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情人节往事(complete version)下3
送交者: cryingcat 2003年05月09日19:33:48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情人节往事(十九)

这世界上除了梨花带雨的小周敏,还有什么能让我如此心碎的!

我最怕周敏这么对着我哭。

这是周敏第二次在我面前哭的这么伤心。

周敏第一次对着我哭是今年过新年的时候,当时我正在office里帮我一个师姐跑code。在我们系读博士的女生只有屈指可数的那么几个,方贺是一个,人极聪明,就是太好玩,和我关系特铁。她因为晚上看台湾肥皂剧,结果马上要交的code到现在还跑不起来呢。

好小东,你帮我看看啊,周末我请你到我家吃饭!吃火锅好吗?

方贺姐有求,怎敢不从啊。何况方贺做的一手好川菜,真是让这双写code的手糟蹋了。

我于是坐下来两眼通红地帮她找bug,方贺则翘着二郎腿坐在我旁边剥橘子吃。

有人敲门。方贺去开门。

小东,我自己写好了。你赶紧去!

我被方贺用铅笔狠敲了一下脑袋。

我看到了门口脸色苍白的周敏。

周敏从来没有直接到学校找我。周敏连制服都没来得及换。在看见我之前,周敏已经开始哭了。

你怎么了?我赶紧把周敏拉进来。这时方贺已经抱着她的一大堆零食从我们身边悄悄溜走了。临走,还不忘向我吐吐舌头。我知道,方贺不久就会让我成名的。一个掉眼泪的空姐来找吃喝嫖赌的小东,还有什么比这八卦更生猛?

关上门以后,周敏哭的更狠了。

我花了半个多小时才弄明白周敏为什么哭。接着我就想陪她一起哭。

我知道这回我是真要挂了。

周敏肯定是怀孕了!

从医院回来,我把化验单贴在显示屏上,一筹莫展。而且还要帮继续哭的周敏搽眼泪。我都搽了快三个小时了。周敏早就已经哭肿了眼。

我说,除了结婚,我什么都可以答应!
周敏说,除了结婚,我什么都不听!

于是周敏继续哭,我继续搽。

周敏说她从中国一直吐到我这里。停飞是肯定的了。这倒没什么,你就这么不要我了,那我怎么办?

不可一世的美女周敏居然问我怎么办?

我于是怀念起某个传说中的下午,美女周敏用高跟鞋英勇抗暴的壮举。我仔细地看了看周敏的脚,周敏的确穿着高跟鞋。但全心全意靠在我怀里哭的周敏却一点没有要脱鞋的意思。

周敏不想用高跟鞋砸我,尽管我很希望她能这么做,然后饶了我。但周敏只要我对她负责任,因为我是男人,男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无话可说。

我开始咒骂我和周敏那次意外的艳遇。

那天不知道周敏为什么要买一条漂亮的新裙子,不知道周敏为什么甘心在无聊的实验室陪我写code,也不知道我怎么就会突然口渴,更不知道professional的周敏怎么会连个杯子的拿不稳。

接下来连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周敏居然会在我给她搽裙子的时候,突然变脸,幽幽怨怨地说我根本不是人,从来就没有过感情。

我在与周敏辩白的时候,咬住了周敏的嘴。周敏的唇彩并不是我想象的那种味道。

全身战栗着的周敏唤起了我积攒很久的欲望。我毫不犹豫地结束了美女周敏的纯真年代。

极尽温柔的周敏到底还是扇了我一个嘴巴,尽管我一点也搞不清她当时的心情。我们压坏了下午刚刚换的两个新鼠标。周敏居然是处女的事实弄的我心神大乱。我用毯子裹着周敏,然后我抱着她下楼。我把她塞在车里猖狂逃回家。

接下来我们的几次见面显得极不自然。我很想再做回她的小东哥。我承认自己是个自私的男人,我不想为了一次胡闹就抛弃糟糠,和新欢签婚约。我本人没有处女情结,我一相情愿地希望周敏也能这么想。我一直很想问周敏是怎么想的,但我实在是不敢问。

周敏最后要说的话都写在那张化验单上。周敏不说话,只是把眼泪一颗颗全掉在我心里,穿了无数个洞。

于是在周敏的第一次痛苦面前,我一败涂地。

现在周敏哭的同样让我心碎。

周敏在我怀里说,
你给杜媛媛打电话,你说你不管她的闲事。也永远不再见她,从此一刀两断。现在就打。

在周敏的泪光中,我永远只有妥协。我掏出了电话。可杜媛媛的电话没有人接。

周敏抬起泪眼,语气坚定,一字一顿的说,
现在穿衣服,我们当面去跟她说。
明天吧?今天太晚了。
不行,就现在!

不知道杜媛媛为什么住的旅馆这么远,这么偏僻。

我们在路上开了很久。一路上周敏神色凝重,一言不发。

到了门口,周敏说,
给你十分钟,你上去和她说清楚。十分钟,你不下来,就别下来了。我一个人走!

我张嘴想说话,周敏却不看我,
现在是十一点四十五!

我无奈地下车,到前台查杜的房间号。杜在四楼。

杜的房间静悄悄的,我把身子扒在门上,竖着耳朵拼命听,里面好象有声音,但真的听不清楚。

现在是十一点四十七。

杜媛媛不知道突然从什么地方窜出来,我被她一把拽到角落。

范川在我房间里!我故意放了十几盒带子,够他翻一阵的了。

知道我为什么选这家旅馆吗?萌萌也在这儿,就在走廊头上的那一间。我找人查了她。她在这儿等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刚刚进去。
小东,再等十分钟,我去捉奸,你去叫范川来。范川是聪明人,他一看就知道我是清白的。哼,萌萌钱还没到手,奸夫却找好了!

现在十一点五十。媛媛,其实我来是要跟你说……

嘘,别说话!有人出来了。

我只好把身子掩在杜的身后。
小东,杜媛媛突然浑身哆嗦了一下,杜萌萌就站在我们眼前!

你来干什么?
我来捉奸的!
这么巧,我也是。小东,怎么手还舍不得放开!是不是要周敏上来看一看你才肯放手啊?

情急之中,杜媛媛竟一直握着我的手。

十一点五十二!

情人节往事(二十)

到底是杜媛媛比我沉稳的多,
萌萌,什么时候管起别人的闲事来了。我把小东当亲弟弟看待,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
萌萌抱着肩膀,冷笑道,
弟弟?你可真是一个都不放过!我是你妹妹,我的老公你有兴趣。他这会儿又成你弟弟了。家里还有什么亲戚,你赶紧一块儿都收了!

杜媛媛被她妹妹的这番抢白气的脸色苍白,
你别装什么假正经!你屋里现在还藏着个男人,不是吗?怎么样,衣服穿好了没有?穿好了就给大伙儿引见引见,我倒要看看这个奸夫长什么样?!

你!你血口喷人!

萌萌,把门打开!不知道什么时候,范川已然站在了我们身后。我们全被吓了一跳。

范川,你不要听她胡说八道!她一直都在试图拆散我们,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

少废话,把门打开!范川神色激动,已然到了杜萌萌房间的门口,你不开,我就要踹了!

范川,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失去耐心的范川已经一脚踹开了门。一个惊慌失措的男人出现在我们眼前。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范川冷冷地问杜萌萌。

范川,他是……杜萌萌大叫,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俩好!

萌萌,你可真高!亏你怎么说出口的!我今天算见识到了什么叫xxxx!什么叫做当婊子还要立牌坊!

你们俩全都给我闭嘴!范川粗暴地打断了争吵的杜氏姐妹,走到那个男人面前,
带子在哪?

杜氏姐妹同时白了脸,我们全都屏住呼吸,屋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男人脸上。

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是她给我钱要我这么做的。男人拖着哭腔指着杜萌萌,在她哪儿!

我真不明白明艳照人的杜萌萌究竟看上了眼前这个相貌委琐的男人什么了,还没怎么样呢,就一股脑把事情全推到女人身上了!

萌萌,我真没想到,原来是你。其实我早该想到了!范川转向杜萌萌,
把带子拿出来,什么事情都没有!

带子不在我这儿。范川,我真不明白你要那盒带子干什么!

干什么?一旁的杜媛媛冷笑道,他是不该要,你留着才有大用处!

你!全是你这个蛇蝎女人。杜萌萌突然开始咬牙切齿,你为什么就不放过我们,让大家都好好过日子?

哼!杜媛媛不住地冷笑。你也不错啊,连小东都不放过。你跟她老婆也没少说要他们家庭和睦的好话吧?

我老婆?我被这些突发事件弄昏了头,忘记看时间了。我一看表,已经十一点五十六了!

完了,我的周敏!

什么也顾不得了。我掉头就往楼下跑。

小东,你回来!杜媛媛在我身后大叫,我什么也听不见了。

楼下,车没了,当然周敏也没了。我来晚了两分钟。周敏这回肯定是对我失望透顶,连这两分钟都没有等我!

我一下子就瘫软在路边。我什么都没了,老婆,儿子,这一切全是我自作自受。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真想就这么死去。

我坐在路边,脑子里一片空白,眼前只有周敏的脸在晃。这种感觉似乎比当年我惊闻初恋的凌无情的另嫁他人更让我绝望。好冷的感觉,我紧了紧衣服。

周敏现在去哪了,我的儿子呢?这一生也许我连看他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了,更别说听他管我叫爹了!

静寂的夜空里突然传来两声沉闷的声响,是谁在放爆竹吗?我突然想起我小时候,我老爸带我放烟花的情景。我突然很想回家。

有人开始惊叫,我身后的世界好象越来越热闹,我听见有很多人在跑来跑去。到底出了什么事?

接着有很多耀眼的灯光刺痛我的双眼。怎么来了这么多警察,还有救护车?我想不明白。我的脑子里全是晃动的周敏,实在没有空间可以想清楚别的事情。

突然我看见一辆熟悉的车向我开来,接着我看见了周敏。

车子在我跟前停住,周敏摇下车窗。我早已一个箭步扑过去。
对不起,我来晚了两分钟。不过你到底还是回来找我了。

周敏下车,望着灯火通明的酒店,不知道我猜对没有?

猜对什么?我脑子这会儿还是转不过来弯儿。

猜你和她的奸情到底有多深?!周敏转过脸冷冷地盯着我。

那猜着了没有?我急切地问。

猜着了!
周敏突然扑到我怀里,边哭边用拳头使劲地捶着我的胸膛,你怎么没死啊?死了我好改嫁,再不要跟着你这样担惊受怕!

我在冷风里紧紧搂着啜泣着的周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们就这样在风里站了很久,就象以前我们曾经习惯的那样。

杜萌萌和那个叫吴大飞的男人终于没有机会看到明天早上美好的阳光。杀了人的范川听说束手就擒。也许他根本就没有打算逃跑,据说他嘴里一直念着一句话,萌萌,把带子给我!求求你了!

范川疯了,他下辈子注定要在监狱里继续寻找那盒带子。我相信那是他一生的使命!
我开始相信阴狠狡诈的范川可能比我还要执着。他来到这个世界,只是为了要做那件事!这就是命,他可能以为一个婚姻可以帮他可是一个新的生活,但老天不让!人怎么能和天斗!

杜媛媛是现场唯一一个得以全身而退的人。如果说是对周敏的牵挂使我得以逃脱,那又是什么拯救了杜媛媛?是范川的旧情难忘,还是上天怜悯她所遭受的天大的冤情?

杜媛媛在一个星期之后的某天下午给我打电话。她说她要走了,可能再也不会回到这个伤心的城市了。她说走前想和我最后见一次,说一声再见。

我同意了,可能心里毕竟存着愧疚,不管出于多么充分的理由,那天深夜我把她一个人丢给了那三个对她虎视眈眈的仇人。我想对不起至少还是要说一句的。

去的时候,杜媛媛已经梳洗打扮好,连行李都收拾好了。
小东,我上午去看了范川。他已经认不出我了。他就知道问我,知不知道那盒带子在哪儿?

那盒带子谁也找不到了,他们都死了!

杜媛媛点头。

我那天不该丢下你不管,太危险了!可是周敏只给了我十分钟……对不起!

小东,杜媛媛站起身来,走到我面前,你做的对。一个男人不应该掩饰自己的爱就如同不应该掩饰自己的恨一样。你做的对。你爱的是周敏!

我无语。

小东,杜媛媛突然笑着轻拍了一下我的脸,你爱过我没有?比如那天晚上?

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东,杜媛媛开始解她自己的衣扣。我要走了,我们可能再也见不着了。我好冷,我想要你的体温!

欲望之火在杜的眼里开始燃烧,那是我熟悉的火焰!

不,我坚定地摇头。我有太太,我们只能是朋友。

怎么,温暖的火焰开始在杜的眼里熄灭,我又看到了那一片落寞,也许这才是我更熟悉的。

是嫌我老,还是嫌我工夫不好?

不是。我伸出手帮杜媛媛一颗颗系上已经解开的扣子。我爱的是周敏,对不起!

一阵苍白划过杜美丽的面庞,但转瞬间,杜媛媛又恢复了阳光灿烂。

小东,我们永远都做朋友!

我提着杜媛媛的行李下楼。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送她去机场了。

杜在暖暖的阳光里站了一会儿,脸上带着笑。她可能在享受春天,也可能在默默地和这座城市告别,毕竟这城市对她有特别的意义,疯掉的情人,血泊里的妹妹……

杜最后从手袋里摸出一团东西,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上了我的车。

二点半的机场,忙碌而又庸懒。

小东,杜媛媛笑着伸出手来,这回真的要再见了。
她的手停留在我的掌心里,指间传来熟悉的温度竟让我心里涌起一种莫名的离愁。

告诉你一个秘密,杜调皮地冲我眨着眼睛,我觉得好象真的有点爱上你了。可别告诉周敏啊,她醋劲可是够大的!我可惹不起!

我尴尬地笑。

回来的路上,我开着车窗,享受着暖暖的春风。一切都过去了,我要好好爱周敏和我的儿子!

路过杜媛媛住过的酒店,一种奇怪而又难以抑制的冲动,迫使我不得不停下车。我突然对杜走时扔掉的东西产生了无比的好奇。

那到底是什么?

于是我跑到那个垃圾箱,掀开盖子,那个袋子还在那里!

我把它拎出来,暴露在午后暖暖的阳光下。

那是一套精致的旧首饰。对这些东西,我不太在行,但我也感觉的出来,它很轻,不值什么钱。

“我让你给范川带去的是一盒他当年送我的旧首饰,不值什么钱!”
“它被掉了包。是萌萌陷害我!”
杜媛媛对我说过的这些话象蛇一样地钻进我的脑子。
那它们怎么会还在杜媛媛的手上?

我开始感到冰一样的寒冷。我丢掉这个袋子,疯了一样地跑回车里。印着范川枪杀杜萌萌和吴大飞新闻的报纸还在我车上。我一直都没来得及细看。

报纸上说,吴大飞是个唐人街上的小小的私人侦探,主要接一些婚外情的案子。他和杜萌萌的关系初步被确定为雇佣关系。

我还想不出太多的头绪。在如此美好的阳光下,我实在不愿想起那令我心寒的罪恶!

进门的时候,遇上的是周敏冷冷的目光。
你去哪儿了?
我送杜媛媛去机场。自从经过那天夜里差点失去周敏的撕心裂肺的心痛之后,我对自己发誓,再也不骗她,当然也不会再对不起她了。

周敏冷冷地哼了一声,下回约会的时间定了没有?你可真有记性,忘了怎么答应我的,不是不见她了吗!

我真的是和她道别。我以后也再不会见她!我要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对你就不会这么坦白了!

周敏撇着嘴冷冷地对我说,你是不是一直都当我是傻子,当我是菲那么好骗,啊?有件事我一直忍着,你xxxx,我也没必要帮你捂着了。你还记得杜萌萌吧?她那天来送了我一盘带子,在床头柜子里。你拿出来好好欣赏一下!

带子?!又是什么带子?我又惊又疑地走进卧室,柜子里果然有一盒录象带,我把它放到录象机里,然后坐到床上看。

我的血开始凝固!那是我和杜媛媛在酒店里上演的那场肉博战!

我捂着脸,完全被击垮了。我不知道周敏怎么能够容忍这种事!

屏幕里,我和杜媛媛已经完全被酒精,情欲和偷情的刺激弄得疯狂到颠峰。我那晚喝了太多的酒,很多事要不是现在重温一遍,根本就记不起来了。

我看见自己全身赤裸地抱着同样欲火焚身的杜媛媛冲锋陷阵。但接下来的事情让我万分惊讶,在情欲的最颠峰,我在嘴里喊着的竟是周敏的名字,而杜却喃喃地叫着,范川,范川,你怎么舍得离开我?!

我想一定是这个镜头把我从周敏的无比愤恨中拯救出来。周敏毕竟明白了我在丧失理智的时刻心中念挂的到底全是她。酒后身体上的放纵毕竟远不及心灵上的背叛!爱我的周敏毕竟还愿意给我一个机会!

现在我有些明白了。杜萌萌雇了吴大飞调查的是范川和自己姐姐杜媛媛的奸情。范川一心离开杜媛媛,只不过是因为杜和自己的过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就象杜媛媛分析的那样,范川一方面深爱着杜媛媛一方面又无比地厌弃她——一个和自己憎恶的父亲上床的女人。范川无法面对杜媛媛开始新生活就象他最终毕竟无法再次面对杀父的往事一样。但这些年来,他们还是一直在来往,这就解释了范川如何有机会结识杜萌萌。杜萌萌有着和杜媛媛相似的外貌气质,是范川开始新生活最好的人选。杜萌萌可能也爱上了范川,斯文英俊的范川毕竟是讨女孩子喜欢的。

但杜媛媛无法容忍范川的无情离去。而这个和自己争夺情人的死敌竟是自己供吃供念书的亲妹妹。我记得四年前范川对我说,杜媛媛想从他那儿拿两件东西,一是钱,再一样就是和范川的长相厮守。杜在四年钱拿着钱离开范川的时候,可能仍然看到了范川对自己的旧情难忘,这点可以解释范川被杜媛媛所伤却愿意为杜媛隐瞒,使杜仍能没事人儿一样全身而退。而接下来的几年,就如同杜媛媛所料一样,她仍和范川继续着时冷时热的感情。但杜萌萌的介入,和范川真正对杜萌萌动情让杜媛媛彻底地绝望。杜媛媛不太可能为了四分之一的钱动杀机,但以她对范川极度痴迷的由爱生恨,完全可以解释她精心策划一切,将范川和情敌杜萌萌置于死地的心态!

吴大飞受雇于杜萌萌,原因在于杜萌萌早已觉察到姐姐对自己婚姻的潜在威胁。不过她可能完全低估了姐姐的动机,她可能一直以为姐姐在用色相和自己抢夺丈夫,企图拆散自己的婚姻,却没有想到她和负心的范川一块活祭杜媛媛死去的爱情,对杜媛媛来说同样是一条出路。

于是吴大飞出现在范川和杜媛媛可能碰面的一切时间地点,我想那天在酒店一直跟踪杜媛媛的吴大飞只是无意之间录到了我与杜媛媛偷情的场面。杜萌萌带着这盘带子专门探访周敏,两个伤心的女人在这盘带子里看到了对她们各自家庭产生威胁的共同敌人——杜媛媛,于是两个女人达成了某种协议,以共同捍卫自己的家庭和丈夫。不同的是周敏从我对她深情的呼喊中觉得我到底还是有救。但杜萌萌却感受到了绝望,杜媛媛在和另外一个男人共赴巫山云雨时心里念着的竟仍然是自己的枕边人!

我想杜萌萌要我老婆做的除了拼命把我从杜媛媛身边拉开,不做她的帮凶外,也许还有更多别的,比如从我这里打探杜媛媛嘴新的消息。但仍然看到希望的周敏显然对这个攻守联盟没太多的热情,她要的只是要把我拉回来,不再受杜媛媛的勾引。但她对杜媛媛无比的憎恨却无时无刻地怂恿她帮着杜萌萌说好话。我想对杜媛媛阴谋的分析绝不是因为我老婆机警过人(她要是有那么多心眼也不至于给我骗奸),不过是一种来自女人对情敌天生的恨意罢了。连别人老公都勾引,还有什么坏事做不出来?

我想急于灭掉自己杀父证据的范川那天晚上在我下楼之后一定也象我一样被杜媛媛那番入情入理的分析说动了心,而痴心的杜萌萌可能到死都一直以为范川和自己纠缠的是吴大飞在酒店录下的那盒录象带。那是我与杜媛媛偷情的证据,杜萌萌一定在想和范川有什么关系?但杜萌萌一直不愿意说,第一可能使因为我在场,再一个可能是她不愿意要范川知道自己一直在偷偷调查他和杜媛媛的藕断丝连。当然她很可能也没机会辩解,聪明的杜媛媛虽然很可能事先并不知道这另外突然冒出来的录象带是什么,但她很快就利用了这种混淆不清。结果范川被激怒,杜萌萌和吴大飞死于非命。

还没看完呢?!周敏一脚踢开卧室的门。
怎么样?有多精彩!我那天看的时候都想给你叫好!给你妈寄过去……
我知道周敏的下句话就要说让你爹打断你的狗腿。周敏得知真相的那天晚上不是已经说了吗?

我赶紧关了电视,抽出带子,扯了个稀里哗啦。

小东,我告诉你,母带可还在我手里。你毁了也没用!

他娘的,天底下的女人怎么都这么毒!

我只有陪着笑脸,周敏,你不是已经原谅我了吗?要还不罢休,这样,我自己到外面打断我的狗腿,好不好?

要不是看着你的良心还没全叫狗吃了,我这回肯定饶不了你。周敏咬牙切齿地说。

打断狗腿的的事再说。你本来就配不上我,叫人知道我嫁了个断了腿的瘸子,叫我周敏以后怎么有脸见人。这件事咱们先记着,等我找到奸夫的时候,你大方点就行了。

好,好,姑奶奶,就是让我给你拉皮条我都不会说二话!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恶心。周敏狠狠啐了我一口,不过终于这口气算暂时顺了。

我心里却在想,真要有奸夫的话,我一定要打断这小子的狗腿,当然一定要先阉了他!

但是我嘴里却说,周敏,其实我早就爱上了你,在北京的时候,从看到你的第一眼!

(完)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2: 城市里的单纯
2002: 五绝 答FNY和谷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