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马背上的青春(72):入乡随俗
送交者: 芨芨草 2020年02月25日21:24:31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马背上的青春72):入乡随俗

贺长文

 

来之前就听说过草原流行梅毒病。初到生产队看见一位塌鼻梁、豁嘴巴的贫牧,觉得很奇怪,听说他的塌鼻梁就是患梅毒留下的。我们对梅毒的传播方式、症状等都了解甚少,不由得有些担心害怕。到生产队没多时便赶上了政府对梅毒病做普查,由于我们刚到草原,所以此项检查不涉及知青。但有关检查结果还是在知青中流传开来,一是生产队里没有传染期的梅毒病患者,二是有位美女感染过梅毒。牧民们视梅毒如同内地人看待感冒,对检查结果没什么特殊反应,也没有人去议论它,但这对知青来讲是新闻,可能美女更受关注吧,所以只有知青们议论这事。

我们是夏天到的生产队,在队部住的日子里天气暖和,因离着水井近还能洗澡擦身,下到浩特後刷牙洗脸用水都成问题就别说洗澡了。长时间不洗澡不换衣服,浑身虱子防不胜防。等我们身上的虱子与牧民身上的虱子相互交流打成一片的时候,知青的思想改造便初见成效了。虱子是洗不掉的,在浩特我就没洗过内衣裤,也没看见牧民洗过。

去内蒙时我们都很年轻,普遍缺乏卫生保健知识。两年多後,一天发现包皮内有一层白色沉淀物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以为得了什么疾病。我试着将它剥下,几天没疼、没痒,才放下心来。後来才知道这叫包皮垢,是长期不清洗积存下来的尿碱之类污物。年龄增长了,生理卫生知识没有一点长进,稀里糊涂,我们就成熟了。

长期不洗澡,真要洗个澡也会产生新问题。我利用回内地出差的机会洗了个痛快澡,搓掉了身上长年的污垢。可回到草原不久,我的大腿内侧、尾骨处都磨出了血。原来由于长期骑马,这三处早已磨出厚厚的茧子,泡澡时把茧子搓掉了,回来当然还要再磨出来。初到草原不大骑马,茧子是慢慢不知不觉磨出来的。从内地回到草原後经常骑马,在皮肤上新茧子形成前自然就磨出血来。

现在有些服装为了时尚在肘关节或膝关节缀上一块皮子。那时我的新裤子穿上身之前也会在臀部、膝盖处打补丁,为的是耐磨穿的长久些。放牧时一年磨损完一条新裤子不稀奇。一条裤子几十个补丁,在知青中很常见。

草原地广人稀动物多,遍地都是动物的排泄物。在这方面,人与其他动物的行为方式差不多,也是随处留下大小便。最初看到蒙古族妇女在不远处蹲下来,不知她要干什么。看着男子汉们转过脸走几步便尿尿也不习惯。想不到我们自己很快也遇到类似问题,草原上你想找个专门方便的地方很难。我们大队部倒有一个方便处,挖个坑,围几块板子,遮挡一下便建成了。住在队部的老乡从不使用,来队部的牧民们也不用,只是知青们来了以後其重要性才显现出来。自不必说,苍蝇自不会少,但由于草原干燥,污水没有横流,很快就蒸发了,臭味随风而逝,比起许多内地农村的厕所还是强了许多。

我们在蒙古包搬到大队部住下後,离厕所有些远,所以解决方便问题还得就近,这个过程不是慢慢适应的,是必须很快就适应的。夏天搭建蒙古包周围一般视野都很开阔,虽然地表可能坑坑洼洼,但落差不是很大。刚到草原的时候每次大便我总要走好远,但无论走多远回头一望依然看得见蒙古包,心中便生障碍,实际上要找到一个完全隐身之处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後来想到自己近一米八的身高蹲下也就一米,臀部则还要低些,所以每到低洼处我便弯下腰看看,若还能看见蒙古包,就继续前行再找地方。如果内急得实在不行了,也只好找有个稍微低一点的地方蹲下解决问题。蹲下也不易,草虽不密,但扎屁股。边脱裤子边蹲下去,忘了地上长着草,屁股猛地被扎後,再边提裤子边站起来边用脚踩踏周边的草。草不服软,脚离开了,草还要再立起来。往往踩踏多次才能将它们压服,整个方便过程还要持续不断地受到苍蝇的干扰。在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的草原生活,我们的再教育,我们的思想改造,不是从学骑马,学放牧开始的,是从习惯不卫生起步的。

思想改造得好坏没有明确的标志和考核标准,通常就是入乡随俗。不过,知青下乡也有自己的底线,也有拒不随俗的地方。

保民是个近视眼,戴着厚厚的眼镜。一日,大约是闹肚子了,他突然急得到处翻找报纸。来草原多日带来的手纸用光了,只能拿报纸替代。这一切被坐在灶旁的包勒看见了,等保民回来包勒问他刚才找什么?保民讲找报纸,包勒问找报纸干什么,保民答:巴斯,这是我们刚刚学会的蒙语,大便的意思。包勒不解,问:大便要报纸做什么。保民更感到很奇怪,用蒙语又回答不上来,就用汉语加动作示意表示便後要擦一擦。包勒脸上这时露出惊讶的表情,保民问:你们不擦呀?包勒点点头,说:牛、马便後都不擦呀!,她提出了有力的依据。这回吃惊的轮到保民了,不仅镜片後面的眼睛睁得更圆,连嘴也合不上了。我在旁边也愣住了,蒙古包内的空气瞬间凝固。我深入过农村,看见过用砖头、土块、玉米棒子皮等解决这个问题的,但经历还是不够,没碰到过常年省略这一程序的。在这一点上,我们没有入乡随俗。一般来说女性遇到的问题可能会更多些,相信北京知青的到来会给当地女性更多的启示,提高自身的健康水平。当然北京知青就地取材,也不能保证就卫生,但总算是保留了一个良好的习惯。报纸对于我,最渴望的是新闻,最实用的是擦屁股,最潇洒的是卷烟。方便时再急也能浏览个一条或半条闻,卷烟时虽悠闲却懒得多看它一眼,因为撕下来的纸条有时容不下一个标题。知青渴望报纸,也改变了报纸功能。

草原苍蝇无处不在。牧民眼中,苍蝇在人的眼睛里下蛆不算,吃进蝇蛆也无大碍,他们已经习惯与之为伴儿。知青们无奈,虽不情愿也得与之和平相处,根本想不到要消灭它们,因为它们是草原的土著,是草原的主人。客随主便。知青要接受再教育连客人也称不上。

我在草原的几年中,队里无人因传染病去世的,我不解为什么卫生条件如此之差,医疗无基本保障,怎么没有传染病发生?一只苍蝇身体表面通常携带的细菌多达1700万至5亿个,体内携带的病菌更多。可在草原多年,从没听说社员因苍蝇感染什么病的,没有非典,也没有禽流感。现在城市里这个病毒那个病毒的传染病频发不断,难道真是飞禽所致?环境所致?也许,对自然的过度开发,破坏了原生态的和谐,才是万恶之源。

原生态的草原让我感到冷得出奇,任何一点大意或疏忽都能让你留下深刻的记忆。住到公社之後,我便有机会来往于生产队与公社。冬天骑骆驼本来是相对暖和的,赶羊时骑在骆驼上一般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奇特的冷。但在公社与生产队之间走动,行走不是向东就是朝西,路途也相对较长。一天,我感觉右腿发凉,冻脚,奇怪的是左边的腿脚不冷。两腿穿着同一条皮裤,两脚穿着一样的毡靴,怎么感觉差别这么大呢?想来想去,原来就是阳面与阴面的温差所致,这是两条腿长时间在不同的温差下产生的不一样的感觉。放牧时我来来回回跑,阴阳面不断轮换,便不会产生这样感觉。现在单方向赶路,时间长了阴阳面温差的效果就明显了。

还有一次,我骑在骆驼上走,感觉腿上有一处似针扎,开始时并未在意,但越来越痛,我不得不用手去揉,隔着皮袍子与皮裤,哪能触到痛点啊?谁知这一动效果真还挺明显。走了一段时间,这个地方又开始疼,我自然又要关照一下,反复几次回到家没事了。最初我以为是皮裤里进了草梗,晚上一查原来皮裤上不知啥时被扎破了,留下一个针眼大小的洞。俗话说针大的眼斗大的风,草原上的风强劲,有缝便钻,那不是凉的感觉,时间一长是刺骨的疼痛。

自然环境如此我们必须接受并适应它,所以就得注意观察,采取相应措施,减少对自己的伤害,这也是个学习的过程。像皮裤破了个很小的洞这事缝缝就可以了,有些事你一时想不出办法来,只能硬挺。比如冬天起夜,知青们从没准备在屋内或蒙古包里准备个夜壶什么的。知青年轻,刚刚开始独立生活,什么都缺,哪能准备那么齐全呢。即使有这么个便盆,也得让牧民笑掉大牙。牧民们几千年都这么生活过来了,为什么他们没有采取这个措施呢?道理很简单,屋里屋外、包里包外的温度一样,若有个尿盆第二天早上你都无法倒掉,无法清洁。半夜里尿急,起来提上皮裤披上蒙古袍,出门就去解决。住在农场知青相对集中,因此屋後墙根处每年冬天便会生出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景观,但因为天冷风大绝无不良气味。即使开了春甚至到了夏天,屋後也不会留下很深的痕迹。在干燥的风沙中,所有的污物早已弥散开来。物质虽然不灭,但它们已经伴沙驾风而去。

比起冬天,春天没那么冷了,可早春的风依然凛冽可畏。1970年的春天,因嫌穿皮裤太笨重,我稍早地换上了棉裤。早上,我出蒙古包取牛粪生火的瞬间,便把男子汉那独有的玩意冻得生疼,差点留下後患,让我断了後。要是穿皮裤就不会有这事。皮裤保暖不说,关键它是缅裆的,前面折起来虽臃肿不便,但挡风。从北京带去的棉裤,前裆有裤眼,草原上的风钻空子那是一绝。牧民们冬天从来不穿大氅的原因也正在此,蒙古袍要比大氅保暖得多。也是在春天,一次穿着棉袄到蒙古包外取牛粪,腰一弯,一下子就直不起来了,勉勉强强回到蒙古包里躺下,用热水袋热敷了好长时间腰才好。後来我回京时立即买了一件棉猴带回草原,专为在春季穿。

有人问我,草原上是不是冷得撒尿要用棍子敲?我的实践证明不会。这看似笑谈,从中也可看出人们对天生的恐惧,可当年的知青们必须接受这种考验。我不放牧後,居住条件有所改善,但起夜这事外部条件没变。

半个世纪过去了,现在草原的生活条件发生了巨大变化,这段经历反而变得无比可贵。现在登珠峰,踏南极,温度还要低,可有高科技产品支撑,真的算不上什么艰难。1995年我曾回队看望老乡,牧民们住进了定居的砖房。我住的牧民家里安上了土暖气,门前有了水井,空房内堆放着半人高的煤,户外储存的干羊粪砖、牛粪更多。秋天存留足够的草,冬天遇到坏天气,牛羊根本不用出去吃草了。牧民能住进砖房用上暖气几十年前连想都不敢想。走场那样的苦日子、冷日子,现在的年轻牧民恐怕都没体验过。那冰冷的沧桑,在世的老牧民们恐怕也不愿意谈起。对他们来讲那仅是一段日子,先辈同辈们都有过的,不足为奇。只有我们知青这样的外乡人,体验过那种受冻受难的日子,就把它当个事搁在心里,念念不忘。其实对于创造新生活来讲,这似乎也没啥大用。

原生态生存不易,但也不乏享受,尤其是自由与爱情。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举国欢腾,庆祝包子战胜纸老虎川普
2019: 疯子的最后一贴。
2018: 习近平称帝,知青治国的闹剧?
2018: 茶馆国学大师联合会拥护修宪
2017: 请网友给茶馆版主捎句话
2017: 共和党减税政策的效果终于一目了然zt
2016: zhf:白人警察Neri案和梁警案的比较
2016: 梁坚持他没有把手放在扳机上,是可信的
2015: 皮教授,那头猪据说当晚就被杀了吃掉,
2015: 挺好的房子,被梦男arendtoops批了个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