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父亲·母亲(十四)
送交者: 幼河 2014年04月01日23:41:07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父亲·母亲


        (十四)

  

  我觉得自己当“知青”起就再也不可能成为父亲那样的理想主义者了。“上山下乡”对我来说完全是被动地接受。和“反动的家庭划清界限”也是越来越多的不得不然和装模作样。这是时代的烙印。说父亲他们天真,就是说他们从没有“适应”当今这个时代。

  1969年我16岁,我们这些成天在学校里胡闹的孩子们分批“上山下乡”了。在1968年是这场全国范围内的城市“知识青年”,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牧)再教育的运动”的高潮。可以说“知青”中不乏理想主义的热血青年,可对大多数人,包括我在内,可没那么高的热情,尤其一年前去农村的“知青”回来向我们诉说了那里的贫困和愚昧。

  在我去“北大荒”的一个农场“上山下乡”之前,父亲也要下“五七干校”劳动。当时我想了又想,鼓足勇气对父亲说,希望他能带我去“干校”。当时我知道学校里有些同学就是随家长去了“干校”,从而逃避更加艰苦的“上山下乡”。那时父亲的“特嫌”问题解决已经半年,对去“干校”劳动有点欣然前往的劲头。但他对我要求跟他一起去“五七干校”的想法有些惊讶,一愣,看了我几眼说:“让我再想想。”就上班去了。

  见父亲说“再想想”就知道自己的希望破灭了。果然,下午他下班回来便开导我,当然很多都是“套话”,主要意思是,革命现在需要“上山下乡”,你不该回避。大家都去了,你也不必思前想后。“好儿女志在四方嘛,你现在是年轻人了,该独自闯荡。”他见我不说话,又说:“你如果跟着我去‘干校’,我要是又挨斗怎么办?”

  知道父亲不同意,我也不想多说什么。我的那几个跟家长去“干校”的同学,哪个不是父母有些“政治问题”?可人家家长主动领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下“干校”了。后来我知道,这些下“干校”的孩子后来没几年就回城了,从某种角度讲,就是躲过“上山下乡”这一劫。

  我当然不能说父亲讲的“好儿女志在四方”不对。问题是后来证明,中国一、两千万“知青”到农村去基本上是浪费青春。在农场我拼命地干活,处处“好好表现,积极要求进步”,为的就是能早日离开农村这个当时没有希望的地方。但我这样的“出身”,母亲是“叛徒”,父亲是“右派”,“表现”再好也没用,最多当“劳动模范”,入党当干部,当“工农兵学员”上大学都没戏。可是我不“积极要求进步”,思想上还有什么别的出路吗?

  对,你可以说我这样的想法是投机。几十年之后,我现在仍在为当时这种想法惭愧。不是这种想法是否有“投机”的性质,而是想法本身就是懦弱的表现。

  父亲是坚决支持我“积极要求”进步的。他在“干校”不断地给我寄“人民日报”(上面往往有社论)、“红旗杂志”和“参考消息”。农场里很多青年都能收到家长不时寄来的邮包,里面都是吃的,就我收到的邮件是“学习材料”。我当时就有难堪的感觉,想着“爸爸为什么这么‘左’呢”。

  1974年我去“干校”探望父亲。他那时在一个小小的制药厂里干活。工作很轻松,简直是无所事事。当年跟随父母下“干校”的孩子们也集中在那里。每月拿二十多块钱,工作可有可无。我特意去“干校”,他心里明白我的想法。他先请了假带我到附近的一些风景点游览,还到城里下馆子。可是我毫无兴趣,一直盘算着如何让父亲答应我去“干校”。因为在农场“积极要求进步”没有让我得到一点希望――离开农村。我当时还知道“干校”很快就要撤销了,那时不但干校所有干部回原单位工作,子女也应该回原城市。就算回不了原城市,也可以在“干校”驻地附近进城里的工厂。如果能来干校,我的生活起码能改善很多。然而父亲再一次拒绝了我的要求。我心中充满着失望。他说“年轻人不应该贪图安逸”。当时我已经毫无政治前途可言。他这么讲让我感到隐隐的绝望。

  只能返回我厌恶的农场了。此后,父亲所在“干校”撤销。随家长去的子女都纷纷返城。父亲回到原工作单位工作后,仍不忘不断给我寄“学习材料”;但我已经再也不想打开看。

  再也不“积极要求进步”了!我完全卸下了伪装。能不出工就不出工,成天和几个青年偷鸡摸鸭,没事就寻衅打架斗殴。干部们开始说“你变了,堕落了”,后来拿我也没办法,因为我无所求。我开始酗酒,思想越发地极端。我敢说,如果1976年毛泽东不去世,“文革”不结束。我们这些思想无出路的“知青”可能变成土匪,在社会上作乱!

  1977年,“文革”结束后恢复了高考。父亲犹如大梦初醒。冬天我从农场探亲回家,他急切地告诉我要学习功课准备高考。我一肚子的气,在家里有机会就灌个大醉,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什么话也不想说。临回农场前我跟父亲讲:“您在我这个年龄都当助教了。我现在仅仅是个文化程度小学毕业的水平。我怎么上大学?”见父亲哭起来,我有报复的快感!其实知道国家恢复高考后我还是暗自准备功课的。我数理化虽然空白,但平日还是读了些书。不过当时农场说我不能参加考试,因为我“政治表现太差”。真滑稽。什么狗屎“政治”!

  既然这样,我只能先回城。1979年初,去农场九年多以后,我又一无所有地回来了,内心充满着创痛。满脑子反社会情绪。

  回来后我经过认真准备,终于在1980年上了大学,开始了我人生的又一旅程。我一上大学,父子关系大大改善,因为父亲觉得很有面子。他从来都讲自己的家门“往来无白丁”。

  现在想起这些好像恍如隔世。似水流年,似水流年……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3: 杂谈:大米博士
2013: 华裔学生发现废弃老药竟是抗癌特效药!
2012: 蒙元满清对中国人的改造是非常彻底的
2012: 知青一代, 两次替国家抗下了历史性的经
2011: 世界上最怕就是“业余”二字,
2011: 我们大家都是过客《六十》平静像月亮
2010: 巫婆氏你进来!
2010: 这个适合情哥:很不错的上海女人,
2009: 为什么美国灯泡容易坏?
2009: 谈一谈老王家的和真话家的质量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