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KT的故事 -- (i2佚事之七)
送交者: FoneFtwo 2003年11月04日18:29:26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英语里有句俗语,“There is a silver lining to every cloud"。翻译成中文就是祸兮福之所伏。这句话谁都知道。但一旦真到那个祸的时候,当事人很难看到福的银边儿。大部分人都会感到沮丧。现在回过头来看看i2当时的裁员,发现当时的每次裁员,包括我被裁的那次,对我来说都是好事。只不过当时没有清楚地认识到这点。我当时认为最初几次裁员是非常好的事情,越往后越不好。最不好的一次当然是我被裁掉的那次。在那一次,被裁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而且是我们这个部门的大多数人。自那以后,RCP基本上就是在维持了。

2001年第三个季度,i2开始赔钱了。公司采取的主要措施当然是美国公司屡试不爽的招数,裁员。第一批的裁掉的人没有什么出人意料的。那些在各个阶层工作成绩最差的人被裁掉了。其中有一个小的manager。据说能力特差。上下左右的人对她都不满意。有一次产品出现一个问题,她愣是打电话把她的下属从度假的地方叫回来解决问题。但后来发现问题其实并不是这个人的。那个人给气坏了。唯一的一个出人意料的是个manager。据说是政治斗争的结果。但这倒成全了那个人。他到另外一个大的软件公司作了director。后来在那个公司也搞了类似i2的M2I 的计划。

在刚开始裁员的时候,我并不太担心。因为RCP当时还是赚钱的产品。一些Fortune 500的公司还在买我们的产品。我没想到的是,自从第一次裁员以后,i2几乎每个季度都裁员。尽管我比较有信心,但每次还是挺紧张的。那个时候,我们的大老板从来不召集开会,只是在每次裁员以后才召集所有的人说一下裁员的情况。所以当时给人的感觉是只要是他召集开会就没好事。有一天,他的秘书给大家发了个 email,通知第二天开一个全体人员大会。大家登时开始紧张起来,不知又要发生什么事儿。谁想到第二天到会议室一看,原来是庆祝印度的一个节日的 party,是几个印度同事同秘书一起串联搞的。还真有点儿黑色幽默的感觉。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欣赏这种幽默,反映到大老板那里。大老板为了改变大家的印象,从此以后隔三差五地搞个ice cream party。

i2每次裁员,各个部门都给定下明确的财政预算。这个预算当然是比现有的小得多。具体怎么达到这个预算,由各个部门自己决定。谁都知道,预算里最大的开支是工资。要降低开支,只能裁员。那时,RCP的老板尽了最大的能力来保护现有的人。RCP的许多可能被裁的人被转到i2的其它部门,或在RCP内部进行了调整。我当时对此并不了解,只是后来才逐渐知道的。

裁员一般地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但把那些不称职的人裁掉,有利于公司的健康发展。这对那些兢兢业业工作的人也才合理。i2的最初的几次裁员还是挺不错的。但是到后来,那完全就是要硬把成本降下来。那跟个人的工作表现完全没关系了。这就象当年打右派一样。名额一定,剩下的就是轮到谁的问题了。所以当时的确是人心惶惶的,从上到下全是如此。当然了,假如大老板又认为你能力差的话,那你留下的机率就更小了。我的前任KT就是如此。

KT是个相貌堂堂的大个儿。身上的肌肉跟施瓦辛格一样。我每次见到他,总是纳闷儿他为什么没在NFL打football,而在一个软件公司作项目管理。 KT在我之后来到RCP。但他一进来就位置不低。他的职务是Senior Project Manager。而且还是在RCP的全盛时期进来的。当时RCP估计有一百多人。RCP当时的协调管理完全是由他和他的直接老板,另外一个Project Manager负责的。当时他的权力非常大。RCP的全盛时期过后,他的直接老板调到别处,他留在了RCP。向我们的大老板直接汇报。

KT尽管是个大块儿头,但性格却极其好。这与他的外表很不一至。在RCP的管理人员会议上,从没见他跟谁争吵过。这在当时是不多见的。RCP的 release时间非常短,各个部门经常在彼此协调方面有矛盾。开会时进行争吵是经常的事儿。KT的性格让他在这种环境中感到非常不适。但他又处在一个负责协调的位置上。这更让他感到无所适从。他的工作效率因而也受到影响。有人背后嘲笑他,说他象个秘书似的。

我同KT的交往很有限。只是在RCP的管理人员的会议上。在i2的一次裁员的前不久,我听到消息,说他躲不过这一回了。不久,我的大老板找我谈话,告诉我 KT不久就要离开i2。他要我接过KT的工作,并要我跟他谈交接的工作。我一听,还真有点儿紧张。设身处地地从KT的角度想一想,这个交接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儿。但我万万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

交接的那天,KT来到了我的办公室。进门后随手把门关上了。然后没说几句,就开始向我倾诉他的委屈。他说自己是project manager,没有实权。关不了RCP各个部门的manager,RCP的大老板没有对他进行有力的支持,他的一些建议没得到采纳,自己干的工作没什么价值等等。他又说我干这个工作会比他干得好,因为我能干,在RCP又有很多人的支持。他的这一番倾诉让我吃惊不小。我们平常也就是泛泛之交,我更本没想到他会如此推心置腹地深谈。能听得出这完全是他自己真实的想法,不是一般的客套。他的诚恳使我深受感动。我问他对我接管这个工作有什么建议。他说:“If I were you, I wouldn't take it.” 我一听,马上跟他开玩笑道:“Thanks, KT. That helps a lot.”他稍一窘迫,但马上给我解释他这么说的原因。

交接完工作之后,我问他离开i2后去干什么。他说他已经找到了另外一份工作。不久就要去报道了。我听了以后,很为他高兴,但愿这个工作环境对他更适合。

现在回头想想,i2 当时的工作环境的竞争性还是很强的。一层压一层地逼着出成绩。每个人的压力都很大。而且预算又少,每个部门只能容纳有数的人。所以象KT这样的人就很难留下。与此同时,这种环境又提供了让人显示才能的机会。坦白地讲,要不是i2一次又一次的裁员,我也不会承担越来越多的管理责任。至於我被裁的那次,当时觉得很沮丧。但现在回头一看,那次其实对我来说是最好的一次。看来,只有云彩过去以后,才能看见那个银边儿。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2: 同性恋和 基督教文化
2002: 我为什么遇不到一个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