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
万维读者网 > 新 大 陆 > 帖子
中国留学生和教授在海外如何被监视
送交者: 独往独来 2017年07月05日22:14:16 于 [新 大 陆] 发送悄悄话

近一个多月来,澳洲多家媒体曝光中共在澳洲的渗透活动,不仅干涉澳洲内政,还深入到澳洲大学内,通过控制中国学生会来监视和举报中国留学生在课堂上及其它场合的言行,引发专家热议学生会的作用。

专家称,中gong的监视不仅影响了中国留学生的学习经历,也扼杀国外大学的言论自由

国际政治风险分析专家、前军事情报员科尔(Anders Corr)近日在福布斯上发表一篇题为“课堂上的中国举报者:教学策略”(Chinese Informants In The Classroom: Pedagogical Strategies)的文章。文中阐述了澳洲大学自由讨论课上中国留学生面临的问题,并提出了一些打破中gong试图控制课堂的解决方案。

中gong不仅监视海外学生 还包括教授

科尔称,近期媒体报导中gong对澳洲政治及大学施加影响,引发中国问题专家讨论澳洲大学中国学生组织的作用。这些学生组织在课堂上监督和报告中国学生的言论。

两名澳洲教授,包括墨尔本莫纳什大学的雅各布斯(Bruce Jacobs)教授已经证实说,中gong在国外大学中进行政治影响活动,不仅仅是在学生中,在教授中也是如此。与雅各布斯有联系的一名中国作家说,他不能写有关“天安门大屠杀”的文章,因为中gong会威胁他,不让他的家人返回中国。

雅各布斯表示,中gong在课堂上的影响会对学生和教授产生不良影响,而且也会影响到我们对世界的理解。

今年3月,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副教授冯崇义回国后,以“涉嫌威胁国家安全”为由被“边控”,引发国际关注。冯崇义在国内遭到国安部数小时的盘问,并被阻止登上返澳飞机。澳洲媒体称,冯崇义在澳洲时非常敢言,曾公开指出中gong政府试图对澳洲政治及澳洲中文媒体加以影响。

据堪培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洲及太平洋学院副教授、资深研究员萨格森(Sally Sargeson)介绍,中gong对海外留学生的监督是一个更广泛的问题。萨格森称,这不是一个只限于对澳洲国立大学的问题,而实际上是对所有大学的问题。美国及英国学术界人士也都证实说,中gong扼杀了中国留学生在这些国家的言论自由

今年5月21日,在美国马里兰大学学院分校毕业典礼上,中国留学生杨舒平在发表毕业演讲时,提到并赞赏美国的空气质量、言论自由以及公民权力。此讲演引起中国留学生群体的强烈反应。

国外课堂上的举报者

澳洲国立大学副教授萨格森指出,中gong甚至对中国留学生在课堂上及社会活动中的言论进行录音及汇报。她举例说:“我教授一门关于中国政治的本科生课。这堂课的部分评估是基于学生对教学讨论的贡献。每年,参与这门课程的相当大部分学生是中国人,尤其是过去几年中,中国学生人数增多。有一些中国学生来到我面前,要求把他们分到一个没有其他中国学生的教学小组,这样他们可以自由谈论。”

其他在混合国籍课堂上的中国学生,就不敢说出他们的真实想法。因为他们担心,同胞将会向中共报告他们说的话。他们感到极其不安与恐惧。因为虽然他们被迫加入中国学生会的活动,但他们不能信任同胞。班上的非中国学生有时也抱怨说,中国学生总是保持沉默。

国际政治风险分析专家科尔称,中国学生的沉默可能是一种防御机制,或者是对中gong的无声抗议。这些沉默的学生不是在重复他们的中国同胞强制灌输的宣传,而是集体选择保持沉默,他们也拒绝参与中共在西方课堂上的宣传工作。

中国学生学者协会在大学的真正目的

据报导,中国学生学者协会(CSSA)至少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就对在海外的中国学生言论和行为加以限制,涉及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法国、德国和比利时等。法新社的报导称,CSSA在其中的一些国家与间谍活动有关。

美国之音本月引述《悉尼先驱晨报》的报导称,中共通过控制在澳洲大学的CSSA来控制和监视中国留学生。堪培拉大学中国学生会主席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参加中gong使领馆号召活动的留学生可以获得回国就业方面的帮助,中领馆为其号召的活动提供旗帜、餐饭和车马费等。

这位学生会主席甚至还承认,她会向中领馆报告中国留学生组织的伸张人权的抗议活动,理由是“为了所有学生的安全”。

报导称,中国留学生张树人的经历就是一个例子。张树人因在澳洲参加了华人民主活动,他在中国沈阳的父母于2015年6月便被中共国安部的人“请去”。国安人员对他父母说,要告诉张树人停止参加民主活动。在此之前,张树人一直怀疑他在澳洲被人秘密监视。

澳洲教授寻找教学方式 让中国学生自由讨论

为了减轻中国留学生在讨论问题时的恐惧,澳洲国立大学副教授萨格森表示,她找出了一个办法。她说:“为了使得课堂上能够(自由)讨论,我引入了一种匿名在线讨论平台,我随机地把学生分成不同的组来进行讨论。”

萨格森表示,这些教学法仍然不足以解决监视问题,这个问题在国立大学是被学生所熟知的。萨格森和多位中国学生谈论过该大学学生之间的监视问题。她说:“他们都说,他们正在被监视,他们将自己的讲话做了修改,以便不会陷入麻烦。”

萨格森说:“有时,中国学生似乎没有意识到他们所做的事情是自我审查,或者至少,他们接受自我审查作为他们是(中国)公民身份的条件,无论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一名中国学生告诉萨格森说,“当我回国的时候,在中共的法律下,无论我在哪儿,当我在公开场合说话的时候,我都有可能被指控制造争吵、挑起麻烦或者是置国家安全于危险中。因此,我已经学会了讲软话”。

萨格森说,她收到了同事们的很多回应,指出其它国际大学的中国学生对自己被同胞举报、在海外的活动被监视感到焦虑。

CSSA影响大学教学 应被废除

国际政治风险分析家科尔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这种虚假的亲中讲话就存在于课堂上和大学赞助的活动中。这不仅仅影响了中国学生,也影响了所有学生。中gong所规定的宣传出现在课堂上,干扰了大学教学的效率及公正性。所有的学生和父母都希望能够从大学中除去中gong的影响及宣传。

科尔建议说,CSSA应该在西方大学里被废除。与其说CSSA是一个合法的学生组织,不如说它更像一个国家控制的实体。CSSA实际上是有损中国学生充分利用国际校园发挥言论自由的能力。中gong鼓励这些学生在他们宝贵的、有限的空闲时间进行有组织的活动,目的是促进中共的目标,比如促进中共提倡的所谓“文化”、监督政治言论。CSSA的工作与大学的教学目标不符,因此大学禁止这些组织是合情合理的。

科尔还表示,如果是一所大学禁止CSSA,可能会引起中共政府的愤怒。中gong经常在经济上打击那些采取行动反对其利益的实体。科尔认为,除了个体大学行动外,有必要全球大学联盟采取行动,反对CSSA及其它受到专制国家影响的学生组织。此外,还应该通过立法在大学校园禁止这些组织。

科尔反问到,是否一个旨在向学生提供自由教育的校园应该允许一个非自由组织?是否那些依靠言论自由的学术组织,应该允许中共资助的那些侵犯言论自由的校园组织?我想不会是。

如何打破中gong在大学的教学策略?

科尔总结了几种排除中共在大学干扰的方式,包括在大学内禁止与中共有关联的中国学生组织;让自由言论活动家加入中国学生组织;就敏感话题强制性分配辩论团队任务;在课堂上就中gong对学生言论监听进行坦率地讨论。

科尔建议,任何种族的学生自由言论活动家应该考虑加入校园的CSSA,去讨论中国奖学金、学生生活、人权和民主问题。

萨格森说,如何改善海外中国学生在课堂上及其它场合自由表达观点,使得他们不必担心被制裁?这方面的策略除了建立匿名讨论平台外,“可能最好是在下次我上中国政治课的时候,把这一问题变成一个焦点问题”。

萨格森还说,堪培拉大学中国学生协会主席承认她向中共大使馆报告学生的活动,中国留学生杨舒平在马里兰大学学院分校毕业典礼上发表简短讲话后的可怕经历,来自中gong外交部令人不寒而栗的回应。中gong外交部称在海外的中国公民必须要对他们的评论负责,这些都应该是课堂讨论的好事例。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免开通费,30天免费试用中文电视万花筒, 无捆绑服务,月费5.99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生病了?
2016: 善良无须考核
2015: Tongxin:同性恋婚姻法是不公正的
2012: 泉涌:留美记忆之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