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白夫长
万维读者网 > 军事天地 > 帖子
黑太阳731活摘人体器官的惨剧正在中东上演zt
送交者: 香椿树1 2017年03月23日07:42:46 于 [军事天地] 发送悄悄话

英国《每日邮报》三月十六日报道称,伊拉克政府军的士兵们依旧在为收复摩苏尔而和ISIS作战。在被收复地区,政府军发现一处乱葬岗,里面有二十四具尸体。虽然ISIS“伊斯兰国”制造乱葬岗并不是新鲜事,但这次,尸体多为小孩。一名饱受战火的伊拉克士兵,揭开一个被ISIS杀害的小女孩的坟墓后,将其带走安葬。目睹这一切的伊拉克士兵坐在这些孩子尸体旁边痛哭。因为过于惨烈,现场图片就不再贴出,以免引起不适。

 

关于瓦哈比极端主义恐怖分子的暴行各国媒体已经报道太多了,比如砍头、挖心之类的,这帮畜生的凶残杀戮引发了全世界的愤怒,这次恐怖分子在摩苏尔将屠刀对准了幼年的孩子,泯灭人性的畜生撕掉了作为人最后的伪装。其实恐怖分子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地区频繁制造屠杀,目标对准了所有人。首当其冲的就是阿拉维教派和德鲁兹派,两者同为什叶派,在瓦哈比恐怖分子眼里是不折不扣的异教徒,经常被屠村。男的杀光女的作为性奴贩卖,与当年侵华日军的行径并无二致。在美军发动摩苏尔收复战役的时候,要求协助的伊拉克政府军必须是逊尼派,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防止家人被ISIS屠杀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和恐怖分子杀红眼,毕竟美国人的意图只是逼迫恐怖分子逃往叙利亚和巴沙尔厮杀。而什叶派民兵带着巨大的仇恨封锁了叙伊边境伊拉克一侧,彻底堵死恐怖分子从摩苏尔西部地区逃往叙利亚的通道。破釜沉舟的什叶派民兵誓与恐怖分子死战到底,与恐怖分子的仇恨可谓不共戴天。在叙利亚内战的五年时间里,死在恐怖分子屠刀下面人数最多的恰好是伊斯兰教徒,这再次印证了瓦哈比极端分子是扛着伊斯兰旗帜反伊斯兰。

 

那么逊尼派在这场杀戮中就躲过去了吗?这个问题稍后文章会分析。我们先来看下恐怖分子对基督教徒的野蛮杀戮,血腥程度远胜对什叶派的屠杀。我们分别介绍两个基督教徒团体。第一个基督教团体与叙利亚的一座城市密切相关,它叫代尔祖尔。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奥斯曼帝国认定帝国中庞大的基督教人口是潜在的第五纵队。执政的青年土耳其党人制定了将基督徒,特别是人口最多的亚美尼亚基督徒从小亚细亚半岛上清洗的计划。名义上计划将亚美尼亚人迁移到叙利亚大沙漠。实际上这个种族清洗动导致了大量亚美尼亚人死亡。最后只有一小部分饥寒交迫的亚美尼亚人被羁押到达叙利亚大沙漠中的代尔祖尔。亚美尼亚事件曾经诱发了土耳其和美国激烈的外交摩擦,土耳其否认但是鼓吹人权的美国则咬死不放。二〇一五年四月,美欧领导人和团体纪念亚美尼亚事件,借以鼓吹所谓西方的人权和价值观。

 

这些亚美尼亚基督教徒繁衍至今,后代数量大约在十五万人左右,但是在叙利亚内战中他们成为恐怖分子杀戮的对象。二〇一五年年初,陆地补给线被切断的代尔祖尔被ISIS包围,ISIS顺势占领了戴尔祖儿周边大量油田,控制了叙利亚为数不多的战略资源。城内十五万基督教徒知道被恐怖组织攻破城池的后果,泯灭人性的恐怖主义畜生必然会制造大屠杀。无路可退的代尔祖尔在德鲁兹老将扎兰丁带领下,全城军民同仇敌忾,打退ISIS一百多次进攻,坚守了长达一年半时间。在代尔祖尔攻防战中,因为陆地通道被切断所以只能依靠飞机补给,而城中的图尔达高地正好能够覆盖代尔祖尔机场。同时它也是代尔祖尔唯一的制高点,居高临下能够火力压制恐怖分子。正是因为图尔达高地掌握在叙利亚政府军手中,才保证了城市能够坚持抵抗下去。

 

但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六号,美国空军出动F16和A10对地攻击机轰炸了图尔达高地,造成二百零三名叙利亚政府军伤亡。虽然俄罗斯军队紧急联系美军要求停止轰炸但是美军置若罔闻,持续轰炸一个小时。本来战场误炸发生也是可能的,但是误炸的前提是附近有美国的友军,可是在图尔达高地的周围只有ISIS。结束后美国也没有继续轰炸ISIS,而是放任其占领整个图尔达高地。也就是说美军所谓的误炸根本不成立,这个所谓误炸将与自己信仰相同的十五万基督教徒的性命交到了恐怖分子手里。美国当初以所谓人权道德指责别人制造屠杀,但在叙利亚战场却配合恐怖分子对大屠杀幸存者进行二次屠杀制造条件,所谓美国的人权和普世价值观简直与放屁无异。《上帝保佑美国》是美国的民间国歌,不知道上帝看到美国为恐怖分子屠杀基督教徒铺路,会不会劈了这帮没良心的畜生呢?

 

下面来说下第二个基督教社团,数量极其庞大,他们就是亚述基督徒。伊拉克的基督徒是第一世纪亚述地区基督徒的后代。他们是历史上最悠久的基督教社区,也是今天唯一还以耶稣时代的亚兰文为语言的种族,主要分布在伊拉克西北部的摩苏尔和首都巴格达。在叙利亚境内还有大约四万亚述基督徒。亚述基督徒在中东地区的总数约为一百四十万人。亚述宣教士早在公元八十六年就到了中国,在现在的西安碑林里有一个《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的著名石碑,他记载了亚述基督徒在中国传播基督教的历程。严格来说,论资排辈的话,欧美的基督教社团也只能排在他们后面。但就是这样一个骨灰级的存在的基督教社团,从二零零三年伊拉克战争开始接连遭遇浩劫,特别是ISIS崛起以后,他们的命运更加悲惨。据美国基督教邮报报道,亚述基督徒的数量已经从一百四十万下降到了四十万,如果按照目前的趋势那么亚述基督徒在伊拉克两千年的存在就会被终结。作为人类宗教历史里面的活化石,亚述基督徒的消亡无疑是基督教文化研究中的巨大损失。促使亚述基督徒逐步消亡的原因是美国主导的伊拉克战争和犹太复国主义支持的ISIS肆虐。在摩苏尔地区,ISIS对基督徒展开杀戮,恐慌的基督徒纷纷出逃。

 

前面说到了叙利亚境内部有四万名亚述基督徒,他们的命运如何呢?二零一六年十月底,媒体爆料两年前ISIS在攻入叙利亚大马士革AL-Ummaliya郊区亚述基督徒聚居区时,大肆屠杀当地居民以后将二百五十名儿童扔进搅拌机中,活活绞死,其中最大的儿童不超过四岁。对于这种灭绝人性的畜生行为已经没有什么言语能够表达血饮的愤怒。这次蒙难的依旧是无辜的孩子,ISIS畜生的行为已经触犯任何人类律法的底限。这种杀戮看上去似乎能够威慑他人,但恰恰是这种行为暴露出了瓦哈比恐怖分子的无能。在战场上不能战胜对手就用这种残害儿童的方式来让别人精神屈服,只能说这帮猪狗不如的畜生和杂种打错了算盘。

 

在上面的叙述中可以看出,ISIS残害对象包括了什叶派、逊尼派、亚美尼亚和亚述基督徒,如果算上阵亡传奇狙击手穆萨所在的库尔德人,那么ISIS几乎得罪了中东地区所有势力。也就是说,恐怖组织几乎与主要宗教和几乎所有大国为敌。但是我们漏掉了一个,那就是犹太以色列。在ISIS刚刚崛起的时候血饮曾经发文章叙述ISIS背后的主子就是以色列和美国,这个论断仿佛踩到了公知的狗尾巴,一些人发表言论声称恐怖组织不敢进攻以色列是因为以色列军队比较毒,所以恐怖组织不敢惹。这个论断看起来合理,仔细推敲的话就发现极其荒谬。从战力来看,且不论在中东的英国、法国、俄罗斯和美国都是公认的军事强国,就是克格勃、英国军情局都是搞暗杀的高手,ISIS把这些国家惹了一个遍,就说黎巴嫩真主党都能在二零零六年的黎巴嫩战争中把以色列国防军打了回去,以色列军力强能比这些国家更强吗?恐怖分子为什么不敢惹?真是可笑!公知与猪的区别在于,公知能够随时随地变成猪,但是猪却不能随时随地变成公知。

 

那么ISIS从来没有与以色列发生冲突的原因是什么呢?首先,ISIS就是共和党和以色列共同扶持的,在前面文章已经叙述过了。其次,ISIS与以色列有着密切的经济联系,IS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攫取的石油卖给了以色列和土耳其。以色列在侵占的戈兰高地的陆军野战医院大量救治ISIS和努斯拉阵线成员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这两者不仅联系紧密,而且在战略上实现联动。以色列甚至直接出动战机打击反恐力量,直接支援恐怖分子作战。

 

三月十七号,以色列战机越境空袭了帕尔米拉附近正与ISIS作战的叙利亚政府军阵地,当时的叙利亚政府军正在与ISIS正面作战。随后叙利亚军队还击,宣称击落了一架以色列战机。虽然以色列狡辩是为了打击黎巴嫩真主党,但当时的黎巴嫩真主党和叙利亚政府军以及俄军都在打击恐怖分子,以色列的军事行动实质就是在帮助ISIS。叙利亚和黎巴嫩真主党一直与以色列敌对,以色列利用战机帮助恐怖分子可以说是利用他们内部矛盾牟利,本质是为了以色列国防安全,是可以理解的话,那么下面血饮要揭露的事实将会让大家看到以色列与恐怖组织和黑帮之间最丑陋最肮脏的交易。

 

这个交易就是国际人体器官走私,在这个肮脏的地下交易中利用战争和当地陷入法律真空的空当,以色列大量参与贩卖他国人体器官牟利,2016年12月9日,据阿拉伯语HADATH网站援引消息人士报道,以色列黑帮在叙利亚北部地区绑架叙利亚儿童,麻醉以后由熟练的黑帮医务人员摘除他们的器官,然后在僻静处将这些儿童抛弃或者直接埋葬。一九八八年由香港导演牟敦芾拍摄的电影《黑太阳731》给一代中国人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在片中详细描述了日军细菌战和活体摘除人体器官的场景。这部片子及其背后的历史成为一代人灵魂中最令人颤栗的部分,直到今日,很多人都不敢再看这部电影。但是今天,黑太阳731放佛又重新笼罩整个叙利亚和伊拉克。

 

在这里有人可能会问,以单个新闻报道来证明以色列参与恐怕证据不足,而且黑帮不能代表政府。下面我们就来晒晒血饮收集到的证据。

 

2009年8月17日,瑞典最大报纸《晚报》称以军士兵打死巴勒斯坦人且盗用其器官用于非法交易,并称此事可能导致以色列面临“战争罪”的调查。两个月据美国媒体报道,以色列正式承认20世纪90年代,在没有经过任何人同意也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从死人身上摘取器官,之后将尸体重新伪装,而家属并不知情,这些器官也包括巴勒斯坦人的。

 

2015年12月6日一个以色列人鲍里斯•沃克在土耳其因贩卖器官被捕。这名男子绰号鲍里斯狼人,因过去走私器官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之后逃往以色列。这次他来到伊斯坦布尔试图说服贫困的叙利亚难民出售自己的器官,这则报道首先被土耳其Doğan新闻通讯社报道,后被以色列的YNet和德国之声报道。据土耳其和以色列媒体报道,他制定计划,在土耳其小医院对苦苦挣扎的叙利亚难民进行非法手术

 

不仅如此,器官贩卖的黑手还伸向了自己人,2002年1月3日,以色列卫生部官员宣布,他们目前无意采取进一步行动调查格林伯格法医学院主任耶胡达·希斯涉嫌在解剖士兵遗体时盗卖器官一事。该医学院主任涉嫌在4名战死沙场的以色列士兵的遗体被送回国内后,将其器官被摘除并四处转卖,对此以色列军方大为震怒,以色列民间群情激愤。那么这是不是个人行为呢?

 

2004年一月一名被关押在巴西东北部港口城市累西腓的以色列国防军退休军官爆料,他是以色列政府安排到巴西进行人体器官走私活动的人员,以色列政府一直在暗中资助人体器官交易活动。1月16日出版的《澳大利亚人报》报道,这名被捕的以色列退休军官名叫盖尔达亚·加迪。一个月前,巴西警方怀疑正在巴西境内从事将人体肾脏走私到以色列境内的活动,于是将他逮捕。2010年4月9日新华网报道,以色列警方在北部逮捕6名疑为国际倒卖器官团伙成员的男子,包括一名退休的以色列军队准将和两名律师。

 

2010年11月,南非法庭对巴西重大跨国器官走私案做出宣判,由于违反《人体组织法令》,南非最大的医疗公司Netcare被罚款780万兰特。该公司承认为以色列患者做了92例肾移植手术,卖肾者主要来自巴西东北部港口城市累西腓市的贫民窟。

 

诸如此类的新闻媒体报道已经太多了,如果加上之前以色列黑帮在叙利亚北部地区活摘人体器官,以及在乌克兰和科索沃发现的国际人体器官走私都牵扯以色列人的话,那么就可以得出结论,以色列人已经完全控制了国际人体器官走私。那么以色列控制的国际人体器官走私网络的发展历程是怎样的呢?他的发展与美国发动的历次局部战争和冲突密切相关。而只要发生战争的地方,无一例外都会吸引以色列秃鹫前来大发死人财。

 

我们先来看引发这一人道主义悲剧第一场战争,科索沃战争。2012年8月,在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郊外,当地警方对鲁特菲·德维什博士的诊所进行了搜查,经调查发现自2008年起至今,梅迪库斯诊所共进行了至少30例非法肾脏摘除和移植手术。肾脏捐赠者多来自东欧和中亚国家的贫苦人民。诊所再以高价将他们在黑市上卖出,购买器官的多为以色列人。

 

科索沃是欧洲早期器官非法移植交易的核心地带。科索沃战争结束后,阿尔巴尼亚族游击队“科索沃解放军”抓获了一些塞尔维亚人和反对者。这些俘虏中的一部分人被带到了阿尔巴尼亚,他们被关在那里的一些临时中转站。经过体检和验血之后,合格的俘虏会被送上手术台,等待他们的是肾脏和其他器官的摘除手术,术后他们会被射杀。科索沃总理哈希姆·萨奇就是“科索沃解放军”的建立者之一。1997年,萨奇配合西方投入到反南联盟的科索沃战争中。萨奇一手创立了“特莱尼察”这一危险的组织。“特莱尼察”组织参与了多种非法走私活动,走私的物品从人体器官到生活用品。科索沃战争前,萨奇被南联盟军警列为恐怖分子,遭到全面围捕。记住这点,西方的走狗成为了以色列控制的国际器官贩卖环节上的一部分。萨奇可能是最早的与以色列勾结贩卖人体器官的恐怖分子。这同时也解释了塞尔维亚军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叙利亚反恐战场与这些恐怖分子作战。

 

二〇〇八到二〇一二年,科索沃地区的人体器官贩卖遭到欧盟的全面调查之后,贩卖的主场从科索沃转移到了乌克兰,土耳其和南非,乌克兰冲突为以色列秃鹫的贩卖人体提供了新场所,2014年6月11日,俄罗斯报纸《真理报》发表了一份报告,题为《在乌克兰,人体器官不能散发恶臭》揭露在乌克兰东部地区有大量的孩子被接到以色列,为犹太富商提供器官移植,在一个国家动乱法律形同虚设的时候,国民就成了待宰的牛羊,这样的丑恶交易现在仍在继续。

 

前面说到的那个以色列鲍里斯狼人就是在土耳其被捕,之所以转移到南非不是因为南非有大量的器官可以走私,而是因为南非医疗技术发达,以色列可以方便的从巴西等南美地区获取供体,为什么不在非洲本地找器官而是要远道巴西这个后面会解释。这种丧失人伦的走私触犯所有人类法律的底线,遭到南非和巴西政府的严厉打击。

 

需要指出的是,以色列因为国民信仰犹太教,犹太教认为人死后应该完整下葬,捐献器官是亵渎身体,所以他是世界上器官捐献最少的国家,但他却又是世界上接受器官移植最多的国家。如果加上美国国内富豪们巨大的器官移植人群,这个缺口还在不断扩大。二〇一一年叙利亚战争爆发,这为嗜血的国际器官走私贩们带来了巨大的商机。于是以尸体和器官为目标的以色列秃鹫出动了,这次他们选择了与恐怖分子合作发财。从土耳其到伊拉克再到叙利亚和利比亚,只要有恐怖组织活跃的地区,无一例外出现了器官走私。为了方便走私和器官移植,富豪支持的以色列希伯来大学在器官冷冻方面取得重大突破,考虑到以色列人移植的器官都是别国人的,人体器官要活体移植的话,不能超过十二个小时。这项技术的发明无疑很“及时”很“实用”。这无疑为在叙利亚北部活摘儿童的以色列黑帮“雪中送炭”。当然了为了保住那些以色列富豪的狗命,让他们做什么都是可以的,为了就近得到器官,这些富豪早早的等在以色列戈兰高地和土耳其北部的医院中等待器官的到来。

 

在这场以色列和ISIS等恐怖组织的魔鬼交易中,ISIS扮演了重要角色,没有这些恐怖组织的配合是完全做不到的。没有他们制造的混乱和人道主义危机,以色列又怎么能浑水摸鱼呢?

 

ISIS之所以参与人体器官买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缺乏资金,本来ISIS可以通过绑架和石油贸易来获取资金,但是随着战乱扩大导致外国居民撤离,绑票的收入锐减。石油出口方面,ISIS数千辆运输原油的汽车遭到了俄罗斯空天部队战略轰炸机的毁灭性打击。石油无法运输到以色列和土耳其边境就无法出售,于是丧心病狂的ISIS开始与老主顾以色列合谋贩卖人体器官。那么贩卖的途径和方式有那些呢?

 

首先,以色列和ISIS会对逃离到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进行利诱,诱骗这些难民出售自己的器官。土耳其医生证实,在土耳其医院治疗的62000名受伤的叙利亚平民和士兵中,有15600人内脏被摘除。在叙利亚北部和土耳其交界地区,ISIS开设医院,诱骗逊尼派教徒前来就医,在手术完成以后这些人无一例外都会发生身体器官丢失。而最无耻的是恐怖分子还给自己贩卖人体器官规范出了一套理论,2015年12月25号,路透社爆料美军截获的ISIS内部文件显示,ISIS准许从活着的俘虏身上摘取器官,即使这么做可能让俘虏丧命。“不必尊重叛教者的生命和器官,可以摘取而不受惩罚。”路透社提及,这份文件是ISIS研究和教法裁决委员会以宗教法令形式发布。在伊拉克北部的摩苏尔,恐怖分子在萨达姆的老宅庭院中公开叫卖穷人的器官给有钱人。在ISIS的压榨下,摩苏尔当地居民现在还生活在地狱当中。这是第一种得到人体器官的方式,明抢。

 

据俄罗斯卫星网一六年十二月三十号报道,根据官方统计,在叙利亚北部共出现过18000起被摘除器官的事件,一组法医专家们曾在卫星网的采访中表示,因阿勒颇临近叙利亚与土耳其的边境,这种罪恶的贸易才得以发展。黑手党的成员假扮为人道主义组织的成员,毫无障碍地进入了叙利亚境内。

 

加拿大独立记者艾娃•巴特莱特在2016年12月9日的联合国记者会上驳斥西方媒体有关阿勒颇局势的报道。她表示,不少西方媒体援引的内容来自一个叫白头盔组织的报告,而这个所谓的人道主义救援组织并不存在。而据媒体披露,白头盔的来头不小,不仅获得了西方国家政府的资助,金主来自于英美等国家。而且被指可能与恐怖组织有关,16年8月一张号称是从阿勒颇轰炸废墟中被抢救出来的叙利亚男孩照片,席卷了欧美各大媒体。不少知名媒体还评论说,这是继“叙利亚男孩陈尸海滩”的照片后,又一个震撼世界的图像。然而之后,有网站披露说,这个“阿勒颇受伤儿童”的视频是伪造的,是故意摆拍。而这段视频的拍摄者也正是这个被称为白头盔的组织。

 

那么这个与恐怖组织可能勾结的组织,在阿勒颇主要从事什么业务呢?就是通过人道主义救援掩护人体器官走私,美英在阿勒颇多次提议停火让人道主义车队进入城区救援,其实这样的停火会将阿勒颇居民置于地狱的时间拉长,而英美代表恬不知耻的攻击中俄的否决权让阿勒颇居民陷入危机,无耻到这种程度也就西方能够做的出来。在今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白头盔获得了最佳记录短片奖,这种宣传全面的升华了西方的无耻境界。

 

那么这种人体器官走私猖獗到什么程度呢?阿勒颇在被恐怖分子占领前人口超过四百万,主要以逊尼派穆斯林为主,但去年十二月解放的时候人口只剩下一百多万。去除战死和逃离的,器官走私死亡的居民数量是相当巨大的。叙利亚政府军解放阿勒颇以后清理战场,在城区发现很多万人坑,通过对尸体的检测发现均有手术痕迹,显示内脏丢失。微信号:chn007cn

 

俄罗斯卫星网报道,据被解放城市的居民表示,恐怖组织向平民区进行射击,此后则将伤者运走。很多恐怖分子的“病人”在回家后身体上有明显的器官切除痕迹,或是根本失踪下落不明。被害者阿布•穆罕默德表示“恐怖分子使用榴弹发射器向我们射击,此后恐怖分子马上来到了我们这里,摘除我们的肾脏和脾脏。”恐怖分子为了获取大量资金,人为杀伤贫民直接攫取人体器官,然后贩卖给等候在土耳其和以色列边境的以色列人。这是第二种得到人体器官的方法,暗夺。阿勒颇在被恐怖分子占领的几年里,完全变成一个超大型的屠宰场和人间炼狱。在这里犹太资本与恐怖分子进行着现代历史上最肮脏最龌龊的交易,交易最终目的是为了延续富豪因为吃喝嫖赌而缩短的狗命。而这种延续在医学上的极限只有五年,只要能用金钱买来狗命,再贵他们也愿意付出。

 

国际人体器官走私交易,之所以屡禁不止并且被金钱至上的犹太资本看重,根源就在于其中的暴利,而选择贩卖的国家分布更是隐藏重大秘密。在叙利亚北部地区一个尸体全身的器官在恐怖分子的黑市上价值50美元,在美国如果连骨骼一起出售则价值22万美元,这里面是4400倍的利润。一个肾脏在土耳其国内的价格是一千美元左右,在美国黑市售价也在22万美元,这里面是220倍的利润。不仅利润高,而且美国和以色列境内器官移植的缺口非常巨大,充分的买方市场和巨大的利润促使着野心家去冒险。马克思说过,资本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死的危险。”国际人体器官走私的利润如此之高,足以让任何资本铤而走险。

 

下面我们来说下为什么以色列贩卖人体器官的主要国家分布上隐藏着更大的秘密。这个秘密藏在基因里面,在前面的文章中血饮说过现代以色列人的主体是可萨犹太,大约百分之八十的犹太人都是可萨犹太。他们具有突厥和犹太的双重身份,历史的变迁中可萨人携带了大量的突厥Q和闪米特J2单倍型类群。下面是这两大单倍型类群在全球的分布。

 

我们知道器官移植,基因越接近匹配成功的概率越高,仔细观察这两张图,并且将其重合就会发现,他们重叠最大的区域就是土耳其、阿塞拜疆、叙利亚、伊拉克、以色列等国家。同时将以色列贩卖人体器官的国家包括巴西都标注进去来,就会发现他们都在这两大单倍型类群的分布区内。重合度越高的地区就是人体器官贩卖最严重的。这里面土耳其被誉为世界人体器官走私的“天堂”,周边的阿塞拜疆也是,伊拉克和叙利亚就更不用说了。从基因学上看,上述四个国家最大可能就是现代以色列人的近亲,以色列的犹太复国主义者从自己的基因近亲身上大发横财。他们的丧心病狂程度直逼当年的侵华日军,当年他们能够合谋在中国东北建立以色列国,看来还真不是偶然,禽兽不如的东西总能够臭味相投。

 

二零一七年二月,“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在梵蒂冈召开,各国代表讨论并签署了全球反对器官贩卖声明。本次峰会上,联合国、欧盟及世界卫生组织代表、全球多国器官移植协会主席以及来自约60个国家的专家和学者参加。中国代表介绍了在器官捐献和移植管理上的“中国模式”,提出了由世界卫生组织牵头,成立对成员国进行器官移植监管的特别委员会,反对器官贩卖的“中国方案”,获得与会代表的积极评价。希望未来在国际正义力量联合下,能遏制非法的人体器官交易。

 

在国内宣传上,公知总是攻击中国大量军费开支,鼓吹核武器无用,说用这些军费能够救助多少失学儿童。其实教育一直是中国财政预算增长最快的,假设中国不发展强大的军队那么战争发生的时候,我们就会像叙利亚和伊拉克人一样惨遭肢解,人体器官被秃鹫们分食,那个时候你就会知道生活在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是多么幸福。没有中国国防的钢铁长城和二百二十万枕戈待旦的人民子弟兵,在血腥地狱和屠宰场中挣扎的就是十四亿中国人。别说强大的国防无用,它就像空气看不到摸不着,但失去它你就会立马死亡。

 

恐怖主义是所有人类的敌人,无数事实证明他们根本不是什么宗教势力,而是彻彻底底的反人类组织。他们以所有文明和所有人类为敌,在犹太复国主义资本的支持下,他们现在还在中东肆虐。但还是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目前在反恐第一线活跃着俄罗斯、中国、叙利亚、伊朗、黎巴嫩真主党等众多国家。特别是中国,它为俄罗斯、伊朗、叙利亚等国家提供强大经济支持,源源不断的物资正从中国发往叙利亚和伊朗境内,支撑着国际反恐战争。

 

在叙利亚境内新成立的第五军团中,来自伊朗、埃及、塞尔维亚、加拿大的国际志愿者们正在与恐怖分子血战到底。来自土耳其共产党、伊拉克共产党和马列主义库尔德人民军的武装也参与进来。这里不仅有什叶派阿拉维和德鲁兹派的战士,还有来自俄罗斯南高加索地区由逊尼派苏菲穆斯林组成的车臣特种部队,以及同样由埃及逊尼派的飞行员组成的反恐精英。他们是国际正义力量的代表,经过5年血战目前已经取得阶段性胜利,未来随着国际力量干预的加深,恐怖组织必将被彻底消灭。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0%(0)
0%(0)
    千年未胜尽,就得控制和左右舆论,堡垒就要从内部攻破。  /无内容 - 公孙明 03/23/17 (123)
    整个背后掩映着白色道袍和十字架的影子!  /无内容 - 公孙明 03/23/17 (12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奥八访问古巴是战略迂回的一部分
2016: 邓小平为什么要杀江青
2015: 李光耀是一泡屎!一泡到处乱拉霸权手指
2015: 俄媒: 李光耀去逝:一个时代的终结
2014: 央格鲁本质:流氓一样的无赖无耻短见美
2014: 我认为中国造航母内因属于认不清形势。
2013: 高瞻远瞩:习近平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
2013: 当年毛有伟大的“别了司徒雷登”,告示
2012: 巡航吓一跳:局势失控,中国回避不掉的
2012: 不识时务的小日本放言:别说海监,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