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文字狱牢头的笔录》第四回(6)过招〈下〉
送交者: 文字狱牢头 2006年05月16日08:47:35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第四回 莫砺锋纵论天下势 黄小锐筹谋星空展

(6)过招 (下)

男人虽然不会怀孕,但是会怀胎。

如果男人和漂亮女人在一起,先怀胎的必是男人。

上节书说到,面哥和阿健在四川饭店宴请中国银行的牛力田、郭占一和光太外贸的贾仁,除了阿健,四个男人是各自心怀鬼胎。

这个鬼胎,多半是阿健种下的。


(阿健和她周围的男人)

牛力田端起阿健斟的茶,看着这几个活力四射的年轻人,突然觉得三十七八、官气横秋的自己有点面目可憎。在官场装大铆钉装惯了,想再变回原来的我也得装,真累。他冲着面哥笑笑:“一眠,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你什么时候摇身一变成了大老板啦?你那支摇笔杆子的手会扒拉算盘珠吗?呵呵。”

面哥欠起身,低下头,挤眉弄眼朝圆桌上的玻璃转台来回瞄了瞄:“大老板什么样?剃个板寸,一脸横肉,‘哎瞧一瞧看一看啦5毛一斤娄了管换啦’。大牛,你别忘了,我也是牛大经济系科班出身的。牛大可没教过怎么扒拉小算盘吧?嘿嘿。”他一边说,一边拿筷子当刀比划着切西瓜,逗得阿健哈哈大笑。

牛力田反应机敏:“诶,汪小姐,谁笑你都不能笑,你也算一号。听一眠说,你可是北外英国文学专业的高材生,北师大的英语讲师呢。再说---我实话实说你可别生气啊,你又是这么漂亮,就是这世界一点没变,我也弄不明白:你为啥也下海趟这趟浑水?”

阿健嫣然:“对不起牛先生,让您见笑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稀里糊涂就被卷进来了。没准邹一眠会一点催眠术吧?”

牛力田:“哈哈!汪小姐的英国文学学得好,很幽默啊。”他叮嘱自己,初次见面,在阿健面前不要失态,该适时打住和她的调侃,给她留个稳重的印象。正好贾仁端起茶壶给大家续茶,他弓起食指和中指轻敲桌面:“谢谢。贾经理,您在北京光太,这可是名利双收的好单位啊。既是国营铁饭碗,又拿着和外企差不多的高工资,不像我们银行,听着好听,什么油水也没有,即使有你也不敢沾哪,多少双眼盯着你呢。给你们老板刘光英这国舅级的红色资本家打工,够爽的吧?”

贾仁下意识用手摸摸后脑勺,憨厚地笑着说:“牛司长客气了。我估计,国家创立光太,目的之一呢,是想给大批的国营企业做个试验样板,做马前卒,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您想啊,改革开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对咱们这帮苏联模式下过来的几代人,谁不是两眼一抹黑啊。说句不好听的,论吹牛,全世界没几个国家是个儿,但是论做生意,和发达国家比,我们都TM是傻叉,是残疾人。刘光英有句名言:北京光太是瞎子,香港光太是瘸子,你要我上战场打仗,我就只能叫瞎子背瘸子。听说您是第一拨的英国牛津金融学博士,国家缺的就是您这样的健全的专家。还有郭行长,您们可都是前途无量啊。”

“嘿嘿嘿,”郭占一看到比他官大好几级的牛司长在上,心说我还是听着你们的“谆谆教诲”,踏踏实实喝酒吃菜最滋润。他端起酒杯向各位致意:“我干您随意,四川饭店的泸州老窖就是地道。嘿嘿。”

牛力田略微正色道:“我在牛津学到的东西归纳起来就几条,其中一条是让钱生钱,另一条是为人民服务。我们都是靠为客户服务生存的。现在,你们几位就是我的客户。一眠,你电话里只是说要贷款,具体怎么回事我也没搞清楚,你看,为了给你服好务,我把你们公司管片儿的东城区支行负责信贷的郭行长都给你们请来了。我早就不管这些具体业务了,能不能批给你他们说了算。具体的你们就跟他谈吧。”

在面哥和郭占一谈贷款时,牛力田也和阿健一会中文一会英文地聊了起来。面哥偶尔能听见一两耳朵,什么“劳伦斯”“Not me, but the wind。。。”之类的。

面哥知道,这“九帆公司”开张以来的第一单生意,江帆对他寄予了很大的希望。他虽说是学经济出身,但天性和老九不一样,对钱还没有太多概念,对生意更不上心,他是冲着江帆投身进来的。目前他生命中的第一需要不是钱,是爱情。没有爱情,钱再多有什么用?所以,在生意场上,他给别人的印象是有点淡泊,有点书生气,这是生意人的大忌,可对他反而是大利。吴枚枚就是冲着这种感觉喜欢他,要把生意给他做;把钱给他赚,她心里踏实,欢喜。

从根儿上说,这生意是他的关系拉来的;做生意要钱,要周转资金,而他们公司只是个空壳,归了包堆不到五万块钱,如何做得了几百万的大生意?还是从香港作进口,蛇吞象。所以,他才找来了中国银行的牛副司长。找牛,是因为他和牛还算是说得来的朋友。他知道牛多半会帮他这个忙,毕竟几百万块钱,他吱一声,下边一个小支行就搞掂了。但是也说不好,因为牛不仅本性是个谨慎的人,还是仕途蒸蒸日上的官僚,对他的皮包公司知根知底,犯不上为了江湖上一个普通朋友往脑袋上顶雷。但是他和牛交往一年多,发现牛衣着讲究,举止潇洒,多半是个好色之徒。看着牛和阿健谈笑风生,他突然强烈感觉到了阿健的作用,并由此联想起经济学上的一句名言:创造奇迹的往往是无形资本。想到此,他突然打了个寒颤:“你丫比姓牛的还混蛋。心理够阴暗的。”


(男人心)

牛力田一边和阿健、贾仁调着侃着,一边偶尔插几句话进来,向面哥、小郭有一搭无一搭问几个问题,看似无心,却句句都在肯节上,他在权衡着这单生意的利弊。他估计,阿健是面哥的女朋友。这笔贷款对面哥非常重要,否则这小子不会闹这么大动静,连心爱的美女都招喝上来陪吃陪喝。中国的银行贷款,运作起来比西方复杂得多,不仅要考虑钱的安全,还必须要考虑和客户的关系。而且常常是关系越深的钱越不安全。他心里清楚,这笔几百万的款项虽不算大,但是风险系数却很高。他虽然知道这笔贷款是给国家科委买电脑的,买主没有问题。邹一眠和他交往也一年多了,为人可靠,最重要的是不贪财,也没有问题。问题来自供货方,听说是个香港商人,那时香港还没回归,算境外,这更加大了风险系数。中国银行这几年乍一改革开放,上上下下瞎子特多,不小心被国外的黑心瘸子骗了很多次。钱他不心疼,又不是他的,在他的有生之年估计中行也垮不了。但是,每次当事人都承担了责任。这次如果出了差错,虽然不过区区几百万,也会对他的仕途造成不利影响。

但是,以他和邹一眠的关系,这个忙不帮又不行。牛力田比面哥大一轮,心思也深好几圈。三十七八岁,中行副司长,爬到这个位置的人,如果还想往上爬,主要有三个方向的助力:1,业绩。2,名声。3,上人。1生2,2生3,3生万物。他把面哥看作是第2助力。

他是四川小县城里长大的,从小父母双亡,靠在信用社里当出纳的姑姑抚养成人。5、6岁时经常站在姑姑的柜台边,看着农民从缝在内裤的口袋里,把几毛几块有整有零的脏兮兮的钱拿出来存在信用社,使他下定了决心,长大也要干这一行。他有一个本事,一叠数好打上捆的钱,多一张少一张他一眼能看出来。16岁下乡当了几年农民,因为算术好姑姑帮忙,几年后考进了县农业银行当出纳,28岁已经当上了信贷科长。随后如愿和行长的千金结了婚,生了个儿子。1978年30岁以全县第1名考上牛大国际金融系,又以牛大第1名考到牛津读金融学博士。从牛津荣归北京,进了中行,埋头苦干的同时,跟油嘴滑舌的北京痞子学会了一句天桥黑话:光干不说傻把式。他悟性很高,很快体会到,中央单位高手云集,处处是坑,自己的好事决不能自己说,否则适得其反,得由新闻媒体社会舆论替你说。他从此开始有意识地交往掌握着话语权的新闻记者。中国人都信“名教”,你有了名,你就是活佛,就是教父,别人就信你,领导也不例外。

这样想着,他有了一个主意。待会吃完饭,他要单独和小郭谈。

(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5: 如歌的年月—-听《我的祖国》有感
2005: 妹妹!我们这样是乱伦
2004: 被媒体炒红的十大恶心文化人
2004: 男人,你是男人吗
2003: 今生无缘
2003: ZT 理工大风流往事---17
2002: 简单的日子云淡风轻
2002: 奇景·美女·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