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白夫长
万维读者网 > 军事天地 > 帖子
田文林:“民主”让利比亚从天堂坠入地狱
送交者: 香椿树1 2019年09月10日10:35:31 于 [军事天地] 发送悄悄话

 田文林:利比亚如何从天堂坠入地狱

利比亚的轻质石油乃是世界上质量最好的石油。 据说从油井里喷出来可以直接倒进坦克的发动机开起来就跑。 卡扎菲革命之后把石油从殖民者手中抢回来,并收归国有直为利比亚百姓服务, 卡扎菲执政后期,利比亚的经济蒸蒸日上,把非洲首富南非远远抛在身后。 卡扎菲动乱开始的时候, 中国又4万劳工在利比亚工作, 为利比亚建设各种基础设施和住房,其他国家的劳工数量也相当庞大, 不说日常福利了, 利比亚青年当年只要拿到西方任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就可以享受每年5万美元的补助。 而卡扎菲本人则一直住在帐篷里。 不知道那些享受卡扎菲每年5万美元助学金的留学生们在热情地投入推翻独裁者卡扎菲之后,今天。。。

谁懂得中层权贵的民主与底层百姓的民主到底又多大的区别?

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卡扎菲本人晚年对西方的投降, 还有卡扎菲儿子赛义夫的坑爹。 其实忽略了另外一个问题, 卡扎菲的利比亚也是经历了革命与复辟的周期。 很可惜哈扎菲寿命太长了一点,没有抢在复辟浪潮到来之前死掉, 当然, 卡扎菲也没有意识到底层反抗压迫的革命胜利之后遭遇复辟的必然性。 

如果洞察到革命之后必然复辟, 老百姓都支持复辟的情况下, 卡扎菲还与复辟的中坚力量,中层官僚权贵做对, 其下场必然是被奸杀灭族。

如果洞察到革命之后必然复辟, 卡扎菲大可以率领官僚们顺应潮流,修改法律, 让一部分官僚先富起来, 然后顺理成章地把行政权力,这个受限制受监督的公共权力转换为不受监督,可以用生殖器合法分配的资本权力, 然后把革命获得的公权力变成世袭的私权。  可惜, 卡扎菲不懂,所以他死了。  当然也可能是卡扎菲不肯, 毕竟小国的私权是无法与先进强国的私权对抗的, 要生存只能当代理,当走狗。 但是狗就狗呗, 反正底层百姓需要一些血腥痛苦的教训才能领悟反抗压迫革命的珍贵和复辟的残酷, 不然就不会有反复辟。 这是历史潮流,历史规律,不可抗拒!

【本文为作者田文林向察网的投稿】

田文林:利比亚如何从天堂坠入地狱

图:受西方支持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今年5月与“国民军”交战 法新社

利比亚地缘与能源位置均很重要。1969年卡扎菲领导的“自由军官组织”政变推翻伊德里斯王朝,建立起现代利比亚,并将该国建成非洲人均收入水平最高的国家。在2011年利比亚陷入动荡,西方乘机武力干涉,推翻执政42年的卡扎菲政权,利比亚由此从天堂坠落地狱。

一、“以压促变+军事干预”:卡扎菲向西方投诚,最终仍招致军事打击

1969年卡扎菲当权后,内政谋求独立自主,采取一系列保护民族利益的措施,如收回美英在利比亚军事基地、废除同西方公司的不平等协定、将石油资源收归国有等。外交上,卡扎菲倡导阿拉伯世界联合自强(后来转向强调非洲国家联合),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正是因为卡扎菲强调独立自主的内外政策,使其长期被西方大国视为异类,并想方设法进行外交孤立、经济制裁乃至军事打击。

美国对待利比亚的政策主基调就是“遏制+制裁”。过去几十年中,利比亚先后被西方国家扣上“流氓国家”、“失败国家”、“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等诸多恶名,并对利比亚进行经济制裁,乃至“外科手术式”军事打击,试图对卡扎菲实行“斩首”。卡扎菲本人也成为西方媒体嘲讽奚落的对象。

田文林:利比亚如何从天堂坠入地狱

利比亚国小力薄,西方国家的长期制裁和孤立使其经济蒙受巨大损失,外交空间拓展受到限制。1991年苏联解体,使原本亲社会主义阵营的利比亚失去“靠山”。“9·11事件”后,美国先后以“反恐”和“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为名,武力推翻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以及伊拉克萨达姆政权,这令长期与美国作对的卡扎菲政权深感震惊。

在此背景下,利比亚大幅调整外交政策,日趋从“反西方”转向“亲西方”。一是主动与美国加强反恐合作。“9·11事件”发生不久,卡扎菲就明确表态,称美国有权对“9·11事件”制造者进行报复,美国在阿富汗采取的军事行动是“正义的”、“自我防卫”。同时,利比亚政府宣布停止支持国际恐怖主义组织,并向美国提供数百名“基地”组织成员资料。利比亚还帮助西方情报机构向伊斯兰恐怖网络渗透。二是主动放弃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2003年12月19日,即萨达姆被捕一周时,利比亚正式宣布放弃研制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接受国际社会的武器核查。2004年1月,利比亚正式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并正式申请加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三是赔偿洛克比炸机事件遇难者。2003年8月,在洛克比空难近15周年之际,利比亚同意向泛美航空公司上的遇难乘客和地面遇难人员家属支付27亿美元巨额赔偿。四是向西方石油公司输送利益。2005年1月禁运取消后,利比亚同外国石油公司签订了15个合同,其中11个是同美国公司签订的,包括雪佛龙德士古、西方石油公司等。利比亚与西方关系由此迎来“蜜月期”。美欧政要纷至沓来,卡扎菲俨然成为西方的座上宾。

卡扎菲早期推行左倾冒险主义,得罪了西方国家和部分阿拉伯国家,晚年又转向右倾投降主义,大张旗鼓地“归顺”西方,并交纳了若干“投名状”。但西方骨子里并不接受卡扎菲。卡扎菲就像《水浒传》中的宋江一样,明明已经背叛昔日阵营,树立起“忠义”和“招安”大旗,但西方国家就像赵家皇帝一样,对其始终心怀戒备,一旦利用价值榨干,便一脚踢开。2011年,当卡扎菲遭遇国内抗议后,美欧“老朋友”非但没有出手相助,反而鼓动联合国通过授权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的1973号决议,北约随后打着“维护联合国决议”的幌子,对利比亚发动代号“奥德赛黎明”的军事行动,最终在当年10月20日将卡扎菲抓获并虐杀。由此使执政42年的卡扎菲政权彻底消亡。

田文林:利比亚如何从天堂坠入地狱

田文林:利比亚如何从天堂坠入地狱图:二〇〇九年正值卡扎菲执政四十年,的黎波里街头张灯结彩法新社 

二、“带路党”和“两面人”加速利比亚的自毁进程

利比亚从“反西方”转向“亲西方”,最终导致政权垮台,除外部压力及卡扎菲的机会主义倾向外,西方长期培植的“带路党”,加速了利比亚的自我毁灭。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利比亚“坑爹”接班人赛义夫。卡扎菲有七子一女,其中次子赛义夫最受宠信,并被寄予厚望。赛义夫名义上只是卡扎菲慈善基金会主席,实际却是利比亚仅次于其父的第二号人物。而赛义夫长期接受西方教育(2000年在奥地利获得MBA学位,2008年获得伦敦经济学院博士学位,通晓英语、法语和德语),已经被彻底“洗脑”。赛义夫成天以“现代派”自居,满脑子西方价值观思想。正是在赛义夫游说下,卡扎菲改弦易辙,从“对抗西方”转向“投靠西方”。事实表明,利比亚投靠西方是“热脸去蹭冷屁股”。一待利比亚2011年国内有难,西方国家马上凶相毕露,并将卡扎菲政权赶尽杀绝。赛义夫本人也被囚禁6年,2017年才获释。因此,赛义夫被网民戏称为“赛坑爹”。

田文林:利比亚如何从天堂坠入地狱

图:2011年5月,的黎波里街道沦为废墟 美联社

此外,西方在利比亚长期培植的反政府势力和“带路党”,也在关键时刻发挥了关键作用。据报道,利比亚反政府组织“利比亚论坛”的创始人阿里·拉马丹·阿布扎库克,“透明的利比亚”创始人阿布德尔·马吉德·比乌克,以及逃到伦敦的《消息报-利比亚》主持人阿舒尔·艾尔-沙弥等人,均受到美国非政府组织“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资助。这些反政府人士在利比亚陷入动荡后表现活跃。后来曾担任利比亚总理的扎伊丹与西方关系密切,曾出任“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驻欧洲代表,在说服法国总统萨科齐支持利反对派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利比亚政府内部也有许多“带路党”和“两面人”。2011年利比亚出现动荡后,国内很快出现军队倒戈、高官叛逃、部族反水等“塌方式”反叛活动。例如,利比亚内战期间成立的反政府组织“全国过渡委员会”(NTC)成员均为卡扎菲政府前高官:委员会主席穆斯塔法·阿卜杜贾利勒·贝达,曾任卡扎菲政府司法部长;外交事务负责人阿里·阿卜杜拉齐兹·伊萨维,曾任卡扎菲政府经济和商业部长,后任驻印度大使;叛军首领阿卜杜·法塔赫·尤尼斯·阿比迪,曾任政府内政部长,在军中享有威望。这些人叛变投敌后,掉转枪口,成为推翻卡扎菲政府的马前卒和先锋官。

三、利比亚一夜间从“天堂”坠入“地狱”

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示范效应下,利比亚民众起身抗议。其原本是为了争取更大权益,过上更好生活,不料却引发西方武力干涉和本国政权垮台,利比亚几乎在一夜间从天堂坠入地狱。

从经济角度看,利比亚经济从“非洲最富国家”变成“非洲动荡源头”。中东剧变前,利比亚原本是非洲最富裕的国家。2011年之前,该国人均GDP达1.38万美元,人均寿命超过77岁,2001—2005年通货膨胀率只有3.1%,并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2010)显示,在所有非洲国家中,利比亚生活水平最高,婴儿死亡率最低,人均寿命最高,营养不良人口不到5%(比美国还少),贫困人口比例比荷兰还低。但这一切在2011年戛然而止。卡扎菲政权垮台,使利比亚由“人间天堂”变成“人间地狱”,从此陷入武装割据、经济停滞、极端恐怖势力丛生的混乱局面。由于国内战乱不断,该国石油出口急剧下降,由战前每天160万桶,降至目前30万桶左右。该油生产骤降使利比亚每天损失1300万美元。当地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卡扎菲关于激进民主的不切实际的梦想,最后终于被实现了:利比亚人自己管理自己。警察几乎不在了,的黎波里的路灯无论红绿,都没人在意。废弃的污水处理厂任由粪水直接流动地中海里,居民把自家垃圾运到荒废的军营。利比亚日渐沦为经济困难的“失败国家”或“半失败国家”。

从政治角度看,利比亚中央政府垮台导致利比亚陷入一盘散沙、四分五裂的局面。利比亚主要由的黎波里塔尼亚、昔兰尼加和费赞三大部分组成,彼此联系并不紧密。卡扎菲政权倒台后,将三大部分凝聚在一起的中央政府不复存在,因此,昔兰尼加、费赞等地区谋求自治倾向越来越明显。而且,这些地方武装组织不仅要求高度自治,还谋求控制本地区的石油生产和出口,由此严重殃及利比亚经济命脉石油的生产和出口。与此同时,利比亚国内部族林立,境内有上百个部落。民众部族意识强烈,忠诚对象总是沿着“家庭—部族—部落联盟—国家”的方向依次外扩,越往外忠诚度越差,感情越淡漠。一般来说,在这类国家进行有效统治,唯有实行强有力的中央集权。卡扎菲的强人统治虽然毛病不少,但至少保证了国家的稳定与秩序,使政府有能力为民众提供各种公共产品。而卡扎菲政权倒台使利比亚陷入全面内乱。自2014年8月以来,利比亚出现了“两个议会、两个政府”的分裂局面。此后,利比亚又出现了三个政府、两个议会并存的局面。利比亚事实上已经陷入国家分裂。

从安全角度看,利比亚从“稳定绿洲”成为“恐怖主义输出地”。利比亚原来是中东稳定绿洲,“基地”组织等极端恐怖势力被完全屏蔽在国门之外。利比亚陷入动荡后,极端势力乘势在利比亚发展壮大,出现了“利比亚伊斯兰战斗团”、“伊斯兰王国”、“利比亚伊斯兰改变运动”、“班加西伊斯兰教法虔信者”、“德尔纳伊斯兰教法虔信者”、“谢赫奥马尔阿卜杜勒拉赫曼旅”等诸多极端组织。这些组织活动肆虐,利比亚绑架、暗杀和抢劫等事件频频发生。连总理扎伊丹都遭遇绑架。2014年4月13日,就任刚几天的临时政府总理萨尼就因遭受死亡威胁辞职。近年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因叙利亚、伊拉克遭受打击,逐渐向利比亚等北非地区转移。“伊斯兰国”在利比亚东部和中部地区建立基地,并控制苏尔特(卡扎菲的老家)和哈拉瓦等地区,并四处出击,多次针对油田设施、哨所、加油站、海外目标发动袭击。利比亚俨然成了非洲动荡的新源头。

从外交角度看,利比亚重新沦为西方的跟班和附庸。从历史经验看,西方国家对第三世界国家进行控制的最有效办法之一,就是使这些国家保持政治软弱和经济依附性,而不得不依靠外部大国。为确保对战后利比亚进行有效控制,英法不可能允许利比亚再出现“卡扎菲式”的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式领导人,因此其一面剔除导致利比亚保持独立性的势力和制度,一面大力培植落后的依附性势力和政治制度。利比亚战争期间,反对派为换取法国的支持,曾承诺战后法国可控制利比亚35%的石油生产。2011年10月中旬,时任过渡委主席的贾利勒宣称,利比亚新政府将“优先考虑”让西方参战国进入利比亚商业领域。有分析指出,利比亚兴起的各种反政府运动,均谋求终结卡扎菲时期的政策,谋求将石油卖给西方、蔑视大众、热衷新自由主义,如果有可能,建立一个镇压民众的政府。因此,不管利比亚未来保持分裂还是建立统一政府,都很难像过去那样保持独立性。这种依附性前景对利比亚国民当然不是好事,却正中西方下怀。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我想了一下,计算机怎样做积分才合适。
2018: “中美两国总要建交的”——纪念外交大
2017: 九月九日论洞朗事件并怀念至伟之人毛泽
2017: 揭开朝核问题背后的惊天秘密
2016: 肯尼亚后裔奥巴马不用写回忆录了
2016: G20这个被忽略的议题竟关系我军的战略成
2015: 德国之声:习近平向朝鲜发送贺电遭冷遇
2015: 纽约时报登整版广告 热烈欢迎习近平访
2014: 崇洋媚美分子注意了,看看华裔在米国的
2014: 乌停火线上两军战车隔百米对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