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熟透了的苹果(35)
送交者: 枫雨 2004年08月24日16:36:22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第三十五章

雪松自从那天晚上望年和她讲了他前妻韩冰的事情以后,她开始改变对望年的态度了。不错,刚结婚的时候,她确实是出于某种目的,难道望年不也是这样么?可如今,她对自己当初的目的开始动摇了。是的,当时她的确是因为望年的绿卡才和他结婚的,而当时雪松曾经雄心勃勃地想改造丈夫,在美国打造一个新天地。可是随着女儿的出生,她开始对自己的初衷表示怀疑,及至儿子的降生,她的锐气已经被磨在了孩子的哭闹声中,尿片中,奶瓶里……。但她从来也没有死心。这点心思象一枚定时炸弹,总在雪松心里滴滴答答地响着。她知道,自己永远不会成为那种安分在家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因为她又一颗躁动的心。那心里揣着一个梦想,这个梦想使她不会放弃望年,不会放弃她苦心经营的家,但是,丈夫和孩子却不能缚住她的手脚,她知道,总有一天,她会走出这个家门。

而这次,她听到了望年的肺腑之言,她感到他们的婚姻有了质的变化。人家都说七年之痒,而雪松觉得,她的七年婚姻,只有到了现在才品尝出滋味来!

她决定重新调整自己。她不再提找保姆的事了,但是她没有停止琢磨,她暗自想着如何才能帮一下望年,她想到了自己手里的积蓄---没有告诉望年的那笔钱。上一次,她和若风说起让若风帮她投资的事情,现在她已经有了一点收入。可是,这远远不够。怎么办呢?

正在这时,若风来到了雪松家。雪松心头一喜,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这里有个机会!

两个人谈了好久。最后若风满意地走了。若风走后,雪松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信封,那是一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是在和望年谈话之前雪松背着望年申请的。这封信已经躺在雪松的抽屉里一阵子了。雪松又阅读了一遍信里的每一行字,爱抚地摩挲着信纸。然后,轻轻地,把那封信撕成了碎片。


碧帆在海洋离开公司一个月后,向组长递了辞职报告。

徐潜听到了碧帆的决定,他终于忍不住了。气急败坏地说:“你是不是疯了?干的好好的,干吗辞职?我们正准备买房子,你的收入是家里的主要部分,你辞职光凭我的工资谁给咱们贷款?”

碧帆不想和他争吵。说:“我会再找工作。”

“再找?” 徐潜的火更大了:“你以为这是前两年啊?IT工作现在是每况愈下,每个人都是如履薄冰,有份工作就不错了。谁象你这么不知天高地厚!”

碧帆从来没见徐潜这么光火过。以前都是她冲他发脾气。看到他怒发冲冠的样子,碧帆忽然觉得看到了另一个方面的徐潜。她几乎感动了。原来他也是个血气的男人。以前,她一直认为徐潜很温和的。对,徐潜确实是个好男人,好丈夫:体贴,温柔,考虑事情周到,也不乏幽默感。可是,却缺少一点火气,少一点霸气。

碧帆看着徐潜,心里有点不忍,想解释一下,她说:“对不起,事先没和你商量,你听我说……”
“还有什么可说的!”徐潜真是气坏了:“你做什么事跟我商量过?啊?当初你出国,跟我商量过吗?你读完书不想回去要找工作,跟我商量过吗?现在,好不容易我们算是在美国安定了,你又突然辞职不干了? 你跟谁商量过了?你,你还把我放在眼里吗?”徐潜越说越激动,一下子,医院的领导的临别赠言,结婚不久机场的送别,自己千里迢迢来看妻子…..这一幕幕,都想过电影似的在脑海里闪过,他伤心地说:“我成了什么了?你的陪衬?你心里到底有没有你的丈夫?”

碧帆呆住了,她从来没有想到徐潜心里憋了这么深的委屈。徐潜一直是温柔的,一直对自己是言听计从的,一直是自己的出气筒,撒娇耍赖甚至无理取闹的对象。碧帆也一直以为这是应该的。他们俩个就是这样搭配的。可是今天,她的自信开始动摇了,那是她在徐潜身上的自信。

然而,看着发怒的徐潜,碧帆却还是觉得他不够蛮横。她潜意识里似乎希望看到一个暴怒的徐潜,暴怒的象头狮子,对她吼,对她施威,把她当成一个猎物来撕咬……碧帆突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总对徐潜不满足了:她需要一种野性的力量把她征服,而徐潜没有。他总是温柔地,宽容碧帆的一切错误,这也是徐潜自己致命的弱点:姑息了碧帆,也就放纵了碧帆,最终,导致这样的结果。

碧帆在心里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对不起徐潜,可是,她却无法体谅徐潜,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这么硬。

徐潜他伤心地说:“碧帆,你从来都看不起我,对不对?”

碧帆没有说话。

徐潜叹了口气,此时他已经软下来了,几乎是恳求地说:“碧帆,我们再商量商量。”

碧帆仍然没有说话。她多么希望徐潜能对自己凶一点,哪怕动手打她,她都愿意,也许,她就会屈服了。可是,徐潜没有,他是多么地爱碧帆呀!怎么忍心让她受罪?他只有不断改变自己,适应碧帆,可是,他不知道,他的改变是永远也满足不了碧帆的,而今天,也许就是到了头。

两个星期后,徐潜去波士顿出差,临走时,他仍抱着希望,脉脉含情地对碧帆说:“先别急着做决定,等我回来再商量商量,好么?”

碧帆点点头,没让眼泪落下来。她知道自己在欺骗徐潜,但她只能这样做了。徐潜高兴地走了。

徐潜前脚走,后脚碧帆就拨通了一个电话,那是一家妇科诊所的电话。她选择了纽约的一家诊所。这里,没有人问她什么。只要填个表,付现金,一切就OK。有人说在纽约,死人都能给说活过来。真是不能不信。

手术台上,护士很温柔的握着碧帆的手,叫着她的名字。她隐瞒了自己的真名,说自己是一个单亲。她想起在国内的时候,也是瞒着徐潜做过一起流产。可那毕竟是他们两个的孩子。她开始后悔当初做掉的孩子,如果不做掉,现在都该六岁了。碧帆流下泪来。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