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
万维读者网 > 新 大 陆 > 帖子
NRA, 宪法第二修正案,武装教师
送交者: 艺萌 2018年03月01日05:44:37 于 [新 大 陆] 发送悄悄话


子皮 | NRA, 宪法第二修正案,武装教师

                                                       2018-02-25                                                                           


NRA


美国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高中枪杀后第八天,美国步枪协会(NRA)的CEO, 维恩﹒拉皮埃尔 (Wayne LaPierre), 终于出来说话了。他来到来到美国的 “保守政治行动会议“ (CPAC)上演讲。

NRA的起源可以追溯至美国内战时期。内战中很多士兵对自己的射击水平不满意,于是战后人们在纽约创立了步枪协会,它最开始的目标是: “科学地提高射击的技巧” 。NRA成立后参加了许多射击竞赛,打败了一些非常著名的欧洲队伍,会员们很为此骄傲。

然而渐渐地,NRA开始进入政治领域。1934年,为了回应当时全国枪支法的讨论,NRA成立了立法事务司。 1960年代后期,枪支犯罪越来越严重,美国政府在舆论压力下,开始讨论在枪支管制方面立法,从这个时期开始,NRA进一步投入政治,影响日渐扩大:它从一个枪支爱好者俱乐部,转变为一个反枪支管理的政治团体。

在美国各级选举中。NRA助选的唯一标准是候选人挺枪的程度。由于NRA拥有大量会员及资金, 它往往可以左右选举,尤其在两方势力接近的时候。

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NRA一反在选举后期才公开表态的惯例,在一开始就大力支持川普,而且特别慷慨地为川普捐助了1140万美元,同时,NRA花了3450万美元做打击民主党的广告。

由于种种原因,NRA近年支持的,基本是共和党候选人。而共和党大牌政治家,也少有不拿NRA献金的。佛罗里达惨剧后,共和党佛罗里达参议员马可﹒卢比奥与幸存者们在电视上对话。一位17岁的学生卡麦隆 ﹒卡斯基 (Cameron Kasky)问鲁比卢比奥: “议员先生,以17个死者的名义,你能不能告诉NRA,请他们今后不要再给你捐钱?卢比奥答不上来,顾左右而言他。



NRA不但投入选举,还试图影响法官的任命。例如当2009年总统奥巴马提名索尼娅. 索托时,NRA认为她不挺枪,因此公开号召参议院否决她的提名。

NRA名义上是一个非盈利组织,它早期也确实如此。但今天的NRA却富得流油,虽然它不事产业。它的CEO拉皮埃尔每年年薪五百万美元。NRA的收入,大部分来自枪商资助。有的枪商每卖一支枪就给NRA一美元,还有的甚至把10%的销售收入都交给NRA。这些枪商向NRA交钱纯属自觉自愿,因为它们的生命线——枪支产业,很大程度上依赖于NRA: 首先,由于NRA的各种广告和活动,在美国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枪支爱好者甚至终生狂热者,所以NRA为枪支制造商源源不断地提供顾客;其次,NRA持枪者的名义,替枪商进行政治游说,阻止一切改善枪支法的企图;每次大屠杀之后,NRA还会出来替枪商挡枪。正如人们评论的那样: “虽然NRA宣称在保护枪支所有者的个人'自由',但实际上它努力保护的是厂家和商人生产和销售武器的自由。”

如果没有NRA,在每次屠杀之后,人们也许会直接到大的枪械公司外去抗议,公司的CEO也许不得不在电视镜头前面对失去孩子的父母 —— 这就是当初美国烟草工业经历的尴尬境遇。

虽然当初烟草工业也曾经组织过烟草消费者协会,但成效甚微。他们只能看着大众越来越相信吸烟对健康的危害。吸烟者的形象,从很美国﹑很牛仔的酷男,逐渐变成一个忽略自己甚至他人健康的糊涂虫。美国的餐馆﹑办公楼和种种公共场合,一去不回头地变成了无烟区。美国烟草工业日渐衰落。

但是NRA不一样 —— 烟草工业找不到太高大上的标语捍卫自己,而NRA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举出 “宪法第二修正案”  的盾牌,顿时刀枪不入。


宪法第二修正案


在美国凡是涉及到控枪问题,反控枪者不会不提到“宪法第二修正案

这条法案制定于1791年, 当时美国独立战争已经胜利了十几年,但各州和战时一样,仍有自己的民兵。联邦需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美国是否只需要联邦正规军,让各州解散自己的民兵?

经过长时间的争论协商,答案是否定的:各州可以有自己的武装。背后的原因有很多:其一是美国仍然可能面临外敌入侵,应该多保留一些武装力量以备不时之需;另外美国也可能有内乱,例如当时很多州有大量黑奴,州内武装可以防备黑奴起义;还有,当时美国的总人口只有390万,大致相当于今天洛杉矶的人口,分布在广阔的乡村甚至荒凉的原野上,自卫的能力常常是必要的。

这个讨论的结果就是宪法第二修正案的诞生。第二修正案是詹姆斯﹒麦迪逊起草的,只有一句话:“为了保障自由国家的安全,管理良好的民兵是必要的,人民拥有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A well-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

稍稍了解一下当时的上下文就知道,这里拥有武器的,是指各州 “管理良好的民兵。当时,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还特地强调 “管理良好的重要性,建议各州的民兵每年统一集训一两次

从1791到227年后的今天,武器已经进化了许多。对比当时的火枪和今天在几次大屠杀中使用的AR-15半自动步枪,可以看出它们很不一样。



1791年的火枪:弹匣单发,最熟练的枪手可以每分钟打3发,精度范围是50米。

AR-15:弹匣30发,每分钟可打45发,精度范围是550米。

550米。所以在拉斯维加斯大屠杀中,枪手可以从高楼上向人群射击。

每分钟打45发。桑迪胡克小学的凶手,在5分钟内发射了155轮弹药。他杀死的每一个5-6岁的小学生身上,都有几处中弹。

美国的先父们在227年前预期到AR-15了吗?他们是否预见到了,拉斯维加斯一个64的﹑对人类充满仇恨的人从旅店窗口扫射,打死58个听音乐的人?先父们当时是否看见了,20个一年级小学生躺在血泊中?

桑迪胡克牺牲者


大概先父们没有预见到,他们毕竟不是神。其实神本人也没有预见到这一切 —— 《圣经》里没有一句提到枪。

先父们同样没有预见到:在今天的美国,枪支的作用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首先各州的民兵早已解散 —— 在航母﹑核弹﹑洲际导弹﹑卫星﹑无人机和网络黑客的年代,美国的国防无法由各州的民兵承担。而维护城镇社会秩序,也需要职业警察而不是骑马挎枪的牛仔。至于用民兵对付黑奴起义?我们早已没有了黑奴。

其实在很多年里,并没有法庭确认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的是个人拥枪权而不仅是民兵拥枪权,直到2008年,最高法院在一个判案时才证实了第二修正案包括个人。但是,当时的最高法院的判决特地指出,不应将第二修正案理解为“以任何方式为任何目的拥有任何武器的权利”。第二修正案和合理限制不矛盾,例如禁止罪犯和精神病患者携带武器; 还例如在敏感的地方,如学校和政府大楼,禁止拥有武器。

最高法院还指出,第二修正案也不排除禁止“危险和不寻常的武器”,例如M-16步枪和其他军用枪械。

其实,美国所有的法律,包括第二修正案,都是为所有的美国人服务的。任何人无权像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举着圣经压制异端一样,举着“第二修正案”压制不同的声音。

美国宪法的核心是美国的基础价值观,《独立宣言》中说:“我们认为这些真理不证自明: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在我们讨论自由和民主时,请不要忘记:在美国,最基本的﹑天赋的﹑宪法全力保障的权利,一定包括人的生命权。一个学生在推特上质问NRA的CEO拉皮埃尔:“你在演讲中一次次提到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你为什么一次也不提生命的权利?没有了生命,还有自由和幸福吗?


武装教师


NRA的CEO拉皮埃尔 ,周四在保守政治行动会议上,讲得慷慨激昂。

拉皮埃尔首先谈到拥枪权。他说:枪权不是人给予的权利,枪权是上帝给的: “上帝保障每一个美国人的枪权,就像上帝给人出生的权利。”

(神赋枪权?无论圣经﹑佛经﹑古兰经﹑道德经﹑塔木德﹑希腊神话,非洲部落歌谣 … ,似乎都没有谈到神和枪的关系。《创世纪》中,上帝忙活了六天,造好了昼夜﹑海天﹑大地森林﹑日月星辰﹑虫鱼鸟兽和人类后,第七天上帝放假一天。在第七天,上帝没有造出一条AR-15放到亚当手里 —— 至少两千年来大众的《圣经》版本没有这一条,也许在NRA版的《圣经》这么说。)

然后拉皮埃尔指责 “机会主义者“ 利用佛州屠杀大做文章,想拿走人们手里的枪。“他们(提倡控枪者 )仇恨NRA, 仇恨第二修正案,仇恨个人自由。” 拉皮埃尔出离愤怒地说。

拉皮埃尔先知般地警告台下的听众:“你们应该感到恐惧,你们应该充满警觉。如果他们夺权,如果这些 ‘欧洲社会主义者’ 赢了众议院和参议院,如果他们再次占领白宫 (上帝保佑这不要发生),我们的美国人的自由就可能失去,我们的国家将永远改变。



像在2012年桑迪胡克小学大屠杀之后一样,拉皮埃尔又一次不遗余力地宣传他解决学校枪杀的办法:更多的枪。

拉皮埃尔说应当把教师武装起来。他把这称为 “硬化” 学校。拉皮埃尔在发言结束时声情并茂地说:“如果你们不让我再强调一遍硬化学校,我就拒绝离开讲台。我再说一遍:必须立刻硬化我们的学校。每一天,小孩们都处在开放的学校,可能成为大规模谋杀的软目标。 袭击一所学校不应该比袭击银行﹑珠宝店或者好莱坞更容易,学校必须是这个国家最硬化的地方。

确实在美国,袭击一所学校通常比袭击银行﹑珠宝店或者好莱坞盛会更容易。原因是:银行﹑珠宝店或者好莱坞有职业保安﹑甚至大量的职业保安守卫。

如果美国每个中小学的每个教室都配上一个职业保安,那么有可能降低学校枪杀的可能性。按理,这是一个不坏的选择。

但问题是谁来出钱?2017年,美国有5千1百万公校中小学生,如果给平均20人的每个班配一位保安,需要250万保安大军 (美国目前只有130万军人,110万警察)。保守估算每个保安年开销为16万(包括工资福利训练器械等),这样总共需要4000亿。谁来掏这4000亿?NRA?美国枪支工业的年收入只有135亿。人民交税?只有美国每个人﹑不管亿万富翁还是流浪汉﹑百岁老人还是新生婴儿,都愿意和有能力每年拿出1300美元,才可能填满这一项。当然,富人可以捐赠,例如美国首富比尔盖茨的总资产是750亿,如果盖茨把自己的每一分钱捐出来,可以支持两个多月。

所以无论NRA还是川普,都非常智慧地只字未提在学校增加职业保安。他们说的是:武装教师。川普说:“这比雇佣保安省钱多了。

当然省钱多了,即使你不是一位商人总统,也可以知道这一点。但是否武装教师能够真正保护学校安全?相信川普也无法确定。至少川普本人由大量职业保安护卫 —— 他和第一夫人从来没有自己扛枪,也没有号召武装白宫清洁工来代替职业保安。

美国保卫川普的年预算是一亿两千万。川普每次到马拉沟度周末,就要花掉大约1百万保安费。当然,这些保安费包括保卫川普的成年儿女,例如川普的儿子小唐全世界飞来飞去做生意,美国也需要用纳税人的钱保卫小唐的安全。

尽管被职业保安环绕,川普并不信任不熟悉的人扛着枪走近他:不是随便哪个美国群众都能够挎着枪出入白宫;就连竞选的时候,川普的群众大会也不许带枪进入。

911之后,美国和世界很多国家的措施是加强安检,例如原来可以带上飞机的瑞士刀不再允许带上飞机。没有多少人抗议。更少有人宣传对付劫机暴徒最有效的办法是武装飞行员﹑武装乘务员﹑武装乘客。

从理论上讲,任何地方,只要允许人人拿枪,就有拿枪好人战胜拿枪坏人的可能。如果飞机上允许持枪,不是没有可能上演一出金发空姐击毙穆斯林歹徒的励志剧。但是让我们每个人问问自己:你愿意乘坐人人座前放着一把AR-15的飞机呢,还是愿意乖乖地走过安检门?

不能否认枪有威慑力。如果你住在偏远的乡村,你端枪迎接上门抢劫的歹徒,他也许只好道声拜拜放弃抢劫。因为抢劫犯的目标是你的财富,他不想要你的命,更不想被你要命。但是那些大屠杀中的丧心病狂的疯子是另外一回事,在多数群杀事件中,杀人狂最后要么是自杀,要么是与警察顽抗到底而毙命,他们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命,所以枪对他们没有多少威慑力;他们更不在乎别人的命,相反伤害无辜是他们最大的满足。群杀凶犯能在短时间内杀死那么多人,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枪法高超,而是因为他们不加区别地向人群扫射 —— 而那些群杀武器,如AR-15,给了他们快速扫射的威力。

杀人狂能够扫射,但如果你的目的是为了保卫人众安全,你不能扫射。任何一位有经验的防暴警察,都知道在混乱的人群中准确地击毙歹徒而不误伤群众有多么不易。这需要无私的勇气﹑长期的训练﹑高超的枪法和超人的冷静。据纽约警察局统计,纽约警察在枪战中,命中率只有18%。

所以很多职业警察对武装教师的建议非常不以为然。纽约现任警察长反对这个建议,他说:“持枪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责任。你必须看守好你的枪支,你必须有足够的训练;这是我们警察的工作,请让教师们安心教课。”

但是川普未必懂得在大屠杀中制服歹徒有多么困难,事实上他和很多“好人用枪打坏人”的提倡者一样,没有任何实战经验。川普虽然上了军校,但他在越战时期五次逃避兵役,最后一次是找医生开证明说他脚上有骨刺。NRA的拉皮埃尔类似,他的医生证明他有精神疾患,所以他在越战时期逃避了兵役。

纽约前警察长在推特中说:“武装美国教师的建议是疯癫的极点。 如果武装教师,我们是否还要武装校车司机? 不过NRA和枪商倒会很高兴。“

另外,谁能保证教师们都能够看守好自己的枪而不丢失被窃?带着上膛的枪上课,会不会走火?还有,会不会有个别疯狂的学生抢老师的枪?要知道公校的学生并不只是头戴蝴蝶结的幼儿班小女孩,也有身高六尺的男青年。在2014年被警察击毙的18岁黑人青年迈克尔﹒布朗,不过刚刚高中毕业,据说他挑衅抢警察的枪。

如果学生抢老师的枪,那么老师别无选择只能击毙学生,但那将是什么样的新闻?更可怕的是,谁能保证美国3百万教师员工中没有心理变态者?如果万一哪一天教师把枪口对准没有反抗能力的学生 …… 如果哪一天真有这样的悲剧,我们怎么办?一如既往地用更多的枪来回答枪支暴力?武装学生?高中的男青年也许不难武装,那么幼儿班的小同学呢?是不是今后,美国的每一个孩子要在学会识字以前,要先学会打枪?也许吧 —— 毕竟保护自己的生命,比读书识字更重要。

这样的疯癫有没有止境?

比疯狂更可怕的是没有极限的疯狂,比愚蠢更可怕的是高度自信的愚蠢。


让我们保护自己的孩子


佛罗里达屠杀是不可言说的惨痛,但其中交织着一些不可思议的英雄行为。15岁的学生王孟杰 (Peter Wang), 为了帮助同学逃生,自己中枪而亡。事后,西点军校根据他生前愿望,录取了这位小英雄,追认他为2025级学生。

37岁的足球教练费斯(Aaron Feis), 扑到学生面前为他们挡住了多发子弹。

全美国被这些英雄的事迹深深地感动了。

但是有多少人知道,这样的死亡,对于他们的亲人意味着什么?王孟杰的父母看到他的遗体时,都当场晕倒。他的妈妈几天不能说一句话。这位母亲在葬礼上泣不成声地说:“2月14日那天,我亲眼看着你去上学 ….. 孩子,请告诉我这是一场噩梦 ….. ”


为学生挡枪的足球教练费斯,留下了一个小女儿。这个女儿在今后所有的生日party上,不会有父亲给她的蛋糕点燃蜡烛;她第一次踢足球时,不会有一个体育教练的父亲在对面守门;在她的婚礼上,不会有父亲挽着她手臂,把她交给她的爱人。费斯拯救了别人的孩子,但他让自己的女儿失去了父亲。



控枪不可能杜绝所有的杀戮,但如果控枪能拯救一些人的生命,或者几个人的生命,或者哪怕一个人的生命,我们是不是值得去做?或者至少,是不是值得讨论?

王孟杰生前曾告诉同学说:他妈妈总是告诉他,不要自私,要帮助别人。他听了母亲的话,但是他付出了生命。今天,让我们每个活着的人扪心自问:如果我们每个人当初少那么一点点自私,那么王孟杰是不是可能活下来?

如果每个热爱枪支的人都能接受用猎枪打猎,用手枪防身,那么美国可以禁止如AR-15的群杀武器;那么我们可能拯救几个孩子的生命,或者拯救一个孩子的生命。

如果美国的政治家们能少那么一点点自私,他们可以不接受NRA的献金;那么他们可以成为人民的总统或人民的议员,而不是NRA的总统或NRA的议员。

如果我们作为美国选民在每次投票的时候,关注一下候选人的公共安全政策,那么美国可能会比今天更安全。其实,这早已不是自私不自私的问题,无论最自私或最无私人,只要是父母,孩子的生命应该永远高于一切。但是,在你孩子每天早上离家上学晚上安全地回来的日子里,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一点。华裔讨论政治时,最关心的话题永远是:藤校多收亚裔﹑中产减税﹑股市大涨﹑打倒穆穆﹑赶走非法移民,黑人少拿福利﹑LGBT不要乱上厕所 …… 如果你谈到控枪,众人登时会用注视怪物的眼光看着你:“吃饱了撑的?有病?白左?” 当然,还会有挺枪战士开始大声训斥:“你懂不懂美国宪法?无知!” “读点历史再出来瞎BB!” 这是民主的代价!中国控枪,你怎么不回中国啊?” “布隆伯格早就试过了,有我们爱枪爱国爱自由的美国人在,你们永远别想成功!

叫我白左又如何?白痴又如何?不懂民主又如何?不成功又如何?如果有人能用自己的身体为别人的孩子挡子弹,那我们至少可以用自由言论和手中的选票﹑为自己的孩子挡子弹。

相关文章:子皮 | 美国:请在乎孩子的生命


【作者简介】子皮,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巴黎大学博士。现居美国从事量化金融工作。近年谋生之余,有时写字。作品发表于电子平台及《青年作家》,《文综》和《侨报》等。


0%(0)
0%(0)
  这就是美国民主的怪圈 - Deerlakor 04/04/18 (39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免开通费,30天免费试用中文电视万花筒, 无捆绑服务,月费5.99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马克思经济学批判系列之三十:以计划经
2017: 善良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2015: 大西洋上的摇篮—PEI(3)
2015: 回国后被祖国的便民措施折腾惨了
2014: 小镇父子情-“内布拉斯加”观后
2013: 二十三岁身患乳癌