究所的负责人,竟然是江绵恒那的淫棍马仔舒红兵小三上位的姘头王延轶。王延轶是靠文艺特长生的资格读的大学,靠读舒红兵的研究生获得博士学位,凭两三篇挂名的论文,她那一脸邪淫、无法无天、地包天的老公就将其提拔为正厅级的武汉病毒实验室所长。这骚货专业水平一点没有,除了描眉打鬓,搔首弄姿勾引官二代,自我感觉良好,沉溺淫乱的感情生活外,哪有心思执行法国人劳什子规章制度?

包子信心满满,天真地以为只要把任务交给这帮奸夫淫妇,就万事大吉,便能战胜美帝,征服台湾,血洗日本,实现自己称王称霸的梦想,真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现在才后悔得跳脚,指示狗男女们要“注意生物安全”。但除了起到不打自招的作用外,已于事无补。

果然,没过多久,武汉P4实验室和所有中国单位一样,法国人严苛的规章制度就成了贴墙上的一纸空文。进出隔离区域再不履行消毒、穿戴、人员、排风的要求,污染物、遗弃物、动物尸体再不按规定销毁处理,更有甚者,那些所谓的“烟酒生”为了赚几个小钱,竟把做了病毒实验的动物拿到野味市场倒卖,做成卤肉下酒吃,致使病毒大规模传播,造成惨绝人寰的人类浩劫。这一切都是中国人那千年不绝、自不量力、疯狂狭隘的爱国情怀引起的!结果,美国人没害到,自己却先中招了,爱国野人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罪有应得!这些中华护旗手们可比蝙蝠、穿山甲、屎壳郎坏多了,不仅没有任何忏悔,反而把责任推给无辜的动物。

我在想,如果现在问那些被传染了病毒,正与垂死挣扎的爱国五毛小粉红:“你现在觉得太太平平过日子重要?还是爱国,杀光美国人,让习主席思想统治全世界重要?你是宁肯得肺炎也支持保留武汉病毒实验室继续祸害港人,还是同意撤销实验室保命呢?”不知道它此时会如何回答。

那么,在中共委托武汉病毒研究所研发毁灭人类的病毒期间,该所有没有哪位工作人员,或者业内哪位知情者出来表示反对?规劝石正丽、舒红兵、王延轶等人拒绝接受包子下达的任务?肯定是没有的。然而,我相信,如果在中国古代,一定会有人采用激烈的方式加以制止,三国时的吉平太医就是这样的人。

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企图篡夺汉家天下,汉献帝偷传衣带诏给国舅董承,要他除掉曹操。董承无计可施,此情偶为太医吉平所知。没想到吉平主动请缨,说除掉曹操易如反掌,只要自己在药里下点毒就成。

我读三国,佩服的不是那些大英雄,恰恰是吉平这些地位不高、名气不大、故事不多的真英雄。试想,董承执行汉献帝的指示完全在清理之中,因为刘家江山完了,他这个国舅也当不成了,有切身利益在里面。而朝中的权力斗争与吉平毫不相干,无论汉献帝还是曹操当皇帝,他都是太医,里外里都没吉平什么事,“浑身不搭界”,完全犯不着趟这浑水。而且,虽然曹操疑心病最重,华佗就因此而死,对吉平却很信任,开什么药都喝下,可以想象,要是曹操当了皇帝,吉平可能更受器重。

因此,当吉平自告奋勇要去行刺时,连董承都不相信,吉平情急之下,竟咬下自己一截手指以明心迹,嘴里喷着血说道:“决心杀贼,倘有反悔,天地不容!”

照现在喷子的道德标准,就会用阴谋论来揣测这一事件,说董承肯定是对吉平许了高官厚禄,吉平才肯下手。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吉平要是行刺失败,必死无疑。但即使行刺成功,曹操手下许褚、曹仁、曹休、曹洪、夏侯渊等爪牙也不会放过他,吉平一定连丞相府大门还没逃出就被砍成肉泥,哪里还有命去享受高官厚禄呢?吉平硬要管这桩闲事,完全出于自己对是非的判断,受自己价值观的驱使,哪怕豁出命不要,也要维护正义,与名利无关。当然,吉平的这些想法在现代人眼里完全是在发神经。

可惜吉平咬手指发誓的一幕被董承的家奴秦庆童看见,秦庆童因与董承的小妾私通,害怕受到处罚,便向曹操告发。曹操怎么也想不出吉平会有什么作案动机,对此半信半疑,只好假装生病,请吉平前来配药,暗中观察。直到亲眼看见吉平偷偷下毒才完全相信。当吉平从曹操言语间发现事机败露后,竟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上前一把揪住曹操的耳朵,另一只手试图将药灌进曹操嘴里。曹操早有防范,一把将药碗打翻,药力猛烈,连地砖都裂开了。

吉平被捕后,经受严刑拷打,身上无一寸好肉,仍拒不交待受谁主使,反骂声不绝,说“天使我来杀逆贼!”曹操问:“你原有十个手指,现在为什么只有九个?”吉平大声说:“我咬手指立誓,就是要杀死你这祸国害民的逆贼!”曹操叫狱卒取刀来:“给你一齐截了,让你为誓!”狱卒把吉平手指一齐剁下。吉平当时就痛得昏迷过去,醒来仍继续骂道:“我还有口可以吞贼,有舌可以骂贼。”曹操要割掉吉平的舌头,吉平瞅准一个机会,大叫:“我不能为国家除去逆贼,这是我的终身遗憾!”然后一头撞向台阶而死。

如果吉平活在现代,也在武汉病毒实验室工作,就不会袖手旁观,而会正告王延轶、石正丽等人勿从事这种危害全人类的勾当。并正色警告淫棍舒红兵:“病毒实验室负责人的职务相当重要,你勿视作儿戏,派你姘头来担任,害人害己,出了事,小心老子不客气。”自然,这些狗男女是不会听的,反而会抬出中国梦来吓人,说这是中央的命令:“你要再管闲事,小心我们叫国保把你丢进去!”

那就会逼吉平采取极端的方式了。哪天他带把尖刀上班,趁石正丽、舒红兵、王延轶等人不备,突然蹿出,“噗”的一声,一刀一个,从狗男女腰间扎入,再往上朝肾脏一搅,将淫棍狗男女活活痛死。那个祸国殃民的七常委闻讯,恐怕也得吓晕,怀疑民风彪悍,自己身边警卫员会不会也出一个吉平?即便以后武汉实验室再想偷偷摸摸搞实验,也没有哪个“科技狗男女”敢继承石正丽、舒红兵、王延轶的“未尽事业”了,生怕还有吉平跳出来。那么就不会造成今天惨绝人寰的悲剧,从而制止了疯狂的中国梦复兴梦。即使吉平为此送了命,却保住了无数人的生命,积了大德,死后必定成神。

所以,如果湖北人祭拜太医吉平,学习他那股精神,培养人间的正气,我相信是能够克制病毒蔓延,而百毒不侵的。

现在哪里还有吉平这种爱管闲事的人呢?这些年只出了个杨佳,仅仅为报私仇,就已经震慑上海警界了。要是每个单位都有不怕死的吉平,中国何至于搞成今天这样?

三国时期之所以称得上群星璀璨,是因为那时的人讲的是忠义,不怕死,这才是真正的中国人,为日本敬仰。而现在的中国没有继承古代中国人的美德,遗传的是狗奴淫棍的基因,是秦庆童的后代,都是伪中国人,与吉平等真中国人相比,恰恰是两个极端,难怪被日本人看不起。

伪中国人从小不仅受党文化的毒害,还受各种势力变异思想潜移默化的毒害而不自知。公知教他们要“理性”,洋人教他们要“博爱”,专家教他们要“守法”,轮功教他们要“慈悲”,民运教他们要“和平”,老师教他们要“文明”,从各方面培养他们的奴性,使他们逐渐远离真正的中华文化。他们反而会指责吉平“不讲职业道德”,说:“医生应该是救死扶伤的,不论好人坏人都要救治,我们情愿今后被武汉肺炎窒息而死,也绝不仿效吉平,决不利用医生的身份谋害首长的性命!”坚持认为将“理性、博爱、法律、慈悲、和平、文明”用在中共这样的恶魔身上也是有用的,是能够争取到他们想要的民主的。实际是在为自己的懦弱找借口。这样的民族实际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懦夫会为自己的懦弱狡辩,说:“哎呀,我们又没有枪,包子防范又严。”你没枪,总能找到一把尖刀吧?菜刀总有吧?包子防范严,你们单位的共干不会都里三层外三层有警卫员保护吧?如果局长、村长、恶警为虎作伥、整人害人、贪污腐化,只要你看不顺眼,你都有权力下手,一刀捅了就完事了。只要中国经常发生群众刺杀基层官员的事件,就没有谁再敢轻易入党,去当中共的官了,中共的统治基础就崩溃了,就呼之不灵了,什么样的政策也无法贯彻执行了,中烂海里的七常委就坐不住了。

孙策怀疑许贡勾结曹操要害自己,就把许贡杀了。许贡的三个默默无闻的门客却不以自己“没有手枪,孙策防范严密,我们只是吃了许贡一口饭而已”为托词而一哄而散,而是坚持不懈地寻找机会报仇。暗杀孙策其实要比暗杀包子难得多,因为孙策指挥千军万马,身边随时有一批爪牙,无论是程普、黄盖、韩当、蒋钦、周泰,还是丁奉、徐盛、陈武、潘彰,都不是中烂海保镖比得了的。而且孙策本人武艺高强,有万夫不当之勇,人称“小霸王”,太史慈也顶多和他打个平手,这哪里是一脸死猪样的包子能比的呢?然而,即使这样,还是被三门客找准机会给做掉了,若非程普等人及时赶来,三人甚至可以顺利脱逃。

包子前年搞修宪称帝,你们不是都反对吗?但为什么只敢背地里给包子再起几个绰号,却没人敢当面指责呢?无论官民,甚至是中共元老,见了包子面,就如同老鼠见了猫,两股颤栗,我不知道你们怕包子什么?这就是现在的假中国人,连猪头都怕,而三国时候的中国人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

董卓想废掉少帝,先是在通明园宴请所有的大臣,席间提出要废少帝,当场遭到丁原的斥责,双方立即吵了起来,并都拔出了宝剑。丁原虽然和董卓一样,统帅三支进京勤王军队中的一支,但毕竟目前在董卓的地盘上与董卓叫板,算得上是生死不惧。试想要是董卓当场下令刀斧手动手,丁原必死无疑。幸亏李儒看见丁原身后站着威风凛凛的吕布,有所忌惮,急忙劝架,丁原才免于一死。

董卓一次不成,又在家中宴请大臣,此时吕布已经投靠了董卓。董卓生怕再次有人反对,便在席间布置了千名甲兵,交吕布指挥,这才敢再提废立的主张。没想到司隶校尉袁绍又跳了出来,破口大骂,董卓拔出剑来吓唬,袁绍孤身一人,毫不畏惧,在千名甲兵包围下,也拔出剑来对峙。董卓始终未敢动手,让袁绍在众目睽睽之下昂然离开,回冀州当军阀去了,这才有后来的“十八路诸侯讨董卓”。可叹今天有很多伪中国人还看不起袁绍,觉得比不上自己。试问,你们哪一个有袁绍的胆量?你连在包子面前打个喷嚏都不敢,还敢在董卓吕布面前拔剑?


最终董卓还是在朝堂上逼着少帝与何太后滚蛋。尚书丁管见少帝被欺负得哭哭啼啼,耐不住气愤,就一边拿手中的笏板朝董卓砸去,一边冲上前要和董卓拼命。董卓叫甲兵将丁管拿下斩首,丁管至死仍骂不绝口。

请问秦庆童的后人们,你们连维护自己的利益都不敢拼命,遇到那个场合,难道还有丁管的胆量?如果现在中国还有丁管这样的人,哪怕多几个不怕包子来抓的董瑶琼,包子这种胆小鬼也不至于这么无所顾忌呀?在这个奴性十足自贱自弃的国家,每个人却又觉得自己的命是最金贵的,都不肯为自由献身,只会袖手等美国来解放自己。这种烂国确实应该实行帝制。

董卓杀了丁管,以为再没人敢反对他了,于是放心大胆留宿宫中,还纵兵抢掠,残害百姓。他哪里知道除了偷偷摸摸在暗中算计他的司徒王允,还有敢于当面刺杀他的越骑校尉伍孚。其实董卓对伍孚还算友好,下朝时拍着伍孚的后背送伍孚出门。万没想到,就在此时,伍孚突然变脸,抽出尖刀刺向董卓。可惜董卓毕竟是打过仗的,反应敏捷,躲过刀锋,双手将伍孚的手腕抓住。董卓膂力过人,伍孚一时挣脱不开,边上的吕布迅速将伍孚揪倒。董卓问伍孚:“为什么要造反?”伍孚回答:“你又不是君王,谈什么造反?”伍孚最后被凌迟处死,毫无惧色,大骂不止。

现在十四亿伪中国人可能又有喷子会诋毁伍孚,说伍孚一定是想杀掉董卓,让刘协给他升官,才有这个胆量。有这个可能吗?伍孚行刺失败,必然得死,伍孚行刺成功,也难逃吕布毒手,哪里还有升官发财的可能?要今天告诉你,你去把包子杀了,可以升官发财,还能得到你梦想的民主,你敢去吗?

那时的中国人,有英雄的基因,连大反派曹操都曾是热血青年,被王允唆使去刺杀董卓。其实董卓这人大大咧咧,分不清敌友,放心大胆让外人进入自己的卧室,当着别人的面放心睡觉。但曹操应该明白,无论刺杀成功还是失败,自己肯定是活不了的,门外董卓的爪牙就不会放过他。事实比这个还糟糕,虽然他的刺杀行动因意外情况而终止,却还是被吕布识破了意图,尽管他已经逃走,但朝廷一纸通缉令就让在他半路被陈宫捕获,若不是陈宫私下放水,他早就被砍了脑袋。所以,即使曹操都是将生死置之度外,完全没有功利的考量。

再看现在伪中国人,有那个比得过曹操呢?不这样作对比,哪里看得清这个的民族有多么不可救药?请问你们这些接受马列邪教的伪中国人,有何德何能敢代表中国,叫嚣统一台湾?人家港人想和你们伪中国人划清界限,当真中国人有什么错?你们自己做了包子的韭菜还不过瘾,还要逼港人去接受包子的统治,对黑警的暴行叫好?我看确实到了让病毒对这个烂透了的民族进行大淘汰的时候了。

按说香港人还带点真中国人的基因,敢跟恶警缠斗大半年,但毕竟被洋人的“文明”洗脑太久,不敢兑现嘴上说的“揽炒”。据说至今有2500港人不是自杀就是被黑警打死,却没有一个人敢与恶警同归于尽的。我就不明白,你连自杀都敢,怎么就不敢玩命?你搞不到手枪,厨房的尖刀总该有吧?你趁恶警不注意,突然冲出,捅死一个够本,捅死两个赚一个;或者恶警抓你时,你把恶警抱住,掏出刀子一刀扎下去再死也行;或者找准在港共干或者中资企业高管,一刀一个。要是多几起这种事件发生,保证中国势力在香港再也待不下去了,再不敢染指香港,老老实实滚回北京,香港早就光复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这是我看到的最清晰的巨人骨头录像。
2019: 不管怎样中美贸易谈判支那都是输家
2018: 那个家宴的视频是陈道明家吗?很土豪啊
2018: 明成跟别人对话对到后来,就成了别人都
2017: 我想清楚了,共产主义就是撒旦编造的歪
2017: 福禄,当年左棍的定义是:给贪官打圆场
2016: 公孙明:一个劳工部联邦探员对梁彼得事
2016: 男人梦中:二月二十三日看病记
2015: 同学们商量的结果,到底是定从?还是定
2015: 微信红包是怎么回事?不符合人性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