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白夫长
万维读者网 > 军事天地 > 帖子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3);第二次不抵抗的“抵抗”
送交者: 香椿树1 2019年11月07日07:07:33 于 [军事天地] 发送悄悄话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3):

第二次不抵抗的“抵抗”:1932淞沪抗战(下)

  在(上)集里,我已经通过了《淞沪烽火——十九路军“一·二八”淞沪抗战》中蒋光鼐与蔡廷锴将军以及其他参战将领的回忆与蔡廷锴将军的《日记》,还有蒋介石个人史料证实了,淞沪抗战其实就是“不抵抗的抵抗”。所谓“不抵抗”是指蒋介石派何应钦与张静江来要求十九路军撤退30公里,然后将防区交给只有数千人的南京宪兵团之史实;所谓“抵抗”则是指十九路军“违抗”了蒋何的这个命令。同时,也是天注定,1932年1月27日夜,何应钦、朱培德又发来急电:“着该军忍辱求全,避免冲突,万勿妄动,妨害国家大计”(《淞沪烽火——十九路军“一·二八”淞沪抗战》第35页),蒋、蔡两将军迫于压力准备向蒋、何妥协时,日军却28日晚主动“送上门来”——突袭第十九路军闸北区寿年部。如此,才最终使得壮怀激烈又鼓舞全国人心的淞沪抗战打了起来——就在前一天白天,蒋、蔡已准备与宪兵团进行换防交接,但是宪兵团似乎因交通原因才来了一个营(第6团),蒋、蔡出于军人责任心当然拒绝接防,因此时早已诊得情报,日军发难在即,两将军早就洞察一切,并处理得当,可谓有勇有谋。

  更凑巧的是,此时蒋介石因内忧外患而被迫下野,政府工作由当时还持坚决反抗的汪精卫主持,所以才没有酿成第二个“九一八”——冥冥之中,老天爷心中有数。

  但即便如此,世人皆知,国粉与蒋粉面对无可辩驳的史实时通常会祭出一种“大杀器”,那就是——“第十九路军是疑似赤化分子,不可信”。这话似乎有点道理,因为翌年1933年蒋光鼐和蔡廷锴就在福建建立了“中华共和国”政权并与红军结成了同盟…….基于此,是时候请出下面两位根正苗“蓝”(共产党是红色,国民党的就是蓝色)的蒋氏信徒——那时候绝对还是。

  淞沪抗战是“先有十九路军违令(不抵抗)在前”,而中央军后来的参战则是——

  二、后有被逼抵抗在后——中央军主动请战

  1、张治中将军的请战

  战争之幕既揭开,这时,蒋介石虽已退职在野,但鉴于当时形势,也曾发出一道通电。但是我看到令人忧虑的情形:十九路军单独在沪作战,孤军奋战难以久持,应该予以增援。同时,有党内反对派的人在上海就说中央看着十九路军打光,按兵不救。蒋是2月初由洛阳到浦口,我去迎接他,我就表示我的意见:“我们中央的部队必须参加淞沪战斗才好,如果现在没有别的人可以去,我愿意去。”蒋说:“很好”马上关照军政部长何应钦,即调动散驻京沪、京杭两线上的第八十七、第八十八两师合成为第五军,命我率领参战。(《淞沪烽火——十九路军“一·二八”淞沪抗战》第46页)。

  2、宋希濂旅长的请战

  当时我任陆军第八十七师第二六一旅旅长,下辖第五二一、第五二二两团,驻在南京的小营、马标一带。全旅官兵深感形势严重,非奋起抗战将无以图存,对十九路军的英勇抵抗,寄以深切的同情,一致要求立即开赴上海参战。我代表全旅官兵,于1月30日下午3时到三牌楼军政部见何应钦,陈述官兵请求开往上海参战的强烈愿望。何应钦听了后,不仅没有丝毫兴奋的表情,反而板着面孔对我说:“十九路军不听命令,叫他们撤离上海他们不撤,反而同日军打起来了,破坏中央的整个政策(按即对外妥协、对内用兵、对人民压迫的政策),弄得很难处理,你们还来要求开往上海参战吗? 这是不行的。”我和他争论多次,都遭到他严词拒绝,不得要领。

  我乃返回旅部,于是晚7时召集全旅连长以上干部开会。

  我将何应钦不答应本旅开往上海参加抗战的情形传达后,大家情绪异常愤激,发言者甚多,有的声泪俱下地说:“国家养兵千日,用在一旦,今敌人打进大门来了,友军已奋起抵抗,我们反而袖手旁观,难道要叫我们当亡国奴吗?”最后决议由旅长率营长以上干部向何应钦再度请愿,务要达到目的。

  当晚11时,我率干部三十余人,乘一辆大卡车闯进南京鼓楼斗鸡闸一号何应钦住宅,向何再次请求开往上海参战。他没有想到半夜里突来这样多的人,感到十分尴尬。一开始大家还是很有礼貌地向他陈述官兵的抗日要求,请他准许本旅开往上海支援十九路军作战,但何应钦仍然拒绝,态度顽固,说什么“日本现在是世界上头等强国,工业发达,拥有现代化的陆海空军。我国没有自己的工业,机枪大炮都不能造,一 切要从外国买来;国家没有真正的统一,各地方军阀口头上拥护中央,实际上各自为政,又有共产党到处捣乱,这样的国家,这样的形势,怎能同日本人打呢?……”

  【笔者注】:何应钦这种言论眼熟不?请看下图:

独家连载12  |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3):第二次不抵抗的“抵抗”
(蒋介石1932年1月11日奉化武岭中学讲话“三日亡国论”)

按某杨姓“蒋介石第一人”最喜欢的“版权论”,何应钦这个蒋介石的忠实FANS的言论的原创是不是来自蒋公啊?

  继续引用原文…….

  何应钦说了一大套亡国谬论,大家听得不耐烦了,就向他质问,态度很激昂。记得有一位营长王作霖(陕西人,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说得最为扼要动人。他说:“我是部长的学生,也跟部长当过参谋,我听过您多次的讲话,您总是勉励大家当军人的要保卫国家,爱国爱民,才算是克尽了军人的天职。但是九 一八事变丧失了整个东北,我们采取不抵抗政策,全国人民都骂国民政府丧权辱国,骂我们军人无耻,现在日本人打到大门口来了,我们还不起来抵抗,这同部长平日对我们教导的话,是多么不相称呢?难道作为我们的老师(何应钦任过黄埔军校的总教官、教育长等职),作为我们的长官,竟要我们甘心当亡国奴吗?我们是决不愿意当亡国奴的!”

  这些话说得何应钦哑口无言。随后大家纷纷发言,一致表示抗战的决心。僵持到深夜1点多钟,何应钦看到大家情绪激昂,言之有理,知道单纯用高压手段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于是他站起来,以和婉的态度和语调对我们说:“现在南京空虚(笔者注:说得太好了,南京为何空虚?还不是你的百万大军全去了江西剿共?),明天一大早你们就开到幕府山、狮子山、下关一带,对江面严密警戒。我即调第二五九旅从徐州开回来,等第二五九旅到达后,视情况的发展,如有必要,再派你们这个旅开往上海参战。” (《淞沪烽火——十九路军“一·二八”淞沪抗战》第60-62页)。

  三、其他自发的爱国参战

独家连载12  |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3):第二次不抵抗的“抵抗”

  1、广东空军请战——真正的中华空军首战外敌

  在这场剧烈的战斗中,我驻广东空军有部分爱国志士,激于义愤,纷纷请缨参加抗日作战,他们自动组织志愿机队,由队长丁纪徐率领,飞经南昌、杭州、晨袭黄浦江上的敌舰,敌海军旗舰“出云”号被炸受伤。这也反映了全国军民同仇敌忾、满腔热情,冲破层层阻挠,支援十九路军淞沪抗日战斗。(《淞沪烽火——十九路军“一·二八”淞沪抗战》第24页之《十九路军一二八淞沪抗日战争回忆》/梁岱,广东台山人。广东陆军速成学校、陆军大学将官班乙级第3期毕业,时任第19路军第78师156旅6团副团长)。

  【笔者注】:实际上“出云”号为十九路军的敢死队潜入江中用水雷炸伤,不过相信支援的广东爱国空军也参与了此役,在《蔡廷锴日记》中大概是2月20日时仍有“闻我空军正在作战”一语,因此,可据信由民族英雄丁纪徐(东莞麻涌漳澎村人,空军上校,时在粤在空军总部任第二队队长)所率领的这一支志愿队应该参与了整个淞沪抗战的战斗。如果笔者没有查错,那么这应该是中华空军对外的第一次鹰击长空!是中国空军值得永久纪念的光荣时刻!

  壮哉!可歌可泣——今天咱们的媒体老是把当时在中国推销美国战机的退休飞行员罗伯特·肖特的事翻来覆去的讲,而矢口不提我广东志愿空军战士,是何故也?美国义士当然值得歌颂,可我们自己的民族英雄呢?

独家连载12  |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3):第二次不抵抗的“抵抗”

中国人到底怎么呢?

  2、宋子文税警团与孙中山“靖难”真正功臣莫雄

  宋子文一直是个坚定的抗战派,此事本文不再赘述,税警团是他的私人武装并且参与了淞沪抗战这事虽然鲜有提及,但相信知道的人还是不少的。总而言之,正像“闸北第一枪”中,当日军猝然攻击时,第19路军第78师156旅6团副团长梁岱部正在为换防“扯皮“的宪兵第6团那一营人一样,该营也迅即义无反顾地端起枪投入了战斗,并与友军打退了敌人的第一波攻势。税警团在淞沪抗战中也同样义无反顾地配合了友军完成了守土有责的军人的使命,也作出了重大的牺牲。而他们的领导者——原来的领导者,宋子文心腹王庚,公子哥出身,在淞沪抗战期间竟然还有心情跑去日租歌厅跳舞而被日军拿获,并被搜走了绝密作战地图,可耻!可悲!可恨啊~!(《淞沪烽火——十九路军“一·二八”淞沪抗战》记述了当时的上海戏剧团有人编练了《王庚献地图》的话剧以讽刺)。

独家连载12  |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3):第二次不抵抗的“抵抗”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正是在这样让人哭笑不得的“剧情”下才引出本篇章中的主角,在王庚被捕后临危受命的税警团战时指挥官——莫雄。

独家连载12  |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3):第二次不抵抗的“抵抗”

  广东清远英德人,辛亥革命老将,在民国期间的数十年戎马生涯中,转战宁、泸、赣、闽、滇、黔、粤各地,骁勇善战,屡建战功,参加过著名的黄花岗起义、护国讨袁、讨伐陈炯明和北伐战争,从士兵到将军,历任连、营、团、旅、保安司令、师长等职。百死一生,德高望重,在国民党中素有“莫大哥”之称。

  他,才是孙中山的“郭子仪”——1922年的“六。一六”陈炯明兵变中,蒋公介石陪同孙中山在“永丰舰”(后来的中山舰)上“游戈作战”20多天的事成为历史美谈,今人皆言其忠义仁勇、胆识过人、有情有义,包括他冒着危险上岸为孙中山“买面包(吃的)”的典故,众生啧啧美词,大有视其可媲美“关圣帝”之势。而蒋亦是因此次的“陪同”才真正进入了孙中山的眼帘。我们相信,个性突出以及正苦于无人可用的孙中山当时肯定也让蒋在参与了应对决策与作战指挥。但是,任何有正常逻辑思维的人都应该能想象到,仅仅只是陪同与照顾,是不可能帮助孙中山转危为安的,更多的只是精神上的支持。当时的孙中山最迫切需要的,是军事上有力的反击,击退陈炯明夺回广州,也就是岸上的军事行动。

  那么,是谁在行动?

  答:正是上图中那位如风中残烛貌不惊人的“莫大哥”。

  关于他如何在1922年12月下旬以“单骑救主”救主的方式,进入广西说服滇桂军阀组成联军出兵广东,并亲任指挥官率领军队身先士卒地击退陈炯明,从而帮助孙中山保留了他的最后“净土”广州的传奇故事本文不再阐述。仅作抛砖引玉,窃念以此让人们怀想起、并记住这位真正的孙中山“靖难”孤胆英雄、大功臣,真正的脊梁骨,他的传奇故事还有很多,包括他与中共特科的故事,他又单枪匹马营救美国飞虎队员的故事…….

独家连载12  |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3):第二次不抵抗的“抵抗”

  而笔者认为他最应该被人记得的,是他一生至死都坚持的原则: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坚决抗日反蒋——了不起的“莫大哥”——仍然值得我们敬崇!致敬!

  四、赤胆忠心向胡天——蔡廷锴

  蔡廷锴将军,“一二八”淞沪抗战中的真正主角,实际作战行动的指挥者,他的战时《日记》读罢真是悲愤莫名,为将军所受委屈屈辱而不平,但却更为将军的视死如归与坚定的抗日意志而感动。现代战争中,最残酷最难打的就是城市巷战,十九路军作为“杂牌”第一次对日作战就交出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打得日军4易其帅,33天的战斗中迫使其从6000人逐次增兵到近10万人(两个师团的增援,至少也有7、8万人),3次主动求停战,日军此种表现…….我无意非此即彼,但是淞沪抗战中国军队的表现确实远胜“抗日第一战(役)”——由东北爱国将领马占山领导的“江桥抗战”,以日军种种不堪及双方实力之差距,何以能言“胜”也?谁无耻说”三日“就亡国的?

  更值得我们后人总结、反省的是,当2月底日军增兵10万人并登陆我军后方浏河镇时,蒋光鼐与蔡廷锴将军果断决然选择退居常熟第二防线,蔡将军则指挥了整个撤退行动,在撤退之时他组织了“ 收容队”主动向日军发起进攻,成功迷惑了日军,使得我军保证了有生力量——可见日军对十九路军的“恐惧”,绝非虚言。可叹的是,“一二八淞沪抗战”作为1937年“淞沪会战”的预演,蒋公介石这个自比当代孙武的总指挥在撤退时却丝毫没有学到十九路军的经验,盲目与日军拼“添油”战术(实际上还是痴心妄想列强出面调停),直到最后军队战斗意志崩溃才来撤退,而撤退时也毫无章法,只说让大家往南京走(《李宗仁回忆录》),可怜我20万为守土而被打残的爱国军人走在大马路充当日军飞机的活靶子,被炸得死伤甚众,何其惨烈!最为可耻的是,当他们终于死里逃生到达南京时,蒋介石的爱将胡宗南因未知悉有退兵命令,误以为这些伤兵是逃兵,在下关下令炮击这些军人!一时间落水溺死者甚众!由此”失误“可知,蒋介石纯系“假抗战”,其冷落无情简直到了灭绝人性的地步!

  情绪的话就不多说了,来一起再重温一下蔡廷军的战时《日记》,体会他在生死一瞬间的战场上的英雄气概,以及他因连续熬夜20余天指挥作战而中了“煤炭毒”(整夜坐在煤炉旁边)的痛苦,还有《淞沪停战协定》签订后他仍然“一意孤行”的要组织反攻(后被蒋光鼐劝止),还有停战后心里仍记挂着滞留在江边伤重未愈的日舰“出云”号——找人炸沉它的尝试,铮铮铁骨、赤子之心,此为最崇高的民族气节,而最重要的是…….蒋介石指示“不抵抗”的手令,且让无风来揭晓,杨姓专家最喜欢讲“直接证据”,那我就慷慨给予你。

  2月11日

  天气晴朗,雪融甚冷。日上三竿,敌机已来临,炸我真如军部,外卫兵已牺牲数名,军需及慰劳品亦有损失……午后往闸北巡视,至邓旅长志才旅部,着同时往前线侦察。到达最前线,看见敌兵作预备放姿势,我勇敢的士兵也如是,距离敌守兵仅四五十米达,我则躲在步哨侧边站立而望。因我身材过高,敌竟不客气连放数枪,哨兵则以最诚恳的态度请我不可太露目标。说话尚未完;敌以轻机扫射,伤及邓旅长护兵二名,我左胁下军服亦被穿破。看完闸北,再往虬光路巡视,黄昏后即回,是日无剧战。

  22日

  下午6时,意大利代办齐亚诺来会,我为外交关系即答应,请其依期来部。他依时到来,诚恳与其周旋,他亦满意,对我直白恭维,并询我是否系政府命令对日抵抗,但我不懂外交体材,思索两分钟,即答他说:“日本无故占领我东三省尚不足,仍向我沿海各大商埠不断地挑衅,我军守土有责,奉命卫戍京沪,外敌来犯,当然一面抵抗,一面报告。卫戍二字,就是保护疆土,就是命令。如果敌人无故侵犯入我警戒线,不抵抗即是失职,丧师失地,就要受政府军法裁判。未知贵国有此法律否?如何责任。我不大明了。”他大笑称是是,是是。他又问:“何以日本侵占满洲,该处军队又不照阁下如此抵抗呢?是政府不允东三省驻军抵抗吗?”我为国家体面计,不想令东北当局难过,我再答他说:“当时东三省情形与环境不同,负责守土的最高级人员或有困难之处,也不可料。”约谈一小时,欢辞而去。

  3月7日

  天气温和,晨早起床,无特别事,即往外出散步,顺便到六十师观其作业。10时回部,身体发热,喉起红白点,甚是痛苦,即着军医处马处长到来诊断。他说:“你烘煤火过多,已中了煤炭毒气,须静养。”

  9日

  天气甚好……前后战事已见停顿,成不战不和之局,今我确实讨厌,我即向蒋总指挥请示,如果三天内和战问题无一个总解决,我决定向敌反攻。他答说:“凡事请不可看得太容易,请你平心静气,听候当局处置。他要我军进则进,万不可轻举妄动。”他既然如此表示,我亦暂置之。惟离开部队日久,决定分日检阅各部队。

  5月2日

  9时,吾妻及最天真的绍庐女儿来到了,现我住址未定,着其在某旅社暂寓。据范志陆兄来与我密谈:“此次后方所办炸敌之某旗舰,因黄浦江潮水涨落未定,水手不知海底炸药已被水流横,爆炸已不准确,至为可惜。如果300磅炸药不流开五米达,该敌旗舰就会片甲不留了。最可惜水手一名(最得力能在水底4小时),下水炸敌舰时一去不回,定必系被炸药波及阵亡。现在我们又有一个最好办法,如能成功,收效甚大。”我即再问他仍有何办法?他说:“敌方亦有革命党,联合高丽革命党向我们接洽,待敌方开某会之时,仍以炸弹对付。但他每人也要安家费数千元,成功后,仍要路费数千元,可否与其密商,请你决定?”我说,现在停战协定已将签字,如果系间接办理,不成问题,如系直接,恐事情不密,就会弄成国际交涉。他说:“绝对间接与秘密,对我军毫无影迹,请你放心。”我们两人正谈得津津有味之时,忽然传达兵来报上海大帮记者来会,范君即收口不言,即着传达请其到会客厅,我随即与记者相见。各记者开口即问:“上海停战协定就将签字,请问将军有何观感?”我说:“停战协定乃政府事,吾辈身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此时亦无甚么意见发表。”他们又问:“倘政府万一签订丧权辱国条件,将军又将如何?请见告。”我说:“倘政府不顾国家民族主权,与敌签订不平等条约,我站在国家民族上,当然反对。

  蔡廷锴在即将离开苏州调赴福建前,与徐铭鸿来沪与史量才长谈,并将“一二八抗战”爆发前何应钦、张静江的劝阻以及1月27日何应钦多封“万勿妄动”以及1月28日战争爆发到3月1日日军于浏河登陆,不得不后撤时,蒋介石的手令、何应钦的谈话、训令、电话记录等,全部交史量才阅看。当然,在那时情况下,都是不能发表的,临行前,蔡对蒋说:“我从部遵从蒋的命令,当然不能留在苏州这块蒋的心腹之地,但抗日志愿矢志不忘”!(《淞沪烽火——十九路军“一·二八”淞沪抗战》第127页《上海地方维持会回忆录/马荫良》)。

  笔者注:上述马荫良先生提到的蒋、何手令与秘电如下:

  ①陈部长名枢、何部长应钦、罗部长文干致蒋总指挥元未电云:“介公刻到浦镇,召弟等指示沪事,以十九路军保持十余日来胜利,能趁此收手,避免再战为主”。

  ②何、陈部长致蒋总指挥元西电云:“蒋介公之意,我军进攻,无如如何牺牲,不能达到目的,在全般计划未定以前,仍取攻势防御等语特达,希查照”。

  (《淞沪烽火——十九路军“一·二八”淞沪抗战》第262页)

  不抵抗的证据何其多也?可悲的是第十九路军抗日御侮有功却分赏未得,被扣留民众捐款后还要遭到残酷的肢解命运——因为蔡将军的担心变成了事实,此后蒋介石对移驻福建的十九路军中的投机分子展开“钱色攻势”,与中原大战中分化阎锡山与冯玉祥部如出一辙,正是因为这样,曾经表现出强悍战斗力的十九路军在1933年才会迅速土崩瓦解,此是后话,容后再提…….

  笔者注:哪位专家还觉得不够过瘾,请在西征网本人连载中查“重磅披露:《蒋介石1932年撰文日本<中央公论>阐述不抵抗主义》”,明确不抵抗主义就是他的既定国策。

独家连载12  |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3):第二次不抵抗的“抵抗”

  五、生荣死荣——十九路军烈士追悼会

  5月5日(蔡廷锴日记)

  总部决定驻苏州城内,各方面来助人员及义勇军亦给资遣散,追悼会约在本月中旬举行。我乘暇挈吾妻儿往无锡、镇江等处游玩。一星期回来,追悼大会筹备完竣,择5月16日举行。政府派居正院长来祭,参加各机关民众团体约4万人,情形甚为悲壮。廖夫人何香凝在演说时,放声大哭,我珠泪亦难忍,而全场亦极悲痛。祭文挽联极多(已载于追悼大会刊物),午后3时始散会。各种事宜已办妥了,我军为国家民族生存而抗战,可怜全国人民力竭声嘶敦促政府抗战,政府那时无决心,无准备,似属可恨。至于各党各派又无精诚团结,就是国民党本身亦四分五裂,叫人团结,淡何容易。

独家连载12  |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3):第二次不抵抗的“抵抗”

独家连载12  |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3):第二次不抵抗的“抵抗”
(19路军与中央军第5军、以及日军的阵亡统计表)

  最后用张治中将军在淞沪抗战中的一段记述结束此章:

  我驻在常熟县东南的东塘墅大约一个月……使我感情不已的,是过去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恺先生的夫人何香凝同志(在黄埔我们都尊称他师母),她特地来我军驻地…….在这以前,即在“九一八事变“后,她曾寄给我一封信,送来女子褂子一件,要我转达黄埔学生的将领,并附近诗一首:

枉自称男儿,甘受倭奴气;
不战送河山,万世同羞耻。

吾侪妇女们,愿往沙场死;
将我巾帼裳,换你征衣去。

  (《淞沪烽火——十九路军“一·二八”淞沪抗战》第58页)

独家连载12  |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3):第二次不抵抗的“抵抗”

谨以此文代表作者祭奠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中,光荣属于粤省军人的骄傲第十九军与中央军第5军将士烈士们!以及其它所有爱国抗战的人士与勇士们,民族气节!永垂不朽!浩气必千古长存!致敬!

而耻辱,留给无耻的懦夫卖国贼。


注:本文系西征网独家原创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西征网,否则将追究相关责任!


0%(0)
0%(0)
    操你妈, 你厉害,在小日本刚想侵略中国时,就把它们打跑。  /无内容 - 中国海军 11/07/19 (5)
      你妈被蒋介石赠送了满身梅花疮只好让你帮忙解决烦恼对吧  /无内容 - 香椿树1 11/08/19 (4)
        版主纵容你一个不自重的傻逼,骂街你也不是对手  /无内容 - 香椿树1 11/08/19 (1)
          你是在找骂,我要是能见到你,一定打得你满地找牙。  /无内容 - 中国海军 11/08/19 (1)
            版主应该早就把你赶出兵坛。对你这个病人骂是轻的!  /无内容 - 中国海军 11/08/19 (1)
              你的嘴巴只会喷粪, 蒋介石咋就没给你妈输送点好基因  /无内容 - 香椿树1 11/08/19 (1)
      你就是一个大傻逼!  /无内容 - 中国海军 11/07/19 (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美军战机坟场挑出几百架转手赚数百亿 引
2018: 中国歼10B落叶飘动作比苏35更惊艳 都抢
2017: 中国1年造10艘056舰不稀奇 美曾1年造出
2017: 中国这个“神器”让菲律宾十分担忧 今出
2016: T-50 比超级大玩具J20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2016: 大家紧急动员起来用选票去挺上帝背着的
2015: 凡事都有正负两面:蔡英文一旦执政搞台
2015: 卖国的零售与批发:国民党与假共产党的
2014: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4
2014: 美海军的最新DDG-1000已经过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