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社会主义控制论(中)
送交者: 苦难与荣耀 2020年03月29日13:55:16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前文: 社会主义控制论(上)说在前面的话


为什么社会主义让人这么一往情深,难离难弃?因为它能满足人们的完美憧憬和美好寄托,还因为,它最大程度地迎合了人性中的控制欲、支配欲、主宰欲。

社会主义,包括原教旨社会主义(毛氏社会主义)和改良社会主义(邓氏社会主义),有两个明显特征:
一、自命优越(或先进、正确、真理)。为什么社会主义是优越的?党规定它是无比优越的,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是党的说教,它不是社会成员的独立判断,也不是科学的逻辑结论。
二、强制性。称社会主义是唯一适合本国人民的,强制全体社会成员无条件服从、接受、拥护。人民作其它选择是非法,是犯罪。即,社会主义道路是党的意志强加于人民的结果,它不是人民的自由选择。

怎么才能让人民乖乖地听党的话,对党唯命是众,不自行其事,不另起炉灶,不和党唱反调,不和党对着干呢?党必须将人民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掌握里。控制不住人民,人民凭啥听党的?人民想干啥就干啥,不睬党那一套,党的跟班随时可能溜号,党的意志怎么贯彻落实?党怎么领导人民建设社会主义?所以,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建立在对人民高度控制的基础上,非此不可能变成现实。这是社会主义的强制性决定的。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建立有效的控制?或者说,怎么控制才能让人乖乖听话,别无选择?卡住人的脖子,卡住他的要害,这样他就只能乖乖听你的话了。

但是党不能挨个去卡每个社会的脖子,党得去卡社会成员的公共要害。这个公共要害是什么呢?就是人们的生活所需。如果把人们的生活所需控制住了,那就扼住了人们的生存命脉,为了生存,人民不想听你的也只能听你的了。所以,一个有效的控制体系,一定要控制社会成员的生活所需。

控制人的生活所需,更具体地说,就是控制人的个人生活、生产活动、社会活动所赖以需要的资源、物质、财富、产业,使人们在生活、生产的各个环节失去自主性、独立性,依赖于党,受制于党,从而不得不服从党的意志,顺从党的摆布。除了控制生活所需,社会主义还有对整个经济领域加以控制的需要,经济领域的社会主义控制体系,就是通常所说的公有制。

社会主义指什么?有人说社会主义是马,有人说社会主义是驴,还有人说社会主义是骡子,社会主义一词被形形色色的人赋予过五花八门的含义。本文对社会主义是泛泛而谈,还是有具体所指?有必要作出说明。本文所谈的社会主义是指一种社会制度或社会体系,它具备以下两个上文提到的简明特征:
一、自命优越;
二、强制人民顺从,禁止自由选择。

其实,刚才我们已经说明了一件事:如果某社会主义有以上两个特征,那么该社会主义就一定是基于控制的,而且它一定与公有制捆绑(共生)在一起,并以之控制人的生活所需,控制社会经济。原教旨社会主义(或毛氏社会主义)和改良社会主义(邓氏社会主义)都是具有以上两个特征的社会制度。事实上,本文所指的社会主义适用于从1949年(或1956年)至今的中国大陆社会。原教旨社会主义与改良社会主义虽然有诸多外在形式的不同,但它们相通于(一元化)控制,统一于(一元化)控制。

社会主义离不开控制。即使不全面实行计划经济,即使不进行社会化大生产,即使公有制造成的“剥削”和掠夺远比私有制严重,社会主义也必须控制人,控制经济,控制社会,让所有人都唯党的指挥棒是从,让整个社会按党的意志转。

社会主义是什么?社会主义是全方位,高度一元化的社会控制体系。社会主义的核心特征是控制。

控制的‘一元化’指:社会主义由单一组织--党完全掌握、操纵,党的地位至高无上,独一无二,不存在与党地位相同或相当的其它任何组织,没有与党平等的控制合作伙伴,任何其它组织都是被领导者,都是控制体系中的被控制者。

高度一元化中的‘高度’二字指:党对社会领域或被控制对象控制的一元化程度或垄断程度是相当高的, 甚至是非常极端的。如,党对社会政治权力领域实施极端的一元化垄断、控制;在改良社会主义下,党对土地、资源、社会产业实施高度的一元化垄断、控制;党对意识形态领域实施极端的一元化控制,等等。

控制的‘全方位’指:党的控制机构、控制触角、控制措施遍及社会各领域及子领域,遍及社会各行各业,遍及社会生产、生活,个人生产、生活的各个环节,遍及社会各个角落。。。无远弗届,几无遗漏。

再回到公有制。

前面已指出,社会主义一定与公有制彼此共生。适度的公有(化)是正常的社会需要。然而,在公有制下,公有化远远超过了正常的比例,公有制是异化的公有。

公有制是一个高度一元化的的经济垄断、控制体系。“生产资料公有制”是一块遮羞布,公有制的垄断、控制对象并非仅限于传统的“生产资料”。原教旨公有制几乎垄断、控制一切物质资料与经济活动,连生活资料也广泛地由党严格控制、分配。改良公有制收缩了某些垄断、控制的范围,降低了部分垄断、控制的比例。但改良公有制仍绝对垄断、控制着包括土地在内的自然资源,绝对垄断、控制社会关键产业、行业(如:通讯、电信、邮政,银行、金融、证券、股票、保险,电力、能源,石油、石化、天然气,矿产、冶金、汽车,铁路、公路、航空,等等),改良公有制还通过众多行政或非行政干预、控制手段,外松内紧地控制着生产、供应,经营、流通等所涉及的各个经济活动环节。

公有化比例,或公有经济成分的比例体现着经济一元化控制的程度。绝对杜绝私有和私人经济的公有制在现实中并不存在,实行公有制,或以公有经济为主体,本质上是一回事,只是程度有别。原教旨公有制(毛氏公有制)与改良公有制(邓氏公有制),它们的区别在于:
一、两者的一元化垄断度与控制的极端程度不同,毛氏公有制远比邓氏公有制极端,后者则相对缓和。
二、控制的策略、手段不同。毛氏公有制控制手法更微观、更苛刻、更直接、更粗暴;邓氏公有制的控制手法有所改良,它采用相对宏观、缓和、间接、柔和、隐蔽,灵活、机动,外松内紧的经济控制策略,以配合经济自由度的适当放开。虽然邓氏公有制对私有的限制大为放开,并开放了一定的私人经营领域,其经济运行也不再处处决定于计划,但如前所说,它仍对经济领域的各行各业和生产经营活动的几乎所有环节保持着有力且行之有效的控制。改良公有制可能使用的人为介入、干预、控制手段包括:审批、证照、年检、质检、税检、安检、消防、价格干预控制、罚款、整顿、歇业、停业、取缔等等。

公有制,或经济领域的一元化控制对社会主义控制体系至关重要。公有制控制了社会经济命脉,控制了社会生产、经营活动,主宰着经济运行;控制着社会成员的生活、生产命脉,直接控制或间接干预着个人所有、所得;经济领域的一元化垄断、控制,为党提供了几乎不受限制的庞大财力、物力支持,同时,又最大程度地切断了异己力量的财力、物力来源,最有效地扼制了其活动,使异已力量即使萌芽,也会很快枯萎,难成气候。经济领域的一元化控制是党的绝对权力不受制衡、不受威胁的重要保障。

经济一元化垄断、控制的资源、物产、财富极为庞大,它们名义上是公有的(或称作全民所有,集体所有的),事实上完全由党一手控制、主宰和支配,根本不容国民许可、监督、过问。这为社会主义大国提供了最大的方便和能力,或者五湖四海供应物质援助,输出革命,或者满世界撒币行贿,到处渗透、潜伏,输出意识形态。中国与前苏联,莫不如是。

经济领域的高度一元化垄断、控制,及异化的公有,产生了如下的社会主义奇观:全民所有之物,广大国民的受惠度是最低的;公有之物,每每轻易‘宁与外邦’,却总是‘不予家奴’。

公有化对象中,最基础,最重要的是土地。土地的垄断、控制价值在于:
一、人必须有驻足、立身之所,财物必须有存放、安置之地。控制土地,是干预私有和私人生活的重要途径之一,也为直接或间接控制人身自由创造了条件;
二、绝大多数社会产出都来自土地,几乎一切生产、经营活动,一切社会产业、行业都依赖土地。控制土地,是控制人的生活所需,控制社会运行的先决条件;
三、只要土地是一元化垄断控制的,社会成员就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自主、独立、自我实现,他们的个人生活、发展必然直接或间接地支配于社会主义控制体系。
四、控制土地,也让异已力量难觅稳定、安全的组织、活动场所。

社会主义社会不可能有真正自主,完整可靠的私有。这是因为:
一、土地的一元化垄断、控制使个人所有摆脱不了土地依赖,无法脚踏实地,同时,也摆脱不了公权力以土地为入口所进行的对个人财产的种种干预和侵犯;
二、社会权力极端一元化,民权丧失殆尽,人民无力捍卫个人所有,使其免受公权力的其它任性侵犯;
三、严重人治化,私有缺乏完善的法律支撑,缺乏真正的法治保障。

尽管法律已贱如手纸,社会主义仍不敢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写入宪法或法律,那等同于宣布一元化控制秩序是犯罪,社会主义只能捍卫“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经济领域的一元化控制虽然至关重要,却不是第一位的。在社会主义控制体系中,社会权力的一元化垄断、控制才是第一位的,最具决定性的。社会权力的垄断、控制是实行其它领域控制的先决条件,只有先绝对垄断、绝对控制社会权力,实现社会权力的绝对一元化控制,不受任何限制、制衡,才有能力推行、实施控制体系的其它部分,如公有制。社会主义必然是极端的一党专制体系。

政治一元化(粗略地把社会权力一元化等同于政治一元化)是社会主义控制体系的核心和枢纽,政治一元化是经济一元化的前提和执行力来源;同时,经济一元化又为政治一元化提供经济后盾与支撑。社会主义政治一元化与经济一元化彼此依赖,相互支撑,相辅相成,休戚与共。

经济领域的一元化-公有制经常给人更公平公正的错觉,社会主义一直利用着这一广泛流行的错觉而不讳言经济领域的高度一元化;与此同时,社会主义总是极力回避、淡化、矫饰其政治领域更为极端的一元化,并以花瓶人大、政协,花瓶多党合作装点门面。社会主义内在的极端专制性既难以解释,更无药可救,这一结果是注定的,是社会主义自身无法克服,除非它自我瓦解。

相对而言,经济的一元化控制体系有较大的调节空间和改良自由度,改良社会主义的经济改革因而成为可能;政治一元化则不然。作为控制体系的枢纽与核心,政治一元化控制的稳固关乎社会主义的生死存亡。众多社会主义实体崩溃、瓦解、易帜的前车之鉴,使其它社会主义的掌舵者认识到,政治一元化控制不能碰,绝不能有任何的松手,任何微小松动,都举一发而动全身,都可能产生多米诺式的坍塌效应。因此,改良社会主义绝不敢开启政治改革了,政治一元化成了社会主义控制体系中最极端、最牢固、最严密,自由度最差的部分。政治一元化的极端、顽固、保守保证了社会主义控制体系的高度稳定;其它领域,特别是经济领域控制的局部的、适度的放松,无碍社会主义控制大局。经济领域的控制党既可以放松,也可以视需要再行收紧,只要绝对权力在手,一切就皆在掌握,一切都可收发自如。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周末附加题:国画的散点透视比西画的单
2019: 我估计大约15年时间,以色列将会夺得叙
2018: 有人说中共的领导,带给了中国人民今天
2018: xpt:金正恩访华标示的历史大倒退
2017: 美国科技领导地位正遭重创--麻省理工学
2017: 皮肤教授是 Science Co. 一部分,跟科学
2016: 阿壬可以学唱徐小凤的歌,她的歌好,功
2016: 阿潤&冬冬&海外華人:每個人的V
2015: thread:有关亚投行
2015: 今天去了大屿山,拜了天坛大佛,游大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